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徐公子胜治

212、想不明白

    耿凡健之所以敢来非索港,至少有两个方面的认知偏差,导致了他错误的判断。

    首先他在两年前来过非索港做“项目考察”,沿途所见的一切都是美好安宁的。接待方将行程安排得非常好,下了飞机就有大巴接送,坐近海轮船到达非索港南部海岸入住度假酒店,冬日里气候温暖风景如画,度过了舒适的十来天。

    他以为那就是自己所见到的几里国与非索港。

    那时他的身份是海外游客、尊贵的金主,哪怕是其他街区的各个黑帮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不会对这种人动手,假如谁违反了规矩就等于断了大家的财源。

    别说这种海外来的金主,就算当初的罗柴德医生,非索港各街区帮派也不会轻易动他的。所以大头帮要杀罗柴德很令人意外,华真行事后才知道其中有着复杂的隐情。

    其实世界上很多落后的国家与地区,当地的黑帮都不太会轻易动那些挥洒钞票的海外游客。反倒在一些发达的国家,很多犯罪团伙则专门针对海外游客下手。

    耿凡健夫妻上次来“考察”可是自掏腰包,连路上的行程在内总共半个月,花费了七、八万,差不多相当于非索港半条街居民的年收入了,想买个舒服还是没问题的。

    还有一个现象,也令调查此事的华真行有些意外。

    在东国的时候,推介方请了不少顶着海外面孔的人士上台,操持着各种大家听不懂的语言。但是到了耿凡健夫妇来实地考察项目的时候,接待方竟有不少东国人,至少是说着一口流利东国语的“同胞”。

    这令耿凡健有一种宾至如归之感,没有觉得身在异国他乡的种种不便。大巴车和客轮都是当地的一家旅游接待公司安排的,耿凡健与这些接待人员谈笑风生,对方的态度极为恭敬有礼,当时还留下了联系方式。

    所以耿凡健认为,自己再来非索港也能搞得定行程、讲明白道理。

    还有另一方面的因素影响了耿凡健的判断,源自于他平时的习惯。耿凡健生活在东国苏北的一座地级城市,在当地也算是有钱有势,就没吃过什么亏。

    但他没有清醒地意识到,有钱和有势虽然经常相提并论,但并不完全是一回事。有势力的人想赚钱很方便,有钱的人也很容易收买势力,但这毕竟有个过程,还有着某种发生条件。更重要的是,钱可以到处带着走,势力却很难短时间内转移。

    参与非索港酒店项目的投资人有一百多位,至少他们建的维权群里有这么多人。去年初秋与耿凡健一起来到非索港的共有三十人,其中一大部分都带着与耿凡健类似的心态。

    在某些方面他们也挺精明的,先用东国护照去了萨哇国,再用几里国护照离开萨哇国转机来到几里国。这样在他们的出境记录上就查不到几里国这段行程,仅仅是去了萨哇国一趟,不会暴露同时拥有两本护照的内情。

    他们还是联络了上次那家旅游接待公司,同样的行程来到了非索港南部海滨,然后又去了项目的工地。那个所谓的工地还保持着平整场地、正在打地基的状态,两年来没有任何进展,反而还破败了许多。

    其实就在差不多的时间段,“风自宾”也乘坐一艘豪华游艇到达了非索港的南部海滨,视察了新成立的欢想实业集团总部。

    耿凡健等人来到实地,终于证实所谓的投资酒店项目就是个骗局,自从签订协议之后根本就没有动工。他们拍下了现场的照片发回了维权群,同时联系大安洋公司的工作人员对线,质问他们推荐的虚假项目!

    酒店项目的开发方注册地是几里国班达市,是茵国衡礼环球顾问事务所的合作企业,名称叫兴盛国际酒店投资管理公司。

    这个案子的情况比较复杂,涉及到了三方机构。其中东国的大安洋公司是推介方,茵国的衡礼环球顾问事务所红港分社是服务方,而班达市的酒店管理公司则是酒店建设与管理方。

    他们有专业的法律顾问,设计了一些列复杂的协议,大安洋公司和衡礼环球顾问事务所,都有办法将自己的法律责任从表面上给推卸掉。那么看似追回损失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找班达市的酒店管理公司了。

    耿凡健等一行三十人既然已经来到了非索港,于是便决定组团去班达市,打算聘用律师与对方谈判,要求撤回投资并追索损失。

    从地图上看,从非索港的南部海岸到班达市的路程并不远,有一条公路沿着国家公园的边缘的丘陵地带穿过。但是他们并没有到达班达市市区,在郊野遇到了武装人员的袭击,所有人都被送进了种植园……

