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灭宋 木允锋

第三九一章 终于活成了被正义唾弃的样子

    解决了倭国之后,大明……

    这种事情当然还是大明了,大宋作为老大用不着出马,有大明这个忠心耿耿的藩臣就行了。

    大明海军迅速组建护侨舰队,然后进驻倭国的福江岛。

    这时候那里还没有五岛这个名字,不过已经是重要港口,从唐朝时候遣唐使都是以这座岛为离开日本的最后一个补给站,之前也是博多商船去明州前最后一个补给站,不过以后肯定不会走这里了。

    现在博多的商人都转往坊津。

    不过这时候的鹿儿岛一带还不是岛津家的。

    实际上岛津家这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传说他们是藤原氏家臣,直到源赖朝时代才改成岛津氏。

    不过也有传说是源赖朝的私生子。

    总之这个与鹿儿岛捆绑起来的家族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进驻福江岛的大明舰队,迅速开始修筑要塞,驱逐倭国地方官员,摆出一副借了就不准备还的嘴脸,不过这时候倭国也不敢计较,毕竟这支舰队真的保护了九州岛南部各处港口,同样也保护了倭国和大宋贸易线的安全。然后以童太师为迎仙药使的远征舰队,也开始在大宋组建起来,不过因为这支舰队太庞大,所以需要几年时间。

    现在只能是分批组建。

    第一批也就是第一分舰队首先组建。

    包括三艘万料巨舰和三十艘五千料战舰,另外还有五十艘五千料运输舰,再加上一万五千名士兵,其中包括一支五千人的陆战队。

    这支舰队组建后,立刻在童太师率领下北上,按照此前的约定,进驻倭国的本州岛上重要港口安浓津。

    倭国三大贸易港。

    博多津,坊津,安浓津。

    这个也就是名古屋西南伊势湾东岸的津市。

    这里同样被开放为迎仙药使的补给站,第一分舰队和童太师就在安浓津到明州之间的航线进行远航训练,并且以安浓津为基地,沿着倭国海岸北上,必要时候还会登陆,与倭国征夷大将军平忠盛率领的倭军一起清剿虾夷。

    主要是搞人才交流。

    平忠盛和他的部下也很喜欢这项工作。

    实际上他们很快就完成对仙台以南的清洗,那些虾夷如何抵挡的住他们,这时候虾夷还穴地而居,就是一群一盘散沙的原始部落而已,然后童太师在仙台修筑仙台城……

    好吧,就是这个名字。

    那里原本叫什么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是虾夷人的称呼,但以后那里将是迎仙药的起航点,叫仙台这个名字就很合适了。

    童太师本人对这个地方也很满意。

    这里风景如画,最适合他这种无欲无求的老人,功名利禄都抛开,他的那些亲属有王跃照顾,也用不着他操心,对于他来说剩下的人生就是给大画家把仙药弄来,尽他这个老奴的最后忠心。因为是他把王跃引狼入室,所以才造成了大画家现在的处境,所以他对大画家还是感觉有些愧对,能找来仙药实现大画家修仙的心愿也算是补偿了。

    既然皇帝已经做不成了,那就让他成仙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就以仙台为家了,一边指挥军队在海上进行远航训练一边等待他的舰队源源不断组建,期间还北上到达北海道,不过倒是让他找到了好生意,因为那里鲸鱼实在是太多了,简直多到令人发指。而这时候商业捕鲸早已经在大宋成为新兴产业,虽然王跃也开始炼油,但土法馏分出来的煤油没经过加工是没法点灯的。

    至少不能家用。

    这东西那原油的恶臭太熏人。

    所以鲸油才是真正受欢迎的。

    既然有这样的好地方,那么大明的捕鲸船当然蜂拥而至。

    他们不但迅速将仙台变成了一座繁荣的城市,而且把捕鲸基地延伸到了北海道沿海。

    捕鲸的可都是全副武装。

    同样随着这些捕鲸船在北海道一带商业捕鲸的展开,他们也不可避免地继续向北进入更广袤海域,毕竟越往北鲸鱼越多,尤其是越往北,最值钱的抹香鲸也越多,对鲸海的探索就这样开始。说到底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动,大宋或者是大明的商人一样可以很疯狂,他们身后是一个超过一亿人口的庞大市场,而且还是超过一亿完成了公田法,真正释放了购买力的市场。

