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有后台 山下出水

第106章 【顾天涯的后台现身】

    昭宁站在顾天涯旁边,忽然轻轻拉他胳膊一下,压低声音问道“天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说着迟疑一下,目光看向外面,再次小声又道“那个人是谁?我怎么感觉他和你很熟……”

    她这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并不算窃窃私语,在场众人瞬间竖起耳朵,都想听听顾天涯怎么说。

    就连世家那些人,也下意识凑过来。

    哪知顾天涯缓缓摇头,一脸肃重的道“诸位应该都知道,我顾天涯出身穷苦,家无隔夜之粮,吃了上顿没下顿,倘若不是遇见昭宁,我现在恐怕还在饿肚子……”

    他说着停了一停,目光也看向外面,又道“像我这种凄惨的情况,身后怎么可能会有靠山?倘若我有靠山,岂能活的卑微?”

    卢照云突然开口,冷哼道“也许对方是你家中长辈,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刚才那个声音说的很清楚,他们在暗地里默默看着你……”

    顾天涯顿时‘嗤’笑一声,仿佛看傻子一般望着他,嘲讽道“你家的长辈会看着你饥寒交迫吗?你家的长辈会看着你差点饿死吗?”

    卢照云脸色一白,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蠢,但是这货性格桀骜,即使错了也不肯低头,强辩又道“也许他们的心肠很硬呢?”

    顾天涯这次连看他都不愿意看了。

    卢照云登时大怒,感觉这是极大羞怒,他正要咆哮出声,陡然脑中灵光一闪,突然道“不对,这事肯定不对。你在撒谎,你在隐瞒。”

    他伸手指着躺在血泊中的孙昭,大声道“刚才你杀孙昭之时,用了一种极其霸道的暗器,那暗器火光一闪,孙昭转眼之间毙命,此等凌厉之物我这辈子都没听过,凭你一个穷苦出身的小子为什么能够拥有。”

    在场世家全都一怔,忽然觉得卢照云也不是全蠢,大家一起看向顾天涯,明显对他手里的‘暗器’极为觊觎。

    昭宁勃然大怒,厉喝道“这是我婆婆给他的东西,是我们顾家的传家之宝,你们谁敢觊觎,休怪本公主发飙。”

    众人连忙摇头,纷纷表态道“平阳公主勿要发怒,吾等只是心中好奇也。”

    他们都是聪明人,所以不会做傻事,方才大家争粮争田之时寸步不让,但那乃是涉及所有世家和皇族的公事,所以不管怎能针锋相对都没关系,彼此双方绝对不会结下私仇恩怨。

    但若是觊觎顾天涯的东西,那可就是夺人私财的举动了。

    所以这种事必然会结下私仇,众人可不愿被一位手握兵权的公主惦记上。

    ……

    唯有卢照云丝毫不顾及昭宁的怒火,冷冷哼道“刚才顾天涯说过,他是个穷苦出身,既然他是穷苦出身,他娘肯定也好不了哪去,那么本公子倒想问问,他娘为什么能有那种暗器?莫非,啧啧……”

    昭宁更加暴怒,道“卢照云你嘴巴这么臭,小心哪天被人给缝上。”

    卢照云一脸傲然,道“那我倒要看看谁敢。”猛然再次看向顾天涯,语带逼问道“说,你为什么能拥有那么霸道的暗器?”

    哪知顾天涯突然强硬起来,目光森森然看着他道“今日皇族和世家相争,双方已经达成协议,方才相争之时,我忍了你的上窜下跳,因为那时你乃天下世家的代表,而我则是大唐皇族的代表,咱们争的乃是天下田亩和粮食,说白了乃是属于所有人的公事,所以不管如何争锋,我都能对你保持忍让,但你现在竟然逼问我的暗器,言语之间分明带着觊觎,你这是想夺我私人之财,你信不信我当场把你打死……”

    他不等卢照云开口,陡然怒眼圆睁厉喝,暴吼恍如炸雷,猛然咆哮的道“若是对上天下所有世家,我顾天涯自然没能力反抗,可惜现在乃是你个人行为,我就算打死你也不理亏,你想逼问我的暗器是吧?有种你再逼问一次试试看?”

    卢照云僵立当场。

    他没想到顾天涯突然变的这么强硬。

    偏偏在场世家并未帮腔,似乎只是站在一旁看好戏。

    原因很简单,顾天涯占了理。

    所谓夺人私财,犹如杀人父母,卢照云刚才逼问顾天涯,属于私心觊觎顾天涯的财富,所以哪怕顾天涯真的把他打死,两人也只能算是私仇之杀。

    世家就算再怎么不甘心,明面上也得保持个公道……

    当然了,这种事情须得辩证的看待。

    倘若是普通的穷人占了理,在场世家肯定不会主持公道,相反还会一齐出手,共同抢夺那件‘暗器’,但是顾天涯毕竟不再普通,他如今已是平阳公主的夫婿。

    既然有了身份,那就得平等视之。

    所以在场世家全都保持沉默,谁也不肯出声给卢照云帮腔。

    卢照云明显下不来台,这货已经变得面红耳赤,猛然他大叫一声,怒极反笑的道“好,好得很。本公子记下你的威胁,我要看看你能狂妄几时?你是河北出身,卢氏乃是北地大阀,咱们总有一日还会碰上,那时候肯定不会是你我的私仇。”

    顾天涯毫不畏惧,一脸嘲讽的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拿着范阳卢氏的名头来压人。否则只会让人看轻,感觉像是卖弄口舌!”

