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系统派我来抗战 抗战三郎

第两百一十章 形势急转直下,询问杨靖的意见!

    李德邻将军作为第五战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其肩上的压力,必然也是最大的,因为日军第114师团奇袭连云港,沿陇海线向西直逼徐州,当下已经有些方寸发乱。

    见一旁的白健生还在跟自己卖关子,于是急忙迫不及待的摆手催促道:“健生兄,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白健生脸色严肃道:“第一,立即放弃徐州!命令汤克勤军团取消台儿庄,对日军第10师团和第14师团的迂回伏击计划!

    向运河南岸转移!

    同时命令杨靖的虎贲团和孙仿鲁的第2集团军继续坚守台儿庄!

    临沂方面,庞更陈的第40集团军,和张荩忱的第59军交替掩护撤退!

    趁着日军各主力还没有将徐州四面合围之前,提前把战区主力部队转移出去。

    这样,我们虽然战败,却不会损失太多兵力!”

    李德邻将军听完后,不禁双眉紧蹙,咬着后槽牙,一脸不甘的道:“我第五战区集结数十万大军固守华北和华东,如今寸功未立,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若是如此,我们又该如何向党国,向委员长,以及向王铭章将军,和许许多多为此战死在前线的将士们交代?”

    白健生似乎早就预料到李德邻的选择,先是微微一笑,旋即又收起笑容,一脸肃然道:“既然德公不愿就此妥协,那我们就只有选择第二条路了!

    命令守卫徐州的刘汝明所部,立即开赴至东边的碾庄一带布防,将日军第114师团的登陆部队阻击在徐州外围!

    同时,命令庞更陈和张荩忱所部坚守临沂!哪怕拼尽最后一兵一卒,也不能让日军第5师团突破防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以刘汝明所部的战斗力,想要击败日军第114师团几乎没有可能。

    而徐州又再无可用之兵!

    所以,杨靖的虎贲团、孙仿鲁的第2集团军,以及汤克勤的第20集团军,这三支兵马,必须在日军第114师团突破刘汝明所部防线之前,全歼进犯到台儿庄地区的日军!

    只要吃掉这支日军,我们就能腾出至少10万大军,调转枪口,聚歼从连云港方向发起突袭的日军登陆部队!

    但是……”

    说此一顿,白健生将军的脸色变得越发严肃,接着道:“但是这个计划,有着极大的风险!

    因为无论是临沂还是碾庄,只要有一处坚守不住,那徐州必然危急。

    甚至可能,汤克勤军团,虎贲团,孙仿鲁所部,等10余万主力大军,都会陷入近10万日军主力的重兵合围之中。

    后果不堪想象!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台儿庄之敌,足足有两个常备甲种师团!

    纵使矶谷廉介的第10师团已经被虎贲团和第31师团重创,第14师团也伤亡了数千人!

    但日军在台儿庄的兵力依旧超过了35000人!

    且,一旦我军的合围计划展开,华北日军必定会派遣大量的航空兵前来助战!

    所以,尽管我们在台儿庄一带有近10万大军,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吃掉日军第10师团,和第14师团,依旧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可能!”

    白健生将军面容极为凝重,显然对于这个冒险的计划,也充满了担忧。

    “德公,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怎么选择,全凭你自己决断!”

    李德邻将军蹙眉垮脸,沉吟不语,显然也是难以抉择。

    因为作为第五战区的最高指挥官,他的任何一个失策的决断,都可能让第五战区数十万大军陷入险境,让其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事关重大,是以,饶是以李德邻将军的定力,也是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这时,一名战区的高级参谋一脸不忿的道:“都是这个杨靖想要出风头,才会导致我第五战区陷入如此陷境!

    若是只对付一个第10师团,我们又何至于如此被动!”

    “是啊!这个杨靖实在是太急功近利了!说到底,还是太年轻气盛,做事不够稳重啊!”

    另一名高级参谋也是跟着出声附和。

    杨靖在淞沪战场如一颗耀眼的明星一般,横空出世,屡立战功,杀得日军闻风丧胆!

