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有后台 山下出水

第453章 【渊盖苏文看穿了顾天涯计谋】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安东都护府,政务大殿中。

    此是夜间,人易困倦,大殿之中燃烧着十几根牛油火烛,然而这份明亮无法驱散众人的疲乏。

    终于有个官员小声开口,试探提醒道:“大都督,夜已经很深了。同僚们劳累一天,您看是不是让大家歇歇?”

    渊盖苏文抬眼看他一眼,顺手将最后一份文书盖上官印,随即他语气严肃,郑重开口道:“秋收将至,一年之重,粮食这东西关系着百万民生,所以无论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他说着停了一停,语气稍微软化一些,又道:“本官也知道,诸位都很辛苦,但是本官身为安东都护府的大都督,只能硬着心肠让大家操劳一些。不是我不想让大家休沐,实在是秋收太重要了。”

    他说着又是一停,叹口气道:“这一季的秋收如果出了问题,整个高句丽最少要饿死十万人。”

    “可是这一季秋收注定要出问题啊!”

    底下一位官员站起身来,大声道:“如今整个高句丽,处处田地皆荒芜,此乃半年之前战乱导致,百姓们没能及时播种。既有前因,必有后果。夏日里没有播种,秋日里哪有收成。”

    这人说着顿了一顿,又道:“所以下官认为,咱们应该把重心放在下一季。期待来年,才是正理。”

    渊盖苏文反问道:“期待来年?今年怎办?这一季的秋收若是没有粮食入库,高句丽几百万民众怎么活?”

    “简单的很,向幽州求助。”

    那官员显然早有预谋,毫不迟疑开口道:“如今高句丽乃是幽云的治下,遇到困难自然要向那边申援。”

    渊盖苏文不置可否,再次问道:“那你倒是说说,咱们该怎么申援?”

    那官员眼珠一转,道:“先以粮食欠收为由,申请幽云那边调拨,数量至少要五百万石,才能满足高句丽的缺口。其次,申请布匹衣物和棉被,这些物资乃是预备过冬,防止高句丽的民众冻死。还有,申请大量的农具和粮种,明年开春之时,才好组织春耕……”

    这人一番长篇大论,连续提了三个要求,然后才拱拱手道:“大都督,下官的提议就这些。若您感觉合适,还请赶紧向幽云发出请求,毕竟时间不等人,高句丽民众拖不起。”

    渊盖苏文仍是不置可否,反而目光看向大殿众人,状似征询道:“刚才这位的提议,诸位认为如何?”

    “不如何!像放屁!”

    只见大殿之中站起一人,赫然竟是府兵出身的赵老四,冷冷笑道:“刚才这位同僚的提议,让俺想起了中原老百姓的一句俗语:‘吃爹的,喝爹的,吃完喝完之后,感觉理所应当。’但是老子俺就纳闷了,汉人并不是高句丽人的爹啊,你们凭什么提要求提的这么理所应当?平时也没见你们跪地磕头喊亲爹嘛。”

    渊盖苏文失声而笑,道:“赵四兄弟这话,看来是心里有火。”

    而刚才那位提议的官员,此时却勃然大怒,厉喝道:“赵老四,你安敢辱骂于我?本官虽然是高句丽人,但我和你一样都是幽云的官。”

    赵老四呸了一声,道:“骂你又如何?老子还想打你呢!你口口声声说是幽云的官,可你刚才的提议像是人提的吗?开口就要五百万石粮食,还要布匹衣物和棉被,我们汉人难道该死吗?一辈子都要养着你们高句丽人……”

    那官员咆哮起来,愤怒道:“高句丽刚刚遭受战乱,这是你们汉人带来的战乱。本官刚才说了,百姓们没能及时播种”

    赵老四哈的一声,满脸鄙夷道:“这话你自己信吗?张着嘴巴往外喷屎呐。”

    砰!

    渊盖苏文重重拍桌,厉声道:“赵四将军,注意你的言辞。此处乃是议事大殿,不是你污言秽语的地方。”

    随即又看向那个官员,同样厉声斥责道:“还有你,也闭嘴。如今高句丽乃是幽云治下,所有官员应当协力同心,谁敢再提战乱之事,本官治他个破坏团结的罪。”

    他摆出大都督权威,沉声道:“关于秋收之事,先按照本官的决定办,各地抽调镇守兵卒,帮助百姓收割庄稼,官吏也要走上田间地头,组织好施粥和救济的事务。”

    这政策看似良苦用心,然而赵老四却皱起眉头,道:“抽调镇守兵卒去收割?”

