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可思议的山海 油炸咸鱼

番外二:(超越时代篇下):大羿VS后羿

    大个子在泰山郡的民间到处“活动”。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泰山郡表面上一派繁荣祥和,农业兴旺的情况,但事实上,这位泰山牧每一项活动之中,都离不开那位“贤者”的帮助。

    如果说是辅佐官的话,这位泰山牧似乎并没有人们口中说的那么厉害,而是全靠着这位贤人的辅佐,甚至是扶持,才有了如今的成绩。

    “这贤者来头不小,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厉害的地方势力了,而胆敢操纵州牧的,或者说是与州牧勾结的,还是我这么多年看到的头一个。”

    “不过他的治理,所带来的是泰山郡的繁荣,这也确实是实打实的功劳凡裂土之前,必要收买人心,可我又不能明面上的直接对付他,这样会让后续接替这里的州牧,不敢放手治理。”

    “对于这个后起的晚辈,以仁义为手段来进行感化,以道德为手段来进行教育,可如果都没有用的话,那么就要用上一些激烈的手段。”

    “他们已经学会了披上仁义与道德的皮囊,装作为民请命的样子,学会了执掌大义,并且不需要自我标榜,而自有民众帮助他们进行吹嘘,说他们是世间少有的贤者。”

    如果是真正为民劳作的人,那他最后,绝不会为了得到更高的权利,而产生新的欲望,过去的穷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故而,但凡是伪装,那么一定有疏忽和纰漏之处。

    戏剧大师姚象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一演假。

    只要是演戏,就一定是假的,必然有其不真实的地方。

    调查第一项,对于财货,无论是那位叫做“伯因”的泰山牧,还是那位叫做“后羿”的贤者,都没有表现出太过于贪财的举动,在民间的口碑其实倒还意外的不错。

    看起来是两位视金钱如粪土的,品德高尚的人。

    但在大个子看来,这些没有“追求”的人,反而拥有别人看不到的巨大欲望。

    所能想到的,所想要摄取的东西,如果不是钱财宝物,那么最后就只有脚下的土地了。

    大个子来到了负责土地农业管理的地方。

    一进门,大个子的打扮并不像是有钱人,管理者就在不远处,只是抬了抬眼皮:

    “明日四季之猎,今日未时下班,有什么事情快点说。”

    他的态度并不是很好。

    大个子则是注视着这个管理者,微微一笑,立刻取出一枚有五十个刻印的大面额钢契。

    他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

    这个负责接待的土地管理者,居然是一位隐藏实力的人雄高手。

    即使是泰山郡这种大城市,负责农业管理接待的人,也绝不可能是一位人雄高手,这种事情,就像是拿着四十米大刀去切巴掌大小的肉饼一样的滑稽。

    并且对方还在刻意的隐藏自己的实力。

    看到大个子拿出的大面额钢契,那负责接待的人立刻就愣了一下。

    大个子开门见山的问道:“我需要一块土地。”

    言简意赅,聪明人懂得什么意思,而更聪明的人,则是会装糊涂,但是装的糊涂,本质上是为了索要更多的好处。

    果不其然,大个子的猜测被立刻验证了!

    负责接待的人目光动了动,忽然一拍桌子,力量强大,整个木桌都被他敲碎!

    “需要土地就去那些山野去找,我这里的土地,都是珍贵的耕作之地,乃是汉国的土地!你敢向我索要公有的土地!”

    “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你好大的胆子!”

    但是,他的声音虽然很大,动静也不小,可就是站在原地,一直在唠唠叨叨,没有下一步的实际行动。

    大个子等了一会,这位管理者说了一通训斥的话,却没有呼叫卫兵把自己抓住。

    于是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枚五十个刻印的钢契来。

    这下,两个钢契,一共是一百枚了。

    大个子把这枚钢契递给对方,不管对方收不收,那手就是微微抬着。

    管理者阴沉着脸,在对峙了几个呼吸之后,忽然低声道:

    “不可以买卖土地。”

    “但可以租,挂在州牧大人的名下,为汉国的公有土地。”

    大个子嘴角微微咧了起来。

    他知道,他找到了对方贤良外表下的龌龊之貌。

    “好兄弟,叫什么,咱们交个朋友,细说。”

    大个子向这位管理者示好,同时又递给对方一枚五十个刻印的钢契。

    这管理者顿时吞咽了口水,第三个小钢条出现了,这在他的眼中,就是如黄金一般耀眼的东西。

    “兄弟说的是哪里话!这只是正常的土地租用而已!”