    他说着陡然‘嗤笑’一声,紧跟着又道“刚才我媳妇说的一点没错,你这人的嘴巴真是够臭的,所以你日后须得多加小心,否则真会有人把你的臭嘴给缝上。”

    卢照云勃然大怒,几乎像是嘶吼般道“顾天涯,你安敢辱我?”

    顾天涯同样厉声嘶吼,怒声道“是你在辱我!”

    猛然李世民踏前两步,目光森然盯着卢照云,冷冷道“你再敢咆哮一声,本王立刻把你杀了。你一口一个我妹夫辱你,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一直在辱他,我妹夫身为大唐国戚,岂是你一个卢氏嫡子可以羞辱的?若是你继续如此,本王会视作范阳卢氏宣战,虽然我大唐皇族愿意隐忍,但并不代表能被人随意逞威。尤其是,你这种人……”

    这时在场世家忽然一起开口,纷纷道“如果是因为这种可笑之举宣战,那么只能算是范阳卢氏一家宣战,我们天下世家虽然联合一体,但我们也不愿平白无故陪着别人树敌。”

    显然世家之人也看不惯卢照云的做派,所以才会出声跟他划清界限撇清关系。

    卢照云面色无比羞愤,陡然像是疯了一般的大吼,怒笑道“好,你们好,本公子记住今日之事了,咱们以后各自走着敲。”

    说完猛地转身,发疯一般冲出大门。

    在场众人连连摇头,无论世家还是皇族全都面带不耻,微微叹息道“范阳卢氏位列七大门阀,族中不乏巧捷万端之人,为何今次行事如此随意,竟然派了这么一个人过来。”

    昭宁冷笑一声,语带讥讽的道“怕是威震北地太久,所以才会把我的娘子军不放在眼中。”

    在场世家面色有些尴尬,纷纷摇头叹息道“倘若真是如此,卢氏出了昏招也。自古皇族与世家共治天下,岂能连最起码的尊敬都不给,唉,五姓七望,五姓七望……”

    突然一起看向顾天涯,语带示好的道“方才彼此相争,乃是各争其利,但是现在相争已毕,犯不着私人树敌,吾等皆对顾公子的胸怀大感钦佩,同时也对顾公子的乡土颇感兴趣,不知可否叨扰登门,做上一次不请之客。”

    这才是世家的风度。

    顾天涯连忙谦和而笑,陡然单手向外一引,做礼仪道“岂能让诸位成为不请之客?当由天涯斗胆做出邀请,只可叹家境贫寒,难有拿出手的招待……”

    众人纷纷温笑,皆道“一杯茶,一顿饭,能与主家盘膝而谈,已然心满意足矣。”

    顾天涯再次单手一引,做礼仪道“请!”

    众人随他一起出门,全往顾家村而去。

    ……

    唯一没被邀请的世家,只有范阳卢氏的卢照云。

    却说这货心存愤恨,出门以后暴吼一声,他翻身骑上一匹马,恶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大吼道“顾天涯,你给我等着。”

    说完骑马狂冲离去,脸上带着铁青一片的杀机。

    他此次前来并非孤身一人,而是带了七八个卢氏豢养的常随,那些常随看到公子离去,连忙上马护着自家公子。

    他们一行人马速极快,出了县城北门直奔幽州,只不过片刻功夫,已经远离了县城,突然众人眼神一惊,几乎下意识勒紧缰绳。

    却原来是官道竟然被阻,道路之上摆放着一大堆乱石,但见一个中年人抱着石块,正在继续搬往道路中间,不用说也能知道,就是这个人堵住了路。

    他像是累的气喘吁吁,吃力的将石块放在地方。

    突然他抬头看向众人,脸上现出一抹淡淡微笑,语带悠然的道“听说卢氏公子的嘴巴很臭,气的我家儿媳想给你缝上,可惜小儿辈们心肠太软,竟然没有当场动手用针,所以么,我带着针来了。”

    猛然他的微笑变成森寒,厉声道“卢照云,把你的臭嘴凑过来。若是你不愿意让我缝上,那我就把整个范阳卢氏杀光。”

    他话音才落,只听嗖一声响,但见路旁山林之中,突然窜出一个老道士。

    那老道士明明年纪很大,偏偏动作极其的迅捷,但见老道士手里拿着一绳,猛然用力将那绳子一拉,霎时之间,巨响轰然,卢氏那些骑士连人带马,赫然竟被炸的腾空而飞。

    然后,重重砸落地上。

    无数血泊!

    那老道士眼中明显不忍,忽然叹了口气道“师叔祖,咱们此举是不是太狠了些?”

    哪知中年人充耳不闻,只是负手走向血泊中的卢照云,此时卢照云气息萎靡,双目之中全是恐惧,中年人俯身下去,冷冷盯着他道“我这人心狠手辣,但我最疼自家小辈,既然我儿媳妇说要把你的臭嘴缝上,那我肯定不能让儿媳妇的愿望落空……”

    ……

    ……加更,加更了啊,这个第4更乃是超级大章,今天1万4000多字行不行?感谢几位大佬的打赏,明天咱们继续这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