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长子 西关钛金

第六百五一章 登州捕鲸

    贞观十六年春登州海边

    海风习习天空上有海鸥在愉快的飞翔,不远处几艘大船刚刚离港,李战惬意的躺在沙滩上,此时的李战已经褪去了少年人的稚嫩。

    成为一名更加沉稳的成年人,毕竟六年了,李战也已经二十五岁了。

    而在李战的周围,几个毛孩子正在肆意的玩着沙滩上的沙子,李战给他们配备了一人一把小铲子,一个水桶,让他们自由自在的所以玩耍。

    这几个孩子就是李平,李安,李厥(李承乾的长子),李浩(李恪的长子),李语曦!

    五个孩子现在都跟着李战学习,李厥和李浩是去年贞观十五年送来的,在李战的照顾下,也是越来越活泼,你是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刚刚送来的时候,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一点儿童的童心都没有。

    现在好了,终于恢复童心了、

    “爹你快看,我做了一个大城池。”李战的长子李平笑嘻嘻的来李战面前献宝。

    跟着李平的后面,李安,李厥,李浩也都一一的跑来了,李战看着李平的小城池笑着点头道:“不错,不错!”

    刚说完不错之后,李安,李厥,李浩也是马上要求李战去看他们所造的东西,有船,街道还有马车你还别说,一个一个都还挺不错。

    李战全部都给了好评,但是让李战很纳闷的只有自己的女儿李语曦一个人什么也没有做,李语曦仅仅是在海边捡着贝壳,等李语曦来到了李战身边的时候,手中的小桶里已经有小半桶贝壳了。

    这个时候,李战就笑着问李语曦,为什么你没有玩沙子?

    而李语曦的回答则是让李战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李语曦告诉李战,现在不管沙子堆的有多好,等一下潮水来了,再好的沙子也会瞬间覆灭,所以即使堆的再好也没有用。

    还不如自己去捡一点贝壳。

    “额!”一刹那间,李战愣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女儿好像懂的还挺多的。

    就在此时李义从远处笑着跑了过来,然后对李战笑道:“殿下该吃饭了!”

    听到吃饭,马上五个孩子排成一队,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搀扶,而是自己等了李战的命令之后,一起往海边的一处别墅走去。

    那栋别墅是一栋和现代别墅很相像的建筑。

    别墅占地不大,一共有八个房间,三个客厅,四个洗手间别墅中有自来水,抽水马桶,当然了,没有电灯电炮,李战一家就住在这里。

    别墅中没有仆人,打扫家务的,就是杨巧儿,李荇安,欧阳多多,凤鸣,麹筱笛,月儿,华姑这些人,不过,别墅范围一里是被封锁的。

    等一回到别墅。

    “影爷爷影爷爷!”

    孩子们欢快的看到了影子,跟着五个孩子开心的跑了过去,然后冲进了影子的怀中,六年了,影子又老了一些,不过,依然还是很精神。

    影子最宠溺的就是这些孩子们,还记得李平有一次因为调皮打坏了一盏瓷杯,李战很是生气,因为李战已经三番四次说了李平的调皮,但是李平却总是不听、

    李战为了杀鸡儆猴,就下了命令,李平一天不许吃饭。

    哎呦杨巧儿还没有哭,这边影老就伤心的跪到了李战的身边,希望李战不要这样的惩罚,影老哭着说现在李平还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是不吃饭,一定会影响身体的。

    李战都无语了,别人的面子不给,但是影老的面子,他怎么能不给,影老一直跟着李战出生入死,现在跪在李战面前,哭的这么凄惨。

    李战只好叹息了一声,跟着将影老给扶起来之后说算了。

    本来李战认为影老应该也就对李平好一些,其他的应该不会这样的护着,后面让李战有些傻眼的是,影老居然对所有的孩子都一样宠着。

    不管是李平,李安,李语曦,还有后来的李厥和李浩,影老对这些孩子们,那是宠的无以复加,以至于后来,李战要对这些孩子做一些惩罚的时候,都要将影老给支开。

    “爷爷爷爷爷爷!”

    当然了,因为影老真心对孩子们,所以孩子们也是对影老亲切不已,冲进影老的怀中,欢快的喊着爷爷,那一抹真的很温馨。

    李战走了过来,影老也是马上放开孩子们躬身道:“殿下!”

    “免礼!”李战跟着笑道:“一起去吃饭吧等吃完了饭,就由影老带着孩子们玩一会。”

    “真的!”影乐一个惊喜,孩子们听到可以玩一会,则是迅速的欢呼了起来。

    李战微微一笑,孩子呀天生还是爱玩,进入别墅之后,杨巧儿就笑着去带孩子们洗手,李战看着李荇安问道:“荇安,岳父说了几月回来?”

