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有后台 山下出水

第263章 【咱们想个办法,让他娶了就是】

    此时城中,钟声敲响。

    古代记时是以铜壶滴漏的办法,把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进行计算,白天的时候会有报更人,晚上的时候会有打更者,若是遇到重大节日的时候,官府还会弄出一些特殊的报时手段,这是为了喜庆,也是为了庄重。

    但是由于技术手段不同,所以各地官府的报时手段并不统一,有的是敲响巨鼓,有的是撞击大钟,如果城池太穷导致建不起钟楼和鼓楼,那么就用人力进行特殊的报时庆祝……

    比如衙役们会骑上快马大喊,在大街小巷之中来回穿梭,通过这样的方式,向百姓们进行报时。

    为什么一定要报时?

    因为古人把节日看的重。

    今夜的幽州城之中,敲响的乃是一口大钟,这是一口重达七八百斤的大铜钟,钟身之上已经布满了绿油油的铜锈,据说此钟乃是三国时代传下来的产物,一直坐镇在北地成为百姓的心灵寄托,每当节日之时,敲响它就是庆祝。

    这口铜钟真的很大,声音透着一股子厚重,再加上现在乃是子夜,除了呼呼北风可以说万籁俱寂,所以悠扬的钟声传遍全城,甚至连城外很远的地方都能清晰听到。

    ……

    “钟声响了!”

    有人仰头看着上空,伸手接住一片雪花,他将手掌抬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哈出一口热气将雪片融化,然后转身回到屋中,庄重打了一个稽首,道:“诸位道兄,新岁皆好。”

    屋里坐着几个老道士,各自也朝他打个稽首,连连道:“皆好皆好,今年皆好。”

    纷纷回礼之后,但见其中一人悠悠吐息,接着道:“最是一年修行日,千家万户新岁节。按照咱们道家的规矩,新岁之日是有几项传统要做的,比如救济人间疾苦,熬煮一些热粥向外发放,又比如派出弟子前往百姓之家,驱邪祈福送上一些嘘寒问暖的话。尤其今年咱们是在幽州城中,这里的主人乃是天下道门的小师叔,所以吾等更需要努力一些,方才不枉了道门的莫大机缘。”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咱们做这些事情,并不是为了让小师叔的父亲看到,咱们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应该这么做。至于那位谪仙会不会感到满意,贫道认为他老人家很可能是满意的。虽然谪仙之心偏激,但他毕竟有着仙人的博爱,二十余年避世不出,就是他对这个时间最大的爱。否则他一旦出世,立马就是一场灭世。” :(/

    在场的道士们连连点头,显然对他的说法都有同感。

    袁天罡伸手一捋胡须,笑呵呵的道:“贫道乃是孤家寡人,既无闲钱也无时间,我马上就得回转顾家村,守在师叔祖的身边伺候他,所以这一场扶贫之事我就不参加了,诸位道兄可莫要责怪我偷懒……”

    道士们连忙摇头,人人肃重道:“这是最大的事,谁敢说你偷懒?新岁之日,天下皆喜,贫寒百姓之家尚且在乎一个团聚,谪仙人却只能孤零零的把自己关起来。这虽然是他的博爱,但却是我们道家的罪过,所以袁道兄你该即刻起身,去陪着谪仙师叔祖渡过新节,千万莫要让他老人家孤零零,那将会是我们天下道门最大的孽。”

    袁天罡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贫道这便去了。”

    说着抬脚出门,丝毫也不拖泥带水,但是等他即将踏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回头看向屋中众人,叹口气道:“咱们那位小师叔,最近心里很苦楚……”

    屋中众人都是一怔,随即目光若有所思。

    有人抬眼看向夜色之中,道:“随着汉女不断放归,未来最少要有几十万人。那些可怜的女子几乎都受过凌辱,想要再寻个好的归宿很难很难,这件事,当是那位顾小师叔最为艰难的一件事。”

    几十万的汉女归来,不可能一直养着。

    女人是需要归宿的,有了归宿才能重新生活下去。

    然而这天下之间有谁敢说能解决这件事?怕是就连大唐皇帝也没办法帮几十万汉女找到夫家。

    袁天罡又叹了口气,道:“有一位汉女,是顾小师叔心里的痛……”

    他突然住嘴不说,仿佛点到为止,猛然长长吐出一道白气,顶风冒雪的朝着远处而去。

    他要赶回顾家村那边,陪在那位谪仙师叔祖的身边。

    其余道士们相互对视一眼,忽然同时摇头苦笑一声,道:“难,难,难……”

    ……

    “钟声响了!”

