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灭宋 木允锋

第三四四章 血色黄昏

    一刻钟后。

    “堆起来!”

    一身血红色的王跃,拎着同样滴血的陌刀,一边走上塔山一边说道。

    在他身后一群士兵一个个拎着女真士兵的人头,在塔山前面小心地堆起一个金字塔,而且面孔全都朝着北边,至于他们的死尸,这时候已经被浇上了鲸油点燃,正在三百米外熊熊燃烧着恍如一个巨大的火炬。

    “女真而已!”

    王跃看着面前士兵们崇拜的目光……

    “没什么不一样的!”

    他说道。

    那些士兵们一片亢奋地欢呼声。

    紧接着王跃重新走上塔山,然后坐在他的交椅上,看着远处再一次出现的敌人。

    这一次就不是几百骑了。

    源源不断的骑兵,从那座土丘后面转过来,然后停在那堆燃烧的火焰后面,一边迅速列阵一边用仇恨的目光默默看着这边,不过他们没有贸然发起进攻,而是就那么等待着,后续骑兵也在继续赶到。这边同样也没有进攻,已经西垂的斜阳下,所有常胜军士兵都在维持着阵型,同时吃着刚刚做出来的肉包子,喝着中山王专门调制的营养剂。

    就是奶茶。

    奶粉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给小孩喝的确冒险了些,但成年人喝的奶粉还是很简单的。

    红茶同样不是什么高科技。

    虽然产茶区在南方,但对于王跃的商业体系来说,在南方产茶区收购茶叶自己制作红茶很简单,今天晚上必然要连夜作战,现在这些士兵必须保持足够的精力,王跃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别的,只好让他们喝奶茶。

    就在旁边海上制作。

    一艘艘蜈蚣船就在岸边,制作好奶茶蒸好包子送过来,基本上都还是热乎的。

    而对面女真士兵只能啃肉干。

    说不定连肉干都没得,像那些汉军渤海高丽什么的,未必能吃饱饭……

    这时候女真极其缺粮,全靠大画家之前给的那批,再加上斡离不从高丽搜刮的,才维持了这半年攻势,但这时候估计已经耗尽,韩庆民自杀前点燃了查牙山城剩余储备,就算他们灭火后得到一些也不会太多。

    实际上塞外一直这样。

    这片土地因为气候问题,始终产量很低,只能靠着地广人稀来维持广种薄收,毕竟他们这里连冬小麦都不能种,一季粟是主要的,再就是乱七八糟豆类,然后再放羊牧猪什么的。明,辽,奚是有王跃的输血,但女真可没有,而且这一带主要产粮区就是辽阳,可辽阳又被王跃抢去了,不得不说这时候横行塞外近十年的女真,已经被王跃祸害的困顿不堪。

    这种对峙状态一直持续到黄昏。

    对面女真人已经可以用漫山遍野来形容了,而且那座土丘上同样升起了代表中军指挥的旌纛。

    粘罕到了。

    但就在同时,耶律宁部下的一支契丹骑兵,也出现在白台山下,虽然没有向女真进攻,但却结阵在那里保持着威胁。

    “大王!”

    上次跟着一起直捣黄龙的契丹将领萧朴走到王跃跟前行礼。

    “听说你是从查牙山城突围的?”

    王跃说道。

    “回大王,正是。”

    萧朴有些伤感地说道。

    “韩庆民是个忠臣,我不会让七千契丹兄弟的血白流,他们的家人若不愿意留在塞外,可以到我那里,我会照顾他们一辈子的,说起来也怨我和蒙兀人纠缠太久,若早到半个月就不会让他死了,他妻儿何在?”

    王跃说道。

    “昌黎王夫人自杀殉节。”

    萧朴说道。

    “呃,也是个烈女!”

    王跃感叹道。

    实际上韩庆民原本历史上没有彻底湮灭于历史,就是因为他这个夫人,他在锦州孤军坚守至死后,他的老婆拒绝了投降女真,然后自杀为他殉节,并且因此留在了金史的列女传中。现在他们夫妻也算完美落幕了,这样最好了,要不然王跃还得纠结该怎么弄死他,而那些在查牙山城战死的契丹士兵妻儿们,肯定也愿意到燕山去,他会好好照顾这些人的,给她们发抚恤金,然后缺男人的给她配上男人……

    好好照顾,她们的感情生活也要照顾。

    多么完美的结局。

    “大王宅心仁厚,惠及枯骨,末将与大辽将士铭感五内!”

    萧朴感动地说道。

    “你回去,在一边看着就行,若女真想绕过去,你们再阻击,否则没有必要出击再增伤亡,契丹健儿们已经不多了,你们每一个人的死都是损失,至于对付女真人交给我们就行。”

    王跃说道。

    然后他挥手示意萧朴离开。

    “我契丹与女真之仇不共戴天,纵然大王好意,我等为大辽将士,身在辽土,岂有坐观之理!”