    鲸油是最好的灯油。

    这个不用王跃推动,实际上鲸油一直是贡品。

    洪武年间徐闻进贡鲸油每年达数千斤,而且广东还不只是这一处进贡鲸油的。

    当大宋稍微有点钱的家庭,都在自己家点起鲸油灯后,这个巨大的市场会让那些捕鲸的商人们,就像扫荡海上的饿狼般扑向世界各个角落的鲸鱼,而龙涎香这能使人一夜暴富的东西,更是会吸引所有梦想发财的扑向海洋。

    不得不说大宋的风气就这样被王跃带坏了。

    捕鲸业,武装殖民业,人才贸易,一个个沾满血腥的行业,在他鼓励引导下开始如张开血盆大口般向外吞噬。

    这张口可是足够大。

    占全世界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口,一旦开始向外吞噬,那绝对会把一切都吞下。

    无论南北。

    南方这时候也一样。

    在驻扎龙牙门的舰队保护下,原本温文尔雅的大宋海商们,终于撕下了他们过去不得不保持的伪善面孔,成为一群真正贪婪的饿狼。

    在闍婆国的大宋海商,试图劝说闍婆国王驱逐大食商人,然后把香料贸易的专营权授予他们,结果被闍婆国王拒绝,这些家伙跑去贿赂了方七佛,以闍婆国发生排明事件,造成三名大明商人遇害为理由,由南洋舰队跑去登陆闍婆国,然后炮轰其国都城。

    可怜的闍婆国王真是飞来横祸。

    什么排明事件?

    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什么三名大明无辜商人遇害?

    那不是出去收香料时候被毒蛇咬死的吗?

    但是……

    说他排明他就排明,毒蛇咬死的怎么了?毒蛇也是你们闍婆国的毒蛇,那也是你的责任,下次再有闍婆国毒蛇排明,杀害大明商人事件发生,小心我们再来代表正义惩罚你!

    闍婆国王也不是傻子,究竟为了什么他也不是不明白,紧接着在赔偿一笔巨款打发走了南洋舰队后,他老老实实和大明商人合伙组建的闍婆公司签了一份授权合同,以后闍婆国的香料全部交由闍婆公司经营。闍婆国各地采摘的香料只能卖给闍婆公司,外国主要是大食商人采购香料,只能从闍婆公司采购,任何敢私自向外国主要是大食商人出售香料的直接屠村。

    好吧,闍婆国其实就是爪哇。

    后面这个名字是从胡元时候开始使用的,在此之前就是闍婆国。

    至于闍婆公司只需要每年固定向闍婆国王交一笔特许经营费,反正能保证后者醉生梦死就行,然后在收购过程中分给那些地方首领些利益,剩下就是让闍婆人民当牛做马了。

    敢反抗就屠了。

    荷兰人在爪哇的好政策必须效仿。

    而有了这个范例,其他地方的大明商人自然效仿。

    抄作业谁不会?

    紧接着渤泥发生类似事件,不过渤泥国王头脑清醒,还没等南洋舰队跑去就很干脆地把香料贸易授权给了大明商人,等南洋舰队过去不但要死人,还得额外赔一笔巨款打发这些饿狼,不过这样也得掏一笔钱,让已经起航的南洋舰队再返回另一名。反抗是不能反抗的,这辈子不能反抗的,他们只是个屁大小国,总人口加起来还没南洋舰队的陆战队多呢,反抗个屁啊。再说这又不是不让他们赚钱了,他们主要产龙脑香,主要销售市场也是大宋,而且他们是佛教徒,也不喜欢大食商人,这种情况下老老实实听话不好吗?

    总之南洋的大明商人,仗着南洋舰队的坚船利炮,已经终于活成了传说中的大反派。

    而就在同时,因为锡矿的发现,大宋资本家们组团南下的浪潮,也终于在王跃引诱下开始。

    那是遍地的锡米啊!