    在另一个地方,有人说了同样的话。

    但见昭宁轻轻叹了口气,手里捏好的一个娇耳慢慢放下,旁边众人看她面色惆怅,小柔连忙凑到跟前,小心翼翼的道:“公主,也许夫君是被风雪耽搁了。所以才会误了行程,没能在敲钟的时候到家。”

    昭宁摇了摇头,对此不置可否。

    她起身走到门前,极目远眺漫天大雪,恰恰也就在这时,大门口处有两道身影,昭宁先是一喜,随即有些失望,因为她看到那两个人影并不是顾天涯,而是她的大哥李建成和家臣马三保。

    李建成远远的就看到自家妹子站在房门口,以他的精明如何猜不透妹子的心思?这位敦厚的兄长无奈一笑,转头对马三保问道:“你说咱们应该怎么说?”

    马三保双手一拱,然后转身便溜,边走边道:“我只是个家臣,我没资格参合。城里的钟声敲响了,部曲们也该吃娇耳,我去前面的院子看一看,代替家主向他们发出新岁的祝福。”

    李建成看他溜的这般利索,忍不住笑骂一句道:“你倒是个滑头。”

    远处传来马三保满是无奈的声音,道:“我不溜能行吗?不溜的话就得留下来让公主撒气。虽然公主不会揍我,但是一顿冷脸肯定跑不了。”

    李建成呵呵而笑。

    他见马三保转眼之间跑个没影,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向正屋,由于今夜的风雪太大,他肩膀上落满了积雪,屋中猛然冲出一个女子,正是他的正妻郑观音,郑观音急急帮他拍打积雪,语带疼惜的道:“我让你披着大氅再出门,结果你就是不肯听我的,冻着没有,赶紧进屋烤烤火。”

    李建成仍旧呵呵而笑,摆摆手道:“没事,没冻着。你看我连咳嗽都没咳一声,哪里有一丁点冻到的样子?”

    郑观音略略有些放下心,这才有心思顾忌别的事情,她悄悄一努嘴,朝着那边的昭宁示意一下,低声道:“大家早就包好了娇耳,一直等着你们回来吃饭呢。”

    这话用了一个你们的词汇,显然指的不仅仅是李建成。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乃是询问顾天涯为什么没回来。

    李建成这次没呵呵发笑。

    他抬脚走到昭宁跟前,突然伸手轻抚一下昭宁的额头,温声道:“妹子,咱们回屋说话。”

    昭宁抿了抿嘴,像是很听话的转身往回走,猛然脚步一停,目光看向李建成,道:“大哥,他什么时候回来?”

    李建成无奈也跟着停脚,叹口气道:“你不问问他去了哪里吗?”

    昭宁柔柔一笑,目光重新又眺望外面的风雪,道:“我不怪他,因为我知道他心里苦。那位三娘姐姐,当年救过他一条命。若是没有那位姐姐的牺牲,怕是他早就死在突厥人的刀下了。”

    李建成缓缓点头,忽然语带肃重的道:“他今夜去见她去陪她,这里面应该不涉及私情。”

    这本是为了安抚自家妹子的话。

    哪知昭宁忽然叹息出声,语带心疼的道:“我担心的恰恰就是他和她没有私情。”

    这话说的很是绕口,让人有种摸不着头脑,李建成明显一怔,显然是一时没能弄懂自家妹子的意思。

    却见昭宁笑了一笑,道:“若是他和她有私情,那么事情反而好办了。我是顾氏家族的正妻,我有资格帮着夫君寻妾纳妾。如果夫君和三娘之间有情,我直接把三娘接到家中过日子就是了。可是大哥你也知道,我暗地里偷偷去找了三娘好几次……”

    昭宁说到这里一停,叹口气接着又道:“每次去问她的时候,她的回答只有哭。若是问话的语气稍微重了一些,她就会流露出一种决然去死的神态。所以,我就不敢继续往下问。”

    李建成转头看向外面风雪,足足好半天后才缓缓的道:“不愧是顾家村出身的女子,这位顾三娘的性格有着刚烈。”

    “不,不是刚烈!”