    管理者一边说着谦虚的话,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并且态度好转,同时对大个子和颜悦色:

    “您这个朋友,我寒浞交定了!”

    大个子笑眯眯,继续递出钢条,寒浞却突然惊慌起来:

    “不不不,不可再收了,让我诚惶诚恐!”

    大个子则是道:“这有什么不可收的,您上下打点,需要的财货甚多,这点财货,不过是一点小小心意罢了。”

    寒浞苦笑:“倒也并非是我一人之功,主要咳咳,主要是制度很好。”

    大个子也是附和,又突然道:“不过我听说,四季之猎之后,这位贤者就要被州牧大人举荐了?”

    “他去了中原,这里还顾得着吗?我担心,新的州牧来到这里,会废止这个制度。”

    寒浞嘿嘿一笑:“那当然是顾得着了,你且放心吧。”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寒浞说的话,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古之孔子有言!信近于义,言可复也!”

    你可以完全相信我老寒!

    赌上伯明氏寒族的名誉!

    “新的州牧来到这里,也不可能废止这个制度,他只会成为这制度中的一份子而已。”

    “这样,我给你引荐一位大人物。”

    寒浞看了看四周,带着大个子离开了农业管理处,并且关上了门进行了锁死,贴出了放假的告示。

    随后兜兜转转,大个子看到了一座盖着琉璃瓦的屋子,当进去的时候,寒浞恭恭敬敬,里面则是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妇。

    “寒浞,你总是来得这么及时,后羿刚走,到明日狩猎结束之前,他都不会回来了,要在泰山牧的住处过夜。”

    这少妇有一头秀发,湛黑而甚美,光泽可以照人,她吐气如兰,天生的桃花眼,披罗衣之璀璨,珥碧瑶之华琚,面颊如玉石雕刻,又有两份淡淡红晕抹上,使她媚眼如丝,美艳不可方物。

    “这位是?”

    大个子疑惑不已,说好的大人物,怎么是个女人?

    寒浞连忙道:“可不要胡乱说话,这位是后羿大人的妻,纯狐女。”

    “她在这里的话语权,可是很大的。”

    纯狐看向大个子,柔柔一笑:“这位没有见过呢。”

    “需要什么?要钱,要金器,要玉珠,要土地?”

    大个子咧嘴一笑:“真的?要什么都行?”

    纯狐的脸上,依旧是挂着那柔媚的微笑:

    “嗯,要什么都行。”

    “当然,要到的东西,都是有代价的,那么你呢,能付出什么呢?”

    大个子道:“钢契行不行?五十刻的。”

    “当然可以了,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大个子哈哈一笑,伸出手指,指向纯狐:“要你”

    “这可不行呢,我的身体是很珍贵的,如果你想要我的话,那么还需要更多的钱。”

    纯狐并没有愕然之色,曾经来见过她的许多人,都成了她的裙下之臣,所以这种话她自然也听过许多次了。

    但是,大个子却是摇起了头:

    “我话没说完!”

    “我要的,是你和他的性命!”

    “不知道能值几个钱!”

    纯狐顿时失笑:“你想要威胁我?这可不行啊。”

    “也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呢。”

    “寒浞,你带来的这个人,怎么这么暴力呢?”

    寒浞此时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他盯着大个子,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和颜悦色。

    “你在做危险的事情,看在那钢契的面子上,我可以当你没说过这些话。”

    “向这位大人道歉。”

    寒浞抓住了大个子的胳膊,因为大个子的身高太高,所以无法抓住对方的肩膀。

    但就是这一下,寒浞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对方的身体,结实的已经不像是不像是人族!甚至已经不能用“结实”二字来进行描述与形容了!

