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有后台 山下出水

第462章 【建国大典上的一抹小插曲】

.    ,我在大唐有后台

    一轮红日,突破云涛,万里山河洒下道道金光,顾天涯孤身站在无色祭坛。

    当他缓缓将一卷丝帛举起,仰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时,身后庞大的队伍顿时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在心底闪过一个念头。

    “要开始了!”

    禀告上苍,今要建国。

    这一刻,无数幽云臣子面色激动,有些人想到自己的官职即将被宣布,双手忍不住紧紧攥起了拳头。由于用力太大,手指甲已经恰进掌心,然而这些人恍如位置,脑海里全是激动和紧张。

    这一刻,贵妇们挑着扁担在硬撑,她们浑身汗水湿透,眼睛里闪烁着希冀的光,她们很累,心里却满是欣喜,虽然肩膀上的扁担很沉,但是每一个贵妇都在咬牙坚持着。

    甚至就连尊贵无比的长孙皇后,竟然也挑着一个沉重的扁担,这扁担的前边挑着一个小家伙,后面则是满满一筐粮食,如果计算一下重量,最少也得上百斤重,长孙皇后明显被重量压弯了腰身,但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放下扁担。

    皇后扁担里挑着的小家伙乃是皇子李治。

    “要开始了,稚奴坐好!”

    忽听听长孙皇后轻轻呢喃一声,语气之中带着某种莫名的意味,低声道:“你的姑父要建国了,从今往后他就是诸侯国主。诸侯,乃是君主,虽然还不是帝王,但他身份已经是君……”

    小李治乖乖坐在藤筐里,眼睛之中显出好奇,小声问道:“母后,为什么我要坐在藤筐里呀?还有那些挑着扁担的贵妇,她们为什么也挑着自家的孩子。稚奴看到大家都很累,可是没有人偷偷放下扁担歇一歇……”

    小家伙满脸迷茫,忍不住道:“到底是为什么呀?”

    长孙皇后温柔低笑,轻声解释道:“这是建国之时的礼仪,是百年难遇的大机遇。母后把你放在藤筐里挑着,另一端则是挑着一筐粮食……”

    皇后说着一停,紧跟着又道:“这份粮食不但是敬献给上苍礼仪,同时也是帮你姑父向上苍表达他开国能力的体现。自古至今,开国意味着有人走出了君王之路,他的身边会聚集百姓,而跟着他的百姓不缺衣食。所以在开国之时百姓们会自发挑着粮食,让上苍相信这个开国者有能力让子民丰衣足食……”

    “原来是这样啊!”小李治若有所思。

    忽然小家伙开口又问:“那么挑着孩子又是什么原因呢?”

    长孙皇后温笑起来,语气显出一抹深邃,低声解释道:“按照古礼的说法,孩童意味着人族未来,这是让上苍看一看,你姑父治下不缺孩童,既然治下不缺孩童,也就意味着可以传承久远……”

    皇后说着一停,低声又道:“当然这只是礼仪表面的意思,深层的意思则是获得庇护,当你的姑父成为诸侯之后,他会庇护你们这群参加礼仪的孩童。开国礼童,与国同休,只要他的国度还在一日,他就要庇护你们不受欺辱。”

    “为什么啊?”小李治显然无法明白,眼睛眨呀眨的很好奇。

    长孙皇后温婉而笑,道:“因为你们是开国之时的见证,是向上苍证明你姑父的国度可以传承久远的代表。换句话说,你们象征着国运……一国之运,非同小可,所以只要你们未来不犯大错,你的姑父必须庇护你们一生安逸。”

    小李治又眨了眨眼,迷惑道:“可是孩儿乃是大唐皇族,我这一生注定会很安逸啊!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让我的姑父庇护于我?”

    长孙皇后微微一怔,隐约像是叹了一口气。

    足足好半天后,皇后才轻轻开口道:“自古皇族之人,哪有安逸可言。现在你们还小,所以活的安逸。可是当你们长大之后,你们就会陷入……”

    皇后似乎不愿意继续往下说,忽然改口道:“总之你记住,这是母后替你挣来的庇护,诸侯手握强权,游离大唐之外。如果某一天大唐内部出现纷争,皇族子嗣们为了争权夺利而反目,然而不管争的多凶,稚奴你都有退路,只要你的姑父还在,你身后就站着一棵苍天大树……你是他的开国礼童,他会庇护你不受侵害。”

    小李治似懂非懂,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这小家伙转头向四周打量,发现每个贵妇都挑着扁担在硬撑,扁担的一端挑着孩子,令一端则是挑着粮食,秋日炎炎,号称秋老虎,贵妇们汗水湿透衣衫,然而一直在咬牙坚持。

    小李治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明悟,道:“孩儿明白了,她们也是在给孩子争庇护。那些被挑在扁担里的孩童和我一样,大家都会成为幽云昭国的开国礼童。”

    长孙皇后一脸欣慰,低声道:“这是一份来自开国诸侯的庇护,所以母后才会说百年难遇的大机缘。”

