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徐公子胜治

497、清修福地大排档

    华真行叫丹紫成大师兄,这是有典故的,算是入乡随俗。

    丹紫成是梅野石最早收的弟子,也是当代三梦宗的掌门大弟子。三梦宗同辈当然要叫他大师兄,但他在昆仑修行界还有一个绰号,居然就是“大师兄”。

    这个绰号可是跨宗门、跨辈分的,很多其他门派中的年轻修士, 应该是丹紫成的子侄辈了,在非正式场合碰到丹紫成也跟着起哄叫他大师兄。

    丹紫成笑道:“我来看望华总导……饿了,这里能不能整点宵夜?”

    这个转折有点生硬,名为看望,怎么突然就变成来蹭饭了?华真行也笑道:“当然能,我们上院里支个烤架吧。”

    丹紫成:“我就知道你随身带着烤架, 调料和腿子都是现成的!”

    曼曼:“要不要再架口锅?”

    丹紫成:“要得, 十分要得!”

    华真行:“那就整吧,待会儿白庄主和丁老师他们也得过来。”

    几人便在院中忙乎开了,支起炭火烤架,现场施法抟土垒起一个简易土灶,上面架一口大砂锅,掏出餐桌再摆上杯盘碗筷……

    华真行住的是一个环境清幽、格调静雅、花树掩映中的独立院落。为了不有碍观瞻,也为了不打扰百花山道场中其他人的清静,他顺手布下了石点头法阵。

    这套法阵刚刚到手,只是初略祭炼,华真行尚未掌握其全部的妙用,但是用来掩住院落动静并留下可自如出入的门户是足够了。

    曼曼发现,丹紫成行止间并无丝毫神通法力痕迹,好奇地问道:“大师兄,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别说曼曼奇怪,就连华真行都有些看不明白丹紫成的状态。丹紫成生气完足、无暇自畅,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生物个体。

    丹紫成并没有刻意收敛神气,他的生机律动展示得非常清晰。他刚才说饿了, 那是真饿了,所以大半夜跑出来找吃的, 很聪明地找到了华真行这里。

    华真行, 可是随身带着饭店后厨和杂货铺的男人!

    丹紫成毫不见外地答道:“我的情况有些特殊,双成师妹可能对你们提过。我娘怀我的时候曾与妖邪动手斗法,结果把我给伤着了。

    我一生下来就有先天不足之症,原是活不长的。幸亏我爸妈都是轩辕派修士,用各种灵丹妙药为我续命,但也解决不了根本,照说很难养大。

    我爸妈找到正一门守正老神仙那里,求来九转紫金丹的丹方,轩辕派自古其实也有残方,然后又求到三梦宗,我师父师娘加上我师祖帮忙,好不容易炼成了九转紫金丹。

    我服用九转紫金丹脱胎换骨,治好了先天不足之症,也拜在了三梦宗门下。因为有此福缘,将来我若突破八境,面临脱胎换骨劫时可能问题不大……”

    华真行插话道:“那要恭喜大师兄了,因祸得福!”

    丹紫成:“那也得先修至七境圆满才行啊。我师父说了, 我从小太过顽劣, 需好好磨一磨性子,真空劫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而我如今正在渡劫。”

    原来丹紫成的修为如今在六境与七境之间,也就是突破七境之前修士所必须要经历的真空劫,此时会失去一身神通法力。

    但他早年又服用过九转紫金丹,仿佛已脱胎换骨,其实本人的修为境界没有那么高,所以华真行才有些看不明白。

    难怪丹紫成后半夜会饿呢。假如已渡过真空突破七境,修士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要自已愿意便可辟谷不食,但在真空劫中,还得像普通人一样老老实实吃饭。

    华真行:“大师兄入真空多久了?”

    丹紫成:“有大半年了吧。”

    曼曼:“那上个月你还混进搬家公司去帮人搬家,岂不是有点危险?”

    丹紫成笑了:“搬家公司的工人都是普通人,那他们岂不是天天都有危险?而我的体格可比他们好多了!”

