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长子 西关钛金

第五百五九章 李战权势滔天

    “大胆丁五你还是不说吗?”

    刑部堂上,韦挺威风八面,一拍桌子上的惊堂木跟着就是大喝一声,而在堂下,丁五全身染血,很显然是经过了很严重的用刑。

    被韦挺喝了一声。

    堂下丁五却冷冷一笑道:“你想要我攀咬别人,那是做梦!”

    “做梦?”韦挺淡淡一笑:“丁五,你可知道,你公然的殴打春闱学子成重伤,这是一件多大的事情,你如果不交代一个人出来,你可知道,你的判刑将是什么?”

    丁五不屑的道:“我丁五顶天立地,你们想要构陷于我,那名杜祥学子明明有错在先,为什么你们不去查?”

    “有错在先又怎么了,我们不问对错,只看伤害,你将对方给打成重伤,那就是你的不对!”韦挺淡淡一笑。

    只是丁五就气愤的骂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有人在偷钱,我们如果上前制止,对方受伤了,我们也要负责?”

    韦挺重重的点头道:“没错所以你就别想挣扎了,痛痛快快的认罪,也许我会判你一个流放。”

    “呸!”丁五猛的骂了一句道:“你这是颠倒黑白。”

    “我颠倒黑白!”韦挺哈哈一笑道:“很快,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颠倒黑白了!”

    话音刚落,就在此时,刑部大堂之外,突然涌来了很多的学子和百姓,韦挺看到带头之人是王及善之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来人将大堂之门打开,让百姓们都进来,今天我要在百姓面前明审丁五。”

    就这样,大批的百姓进入了刑部大堂之外的广场,其中王及善领着一群学子伺机而动。

    “丁五你还不说出你幕后之人吗?”韦挺坐在堂上对着丁五吼道。

    丁五冷冷的看了一眼坐在堂上的韦挺道:“丁五没有幕后之人,丁五是冤枉的。”

    话刚说完,就见王及善一个眼神,马上一名学子就站了出来喊道:“韦尚书,求您一定要为我们学子做主呀,杜祥学子只是在赌场输光了钱,没有钱再买筹码,谁知道这个丁五恶人就直接将杜祥学子给打到昏迷。

    今科一定是不能再中了,我们寒窗十年之苦,一朝就被打碎。

    丁五罪不容恕,请韦尚书一定为我等学子做主呀。”

    说完,丁五大怒,准备回嘴,可是就在丁武准备回嘴的时候,他的嘴马上就被一旁的差役给封了起来。

    丁五就这样一句话都不能说。

    此时,韦挺嘴角露笑道:“好请各位学长放心,我一定将这次打人的幕后黑手给揪出来,毕竟寒窗十年之苦,就连陛下都曾说过,所有春闱的学子都是我大唐最好的珍宝。

    丁五在清风赌场打人,本尚书定要查出元凶。”

    “元凶就是清风赌场!”忽然,一位瘸腿的男子冲到大堂之外。

    韦挺看着来人喝问道:“你是何人,怎敢冲撞刑部大堂。”

    “老爷小人冤枉呀,小人要告清风赌场行凶杀人,小人的这条腿就是被清风赌场给打断的。”来人怯怯,跟着就伤心哭泣了起来。

    韦挺看着来人问道:“你不要害怕,说出你的冤屈,今日本尚书在此,一定为你做主。”

    “多谢尚书大人小人名叫牛贵,是长安人士,原本小人在长安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谁知道,自从这个清风赌场开了以后。

    小人就被里面的赌法给吸引了,清风赌场的主人从来不管我们的死活,只知道赚钱,小人的家当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输进了清风赌场。

    不但如此,就在我不想赌的时候,清风赌场却将我找到,说我欠了里面的钱,要我还,我说我没有欠钱,所以不要还,之后那些人就将小人的腿给打断了。

    小人的怀中还有一物,可以证明清风赌场搜刮民脂民膏。”

    “哦真的假的,呈上来!”韦挺用手一指。

    跟着韦挺从户部尚书唐俭那里弄到的关于清风赌场的流水就被献了出来,韦挺拿在手中一看,跟着惊呼的喊道:“一天百万贯!”