    渊盖苏文看他一眼,状似无奈道:“赵将军,本官这是迫于无奈。自从金夫人回归辽东以后,高句丽各地人心惶惶,无数百姓害怕被抓成私奴,直接抛弃田地躲进了山中……眼看就要秋收了,可是高句丽缺人啊。本官无奈之下,只能抽调兵卒。”

    赵老四冷哼一声,不无嘲讽道:“大都督这说法,似乎有些问题。你口中所谓的躲进深山,恐怕并不是良民百姓。他们乃是叛军,并非金夫人迫害。”

    渊盖苏文佯装苦笑,道:“本官不和你争执,我说的乃是现实。就算他们躲进山中成了叛军,然而眼下高句丽各地缺少农夫乃是实际情况。本官逼不得已,只能先抽调兵卒,毕竟田地里的庄稼不等人,每收割一点都是沉甸甸的粮食。赵四兄弟啊,粮食关系着人命呐。”

    赵老四明显踟蹰起来,半晌才慎重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向幽云禀报。”

    “就算你不去禀报,本官也会专门禀报。”

    渊盖苏文面色严肃,郑重道:“涉及抽调兵卒之事,本官可不敢胡来。否则一旦被人误会,还以为本官心怀不轨呢。”

    赵老四深深看他两眼,道:“希望你是真的为了秋收。”

    渊盖苏文义正言辞,道:“就算是顾国主当面,本官仍会这么决定。”

    赵老四没再质疑。

    ……

    这时夜色已经很深,大殿众人更加困倦。

    然而渊盖苏文明显还有意图,继续又道:“关于刚才所提的申援之事,本官认为也该向幽云提上一提。今季的秋收注定要欠收,但是几百人不能饿死,而秋收之后入冬,天气极其寒冷……”

    赵老四脸色铁青,道:“此前半年以来,幽云已经调拨数百万粮食。那都是汉家百姓从嘴缝里节省而出,他们为了支援高句丽已经勒紧了裤腰带。”

    渊盖苏文像是苦涩一叹,十分‘惭愧’道:“本官也知道,幽云很艰难。可是,高句丽更难。如果没有粮食援助,无数人都要饿死。”

    他说着停了一停,语气带着试探意味,问赵老四道:“再申请三百万石粮食,如何?”

    赵老四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最多一百万石。”

    “好!”

    渊盖苏文连忙点头,然后紧跟着又道:“那么布匹和棉被呢?是不是能够多调拨一些?幽云那边的棉花产业很兴旺,而今季据说会是一个大丰收。”

    砰的一声!

    赵老四重重一砸桌子,满脸怒气道:“幽云的棉花产业确实兴旺,但是那些棉花养活着无数人。汉女们靠它赚取衣食,百姓们靠它哺育孩子。如果无偿援助高句丽人,对得起汉人百姓的操劳吗?”

    渊盖苏文目光闪烁一下,继续试探道:“咱们可以给点钱,按照成本价采购。等到以后高句丽这边富裕起来,再把今次欠下的差价弥补回去,如何?”

    赵老四眉头紧皱,足足好久才迟疑开口,道:“数量不能太多。”

    渊盖苏文欣然点头,哈哈笑道:“那就一百万匹棉布,外加一百万床棉布。这个数量并不算多,幽云那边应该能撑住。”

    赵老四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但愿吧。”

    ……

    渊盖苏文终于宣布会议结束。

    赵老四第一个离开,面色带着铁青一片。

    其他官员哈欠连连,各自也向渊盖苏文告别,很快,整个议事大殿变的冷清。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渊盖苏文陡然冷笑三声,他负手慢悠悠踱步,走出大殿欣赏夜色。

    忽然远处有脚步声来,竟是刚刚离开的几个官员,这几人小心翼翼躲在阴暗里,低声道:“大将军,汉人会不会起疑心?咱们这番动作太大,很容易被人看出意图。”

    渊盖苏文负手背后,仰望夜空中的繁星,淡淡道:“汉人从未信任过咱们,又何来起疑心之谈。本就是昭昭阳谋,不怕汉人不答应。”

    他说着停了一停,接着又道:“中原汉人有句古话,秋风未动蝉先知。自从金小仙开始霍乱,本官已经意识到危机。这女子仗着顾氏外室的身份,肆意妄为的在各地作恶,然后顾氏的几个子嗣突然游学辽东,每天都能传出他们救济百姓的善事。”

    “一边是外室作恶,一边是子嗣行善。顾天涯这一手绝招,确实是行之有效的毒计。”

    “如果放任下去,高句丽人再也没有未来。任何一个百姓在饱受欺压之时,突然发现竟然有人能解救他们。愤怒和惊恐,最容易滋生感激,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无数的愤怒和惊恐变成感激。那时候的高句丽,便会成为顾天涯真正的领土。”

    “所以,我们不得不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