    曼曼:“哦,说的也是!但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这种主意都能想出来,哪怕正在渡真空劫也跑去干了。”

    丹紫成微微昂首道:“那是当然!否则大师兄这个名号,我是怎么闯出来的?”

    说话间华真行取出一条獐子腿切了,现场做了一锅焖獐子,然后又拿出几盘串好的跳羚肋间肉,摆开烤炉和调料。

    啤酒也摆出两箱,是欢想实业下属企业出品的,非索港特色葎草花啤酒,刚入口时稍有些苦涩,但是多来几口,便在舌间化开一股特殊的清香,越喝越有感觉啊。

    丹紫成也不拿自已当外人,提起一瓶啤酒道:“我施展不得神通,帮忙给镇了呗。”

    华真行一弹指,将这瓶酒给他弄成摄氏四度。干了一杯啤酒,丹紫成问道:“千流山的刀掌门,刚才是来找你们谈合作吧?”

    华真行:“是的,千流山如今就有药材生产集团,他们想成为春容丹中心的签约供应商。我建议他们和房关发展集团签约,这是欢想实业在东国境内设立的企业。”

    丹紫成:“其实我也是来和找总导谈合作的。”

    曼曼:“大师兄要谈什么项目呀?”

    丹紫成:“你们忘了吗,就是上周和我师父谈的事,芜城的翰林府地产项目。还是华总导建议的,让我师父不要亲自出面接盘,另找一个公司出面。”

    华真行:“所以就是你出面了?”

    丹紫成:“就是我个人出面,单独设立一个开发公司。”

    华真行:“你想怎么合作?”

    丹紫成:“华总导对在建工程的总估值是八亿,你的计划,是将翰林府分为与两片,其中八分之五,当成房关发展芜城分公司的生活区,你出资五亿买下来。

    另外八分之三,则是留给合作方开发,出资多少让我师父定。现在我来出面,也按照华总导对项目的总估值,出资三亿收购。”

    华真行:“我得先等几里国政府和淝水工业大学的合作敲定,三个月内会给答复。”

    丹紫成:“我觉得你那边问题不大。”

    华真行:“那就预祝届时合作愉快,我建我的生活区,你建你的居民小区。”

    丹紫成:“我就是为这件事来找华总导商量的。你那边的生活区总建筑面积十七万多平,我这边的居民小区十二万多平,目前都只完成了建筑主体。

    接下来的内装和精装,包括景观设计和庭院绿化,都需要再花钱,听说华总导还要在生活区搞园林?”

    曼曼:“是的,这是我的建议。那么大一个生活区,楼间空地很多,可以好好规划,设计成园林挺好的,弄一些灵植奇花,重点是果树苗木。”

    丹紫成:“你们这是要把生活区搞成百花山吗?”

    曼曼:“是花果山!”

    丹紫成:“既然后期建设你们也要做,我这边的装修以及小区景观设计,也都委托给你们一起做吧。至于费用是多少,最后一起结算。”

    华真行:“我的建造标准可能比较高,不知大师兄那边的预算多少?”

    丹紫成很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没钱!”

    华真行一怔:“你只有三个亿买下在建工程,没有后续建设的资金?”

    丹紫成:“我连这三个亿都没有!”

    华真行让他给整不会了,一分钱都没有,就来谈这么大的生意?连曼曼都疑惑道:“这事有点不太对吧?”

    丹紫成:“可以拿这个顶账不?”说着话他左手还拿着肉串,右手放下杯子,掏出一枚深褐色的特殊神石递了过来。

    华真行吃了一惊,赶紧摆手道:“此等宝物,怎能拿来干这个?”

    丹紫成:“哪怕无价之物,也当有其用,我就想拿来这么用,难道不可以吗?这东西对我用处不大,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所以拿来给你,谈不上谁占谁的便宜。

    神石本身就不说了,华总导可以自行研究。里面刻录了三道高阶神术式,另有一套神术师的传承,还有当年凌吉伟记录的很多资料。

    里面不仅有当年鲁慕白的把柄,还有冈比斯庭内部,包括罗巴联盟上流社会中不少人的黑材料。

    都是二、三十年前的材料了,很多已经过时。你不是和冈比斯庭有合作吗,或许可以找那位约高乐先生好好谈谈。”

    曼曼向来思路清奇,居然皱眉道:“这么做的话,我们没法入账啊!”

