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有后台 山下出水

第463章 【古往今来,谁在开国之时撒狗粮?】

    “吾本河北布衣,幼时家贫寒苦,无地,少粮,每每荒年断炊之时,常以草根树皮充饥,少无大志,唯愿吃饱,供养母亲,安贫乐道……”

    “然则生逢乱世,生活困顿不堪,纵使拼尽全力,仍难保证衣食。”

    “虽如此,吾依旧缩守山村,只盼乱世早早过去,可以活的像个人。”

    “而今思往,无数心酸。”

    “吾之小小愿望,当年何其艰难也……”

    “吾曾目睹过村人冻饿而死,也曾在数九严寒徒手挖掘坟坑,可怜吾之村中嫂嫂婶娘们,下葬之时竟无一口薄皮棺材,吾只能在寒冬之时采集芦苇,编制一张芦席替她们裹身。”

    “腊月寒冬,吾带领嫂嫂们外出做工,水冷冰坚,嫂嫂冻死,吾大哭嚎啕,质问上苍为何如此,然则寒风呼啸之间,从未听到上苍给我回答。”

    “那一年,吾十五岁,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人想活着不能靠天。”

    整座高山之上,数百人屏气凝息,众人渐渐听到顾天涯的声音有所变化,隐隐约约透出一股子伤感的悲意。

    观礼队伍之中,李世民明显皱起眉头,低声道:“这臭小子发什么疯?他怎么不按照写好的帛书念?”

    旁边站着河间郡王李孝恭,闻言也忍不住低声开口,语带焦急道:“今日是昭国的开国大典,乃是最为喜庆不过的大日子,可是,可是,这小子怎么故意反着来?祭告上苍的帛书,怎能说这些苦难?这,这,这不吉利啊……”

    “是啊是啊,陛下您快点想想办法……”四周一群重臣也急急开口,人人面色带着急切和惊骇,纷纷道:“赶紧像个办法,阻拦顾国主的言辞,让他及时改换祭文,换成礼部提前写好的那一篇。”

    李世民临机决断,猛然抬脚想要上前,沉声道:“朕顾不得丢人了,只能上去阻拦于他。这个臭小子,他想成为天下笑柄不成?”

    哪知皇帝才刚刚抬脚,忽然旁边神过一只手来,只见李建成一脸肃穆,语带叹息的道:“陛下莫要上前,让他继续念吧。”

    李世民微微一怔,在场众人面色茫然。

    却见李建成抬头看向祭坛,语气里透着一股子欣慰,轻声道:“自古开国之人,向天告书都是花团锦簇,喜庆固然喜庆,然则失了真实,反倒顾妹夫的祭文,让吾听到了人间的烟火气……这就很好!”

    人间烟火气?

    众人若有所思。

    李世民收回抬起的脚,故作高深的道:“朕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在场众人面皮抽搐,全都装作没有听见。

    ……

    自古开国之人,向天告书基本都要介绍一下自己,大体说说自己是什么来历,以及建立国都的初衷是什么。

    最主要的是,一定要展现出宏图大志,除此之外,还要趁机美化一下自己。

    比如什么斩白蛇起义啊。

    比如什么母亲怀胎梦见太阳入怀啊。

    又或者相貌奇特,额头上峥嵘不平,等等等等!

    反正就是各种神奇之事,处处都要和普通人不一样,

    说白了,就是开国者向老天爷吹吹牛逼……

    总之祭文一定要花团锦簇,才能体现出建国之人的宏图伟业。

    但是顾天涯的这份向天告书,全篇没有任何吹嘘自己的字样,反而他在回顾过往,毫不避讳自己曾经的苦难。

    甚至他还放言,人活着不能靠老天。

    这哪是祭天啊?

    这简直是挑衅!

    整座高山之上,无数人面色震惊,

    长孙皇后挑着扁担,快步走到昭宁的身边,急急道:“妹子你赶紧想办法,你男人的疯病又犯了,这等开国祭天的大喜庆,他却说些苦难心酸的事,速速阻拦拉啊,十分不吉利……”

    哪知皇后话音未落,猛听祭坛上顾天涯再次朗声,幸好这次不再是愤世嫉俗的强调,而是转为一种莫名的温柔和情丝。

    只听顾天涯柔声告天道:“当吾受苦之时,人生何等昏暗,以为看不见未来,此生将会苍苍而死。十五岁时,尚未吃过一顿饱饭,曾以为糙面饼子就是佳肴,咸菜疙瘩就是人间美味……”

    “这样的苦难,吾受了十五年。”

    “终于,她来了!”