    这就是耿凡健本人对华真行讲述的经历,地点在非索港公安局,华真行负责询问,陪同的还有警方以及新联盟的工作人员。

    华真行之所以亲自调查这件事,当然是因为系统颁布的新任务,他还特意去找夏尔走了一个手续,获得了公安部门特聘顾问的身份。

    系统新颁布的“任务八”内容有两项。其一是查清这一批东国奴工的来历,这相对来说是比较好完成的,因为这批人毕竟就在非索港。

    但是第二项内容是铲除行骗作恶的机构,假如是考卷的话,这就有些超纲了。因为目前已知的机构至少有三方,远在东国的大安洋公司、总部注册地为茵国的衡礼环球顾问事务所红港分社,还有班达市兴盛国际酒店投资管理公司。

    它们都不在新联盟以及非索港的管辖范围内,华真行也不清楚究竟是哪一方面在作恶,或者是这三方协同欺诈的可能性最大,但是那家酒店管理公司跑不了。

    系统给出的任务奖励居然是班达市,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地名,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华真行如今已经非常了解系统的尿性了,所谓的奖励其实就是完成任务的结果,或者不用等到任务完成,在他尽力去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奖励的结果就已经拿到了。

    按照系统奖励的提示,华真行肯定需要先调查班达市的那家公司。一座城市怎么可能奖励给他?就像电站也不是给他一个人发电的,系统的意思应该是新联盟接下来不能偏安于非索港一隅,而要顺势拿下班达市。

    其实就算没有系统提示,铲除守卫阵线、控制班达市也已经纳入新联盟的议程,就看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时机。

    班达市和非索港曾经都是守卫阵线的地盘。非索港警方前一阵子突袭了莫里森的种植园,并罚没了其在非索港的资产。莫里森的父亲就是原守卫阵线的高层,这必然会引起守卫阵线的不满。

    其实不仅是莫里森,对那些罪大恶极的各帮派头目,非索港地方当局也都是这么处理的,由此也掌握了充足的生产资料以及社会资源,更有利于推进社会改造。

    目前非索港名义上还是守卫阵线的势力范围,毕竟明面上还有科努上校领导的军营做个摆设,可是矛盾一旦揭开,冲突便在所难免。

    系统应该也在提醒华真行,新联盟不仅是简单地将势力范围扩张到班达市,而且要做好全面的清算与改造工作。清算与铲除的范围,包括且不限于兴盛酒店投资管理公司及其幕后势力。

    且不提华真行心中怎么分析,耿凡健讲完之后又低下头掩面抽泣。

    华真行看了一眼旁边工作人员做的记录,眯着眼睛问道:“根据你刚才讲的情况,你们是在大巴车上遭遇的武装人员袭击。

    当时车上还有司机和两名接待人员,他们都是能流利使用东国语的东国人,或者是东国裔华族人,请问这三个人也被送到种植园去了吗?”

    耿凡健:“没有,被送去的只有我们三十个。”

    非索港警方在种植园中救出的只有二十九人,其中一人已经在种植园中送命了,连尸首都难以辨认。耿凡健在这批人当中,身体状况与精神状态都算是不错了,所以才会被请来询问。

    华真行:“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耿凡健:“名字还能想起来,但不知道是真是假。联系方式原先是有的,但都存在手机里,现在手机和护照都被拿走了,找不着了。”

    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搜走了,新联盟警方将人解救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找到他们当初随身携带的物品。

    华真行问道:“既然如此,我们又怎么能确定你们的身份?”

    耿凡健情绪有些激动道:“东国警方可以确定!你们可以把我的照片、指纹、姓名、身份资料发到东国的派出所,按我提供的家族住址的联系方式,我在东国还有老婆孩子……都可以确认我的身份!”

    华真行:“我们会这么做的!同时也请耿先生帮一个忙,辨认其他同行者的身份,只要能想起来的信息,都告诉我们,这里有其他二十八人的照片,你一张张地介绍。”

    既然所有证件都丢了,这里又没人认识他们,确认其自诉身份只能用两种方式,一是同行者交叉确认,二是将相关资料发回东国户籍所在地进行确认,同时通知东国驻几里国大使馆或其他外交派出机构。

    耿凡健拿过二十八张照片一一介绍,这些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来自哪里。当初那三十人并不都来自于一座城市,但他们一路同行,又被一起关押在种植园几个月,彼此有很多交流你,耿凡健能想起来的信息都说了。

    记录完毕之后,华真行皱眉道:“谢谢耿先生的配合!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你愿意花一百多万东国币,就是为了办一张几里国的护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