    确实没法入账,一枚大地之瞳值多少钱,无法估算,而这枚大地之瞳中记录的信息怎么估价,更是不好说。

    现代财务制度,要求所有资产的都要有账面估值。假如是房关发展出资,那么这枚大地之瞳就得记入房关发展的资产,你叫会计怎么做账?

    华真行接过神石道:“房关发展给大师兄的项目垫资,我做担保,回头结算的时候给个数目,我个人出……大师兄,您拿出这枚大地之瞳,应该不仅是为了这件事吧?”

    谁会拿这样一枚特殊神石,来接手东国某四线城市近郊的一个烂尾楼盘?做梦也不可能啊,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

    丹紫成嘿嘿笑道:“此物本来就想送给华总导,又恰好遇上了这事,就顺道一起办了,华总导果然大器!”

    华真行:“哪敢在大师兄面前说大器,您这才是大手笔。”

    丹紫成一大口啤酒下去,嘴角挂着白沫道:“我今天来,还真有件事要找华总导好好说道说道。

    春容丹将来想扩产,需要扩大原材料供应。你们先找到房隆关,又找到千流山,为啥不去找轩辕派?轩辕派可是昆仑修行界自古的外丹第一派!”

    曼曼:“那您可就误会了,我们在东国成立的房关发展集团,执行总裁就是范醒。范总裁可是五味道长的本家侄子,他就有轩辕派的背景啊。”

    丹紫成:“范醒确实是我大掰家的孩子,但他并非修士,更不好一上任就谈这些,以免让人误会他在谋私。我就不同了,说话没什么忌讳……”

    身为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是受轩辕派的委托,来和华真行谈具体合作项目的。其实这事假如是五味道长开口,华真行也不可能不给面子。

    但五味道长可能就是考虑到这一层因素,所以才托丹紫成来谈。

    春容丹所需的原材料,绝大部分需要在野生天然环境中生长,但并不意味着要用碰运气的方式去采摘,那样根本无法保证产量。

    真正的做法,就是找到最适合各种灵药的生长环境,然后人工播种培育,令其就在山野中自然成长,注意保护好环境,定期按要求采收。

    这样的药田与普通的农田不同,但也需要人工维护与打理,通常只有修士才干得了。

    房隆关和千流山,自古都有培植与采收灵药的经验,门中也有相应的秘法传承……至于轩辕派,那就更擅长了。

    正式的供货合作,就不是平日随缘似的零散收购,须要求轩辕派能保证在一定期限后,每年指定原材料品种的最低供应量。

    这不是哪一派宗门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很多宗门道场中都有药田,但他们所培育的灵药大多都是自需自用,可不是为了当工业化生产的原材料准备的。

    至于房关发展,届时同样要保证指定灵药每年的最低收购价格与数量。

    计价方式并非现金,而是有一份换算清单,用原材料换取春容丹。轩辕派从东国总代理商白少流那里领春容丹,既可拿回去自用,也可以委托白少流销售。

    华真行到东国留学半年多,惹得麻烦一大堆,但是收获也不小。

    他和约高乐敲定了总代理协议的补充协议,确定了东洲大区的两位代理商,白少流负责东国境内,游方负责东洲的其他国家市场。

    今天在东国境内,又敲定了两处原材料供应基地合作项目,合作者分别是千流山与轩辕派。他们都有相应的经营实体,将与房关发展签订长期供货协议。

    至于房隆关又是另一种情况,它不是房关发展外部的合作者,就是自己人。

    在昆仑各派眼中,房隆关已是养元谷在东国的“分舵”了,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与当年的定风潭区别的是,房隆关还保持了独立的宗门传承,宛若养元谷体系内的一派支脉。