    山风微荡,将顾天涯的声音传播开来,在场无数人下意识扭头,看向女眷队伍中的平阳公主。

    长孙皇后一脸愕然,随即变为古怪之色,似乎强忍着笑意,低声打趣道:“好家伙,妹子你听听……”

    旁边站着齐王杨妃,满脸羡慕的道:“姐夫这是要诉说情愫的架势啊,他竟然在开国大典上诉说情愫。”

    李建成的正妻悠悠开口,语气里面也有丝丝羡慕,轻声道:“自古开国大典,从未如此先河。尔后千百年时间,恐怕也不会再有女人得此殊荣……”

    说着看向昭宁,感慨万千的道:“妹子,你让天下女人羡慕的要死啊。”

    昭宁脸腮红红,目光闪烁泪光。

    ……

    参加大典的臣子们傻了。

    各国观礼的使节们呆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站在山巅,满脸惊愕听着顾天涯的告书。

    “那一年,你从河中顺流而至,那一年,我在水中将你捞起。寒冬里的茅草小屋,家里只有鱼汤可以果腹,你出身豪门大阀,从小锦衣玉食不缺,然而当你捧着木碗喝汤之时,目光里全是心满意足的温柔……”

    “你幽幽对我说,这样的生活,就很好。”

    “那时的我,尚不知道你是公主。”

    “那时的你,总是想着顾我颜面。”

    “你是古往今来的女帅,纵横疆场巾帼不让须眉,然而当你穿上农家小妇的布衣,你带给我的全是良婉妻子的温柔……”

    “自古家有贤妻,可让男儿立志,我终于鼓起勇气,要向苦难的生活挥刀。”

    “于是,遇见你那一天开始,世上多了一个新的顾天涯。”

    嘶!

    满场倒抽冷气之声。

    真是好狠的一段狗粮啊。

    无数武将满脸崇拜,眼珠子几乎要弹出来,只见几个憨憨捶胸顿足,一副痛悔不已的悲愤,连连道:“这等言辞,这等言辞,如果俺能早点成为国主的麾下,说不定早早学会了这等言辞,而学会了这等言辞之后,何惧家中的娘们叽叽歪歪……只要学着国主一般说上几句,保证家里的娘们低眉顺眼。”

    武将们大多粗鄙,只顾着崇拜顾天涯,然则在场还有许多文官,个个却都是大摇其头。

    顾天涯这份言辞确实情愫深深,然而今日毕竟是开国立基的大日子,如此场合之下,文官们总觉得不合适。

    但是在场的贵妇们可不管文官们不爽,几乎所有的女人们全都眼带泪光,她们遥遥看着祭坛上的顾天涯身影,然后忍不住转头看向祭坛下的昭宁,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羡慕,渐渐化为对自家老爷们的怒气。

    各国观礼队伍之中,同样也有一些女子,只见草原小圣女草儿双手紧握,忽然目光痴痴看向自己的师尊,语气依稀迷茫问道:“师尊您告诉我,世上真有这种好男人吗?”

    旁边圣女大祭司慈祥一笑,柔声道:“傻丫头你自己不是亲耳听到了么?”

    草儿小圣女神情惘然,喃喃道:“可是我们草原上没有这种男人。”

    圣女大祭司悠悠一笑,转头看向祭坛上的顾天涯,道:“中原汉人里面也很少有这种汉人。”

    草儿小圣女的神情更加迷惘,痴痴道:“这样的男儿情话……”

    圣女大祭司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心中隐藏着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这样的男儿情话,是跟他老爹学的,他们这父子两个家伙,哄女人的本事天下无双。我的小草儿哟,你才听过几次情话啊?这就要沦陷了吗?看来师尊要准备嫁妆了。”

    ……

    “咳咳!”

    眼看顾天涯的向天告书越来越离谱,大唐皇帝李世民终于忍耐不住,连连咳嗽几声,稍微做些提醒。

    甚至就连李建成,这次也轻轻咳嗽几声,这位皇族大兄长趁着众人震惊之时,长悄悄接近祭天下方的位置,压低声音道:“妹夫,差不多就行了哈。为兄知道你和秀宁情深,但是今日毕竟开国大典……”

    ……

    有了李建成的低声提醒,算是把事情又拉回正途。

    终于,顾天涯开始按照写好的帛书念诵。

    “吾建国后,当庇护百姓,使贫寒者不缺衣衫,令急迫者有所衣食,引领万民,幸福恬然。”

    “吾建国后,沿袭大唐吏治,效仿朝堂六部,设立幽云六司,分为户民司,工匠司,兵马司,刑罚司,官吏司,以及国礼司……”

    终于开始了啊!

    在场无数官员几乎热泪盈眶。

    他们大清早的在山巅吹风,等的就是告书之时关于官位的安排。

    此前虽然已经有小道消息流传,众人都知道自己大概会得到什么样的官位,但那毕竟是小道消息,随时都有意外可以发生。

    唯有被顾天涯在开国大典上宣布,才算是真的把官位落到实处。

    只听顾天涯继续大声诵读,他双手展开那份长长的帛书,不断道:“除了六司之外,再效仿大唐建立三省,因吾之建国乃诸侯国,层级要比宗主国降低,故而三省改为三衙,以此向大唐致敬。”

    “此三衙,为中书衙,门下衙,尚书衙……”

    “又因幽云下辖七州,疆域狭长路途遥远,更兼辽东高句丽一省,疆土面积两倍于幽云……为使民生吏治之便利,吾意设立各州镇府一衙,在设行军大总管一职,统领幽云麾下七州诸事。”

    “而高句丽行省地域太大,又因叛乱之事刚刚平定,依旧沿袭安东都护府,各地设立十二镇守府衙门。”

    “各职司官吏,共计三千一百四十人,具体细节,如下所言……”

    顾天涯最后这一句,满场顿时屏气凝息,无数官员抑制不住激动,眼中饱含着期待的神光。

    开始了,终于要开始了。

    涉及三千多个官位,顾天涯最少要念一个时辰,然而这一刻没有任何人感觉繁琐,反而人人都渴盼着他能念的细致一些。

    那可是官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