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修炼开了外挂 周流星位

第七十九章 福德加身,杀运起

    天光淡金,层云翻涌,好似浪涛滚滚,流淌向前方的巨门。

    白玉铺就地面则犹如明镜一般,光亮照人,甚至能看见自己的倒影,简直就像是站在无比清澈的湖面之上一般。

    这就是此时周恒等人所在的地方。

    “怎么回事?”周恒来到了程绛简身边,压低了声音,道:“你也是被星泪石涌现出来的力量召唤过来的?”

    “嗯。”程绛简轻轻颌首,道:“我本来已经快要离开昆州了,可星泪石中忽然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带到了此地。”

    “难道是这瑶宫百图开启的时候,会自动召唤所有持有星泪石的人?”周恒有些疑惑,他总感觉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简单。

    “你们也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浓浓惊喜的女声传来,两人循声看去,却见是宁泽玉,她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你们也是被星泪石的力量带过来的吧。”

    “没错。”周恒点了点头,道:“你也是?”

    “嗯,不光我是,这里的人恐怕全都是。”宁泽玉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和周恒与程绛简的不愉快,微笑道:“我之前就已经问过十几人,他们也都是因星泪石而来。

    “居然会是这样。”程绛简柳眉轻皱,对周恒道:“如果早知道这样,我们当初应该一起把那两颗星泪石丢掉。”

    “这可不一定。”周恒却只摇了摇头,目光则是在继续观察宁泽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宁姑娘这次来找我们,又是为了什么?”

    “还是那件事,不过我还是想让你们自己考虑好。”宁泽玉用隐蔽地动作指了指外面的几人,沉声道:“这几人是宗五品的强者,如果们继续单打独斗,不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

    “真的吗?”周恒脸上出现浓浓地怀疑之色,随即摇头道:“我不信。”

    “……”宁泽玉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一时间竟是哑口无言,深吸了一口气后才重新组织了语言,“五品宗师,实力远远强于我们啊?那座巨门时候的宝物无数?与这些人抢,无论你我?还是程姑娘?都不是对手,只有合力?才有可能……”

    “不,你错了。”周恒直接抬手打断了宁泽玉的话?十分直白地道:“宁姑娘?你搞错了一点,五品宗师未就强于我们。

    “而且,你与我们联手也算不上是合力,反倒有可能拖后腿?你的实力太弱?不足以帮助我们,还请自己行动吧。”

    这样一通话直接把宁泽玉说的脸色铁青,嘴角都有些踌躇,她又张了张嘴吧,试图劝说?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周恒这样油盐不进,字句里夹枪带棒?让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

    宁泽玉才又道:“你就这样自信?你知道瑶宫百殿图里有多少宫殿,每个宫殿有多大?又在什么位置,藏有什么样的宝物吗?”

    “你知道?”周恒闻言眼睛一亮。

    “没错。”宁泽玉见状心头狂喜?急忙道:“我对这座瑶宫百殿图还是有些了解的?只要我们在一起合作?相比很快就都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可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周恒的嘴角微微上扬,有些戏谑地看着宁泽玉,“宁姑娘,你还是请回吧,你的合作邀请,我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呵,那你可别后悔!”宁泽玉无法,只好狠狠地瞪了周恒一眼,随即转身离开,看样子是去找其他人了。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之所以会被忽然召唤过来这里,可能就是宁泽玉所谓。”程绛简望着宁泽玉离去的背影,低声对周恒道。

    “我也一样,虽然还没有证据……”周恒点了点头,道:“不过,星泪石的异变太过突兀了,明显有问题。”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巨门轰然打开,浓烈而纯净的金光从里面迸发出来,直冲天霄与那翻涌着金光的云层重叠在了一起。

    随即就见一道道流光掠空而过,争先恐后地冲进了巨门打开的缝隙,这是另外三十多个星泪石的拥有者。

    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瑶宫百殿图本身,还是其中所藏的神功宝典,宝物仙丹,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抢到手。

    周恒和程绛简则是对望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跟他们相比,我们像是来郊游的。”

    “难道不是么?”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慢慢悠悠地走进了那座巨门打开的缝隙中。

    ……

    宁泽玉隐藏在金光里,脸色阴郁的看着两人进入,暗道:“等着,等你们踏入瑶宫百殿的范围,我要你二人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真身就在瑶宫百殿的最深处,凭借这份联系,我足以影响许多地方的布置,只要你们进来,就要受我摆布!