    虽然让自己成为了无数中国.军民顶礼膜拜的超级英雄,但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和不满。

    因为他的存在,掩盖了所有人的锋芒。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一旦有了比较,就会显得很多人无能了,这些人自然也就不干了。

    故而,在军中崇拜杨靖的人很多,嫉妒他、想要等着他坠落神坛,再狠狠踩上一脚的人也不少!

    这两名高级参谋,就是其中之二。

    在以前,杨靖屡立战功之时,他们不敢开口,现在抓住机会,自然会像闻到屎味的野狗一样,毫不犹豫的扑出来。

    李德邻将军扭过头,一脸愤怒的瞪视着二人,喝道:“你们给我住嘴!眼下这个局面,能怪到杨靖的头上?

    我看,分明是你们的嫉妒心使然!

    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别说杨靖自告奋勇,甘愿率领虎贲团往最危险的前线逆行,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值得我所有党国.军人所敬佩学习!

    单说杨靖的虎贲团先后在滕县和台儿庄接连重创日军第10师团和第14师团,甚至还击毙了一名日军大佐联队长,和一名少将旅团长。

    这份不世之战功,就是你们八辈子也无法企及的!”

    李德邻将军的怒火就像江河决堤一样,彻底爆发出来,顿了顿,继续喝道:“你们说杨靖年轻气盛、不够沉稳,为了出风头,才使我第五战区陷入如此险境,更是无稽之谈!

    且不说杨靖已经率部重创了日军第10师团和第14师团,就算没有杨靖的计划,我们也未必能够聚歼第10师团!

    而且,就算计划最终得以完成,所付出的代价,也会比现在更加沉重!

    而且,饿极第14师团,我们又该如何处理?

    还有,难道没有杨靖的这个计划,日军第114师团,就不会从连云港登陆突袭了吗?

    说到底,这都是我战区长官部的失职,未加强连云港方向的布防,才使得日军有机可乘!”

    “但现在事已至此,身为战区参谋部的高级参谋,你们不想着出谋划策、解决眼下危机。

    反而推卸责任,污蔑有功之将!

    你们究竟是何居心?”

    两个作战参谋从未见总司令李德邻将军发过如此怒火,皆是吓得面无人色,双腿抖若筛糠,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因为他们都猛的想起,这个杨靖不仅受无数华夏军民拥戴,更是委员长眼中的红人。

    若是李德邻将军将此事上奏上去,那他们的仕途就算是走到头了。

    而且,无数华夏军民的口水,也能将他们活活淹死。

    其余原本有些嫉妒杨靖的军官,也不禁在心中暗自庆幸,还好他们没有出言诋毁杨靖。

    片刻后,小诸葛白健生将军开口劝慰道:“德公,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们眼下要做的是立即想办法化解眼下的危机!”

    李德邻又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瞪视了二人一眼,这才扭过头看向白健生,问道:“健生兄,你可还有良策?”

    白健生叹了一口气道:“依我之见,我军能否在台儿庄聚歼日军第10师团和第14师团,不在孙仿鲁的第2集团军,也不在汤克勤的第20集团军。

    而是在于杨靖,和他的虎贲团!

    而且,扩大战果的计划和建议,也是杨靖提出来的。

    纵观此人之前的战绩,他几乎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对于行军打仗和排兵布阵更是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见解。

    往往能够出奇制胜,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所以,如果德公一时难以抉择的话,不妨将这个坏消息告诉下杨靖,征询下他的意见,或许能得意想不到的结果,也说不定。”

    李德邻将军沉吟了片刻之后,点头同意了白健生将军的提议:“也好!我现在就给杨靖发电,告诉他日军从海州湾登陆突袭连云港,沿陇海线西进威胁徐州的消息。并把健生兄你的这两个计划,一并告诉他,看他怎么说!”