    自己抓住的胳膊,犹如抓住了一块山岳上的巨石,犹如抓住一根粗大且实心的钢铁柱子。

    无法撼动,自己的力量进入对方的身体,就像是小鱼进入大海一样,掀起的那点水花,甚至比不上大海随便的一个浪头!

    “你是谁!”

    寒浞面色陡变,但是下一回合,他就被大个子抓在了手里,仅仅是随意的一甩,寒浞的手脚骨骼全部都错了位置,如烂泥一样的被甩到院门前!

    动静并不大,大个子有意的控制了自己的实力。

    “真不好意思,你太弱了,反而让我不敢随意出手啊。”

    大个子看向纯狐,此时的纯狐,神色先是惊愕,而后就是些许的恐惧,不过这些恐惧,也很快就化成了对于强者的那种“崇拜”。

    “呀你比寒浞强这么多?”

    “他可是人雄呢!”

    大个子淡淡道:“真是时代变了,现在这种垃圾也算是人雄?”

    纯狐微笑:“虽然是垃圾,但是平时不断的修炼,加上伯明氏本身天赋极高,还是可以修到这种水准的。”

    “他可是后羿大人的大管家呢,没有点本事怎么能行呢。”

    “不过么,现在看起来是你更强。”

    “强者,拥有最高的话语权,你想要怎么对待我?”

    纯狐试图勾引大个子,她并不害怕强大的男人,只是认为眼前这个男人,正在最她释放“足够强壮”的这个信号。

    只需要她稍稍动动手指头,吹吹气,然后渡过美好而张弛有度的一夜,这个男人就会为自己所用了。

    “以你的实力,说不定比后羿大人还要强大呢。”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代替他,反正他马上就要走了,跟着你,比跟着他,更有前途。”

    然而大个子却哈哈一笑!

    “你这话,是要背叛后羿吗?”

    纯狐依旧在淡淡的笑:“难道你是后羿大人派来的吗?”

    大个子不屑于说谎:“那自然不是。”

    于是又问道:“寒浞知道这里的一切吗,包括你的秘密和后羿的秘密?”

    纯狐微笑:“我们彼此之间都互有秘密,但是后羿的许多秘密,他确实是知道的,如果您想要他死,那就杀了他吧。”

    地上的寒浞,虽然筋骨全断,但是听力没有问题,他知道这个女人唯利是图,但是没想到让他寒心的时候会这么快的到来。

    或许这就是情夫的最终下场吧。

    “强梁者不得其死,好胜者必遇其敌。”

    寒浞口齿不清的念出这句话,大个子冷哼一声:“这可是黄帝所说的,用来告诫人的话,《金人铭》,你还不配背诵它!”

    纯狐:“那,我们应该”

    她勾引的话还没有说完,大个子却淡淡道:

    “尔巧言令色,鲜矣仁!”

    “如果你愿意当污点证人,去举荐后羿的罪行,那么我可以饶你不死,但你所得到的所有钱财,都会被充公,我能保证你下半辈子,活的会很开心。”

    纯狐当然不愿意。

    她愕然了,而后捧腹笑了起来:“这怎么能行呢!背叛后羿倒是无所谓,但是你要我交出我所得到的这些东西,那是不行的。”

    “我花费了这么多年所经营的东西,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你,然后让我回归民众之间?”

    “我曾经听闻,帝妘载告诫帝文命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不要以为你成为了王,就让你的孩子也成为王,他没有任何的功绩,自然是要去做民众的’。”

    “但我觉得这句话是错的,我辛苦了一辈子,所得到的东西,如果不能被继承,那么我不是白得到了这些东西,白白的活了一生?”

    大个子冷笑起来:“你说的貌似的对的,但我应该纠正你几个字。”

    “你觉得这句话是错的,你辛苦剥削掠夺了一辈子,以不仁义手段来得到的东西,如果不能被继承,那么你不就是白得到了这些民脂民膏,白白的活完了你罪恶的一生?”

    纯狐再也不笑了,而大个子也叹息道: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

    “投机取巧笑的嘻嘻哈哈,现在笑的还是挺灿烂的。”

    纯狐:“啊?”