    “这可是你们自己找的死路!!”

    ……

    对于瑶宫百殿图内的藏宝,周恒其实是没有太多期待的。

    毕竟,功法方面他已经有了三清传承,并不缺少,宝物方面虽然不多,但那些特殊技能卡和特殊权限,足以胜过任何宝物。

    之所以选择进入巨门,只是想进来看看这里是什么样子。

    毕竟,这是梦圣遗宝,本身又相当于一颗凝练完成的道种,若是能从中观摩出一些神韵,说不定就能窥得些许和梦圣相关的隐秘。

    走过耀眼的金光,便来到了一处山崖,前方视野骤然开阔,让人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在这处山崖的前方,一座座亭台楼阁悬浮在空中,彼此以玉阶相连,闪烁着五彩云光,美轮美奂,神妙万分。

    “真乃仙境。”周恒忍不住感叹道。

    此时站在高远之处,正可以将这一座座楼阁尽收眼底,可是他越看越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觉在这瑶宫百殿的深层,似是还隐藏着什么。

    “据说这幅瑶宫百殿图是当初梦圣亲手所画,也不知祂是如何画出这般景象来的。”程绛简也兴奋地赞叹道。

    她的目光已经完全被这层层亭台楼阁所吸引,甚至感觉这些楼阁宫殿上闪烁的云光都可以和她修炼的武功法理相对应。

    恍惚间,程绛简只觉自己的目光像是穿过了眼前的一座座楼阁,见到了高高凌驾于诸天之上的宫殿。

    无穷无尽的光明笼罩这这座空点,让她只能看到轮廓,感知到其道韵,却无法看清这宫殿的真正形制。

    只是这一眼,就程绛简感觉自己像是窥见了道与理的终极。

    横压诸天,超拔万界!

    这就是宫殿的道韵!

    与此同时,她的修为境界骤然暴涨提升,体内真气迅速凝实,居然直接炼就了真罡。

    而在真罡凝炼完成的那一瞬,借由自身境界突破时神魂本质提升时刹那间的清醒,程绛简终于回过神来。

    “这,这是……”程绛简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感知着自己体内涌动的真罡,惊喜万分,“我突破了?我炼就了真罡?”

    随即,她看向周恒,却见周恒已经闭上了双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身上的气息却越发深邃,不见其底。

    程绛简可以察觉到周恒像是已经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当中,而这种状态绝对不能被打扰。

    于是,她立刻聚精会神,仔细感知周围情况,做好了随时动手保护周恒的准备。

    她在为周恒护法。

    而此时,周恒的精神正沉浸在一个惊天动地的场景当中。

    先前在他察觉到瑶宫百殿的深层可能隐藏着什么的时候,随之他的注意力集中,视角骤然诡异地拉近,像是直接越过了这里的瑶宫百殿,来到了一座雄伟壮丽的巨大宫殿之前。

    这座宫殿之壮丽之华美,周恒甚至难以用文字来形容,因为这宫殿的本身,就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在宫殿门前,悬挂着一张牌匾,上面用周恒完全不认识但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的奇妙文字书写着

    凌霄宝殿!

    周恒心心神大震,骇然不已,同时他便感觉到一股浓烈的紫气在自己身体上由内而外的迸发出来,隐约间可见三足鼎的轮廓。

    这是福德之气!

    仅仅只是看了这座宫殿一眼,就有巨量福德加身,甚至差点凝聚出一件福德之宝。

    “怎么回事?”周恒心里正疑惑着,却又忽然感觉到自己头痛欲裂,心神蒙上了一层阴影,只觉要大祸临头。

    甚至,就连这座“凌霄宝殿”之上,都变得阴云密布!

