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逍遥驸马爷 难山之下

第1634章 不眠

    薛万彻听了不由感到愕然:“我们也出人出钱入股?”

    丹阳公主连连点头道:“对啊,既然赵国公、卢国公、英国公他们能入股,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入股?虽然我们能拿出的银钱不多,但是我们要的也不多,给点份子就行,况且我们也有铁匠铺也有很多工匠可以帮忙啊。”

    薛万彻听了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丹阳公主一听轻叹了一口气道:“可怜我给你生了个大胖儿子,以后我们娘俩还不知道吃什么喝什么呢,难道就靠着我的那点封邑啊!”

    按照惯例,公主的实封只有三百户,丹阳公主并不算多受宠的公主,所以一直以来的实封都是三百户。

    后来薛万彻跟着苏程出征打仗屡立战功,也因为薛万彻是苏程部将的原因,丹阳公主和长乐公主的关系变得密切,后来皇帝才又破例加封了一百户实封。

    四百户的实封虽然远远没法和嫡出的长乐公主相比,但是和先帝所出的公主相比,丹阳公主也算是出类拔萃了。

    不过,这几年薛万彻战功显赫,只是朝廷的赏赐就远比丹阳公主的收入要多的多。

    只是,见到丹阳公主这么一说,薛万彻顿时也慌了,连忙道:“你别急,我明天就去探探国公的口风。”

    这一晚,很多夜不成寐。

    “妹妹,你睡了吗?”蒙萨赤江问道。

    “还没呢。”真珠公主从梳妆镜前起身相应。

    “这些天来,我们逛遍了长安,对长安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长安居大不易啊!”蒙萨赤江感叹道。

    这些日子,她们俩一直逛遍了长安城,不只是因为新奇,还想在长安城置业。

    虽然皇帝将她们的财物都赐还了,还赏赐了郡王府每年也还有俸禄,但是她们以后在长安生活也不可能只开俸禄,不能坐吃山空。

    这些天下来,她们有些失望的发现,长安城外的良田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长安城的好地方的铺子宅第也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

    那些赚钱的行当也都挤的满满的,她们只能算是外来人根本就没法插足进去。

    “咱们总不能一直就靠着俸禄生活,总要置业才行。”蒙萨赤江认真道。

    真珠公主微微点头道:“我们再多打听打听,我们手里还有些财物,只要多打听,总能置办些产业。”

    蒙萨赤江低声道:“今天也听说了,国公制造出了蒸汽车,还要铺设铁路,听说铁路铺设成功后,每年至少能赚百万贯!”

    “铺设铁路是个大工程,要花费很多银钱,若是我们也投些财物进去,占点份子,将来也算是多了项稳定又赚钱的产业。”

    真珠公主听了有些犹豫道:“听说皇帝对蒸汽车和铁路十分的重视,以后都不让私人修建铁路,苏程能修建长安到洛阳的铁路还是苏程拿蒸汽车的技术换的,那是稳赚不赔一本万利的买卖,荣国公府也不缺银钱,我们投银钱占份子有点不合适吧?”

    蒙萨赤江叹道:“说句心里话,现在因为朝廷刚刚打下吐蕃所以礼遇我们,可是等时间久了,吐蕃也太平久了,皇帝和皇后还会这么礼遇我们吗?”

    “我们总得攒点家底,让贡日贡赞过的好一些,他原本应该是赞普,应该是吐蕃之主,如今来到大唐只能做一个有名无实的郡王。”

    “他可是赞普唯一的骨血啊,难道以后要在大唐受苦受穷吗?”

    “烧刀子酒,苏茶,琉璃……凡是出自苏程之手无不变得财源滚滚,这次的蒸汽车肯定也不例外。”

    “荣国公府早已就富可敌国,也不在乎一点份子,但是对我们而言却十分的重要。”

    “你和国公情深义重……”

    真珠公主摇头道:“我和他也没有情深义重,不过,为了贡日贡赞,我就去问一问他吧。”

    这一夜很多人都睡的不安稳,但是操劳到了半夜的苏程后半夜却睡的十分安稳。

    太阳高挂,苏程刚刚起来呢,就有人杀上门来了。

    “苏小子,苏小子,老夫昨天不过是在家休养了一天在,你怎么就将老夫给忘了?”李孝恭大声嚷嚷道。

    苏程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气问道:“怎么就把您老给忘了?”

    李孝恭嚷嚷道:“老夫听说你要修建铁路,卢国公和英国公都入了份子,老夫也得入,老夫手里也有钱,也有人,需要多少钱多少人你只管跟老夫说,反正你得给老夫份子。”

    苏程点头道:“行,没问题,给你份子。不过,具体给多少份子得等我统计完权衡之后再确定。”

    其实苏程早就料到肯定会有很多通好的勋贵之家前来入股,有财大家一起发,责任和困难大家一起扛,苏程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所以他要整合一下手里的资源,然后看看怎样才能最大的程度里利用起来,怎样才能又快又好的将铁路修建起来,然后才能确定各家占多少股份。

    李孝恭听了不由大喜,笑的合不拢嘴:“没问题,你若遇到了什么难题只管和老夫说,和崇义说也一样,哪怕把老夫的王府扒了用也没关系。”

    李孝恭刚走,薛万彻又飞马而至。

    苏程直接将早餐摆在了前厅,正舒坦的吃着早餐呢,见到薛万彻走进来,不由笑问道:“这么早就过来了?吃了没?”

    “还没呢。”薛万彻挠头道,一大早他就被丹阳公主轰出来了,让他早些去苏家庄,以防去晚了连点汤都捞不着。

    “坐下一起吃吧!”苏程笑道。

    薛万彻答应一声坐下来陪着苏程一起吃早膳,不过他吃的却有些心不在焉。

    若是以往,就这小笼包薛万彻一口能塞俩,但是现在竟然一口只吃了半口。

    有点惊悚啊,这吃法在苏程看来简直就如同张飞绣花一般。

    “有什么事就说吧,看你这样子,不说出来连饭都吃不香。”苏程笑道。

    “啊,国公,其实,我也没啥事,我……”薛万彻支支吾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