    ……

    如果仔细观察这一场开国祭天的礼仪,会发现这些女人才是队伍中最吃力的人。

    偏偏她们每个人都带着欣喜。

    欣喜之中又饱含着浓浓期待。

    只见一个小女孩踮起脚尖,从藤筐里举手想要给母亲擦汗水,哪知她的母亲连忙伸手,轻轻阻挡女儿的动作,压低声音道:“丫头,不要动,娘亲并不累,你也要坚持……等到国礼结束之后,你这辈子的生活再也不会让娘亲牵挂。”

    此时旁边另有一个贵妇,闻言温声发出低笑,小声问道:“这位妹子看着眼生啊,听口音似乎是江南那边的人。你竟然挑着一个丫头前来,这是把机缘放在女孩身上啊?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竟然有家族舍得把机缘给女孩……”

    却见小女孩的母亲微微点头示意,轻声回答道:“这是她哥哥的坚持,我们做父母的争辩不过,无奈,只能遂了孩子心意。”

    “咦!”

    另一个贵妇明显一怔,满腹好奇的道:“这么大的机缘,足以影响一个家族的族运,你们做父母的人,竟然争辩不过一个孩子?”

    忽然像是有所明悟,忍不住急急道:“你家那孩子是谁?”

    小女孩的母亲还未开口,猛听藤筐里小女孩抢先出声,很是骄傲道:“我哥哥是卢照邻!”

    “我的老天爷,原来是幽云国主的真传弟子!”

    那贵妇一脸吃惊,随即脸上显出亲切之意,套近乎道:“难怪你们要遂了孩子的心意,原来那孩子竟是幽云诸子。”

    说着目光看向小女孩,摆出一脸宠溺神态又道:“看来这小丫头很受她哥哥疼爱呀,否则也不会帮她争取开国礼童的身份。身为女嗣,好大福运,一辈子拥有诸侯的庇护,就算嫁了人也要被婆家供着。”

    小女孩的母亲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将来嫁人之后只能便宜夫家。”

    刚才那贵妇眼珠一转,低声劝慰道:“你们家里出了一个幽云真传,这辈子注定会受到幽云国主的庇护,所以千万可不能因小失大,为了一个开国礼童的身份弄拧了情分……”

    说着迟疑一下,小心翼翼提醒又道:“听说卢照邻从小寄养在顾氏,是顾国主夫妇二人将他养大,这也就意味着,他和你们不太亲近。”

    小女孩的母亲微微一震,连忙点头道:“是是是,奴家心里明白了。照邻那孩子既然疼爱妹妹,我们做父母的肯定要遂了他的心意。”

    刚才那贵妇点了点头,忽然脸上再次泛起亲切笑容,语带深意道:“妾身乃是荥阳郑氏的大妇,咱们姐妹两个该当亲近一些。”

    卢照邻的母亲闻言心里一动,同样语带深意的道:“奴家也觉得一见姐姐就感觉投缘呢。”

    世家大族之间,交往只看利益,两个贵妇心里有了默契,开始窃窃私语交谈起来。

    不远处的长孙皇后冷眼旁观,轻轻发出一声叹息,低声教导小李治道:“稚奴你看见没,眼前这一幕就是姑父的影响力体现。”

    皇后说着一停,接着又道:“当年范阳卢氏犯下大错,卢照邻的父亲分家而去,他带着全家前往江南,托庇在江南谢氏门庭。自古寄人篱下,生活必然艰难,所以卢氏一直渴盼着复起,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但是一个家族想要复起何等艰难,世人曾经都以为卢氏就要沉沦消亡。捧高踩低,乃是人之本性,所以前几年的时候,大唐各个世家都对卢氏不假颜色。无论卢氏多么卑躬屈膝陪着笑脸,然而换来的一直是各个世家嗤之以鼻……”

    皇后说着又是一停,继续教导李治再道:“然而随着你姑父的不断崛起,卢照邻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不但卢氏一族有了复起希望,就连江南谢氏也能跟着沾光,所以你看到了,大唐各个世家又开始对卢氏假以颜色。”

    小李治听的若有所思,小脸一片明悟道:“刚才荥阳郑氏那个大妇,她是故意找卢照邻母亲套近乎的,对吗?其实并不是一见面就投缘,而是早就打定主意要交好,对吗母后?”

    长孙皇后欣慰低笑,伸手轻抚李治额头,温声道:“你能看明白这一点,母后终于可以放心了。身为皇子,要学会潜心洞察,透过表面的假象,看穿内里的真实。”

    皇后说到这里之时,忽然神色有些落寞,幽幽道:“可惜你是老三,这些东西你父皇不允许母后教导你。”

    “这些东西我姑父也教过!”小李治突然开口,很是郑重道:“而且是让我和虎宝宝表弟一起学。”

    长孙皇后微微一怔,面色像是踟蹰起来,足足好半天后,忽然像是下定决心般道:“那你就跟着姑父好好学。”

    ……

    远处的五色祭坛上,顾天涯缓缓展开了丝帛。

    下一刻,清朗的声音响起:

    “金秋十月,告天地书,吾愿建立一国,庇护子民百姓,国之名,昭。”

    建国祭天大典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