    甚至都不用挖矿,实际上这时候因为之前没有开采,就是河里的沙子淘一遍都能直接淘出锡米,这东西就是些砂锡矿石,整个那一带遍地都是,热带雨林洪水泛滥,一次次把晶体状的颗粒从沉积岩冲刷出来,然后变成类似沙金一样的东西。

    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拿着专用平底木盘淘洗出来。

    实际上陆佑那帮马来亚华人锡业大亨那富可敌国的财富,基本上都是靠着女工用这种叫琉琅东西,一盘一盘洗出来的,这种可以说毫无技术含量,但却又利润巨大的采矿,对于这个时代的资本家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不需要任何高科技,只需要有无数恍如牛马的苦力,然后他们的财富就可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增加。从南方的那些商业城市开始,一座座商业城市的资本家,纷纷合伙组建起开拓团,带着武装雇员扑向南洋。

    为了抢地盘都有互相打黑枪的。

    王跃不得不又向那里派驻了一支军队,以避免这些抢疯了的家伙,真的和那些华人公司一样打起来。

    另外也是抽成。

    作为朝廷不可能不捞一份子。

    淘出的锡米必须交税,另外开采权也是要交钱的。

    这片地方是朝廷的,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再说南洋舰队为他们提供保护也需要很多钱,不过实际上最好的几处锡矿场,早就被南洋舰队将领瓜分,而这些商人的开拓团,绝大多数也都有王跃的银行股份。

    他才是最大的获利者。

    只不过是隐藏在幕后的而已。

    而且这些锡的主要使用者也是他,这东西最大用途就是马口铁,为求仙药舰队配备的罐头必须是马口铁罐的。

    短短一年的时间,巴生河一带就涌去了上万人,数十支武装开拓团,毫无节操可言的他们,一边圈地探矿,一边抓捕周围的土人,然后逼着他们去充当洗琉琅的苦力。

    不干直接喂鳄鱼。

    嘴脸之凶残连王跃看了都惊叹不已。

    不得不说在他带领下,这个国家终于活成了被正义唾弃的样子。

    不过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所以他紧接着又放出了婆罗洲的金矿这个同样凶残的猛兽,然后一支沿着婆罗洲海岸探索的舰队,在西婆罗洲某处河口发现大量金沙的消息,就这样登上了大宋各地报纸的头条。

    随便抓一把沙子,抖一抖就能看出里面的金子啊!

    还捡了好几块狗头金,最大一块十几斤呢,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吧!

    第一个吃螃蟹的立刻出现,一支原本要去采锡矿的开拓团,中途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转往西婆罗洲,然后就再也不走了,虽然对外说没找到黄金,就是看那地方好,想在那里开荒种稻而已。

    真没有黄金。

    一两金子也没淘出来。

    当然,信他们这种鬼话的就是傻子了。

    那破地方除了毒蛇鳄鱼就是猎头族,这样的地方还能让他们留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那里有很多金子,然后第二支开拓团也去了,然后去了也不走了,然后第三支,第四支……

    一支支开拓团蜂拥而去。

    当两个开拓团为了争地盘打起来,造成十几人伤亡的消息传回国内后,那里金子多到什么程度就已经不用说了,然后婆罗洲淘金成为继锡矿之后又一个被资本家们疯狂追捧的项目。而这样的项目还在不断出现,比如三佛齐的采油,虽然煤油的确没法在室内点灯,但架不住王丞相在各大城市搞路灯化啊,再说各地港口灯塔,军队使用的燃烧瓶……

    再说原油又不只是一个用途。

    造船业每年还得消耗大量的沥青呢!

    捕鲸搞鲸油是要冒生命危险的,那些捕鲸船伤亡是司空见惯,说到底那巨鲸也不是好惹的,但采油却没有什么风险。

    技术也很简单。

    四川盐井的工人就能解决开采问题。

    更何况三佛齐的石油都用不着开采技术,那都是自己从地底下往外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