    昭宁突然开口,语带同情的道:“她这根本不是刚烈,反而是女子的凄苦。大哥你不是女人,所以不懂女人的心。她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她心里有天涯。也正是因为她心里有天涯,所以她才越发的畏惧别人提及这件事……”

    李建成果然没听懂。

    倒是郑观音在一旁叹气出声,幽幽道:“女人家的身子脏了,照样可以寻夫嫁人,但她绝不会去嫁自己喜欢的人,因为那会破灭她心中最后一点梦。”

    这次李建成点点头,缓缓道:“懂了!”

    他再次抬起手来,轻轻抚摸一下妹妹的额头,温声道:“你能想到这么多,可见心胸之大度,妹子啊,你长大了,大哥忽然发现,你再也不是幼年之时跟在我身后撒娇的小丫头。你无愧于平阳公主的封号,你无愧于老百姓们对你的爱戴。放眼古今无数巾帼之女,你真的是可以排进前三。顾天涯能够娶到你,他绝对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昭宁勉强一笑,目光仍是望着外面,喃喃道:“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心里会不会好受一点。如果三娘姐姐还是冷脸对他,他怕是越发的苦楚心酸吧。”

    “别想他了,咱们吃饭!”

    李建成忽然哈哈一笑,道:“钟声都敲响三遍了,再不吃饭可就误了时辰。赶紧的,把你们包好的娇耳下锅。再把孩子们都喊来,今夜全都守岁不准睡。我负责给他们讲故事,顺便教一些做人的道理……”

    旁边郑观音凑趣说道:“你讲故事的本领可比不上咱家妹夫。”

    李建成又是哈哈一笑,道:“比不上就比不上,我也没打算比过他。昭宁,你也别傻站着了,这件事大哥心里有谱,我隐约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你乖乖的去和大家一起煮娇耳,若是大哥吃的开心了我就教你这个办法。”

    昭宁先是一怔,随即有些急切,下意识道:“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可是有些办法天涯他自己就很抗拒,比如我让他用强,结果他暴跳如雷,那一天,他前所未有的怒气冲天……”

    李建成徐徐吐出一口气,慢悠悠的道:“不得不说,用强是个好办法,这个办法若是用的巧了,最起码可以让那位顾三娘无法抗拒,但是我的妹子啊,你这个办法太笨了。你只想着解决顾三娘的抗拒,却忘了你自己男人也是个性格强硬的人。他若是不肯做的事,十头牛拉着也拉不动……”

    昭宁抿了抿嘴,道:“所以我才说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

    “不,还有一个你没想到。”

    李建成脸上带着浓浓的笑,忽然大有深意的道:“妹夫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软肋你们都没发现,他总是不自禁的想给自己找担子,然后把担子扛在肩膀上压的自己直不起腰。大哥我以前也是这种人,所以我最能发现他的软肋,比如今次汉女回归,几十万女子的归宿该怎么办?”

    “这件事在别人嘴中谈论起来,也许只是发出一两声惋惜的轻叹。但是妹夫这人不同啊,他早就把汉女们的归宿当成一副重担挑在了肩头。”

    “可是那些身世凄苦的可怜女子们,几乎每一个都曾遭受过突厥人的糟蹋,她们若是想要嫁人,最先需要解决的先是世人的误解。”

    “咱们汉家百姓什么都好,就是对于女子贞洁这事看得太重不太好。偏偏汉女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想要解决她们的归宿先要解决”更新最快 电脑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