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徐公子胜治

296、兜底

    按沈四书当初定下的基调,夏尔面向民众的公开演讲都很简短,简短到只要听久了就连孩子都能背下来的程度。

    每篇东国语演讲基本上都在一分半钟左右,并配有字幕,而当地土语演讲则不超过两分钟。

    从非索港的实践来看效果是非常不错的,夏尔最早的十篇演讲通过街头反复播放,绝大多数当地人已耳熟能详。

    它也成了在民间普及常用东国语回话的一种重要形式,由于当地土语没有文字,新联盟确定的官方语言就是东国语

    新联盟搞的后备干部夜校教育,有一项考核就是用东国语背诵夏尔的十篇演讲,绝大多数人都能通过。

    “在这座城市,在这个国家,有这样一批人。他们自称是总统的亲戚、市长的朋友、认识很多官员。他们会告诉你,想办什么事情都可以帮忙,只要给他们好处就行。

    而现在,我要告诉所有人,新时代不同于旧时代、新联盟不同于旧政府,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我们不允许这种人的存在,也不允许任何人再这样做。

    诚实是一种高贵的美德,信任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唯有诚实才能得到信任。

    假如有很多事用正常的方式办不到,找这种人却能办成,那就是政府在欺骗民众,新联盟不要这样的政府。假如谁继续用这种谎言欺骗你,就是在抹黑与败坏我们的新事业。

    我没有这种亲戚,新联盟的全体同仁都没有这种朋友。

    今后无论是谁遇到了这种人,自称是我或者新联盟政府工作人员的亲戚朋友,收了好处能帮你办事,请你搜集证据向综合执法部举报。新联盟将严厉处罚他们,并奖励你。”

    这就是夏尔的第十二篇演讲《我没有这种亲戚》的内容。华真行眯着眼睛听完了,想了想,然后叮嘱古水门道:“古处长,你帮我带句话给夏尔,也转告新联盟决策委员会。”

    古水门:“您说!”他立刻掏出了随身的小本和笔。

    华真行:“夏总席的十二篇演讲,内容都很好,也非常有必要。但是这种在街头面向全体民众,公开播放的演讲,篇目就暂时不要再增加了。

    我们搞这样的文化传播,目的不仅是宣传新联盟的宗旨,更要突出最核心的思想,让民众以最快的速度抓住重点、形成群体记忆,最好是每个人都能背下来。

    假如演讲的篇目太多,会冲散人们关注与记忆,反而起不到这种效果,目前的篇目差不多就正好了。街头群众可以记住十二篇演讲,但不可能指望他们记住一百二十篇演讲。

    夏总席的很多讲话都很经典、很重要,比如在新联盟历次会议上发言,这些都有专门的记录,可以通过别的途径去查阅学习,将来也可以编辑成专著出版……”

    华真行的意思,就是不要再增加这样的演讲篇目了,否则反而不利于民间自发传播。至于更多的内容,可以在别的场合用其他的方式宣传,还可以集结成专门的资料。

    古水门都很认真地记录下来了,当场标题回去就原话转告给夏尔以及新联盟决策委员会。

    后来夏尔当然采纳了这个建议,他又有过很多发言与宣讲,也在几里国结集出版了,但是用于街头日常播放的演讲只有这十二篇,又称“夏尔十二讲”。

    这十二讲也象征了几里国走向新生的历史,编进了后来的小学教材,通过它可以了解这个国家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新联盟是如何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从上午逛到下午,又听了夏尔的最新演讲,难免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曾经的班达市与几里国,是一个从上到下都充斥着欺骗与谎言的地方,这里的很多人能偷就偷、能抢就抢……

    石双成闲聊时居然又问了一句:“这里一定有很多神偷吧?”这姑娘真是脑洞清奇,这里既然是小偷遍地,按她的思路,一定会培养出很多偷盗高手。

    华真行愣了愣才摇头道:“你是说扒窃技术吗?想多了!在这里偷东西可不讲究什么技术流,而是直接就敢把手伸到你的衣兜里掏包。

    被发现了要么就厚着脸皮走开,要么就仗着人多势众明抢。外来的游客尤其要注意那些围过来伸手要钱的小孩,随时有人准备掏你的钱包。”

    石双成皱眉道:“假如这里全是这种人,岂不是毫无希望……”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

    华真行明白她的意思,又解释道:“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几乎都绝望了。可是后来我才意识到,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绝望,绝望的原因是他们看不到希望。

    有人在街区里为所欲为,可是大部分人也并不愿意受他们的欺压,他们从来都有反抗的意愿,只是没有人教会他们真正的反抗方式。

    比如那些买东西不给钱的,假如十个人中只有一个,而你是一个卖货的老板,一天要卖出去一百件东西,每天就会遇到十个这样的人,这个世界给你的是什么感觉?

    假如有一天你不再遇到这样的人,或者你不必再担心遇到这样的人,又是什么感觉?”