    “好!”白健生点了点头,转身吩咐一名通讯参谋依令行事。

    …………

    消息传到台儿庄,虎贲团团部。

    负责执勤守夜的通讯兵收到电文,不禁大吃一惊,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团座杨靖的卧室,把他叫醒。

    “团座,大事不好,战区长官部急电,日军第114师团从海州湾登陆发起夜袭,已经于半小时前攻占连云港,现正朝徐州急进!”

    几天没怎么睡觉,本来还有些困意的杨靖,突闻这个消息,不禁惊出一身冷汗,瞬间困意全无。

    立马掀开被褥起身,一把抓过电文,匆匆看了一遍后,顿时勃然变色。

    接着他一边起身,一边脸色凝重的大声命令道:“去把各营、各连的营连长,都给老子叫过来,就说有十万火急的紧急军情!”

    “是!”通讯兵轰然应诺,立即转身,快步跑出了杨靖的卧室。

    杨靖穿好衣服,来到了团指挥部。

    不多时,门口就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参谋长马海峰、一营长碧云涛、龙魂特战大队副队长龙云,以及神枪连连长猴子等人率先来到门口。

    碧云涛急声道:“参谋长,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马海峰也是满头雾水道:“我也不知道啊。”

    这时,二营长范铁头、炮营营长耙耳朵也相继赶了过来。

    范铁头道:“难道是小鬼子趁夜发动了突袭不成?”

    耙耳朵没好气的白了范铁头一眼:“老范,你丫该不是练铁头功把自己的脑袋练傻了吧?

    论打夜战,我虎贲团是小鬼子的祖宗!

    他们白天有航空兵的协助,尚且不是咱的对手,这晚上发起突袭,是想打灯笼进茅厕,找屎吗?

    而且,若是鬼子发起夜袭,怎么没有枪炮声?”

    参谋长马海峰道:“进去问问团座不就知道了?”

    “就是,就是!”

    众人纷纷附和,旋即迈步朝指挥部里面走去。

    “团座!”

    “团座!”

    ……

    待所有人都到齐之后,杨靖把李德邻将军从战区长官部发来的电报,以及第日军第114师团从连云港登陆之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以及当前的局势变化,一并同他们讲述了一遍。

    马海峰、王大力、碧云涛,以及耙耳朵等人听完,都不禁勃然变色。

    参谋长马海峰看了看军事地图,找出连云港的位置,随后蹙眉骂道:“这些狗日的小鬼子,实在太阴险了,竟然从海州湾登陆,去捅我们的菊花!”

    杨靖阴沉着脸,颇有些自责的说道:“说起来,也是我们考虑不周,疏忽了。

    这才让小鬼子的奸计得逞!”

    耙耳朵是名门出身,他的大局观,也是整个虎贲团,除了团座之外最强的,当下出声劝慰道:“团座不必自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不是整个战区的总指挥官,这些本就不该我们来考虑。

    况且事情已经发生,我们现在应该想怎么破解眼下的危局才是!”

    参谋长马海峰想了想说道:“对了,李长官不是给出了两个计划可供选择吗?如果不出所料,他应该是想听听咱团座的意见吧?

    但不知团座你怎么看?”

    杨靖双眼微眯,犀利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神色无比肃然的道:“弟兄们,你们为何而从军?

    你们跟着我往最危险的漩涡中心钻,又所谓何求?”

    众人皆是神色一凛,决然道:“保家卫国,驱除鞑虏,将踏上我华夏大地的侵略者全部杀光,斩尽诛绝!

    以复我破碎之山河!”

    杨靖犀利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继续道:“不错,我们所来,不是走过场,也不是游山玩水,而是为了打鬼子,替那些惨死在鬼子屠刀之下的袍泽弟兄们报仇雪恨!

    更是为了复我华夏万里河山!

    况且,引诱更多的小鬼子来到这台儿庄,再聚而歼之这个计划,也是老子提出来的。

    那你们说,我们眼下该当如何?”

    …………

    PS!

    为了不影响恩公们的阅读体验,老三尽量言简意赅。

    求月票!求月票!恩公们,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