    轰隆!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炸响,似是有一道无形的雷霆在无穷高处劈落,狠狠地砸在了“凌霄宝殿”之上。

    居然当场就把这一座横压诸天,超拔万界之上的宫殿劈的坍塌崩溃,恐怖到极点的毁灭力量随之溢散,浓浓的黑气肆虐,似要掀起无尽杀劫。

    周恒下意识地抬手一抓,身上的福德紫气顿时就被削减了大半,却也将一股漆黑的杀运之气摄入了掌中。

    “恭喜您!成功同时收集到‘福德之气’和‘杀运之气’,对道法《阴阳正反神光》【绝四品】的体悟增加了,熟练度+0.8。”

    熟练度增加的提示声响起。

    周恒也借助这声音回过神来,脱离了刚才的玄奇场景,意志回归了自身,并立刻感知到了自己刚才“奇遇”所得的福德之气和杀运之气。

    如此一来,“阴阳正反神光”很快就可以练成了!

    随后,他往身边一看,见到了正在为自己护法的程绛简,微笑道:“我没事了。”

    “你醒啦。”程绛简闻言眼睛一亮,整个人放松了不少,惊喜不已地看向周恒,笑道:“你刚才是不是也看到了什么,这算是奇遇了吧。”

    “是啊,货真价实的奇遇。”周恒察觉到程绛简已经炼成了真罡,笑道:“直接让你跑到我的前边去了。”

    “嘿,我本来就在你前面的,当初我七品顶峰的时候,你才九品呢。”程绛简浅笑道。

    “你是提当年之勇。”周恒也笑了起来,随后又看向前方悬浮在虚空中的瑶宫百殿,“接下来,我们要过去探索吗?”

    “我不太想去了。”程绛简摇了摇头,道:“这次能顿悟奇遇炼就真罡,就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我这个人还是很知足的。”

    “正合我意。”周恒点头笑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人出来?”

    ……

    此时,在瑶宫百殿内,已经有不少武者因为神功宝物而大大出手。

    少数的宗五品,自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对于正常的武者来说,秘六品绝对不可能是宗五品的对手,这注定是毫无胜算的争抢。

    可是,这瑶宫百殿里有不少特殊布置。

    有陷阱、有禁制,乃至强大的阵法,就算是宗五品的高手,面对这些也无能为力。

    于是,这就让不少秘六品武者找到了机会,借助瑶宫百殿内的各种特殊布置,与那少数几个宗五品高手僵持了起来。

    这些特殊布置有一部分的确是自行启动的,也有一部分是宁泽玉暗中进行操纵的。

    只不过,对付这些普通武者,并不是宁泽玉的目标,她想要借此来收拾,甚至杀死周恒和程绛简,让他们为拒绝自己付出代价。

    然而,左等右等,她都没发现周恒和程绛简的身影。

    这让宁泽玉极度怀疑人生,心里更是感到难以置信,“难不成,难不成他们根本就没有来瑶宫百殿探索?

    “可怎么可能,这里的神功典籍,奇珍异宝,灵药仙丹,他们就不动心吗?”

    她完全无法理解现在这种情况。

    在苦等不得之后,宁泽玉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随后,她借助自己所能影响到的一些布置,十分勉强的阻止了其他的探索者后,终于来到了她认为藏有自己本体的宫殿。

    可是,当宁泽玉推开这座宫殿的大门,满心欢喜地想要取回自己的本体,进而重获前世力量的时候,却只在这里看到了一张纸。

    没有什么花瓣,也没有身躯。

    “这是……什么?”宁泽玉满脸疑惑地拿起了这张纸,却见这上面写了一个故事,正是拈花一笑得故事,“难道,这,这就是我的本体吗?一个……故事?”

    砰!

    在她醒悟自己原本只是一个故事的瞬间,便直接和这张纸一起炸成虚无。

    形神俱灭,不复存在。

    就像是梦醒了一样。

    与此同时,在山崖上周恒和程绛简忽然发现,前方悬浮在虚空的瑶宫百殿,居然开始坍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