    大个子:“看来我们不能沟通,那么我就只能和他沟通一下了,至于你我将在最后赠予你伟大的仁义!”

    纯狐有些惊了,她隐隐想到了对方的身份:“你是什么人?你是儒家的弟子?”

    大个子:“我也叫做羿。”

    “帝尧赠我名号,为大羿!”

    忽然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脑门上!

    轰的一下,美丽且柔情似水的女子,炸成了一滩血水!

    而地上还活着的寒浞,惊恐的看到了这一幕!

    大羿小院杀纯狐,而后口中念念有词:

    “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

    “没有仁义的人是不可以长期见面的,也是不可以一起开心的!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同!”

    “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即使装作原始人说那些听不清楚的话,即使身为羞耻者匆忙的躬下身子,也终究是会被我逮到的。”

    “朝闻道,夕可死矣。”

    “刚才知道了仁义,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寒浞满脸惊恐的,看着大羿向自己走过来!

    他用尽平生所有的力量,即使口齿不清,即使四体不勤,即使骨断筋折,他也要发出那声呐喊!

    “我早就看后羿不顺眼了,大哥杀得好!”

    大羿惋惜:“我知道你被这女人迷惑,那是一时糊涂。”

    “放心,以后我会教导你真正的仁义,让你不再被美色所迷惑了。”

    寒浞:“(?°???°)”。

    【我叫寒浞,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仁(死)义(字)。】

    四季之猎的日子到来,人们涌到泰山附近的巨野泽,观看这一次的狩猎。

    虽说是狩猎,但是猎物已经提前捕捉好,到了固定的狩猎地点,再放出来,自古以来的,礼仪性的狩猎,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尤其是到了封建王朝的时代,毕竟不能指望每一位天子,都拥有开国皇帝一样的武功和箭术。

    不过,后羿的箭术是很准的。

    所以那头青麒麟已经奄奄一息,它眼看就要进入王兽的行列,却没想到今日就要在这里丧命了。

    “天鄙氏的后代,我不曾为难过你的祖先,甚至还曾是他们所崇拜的兽神,你为什么要对我下如此毒手?”

    青麒麟虚弱的质问,后羿则是冷冷一笑。

    老东西,借你麒麟头一用!

    “只怪你生错了时代,当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和我套交情,是没有用的,况且天鄙部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后羿义正言辞!

    你这旧时代的残党!

    新时代里,没有能承载你的船!

    而后羿身边的臣子熊髡低声道:

    “如今您的威名越来越盛明,何不乘着这次四季之猎,行王霸之事?”

    后羿表示,中原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此次请州牧田猎,代行箭杀之事,以观中原动静。

    “春蒐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示武于天下。”

    周围的士兵很多,当后羿拿出他的弓箭之后,看了看四周的人群,觉得奇怪:

    “昨日没有告知全部的官员,要按照准确的时间来抵达这里吗?”

    “为什么还有人没有到!”

    后羿目光看向周围的官员们,那眼神之中像是藏匿着一头择人而噬的凶猛异兽。

    于是在场的诸官无不悚惧。

    忽然人群之中产生一阵骚乱,后羿的另外一位臣子尨圉,正在惊恐的跑过来!

    “事发了,事发了!”

    尨圉告诉后羿,不少臣子都被吊在了十字架上,现在绑在街上游行示众,寒浞背叛了后羿,将他做过的所有恶事全部在大街上喊出来了!

    并且,那些证据也全都被他弄了出来!

    后羿大惊失色,而后是勃然大怒!

    “寒浞是得了失心疯了吗!”

    “他竟然这么想死!今日春猎,眼看我就要以贤人之名进入中原,来日三王可棋,今日他居然做出这等大坏之事,我誓杀他,将他千刀万剐!”

    后羿拔马回走,但他天生的危险感,让他在做完这个动作之后,耳中就听到了音爆的声音!

    一瞬间,天外出现一根粗大的箭矢,那箭矢飞来,后羿立刻舍弃战马,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突然出现的,明明要打中马匹的箭矢,却诡异的拐了个弯。

    这一箭,擦着后羿的脑袋飞了出去!

    将后羿的臣子尨圉当场射死,钉死在大地上!

