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修炼开了外挂 周流星位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古老的灭世神话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

    嗡!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凭空响起了颤鸣声。

    空间像是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喘不过气来了。

    “恭迎周恒仙长!”霍青云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行礼。

    随即就见这张纸人轻轻抖动,亮起了刺目耀眼的光华,并迅速化作了一个有常人大小的人影。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这里便出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道士。

    正是周恒。

    “这,这是……”

    “真是纯阳宫的仙长?!”

    “怎么可能?!”

    霍青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翟刚和其余两名府主神情愕然,脸色古怪地看向那张纸人。

    “霍府主,难道你真得了失心疯?”翟刚讥讽道:“这只是一张纸人,你拿这东西能请来谁?纯阳宫的仙长?别开玩笑了!”

    “翟兄,不如你也剪张纸人,召唤五行宗、天火山庄的高人?”另外两名府主亦是哄堂大笑,根本就不相信霍青云能够凭借这一张纸人呼唤来纯阳宫的人。

    其实,霍青云自己也有些忐忑。

    剪纸成兵毕竟是道法,是世人极少了解的手段,纵然他是一府之主,是秘六品的武道高手,但在道法方面也是知之甚少,不确定自己能否真的通过这张纸人唤来周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