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长子 西关钛金

五百六十章 皇室和世家门阀的对决

    杜祥装病瞬间就被魏征给查了出来,听着杜祥大喊饶命的声,一边的韦挺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时候就魏征看着杜祥道:“饶命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是谁让你故意装昏迷,然后诬告丁五的。”

    韦挺双眼一瞪。

    杜祥毫不犹豫的回道:“禀魏相,无人让我故意装昏迷,学生就是一时鬼迷心窍,被丁五打了,头上还出了血,心中真的不忿。

    这才想了这么一招,故意的诬告丁五,不过,我本意是只要给丁五一次教训,不要乱打读书人,只要教训一下,我就会撤回诉讼。”

    跟着杜祥连忙的跪下,然后看着一边的丁五道:“丁五大哥,对不起,我真的只是一时气愤,请您原谅。”

    这个时候,终于韦挺算是松了一口气。

    杜祥也不是傻子,京兆韦氏他可不想得罪,所以杜祥将一切都拦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也是杜祥聪明之处,要是真的将韦挺给供出来,杜祥就是十死无生。

    看到杜祥没有供出自己,一边的韦挺连忙的道:“荒唐杜祥,你真的是太令本官失望了,本官认为你是学子,无故遭人毒打,这才对丁五大刑伺候,想要找到对我大唐学子行凶之人,可是你现在却是诬告。

    杜祥,你让本官如何自处。”

    “韦尚书杜祥有错,请您惩处。”杜祥很乖巧的跪了下去。

    这个时候,裴逡出声道:“我看杜祥也是一时糊涂,要不给这位学子一个机会,赔偿丁五一百贯!”

    裴逡说完,魏征看向了一边站着的李战,韦挺这个时候,心里再次打鼓了,这个魏征好像是在看李战的颜色,要知道魏征这个人可是一向刚正不阿的,连陛下的面子都不给,可是现在为什么要看李战的脸色。

    “丁五!”李战出声。

    “公子丁五在!”丁五马上出声。

    “一百贯,你同意吗?”李战将决定权交到了丁五身上。

    “不同意属下不缺钱,属下要公正。”丁五再次跪向李战。

    李战看向裴逡道:“根据大唐律法,诬告反坐,杜祥已经承认诬告丁五,那他就应该接受他诬告的刑法,一百贯就想糊弄过去,骗鬼呢!”

    “你大胆!”裴逡有些不爽。

    不过,李战却看着裴逡无所畏惧的道:“是我大胆,还是你想徇私?”

    跟着看向身边的魏征道:“魏相,三司会审,怎么会让他待在此处?”

    “陛下钦点!”魏征小声的和裴逡说了一句,裴逡微微一怔,跟着就没有再说话,这时,就听魏征道:“大唐律法,诬告反坐这是铁律,不过,春闱在即,杜祥此子也真心道歉,李公子,我看就不要赶尽杀绝了吧这样一千贯,入牢十日,不知道李公子可满意。”

    李战‘哼’了一声道:“我满不满意不重要,丁五满意才行。”

    “那丁五,你可满意?”魏征看向丁五,这个时候丁五想了想道:“丁五满意!”怎么说呢,一百贯丁五有,可是这一千贯就太诱人了,虽然自己被用刑了,但是都是些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有了这一千贯,他就可以买房成亲了。

    看到丁五满意,李战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道:“丁五满意就好,我们走!”

    可是刚说完我们走,上面的韦挺出声了:“李公子,恐怕你还走不了。”

    “怎么?”李战回身看着韦挺问道:“韦尚书还有何赐教?”

    “还有牛贵控你清风赌场行凶伤人,故意搜刮民财!”韦挺说完,微微正声道:“李战你的清风赌场可真的是赚钱呀,一天的流水就有上百万贯。”

    “上百万贯?”魏征和裴逡也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这边李战则是很平静的看着韦民道:“韦尚书,你可真是煞费苦心,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首先说说这位牛贵吧。

    这位牛贵在长安城是出了名的赌徒,我们清风赌场已经下严令不允许他进入了。”

    “是因为你们榨干了他的钱!”韦挺大声的喝道。

    “当然不是!”李战不卑不吭的道:“是因为我们答应了他的妻子和女儿,牛贵的妻子和女儿都在长安城,其中牛贵的妻子就在清风赌场的厨房,女儿也在牛贵的腿是自己摔的,药钱还是我清风赌场垫的,不信可以将郎中叫来对峙。”

    李战说完,场外的百姓一片唏嘘。

    “那你们清风赌场上百万贯的流水可是真的?”韦挺又抛出一个对李战不利的话题。

    李战则是笑道“你也知道那是流水,流水是做不得数的,我们流水上百万,但是有人输,有人赢,清风赌场输赢都在一半一半。

    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在场的百姓,他们有没有在清风赌场赢过钱?”