    华真行挖人,挖的不仅是单个人,这是连整个宗门都给挖了,但也不能算挖走,房隆关成为养元谷及欢想实业立足昆仑修行界及东国的根据地。

    华真行在东国的布局有两条线,首先是养元谷与昆仑盟的这条线,已经通过眼下的合作体系基本打造完成,就看将来怎么继续巩固。

    在世俗中的另一条线,则是几里国与东国的合作,很多项目都需要深入谈判,就等着夏尔那边来落实了,华真行、王丰收等人已经做了不少筹备工作……

    华真行与丹紫成谈得挺欢乐,与轩辕派的合作很顺利地便敲定了,然后就听丹紫成喝酒吹牛。

    华真行终于明白,石双成四处捣乱的小姑奶奶作风是跟谁学的?原来是有位大师兄做榜样啊!丹紫成在酒桌上自吹,哪怕在正一三山,他都敢横着走!

    曼曼追问怎么叫横着走?丹紫成特意端着杯子站了起来,现场演示横着走了几步。曼曼被逗乐了,当即表示,假如是这样横着走,那么她也敢。

    丹紫成坐下后又问华真行和曼曼,认不认识正一门当代掌门泽仁?两人当然认识。丹紫成又说泽仁的道侣梅容成也是三梦宗弟子,虽然年纪比他大,却是他的师妹。

    所以正一门掌门泽仁,就是丹紫成的妹夫!

    华真行哈哈大笑道:“大师兄呐,提到这个妹夫,你可比你师父强多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冷哼,丹紫成形神一震,酒意立刻消了大半。他刚想再说什么,丁奇、白少流、成天乐等一堆人都走了进来,那一砂锅獐子肉也恰好炖到了火候。

    成天乐进院便笑道:“我还纳闷呢,在百花山道场中,你们为何还要布下石点头法阵?原来是躲在院里搞大排档啊!”

    华真行赶紧解释道:“我知道诸位都得过来,所以提前准备好宵夜。丹紫成大师兄饿了,我就先陪他撸个串……来得正好,一起摆桌!”

    这波人可不少,在王丰收、牛以平的陪同下,有方外门的丁奇、冼皓、石不全、尚妮,万变宗的成天乐、花膘膘,坐怀山庄的白少流、刘德钊,真行宗的两位执事蒙晨、周荣。

    刘德钊是坐怀山庄的外务堂执事,主要负责世俗间的营生以及其他各宗门的交流接待,所以这次也跟随白少流来到了百花山,昨天则跑去搞外交去了。

    真行宗也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听名字就跟华真行很有缘,这次来的是两位年轻的女修。蒙晨与华真行在春光宴吃过饭,而周荣就是白天问论中最后的提问者。

    百花山会议的规模不大不小,来的都是各宗门的重量级人物,尤其是二十五派执行宗门,要么是宗主亲自到场,要么就是受宗主委托能够全权代表宗门的尊长。

    只有真行宗是个例外,居然只来了两名执事,且都是年轻女修。但看见今天发生的事情,华真行也能理解为何会这样安排。

    问论得有对手方,比如白少流发问让丁奇来答,到后面总得有人唱黑脸,昆仑盟安排的就是周荣。周荣问的很多话,未必是她自已要说的,只是提炼了一批有代表性的观点。

    假如让真行宗的尊长开口,难免让人误会就这代表了真行宗的意见,所以门中尊长干脆回避不露面。

    总共十五个人,院子里瞬间就热闹起来,华真行刚才摆下的那张桌子不够坐了,又掏出一张餐桌并在一起,拼成一个大长条。

    长条桌东边是碳火烤架,烤着一串串跳羚肋间肉,西边是现垒的土灶,支着一口大砂锅,炖着切碎的獐子腿。

    獐子恰好炖够了火候,分成两个大盘装起,每桌中间放一盘。看看人头这一锅应该不够吃,华真行又炖了一锅。

    解腻的果蔬仍是洞天灵植白玉蹄,丁奇还特意跑到砂锅那儿,揭开盖子往里扔了几把青檀耳,这玩意不仅入味,更有温补清火之效,正适合帮华真行疗伤。

    这伙人把百花山道场中最清幽的院落,真的搞成了夜市大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