    石双成闻言默默思忖,广任又低声道:“我观此地民众,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人,寿元只剩下五到十年,无论男女老幼。”

    华真行长叹一声道:“是的,我虽没有道长这么高的修为,但也早就了解这个情况。可是这些人至少现在还活着,那就不能白白的活着,而且我更不希望下一代人还是这样。”

    他们逛街的时候几乎没有见到老人,很多居民都是孩子,在这样一种年龄结构下,居然有四分之一的人寿元只剩下五到十年,这是怎样一个世界?

    照说这样的世界应该已令人绝望,可这座城市中到处都能感觉到一种新生的气息,仿佛在枯木抽出了不可思议的新芽,重新焕发了生机,受雨露滋润在渐渐生长。

    在这座城市的很多角落,也能发现阴祟气息,情况比非索港严重得多。可是石双成并没有觉得意外,甚至没有再问。

    以她或者华真行的修为,只要遇到了随手就可以驱散阴祟,但更重要的是消灭那些诞生阴祟的源头。随着阴祟不再大量的诞生,原有的阴祟只会渐渐消散、变得越来越少。

    五人结伴逛街参观,也有不少当地土著想凑过来搭讪,看眼神显然就是冲着石双成来的。广任只是不动声色地瞪一眼,来者便站定脚步一阵恍惚,待其回过神来,华真行等人已经走远了。

    这样的情形发生了很多次,谁都看出来了。广任身为大成修士,自能判断出这些人不怀好意,他施展的手段并不伤人也不惊世骇俗,应该只是尽量避开麻烦纠缠而已。

    最后还是石双成忍不住问道:“好多当地人都想过来找我,眼神看着就恶心,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很多当地人看见石双成便径直走了过来,那眼神就令人很不舒服,所以广任一眼将之瞪在原地,石双成倒也没阻止。

    可是她也纳闷,今天是第一次来到班达市,她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也不可能当街欲行非礼啊,每个街区都有巡逻队呢。

    古水门答道:“那些人都想过来问你,愿不愿意跟他发生关系?他们对你感兴趣,因为你长得漂亮,而且又白!”

    古水门就是当地土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没有任何夸张的表情,就是在描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却把石双成给雷得外焦里嫩。

    石双成惊诧道:“这么直接,这么不要脸吗?”

    古水门还是用那种“天会下雨”的语气回答道:“就是这么直接!他们并非不懂得掩饰,否则也不会熟练地掌握谎言,只是并不关心别人的感受。

    这是柯夫子讲的,我也听过他老人家的课。”

    石双成:“可是,可是别人怎么可能答应呢!”

    古水门:“假如你拒绝了,他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假如你答应了,他们就爽到了,逻辑便是这么简单。

    假如你拒绝得不是那么坚定,他们只要有机会还会缠着你。这里有人喜欢说自己是总统家的亲戚,他们也会这么对你说,还会吹嘘自己的活有多好……”

    在场的只有古水门,才能用这样坦然的语气解释清楚这个问题。想问一个人要不要脸,前提是这个人得知道什么是脸。当地很多人在这种问题上,还没有这种概念。

    石双成脸都快被气白了,却又不好发作。华真行的脸也有点快挂不住了,幸亏众人并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石双成决定次日就离开班达市,去往更南方尚未解放的瓦歌市参观,据说还要穿过一片保留着原始风貌的热带戈壁沙漠,她带着既厌恶又同情、既好奇又鄙夷的复杂心态。

    晚间就在班达市的新联盟干部宿舍中休息,夏尔还特意赶来见了客人,并请他们吃了一顿宵夜,然后又与华真行有一番促膝长谈。

    入夜后,广任正在屋中定坐,却忽然皱眉睁眼,飘身形从窗户出去了,没有惊动任何人。看他的动作像是直接穿窗而出,实际上是窗户快速打开又关好,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广任穿行于夜幕下的城市,来到一公里开外的街巷中停下脚步,掩藏在寂静的夜色里,这时忽有神念传来道:“广任道长,你也来凑热闹吗?”

    广任吓了一跳,差点没有立刻动手,但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地答道:“原来是约律师,你怎么也来了?”

    约高乐的身影就像从黑暗中直接浮现,出现的地方离广任只有不到五米远,而广任事先居然没有察觉。

    这位大神术师微笑着又以神念道:“我和你一样是被惊动的,此地居然会有这等的高人出没,道长也很意外吧?”

    广任:“高人?我看他远远不及约先生。”

    约高乐:“当然不如我,恐怕也不如你,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地有你我呀!也不知是什么来意,不搞清楚总不放心。”

    广任:“约律师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们吗?”

    约高乐:“我可没有跟踪你,只是不得不当个免费的保镖。居然有人怂恿石双成那丫头到这里来,她要是出了半点意外,屎盆子恐怕都得扣到我头上!这分明就是算准了我在几里国,所以无论出什么状况,我都得帮忙兜着……”

    这并不是普通人的絮叨,而是一段神念表达的含义。广任没有和他多啰嗦,而是在观望不远处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