    尘埃涌动,碎石乱飞,一阵狂风呼啸,这巨大的动静,在箭矢落地之后十数个呼吸才停止!后羿立刻弯弓搭箭,而他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大汉!

    彤弓素箭,神威如狱!

    “什么人,胆敢用弓箭射我!”

    “力道不小!有点意思!”

    后羿已经连续十二年为射师第一,蝉联【司羿】的称号,所以才敢大言不惭的称自己为“后”,除去冷门和提高自我逼格之外,也未尝没有自称“射箭君主”的意思。

    他弯弓搭箭,而那大汉也弯弓搭箭!

    同样的弓弦之声,一个猛烈一个急促!

    粗大的箭矢与结实的长箭,互相碰撞在一起,双方的箭头都是以上好的钢铁所铸成,在触碰的一瞬间打出璀璨的火花,而后轰鸣爆炸!

    后羿连出三箭,箭箭相及!

    前面的箭矢被阻挡,第二发箭矢顺着前一发的运动轨迹抵达,而第二发箭矢被阻挡,第三发箭矢顺着前两发箭矢的轨迹,神出鬼没般的紧跟而来!

    “死吧!”

    后羿很得意,三箭相及,这是他的成名绝技,但他还是不放心,于是立刻弹动弓弦!

    不射之射!

    逄蒙的传说之技,在后来已经被不少箭师所掌握,但是不射之射是较为卑鄙的手段,在如今没有内部战争的情况下,箭师们互相决斗,即使拥有这个箭技,也不会在单挑当中使用。

    后羿连续施展了两个箭技,自认为没有任何人能在这种双重打击下存活!

    “我倒要看看你的尸体,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后羿跑向前面去,看到那屹立不倒的“尸体”,但是等他靠近的时候,才大惊失色,对方的嘴巴里叼着三根箭,此时一股脑的吐出来。

    后羿一怔。

    惊了,但是没有完全惊。

    没事,这人的弓弦都断了,自己是不可能被他射杀的,只要拉开距

    后羿忽然感觉到身体一阵虚弱,他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再看看自己的腹部,这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豁口!

    中箭了!

    但是箭呢!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听过飞矢不动吗?”

    大羿发出了声音:

    “很久以前,帝妘载和司羿鸿超,互相探讨的箭术。”

    “箭矢好像在动,但事实上却没有动,可你发现它的时候,你已经中箭了。”

    “我的第一箭就已经射中了你,但是你没有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箭矢欺骗了你的五感,箭的形象虽然没有攻击到你,但箭的伤害却已经呈现在你的身上,因为箭伤害到你时所用的速度,比起你进行反击的反应力,要快得多。”

    后羿身上血流不止,听得一头雾水!

    这尼玛!

    哪里简单了!

    这不是胡说八道呢吗!

    后羿试图锁紧肌肉,使鲜血不再流淌,却发现伤口越来越深,根本无法锁紧,而大羿则又是淡淡道:

    “对了,这伤害还有一个说法。”

    “帝妘载给它起名为延迟伤害。”

    简单来说就是

    掉帧箭法!

    由于过于卡而导致你所受到的伤害,暂时没有显示。

    后羿试图反击,他站了起来,然后被大羿呼了一巴掌!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见到被施展了仁义之术而变得道德的人,就要向他过去的经历所看齐。”

    “见到没有被施展仁义之术并且没有道德的人,就要让自己先进行杀身成仁与舍身取义的举动。”

    “圣人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得到了圣人的仁义之后,所害怕的是没有来得及亲身试验啊!后羿,我来的还不算太晚,现在你亲身体验了仁义,你会成为一个有志之士的!”

    曾经,有一只勇猛的水猴子,也和大羿如此的较量。

    “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过去的一位故人!”

    大羿看着眼前被嵌到地里面,扣都扣不出来,并且浑身粉末性骨折的后羿,怀念起了水猴子。

    真像啊,好像啊。

    大羿抓起后羿,准备把他带去中原进行审判,同时脑子里还在想着“故猴”。

    抽空去淮水看看被压着的水猴子吧,听说他依靠合影拍照,而赚了好大的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