    萧朴毅然说道。

    “唉,你们不要固执!”

    王跃感叹道。

    当然,他们怎么做就是他们的事了,他们是辽军又不是宋军,虽然大辽皇帝授权王跃统辖辽军,但这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他们就是执意要出击,为他们死去的兄弟报仇,王大王于情于理也都不能阻拦。然后王跃就那么看着萧朴毅然离开了,而这时候对面女真军也完成进攻前的部署,数千弓箭拐子马首先出动,在血色黄昏下带着漫天尘埃,恍如席卷原野的洪流般撞击而来。

    王跃身旁两名士兵抬着一个巨大铜号,架在了他面前的烽火台上。

    王跃就那么吹响了铜号。

    响彻战场的号声中,冲过那堆火焰的女真骑兵,紧接着左右分开,一个个在马背上举起弓箭。

    但这边的大铳首先开火。

    以塔山的主阵地为中心,再加上两旁方阵中,总计超过一百尊青铜大铳,对着女真骑兵的洪流喷射火焰,硝烟中无数霰弹横扫向前,瞬间打得一百多米外骑兵前锋一片人仰马翻……

    这是弓箭拐子马。

    他们实际上连铠甲都不穿,而且这些也不是真正女真,应该是耶律余睹的契丹军,哪怕骑兵也是骑兵里面的炮灰,耶律余睹,耶律马五,这些辽奸都已经猛安谋克化,但他们终究不是真正女真,战场上还是炮灰,投降异族的,终归都是这样的命运。

    这样的距离,哪怕霰弹威力弱,也照样打得他们一片惨叫,一个个坠落马下然后被同伴践踏。

    不过他们终究速度快。

    紧接着冲过大铳火力的骑兵开始射箭,但也就在同时,这边步兵弓射出了利箭,骑兵弓射出的箭射不穿这边步兵的重甲,这边步兵的硬弓却可以轻松收割骑兵的生命。甚至就连三眼铳也加入射击,这样的距离射无甲目标还是足够,而后面的投石机同样扔出石弹,连一窝蜂之类火箭都气势凶猛的狂射,然后很快完成装填的大铳也加入。

    骑兵尸横遍野。

    王跃依然在吹着他面前巨大的铜号。

    在这号声中,那些常胜军士兵们,顶着头顶如雨般落下的利箭,有条不紊地做着他们该做的,以更密集的投射量,向着他们的敌人倾泻火力,收割着骑兵的生命。

    很快这些骑兵退却了。

    他们攻击毫无意义,常胜军步兵的铠甲几乎免疫他们攻击,他们徒然给战场上增加障碍物。

    “看看,骑兵并不可怕。”

    王跃停止吹号,然后看着退却的骑兵说道。

    “但咱们终究是靠着地利,此处有海岸,可以从海上运输补给,且此处地形为咽喉之地,敌军也无法绕过咱们,若是在内陆平原,他们根本不需要进攻,只要把咱们的补给切断,然后守在周围困住,到头咱们还是得解开阵型,那时候咱们就挡不住他们的进攻了。”

    岳飞说道。

    “所以我们的步兵是战车步兵。”

    王跃说道。

    “但大王能以战车步兵御敌,还是得靠着马匹,说到底得有马。”

    岳飞说道。

    “的确,说到底得有马。”

    王跃说道。

    “可若是有足够的马匹,以骑兵对骑兵即可,胡虏以游牧为生,若非特意聚集则散落草原,咱们想对付他们,只需要以足够的骑兵,如他们一般快马硬弓利刀不断攻其巢穴剿灭其部落,自然也就铲除了。”

    岳飞说道。

    他的思想进步很快,已经到了明军那套了。

    “不要胡说,胡虏也是人,哪能犁庭扫穴呢?我们应该用爱和正义感化他们,他们只是在蛮荒中太久,不懂事而已,我们应该启迪教化他们,要给他们修庙宇请大师弘扬佛法,用佛法化解他们心中的野性,驯服他们心中的猛兽,这样自然就解决了。”

    王跃恍如拿错剧本般说道。

    “呃,大王宅心仁厚,远非飞所能及。”

    岳飞带着敬意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杀到他们跪下的。”

    王跃说道。

    “的确,恩威并济才是正理,若不以武力使其畏伏,他们也就不会感恩,他们只会认为咱们是向他们献媚。”

    岳飞说道。

    “寺庙要建,京观也要堆,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王跃说道。

    他很欣慰岳飞的成长。

    然后他俩停止了讨论,因为此时对面漫山遍野的步兵,已经开始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