    李战说完,马上就有百姓回答:“我赢过,赢了二十贯,要是在别处,赢了二十贯你就别想走了,可是在清风赌场,你就是赢了二百贯,二千贯,也能来去自如。”

    “这个是真的我也赢过,还有就是我也输过,不过,只要我输到一百贯,清风赌场就有人提醒我希望我不要赌了,换换手气,下次再来,我觉得这不错。”

    “其实清风赌场挺不错的,我也去那里玩过,真的挺不错。”

    在一片片百姓对清风赌场的叫好声中,李战一步一步走到外面喊道:“各位长安的乡亲,韦尚书责问我李战清风赌场是不是搜刮民财。

    我李战今天在这里可以负责任和告诉大家,我清风赌场从来没有盈过一分钱的利!”

    “啊?”李战的话,让在场的百姓都惊呆了。

    韦挺更是鄙视的道:“李战你牛皮吹大了吧,你清风赌场没有盈过利说出去谁会相信?”

    “哎!”一声叹息,魏征起身道:“这一点本相可以作证!”

    “魏相?”韦挺一个惊骇。

    “李战的清风赌场每月的盈利,除了工人的饷银还有房屋的折损,其他的全部都捐给了长安百姓!”魏征慢慢的走出了刑部大堂来到堂外看着百姓们道:“本来这件事情,李公子一直都不想大家知道,清风赌场的所有盈利其实李公子都拜托给了本官。

    本官会每月给长安城年满六十岁的老人一贯钱,年满五十岁的老人一石米,给没有钱看病的患者紧急救助,此外,还准备在长安开办十所学堂,免费教导孩童读书。

    李公子说,赌场的钱应该是长安百姓的,所以他只拿了自己该拿的,其余的都捐了出来!”

    魏征说完,一位百姓走了出来道:“我说我家怎么多了一石米,原来这都是李公子给的!”

    “还有我家,上一次我爹看病,那位郎中就没有收钱,我还纳闷怎么不收钱,原来是李公子帮着我爹付的。”

    “我是个混蛋,我娘已经拿了快半年的一贯钱了,原来都是李公子给的,我今天居然还来看李公子笑话,我真是个畜生。”说完,男人给了自己一巴掌。

    一瞬之间,百姓们都默默的低下了头,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自己得到的救助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清风赌场默默支持的。

    这是真的让在场的百姓有些感动了。

    李战看着百姓们都低下了头,这个时候,他笑着向在场的百姓拱手道:“清风赌场之财,李战认为算是不太光彩的财,与其让被人挣走,不如我李战拿下,跟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只是李战要抱歉的告诉大家,清风赌场账面上的流水,一天一百万贯,只是并没有那么高,所有的赌场流水,我会尽快的发出一个公告,让所有的百姓监督。

    还有各位寒门学子,如果一时无钱,可以到我清风赌场一月领取一贯的生活费用。

    清风赌场李战永不盈利,请所有百姓监督!”

    “李公子仁善!”就在李战说完之后,在场所有的百姓都对李战躬身施礼。

    李战一个回身,看向韦挺道:“韦尚书,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弄到了我的流水,不过,现在我的解释,你可满意了,如果你已经满意了,那我就准备离开了,丁五身上还有伤势!”

    “请便!”韦挺也是怂了,现在他知道,李战不但没事了,还会得到巨大的感恩,说真的,韦挺真的有些无法想象。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李战这样的人,他凭什么可以三司会审,凭什么放弃了清风赌场那么高的盈利,还全部都捐了出去,这不合理呀,真的不合理。

    也就是李战,随便是谁被韦挺抓到这样的把柄之后,都会倒霉的,可是李战却并没有按常理出牌,韦挺输的不冤。

    只是虽然韦挺输了,但是韦挺却不会受到惩罚,因为没有人供出韦挺,杜祥也好,牛贵也好,即使是被逼供的丁五,他们都没有指出韦挺的罪行。

    京兆韦氏,不是一般人能动。、

    所以这第一次的对决,只能算互有胜负,李战还是处在下风的,但是李战期待着下一次的对决,因为李战和韦挺的对决更像是宿命。

    那就是皇室和世家门阀的对决,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