    这一句一天百万贯,瞬间让刑部大堂外的所有人都震惊的无以复加,因为这也太多了,多的都有点不可思议了。

    一天一百万贯,这比朝廷都富裕了吧,一定是这个清风赌场搜刮了民脂民膏,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人呀都是自私的,而且见不得别人好的,听到清风赌场这么来钱,终于,引起了围观百姓的嫉妒心。

    “我的天清风赌场这么赚钱,一定是做了什么不法的手段。”

    “是呀,以前我就说过了,干赌场的就没有什么好人。”

    “清风赌场是李战的吧,这个人怎么也这么黑。”

    “真是可怜呀,好端端的一个人,腿被打成了这样。”

    “最好是查一下清风赌场,这个赌场连学子都敢打我看不是一个什么好地方。”

    “对呀那我们一起喊查一查清风赌场吧?”

    就在这些人的三三两两的声音中,很快这些人全部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要求查一查清风赌场,而这个要求就是韦挺要的。

    “请韦尚书彻查清风赌场!”

    “是呀,请韦尚书彻查清风赌场!”

    “请韦尚书彻查请赌场!”

    一个喊,十个喊,百个喊看着场外所有人都大喊要彻查清风赌场的时候,就见韦挺猛的一拍惊堂木喊道:“来人呀给我将李战押来,本尚书要彻查清风赌场。”

    可惜话一说完,外面的差役还没有来得及回话,韦挺就听到一个声音笑道:“不用来押我了,我自己送上门了。”

    “李战?”韦挺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而让韦挺如此惊讶的是,在李战的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位是大理寺卿裴逡,另一位是御史中丞魏征。

    “裴寺卿,魏相你们怎么都来了?”

    看着韦挺,魏征慢慢的道:“陛下有旨,丁五一案,三司会审!”

    “什么三司会审,这就是一件很小的案子,陛下是怎么知道的?”说完,韦挺看向李战问道:“又是你?”

    李战抬头看着韦挺道:“韦尚书,想要定我的罪,你还不行。”

    “你到底是谁?”韦挺终于感觉到了李战的不凡,只是李战却看着韦挺道:“别管我是谁,我这么和你说,如果我犯罪了,你可以随便定我的罪。

    但是如果我没有犯罪,谁也不能定我的罪。

    三司会审,韦尚书多多保重,如果让我抓到你故意构陷,李战与你不死不休。”

    说完,李战微微一拱手,走到堂中央,一把将封住丁五口的布条给扯开道:“受委屈了!”

    丁五看到李战后,呵呵的笑道:“公子,我有什么好受委屈的,不过,那位韦尚书想要让我攀咬公子,我宁死不从,他以为给我用刑我就回攀咬公子,他做梦,丁五誓死效忠公子。”

    “好!”李战点头,跟着李战看向了堂上的韦挺道:“韦尚书,你要好好的解释解释了!”

    魏征这个时候走了过来道:“休堂一柱香的时间,一柱香之后,三司会审,是非曲直,一定会明明白白。”

    韦挺的眉头微微的一皱。

    大概一柱香之后,三司会审开始,这个时候,外面来了更多的长安百姓,可能是听到三司会审的消息,有的连生意都不做了,就是要来看个热闹。

    韦挺这个时候是真的慌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来一个三司会审,如果是他一个人,他一定会将这件事情给办的漂漂亮亮,但是现在变成三个人。

    而且其中主导的那位还是魏征。

    就像刚开始审理丁五的时候,诉状上写的是丁五无故行凶,魏征立即就要原告人上堂,韦挺就解释呀,说这个原告人被打昏迷,到现在都没有醒,所以无法上堂。

    要是别人也就算,可是魏征是谁,那就是刚正不阿,他立即看向韦挺道:“就是抬,也要将原告抬上堂。”

    韦挺苦笑了,没有办法只好安排人去将杜祥给弄到堂上来,问题是杜祥其实根本就没有被打昏迷不醒,这是王及善和杜祥商量好的来栽赃丁五的。

    当然了,弄丁五只是第一手,真正韦挺想要动的还是李战。

    可惜,韦挺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李战居然弄了一个三司会审,你要知道三司会审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促成的,但是现在就是已经促成了,韦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杜祥被带上来之后,还是一直装昏迷,可是这个昏迷,太好破了,只要找个太医过来,往这个杜祥的脉上一搭,是真是假一眼就出。

    魏征还真的准备的很齐全,杜祥被抬上来之后,马上就有太医过去搭脉了,而脉一搭,太医就看着魏征等人道:“这个人应该没有事情呀,脉搏比我还有活力。”

    “啪!”的一声,魏征将堂上的惊堂木给猛的一敲喝道:“大胆杜祥,你还敢在本中丞面前装病。”

    这一声直接将杜祥给吓的一激灵,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道:“魏相饶命,魏相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