    李荇安回头笑道:“七月这次爹说走的有些远,不过,再远也会在七月回来。”

    李战点头:“辛苦岳父大人了,总是帮着我四处走,这次回来,我想你和岳父大人说,以后就不要再出海了,年纪也不小了,可以休息休息了。”

    “哎知道了。”李荇安微笑回答。

    这个时候,一边的欧阳多多窜了过来道:“殿下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教孩子们功夫呀我这位老师已经闲置很久了。”

    李战看着欧阳多多笑道:“这些孩子们才六岁,是不是太小了。”

    “哎这你就不懂了,武术就要从孩子开始练!”欧阳多多那是摩拳擦掌,对于教孩子武术,欧阳多多早就跃跃欲试了。

    不过,李战却有一点不太情愿,为什么因为这个武术确实实在是废孩子,很吃苦很吃苦,虽然长大后可以保护自己,但是李战还是有点不太认同,所以一直都是对欧阳多多岔开话题的。

    “啊哦!”看着兴致勃勃的欧阳多多,李战笑道:“我这个一个人决定不行呀你说要练武术,不能只有我们的孩子练呀,厥儿,浩儿也要练呀。

    所以我必须要问问承乾和李恪,他们愿不愿意,同不同意?”

    “那你快点问呀!”欧阳多多迫不及待的瞪着小眼睛道。

    “问什么问!”欧阳冶从一边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多多不爽的骂道:“欧阳多多,你要是再敢碰我的孙女,我就和你拼命,上次非要让我孙女练什么劈叉。

    我孙女眼泪都下来了,你还不罢休,哼你离我孙女远一点。”

    “啊?”欧阳多多看着自己老爹心疼的样子一个荒唐的道:“你小时候不就是这样对我的,还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可甜上甜,怎么现在又这样说了?”

    “呸你能和我孙女比我还是那句话,欧阳多多你可以随便练谁,但是我孙女绝对不跟着你。”

    欧阳冶的话,让欧阳多多一个无语,等欧阳冶回头去找李语曦的时候,在欧阳冶的背后挤眉弄眼,李战看着欧阳多多那可爱的样子,哈哈的笑了起来。

    笑声让欧阳冶猛的一回头,跟着就看到了欧阳多多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欧阳冶眼睛一瞪,欧阳多多‘啊’的叫了一声,回头就跑,欧阳冶瞬间就追了过去骂道:“你还想跑。”

    “老爹,我不是故意的,别追我了。”欧阳多多大声的求饶。

    不过,欧阳冶却紧跟不舍的喊道:“你停下,让我揍你一下。”

    “哈哈!”父女俩的日常,让孩子们都笑了起来,李战也是笑个不停

    终于午餐开始了,所以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李战一家的午餐就是华丽丽的海鲜大餐,帝王蟹海胆生蚝!

    当然了,这些都是大人吃的,小孩们吃的还是米饭和肉菜。

    起先这些小孩对海鲜也是十分喜欢,只是吃得时间长了,要是百吃不厌的还是米饭。

    现在整个登州城最大的进口就是大米,说真的,那些海鲜,特别是螃蟹,吃的人很少很少,李战在贞观十四年的时候,造出了捕鲸船。

    当然了,其实捕鲸这种事情,早就已经有了,大概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先人就划着木筏开始捕鲸,可是那个时候捕鲸的死亡率太高了。

    鲸鱼是目前世界上最巨大动物,大的鲸鱼可长达30多米,重量190多吨,相当于33头大象或300头黄牛。

    古代对鲸鱼的描写是,声音像打雷,吐气像刮风,喷起水来如雨如雾,远远望去像海面上的一座山。鲸鱼经常母子出行,一只大的带一只小的,远远望去,一高一低就像海中的岛屿一样。

    那个时候的鲸鱼叫海龙翁。

    鲸鱼身上全是宝,不单是肉可以吃,鲸鱼脂肪非常丰富,厚达十几至几十厘米。渔民很早就会用鲸脂制油,用鲸油点灯照明,无烟无臭耐用。

    李战捕鲸之后,专门对长安出售这种鲸油,那绝对是抢手货。

    当然了,捕鲸是有技术的,捕鲸最好的是在春季,因为我们都知道,鲸鱼貌似大鱼,实际上是哺乳动物。每年冬春季节,鲸鱼会游到浅海产子,这个时候就是捕鲸的旺季了。

    李战的登州捕鲸队,只要冬至一过,渔民便组织船队巡猎,发现鲸鱼后,各船徐徐驶近猎物,用“突刺法”捕捉。

    船队由三艘捕鲸船组成,如果不是李战造出的捕鲸船,那想要捕鲸,最少要九到十艘,渔具是一种带索有杆的鲸标,长1.5-2米,重10公斤左右。标钩锐利,缆绳连接牢固,一头缠在船上,一头随杆操作。

    每船若干组,每组二人,一人抓标,一人管索,由技术高经验足的人负责头标,一般离鲸鱼2-3米时,头标开始投掷,不管脱落与否中,其他标手补投,数标齐下,万无一失。

    标钩刺入鱼体后,渔民因势利导,松索让其拖游,待受伤的鲸鱼筋疲力尽后,便拉加船边绑好,再拖到岸上宰杀。

    售鲸所得,有约定规矩,按实际中标船数及部位有别分配,每船再按贡献大小处置,李战想到捕鲸,还是因为有一年的时候,一条巨鲸搁浅在沙湾海滩,重达万斤,就像一座小山!

    有百姓发现后,用十多头牛拖到登州城附近宰卖,价钱很便宜。当时生活比较困难,有肉吃大家都争着抢购。

    李战知道后,也去看了,发现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鲸鱼的好,直接将鲸油给扔了,这才让李战感觉要教一教大家捕鲸。

    不过后来鲸鱼捕多了,鲸鱼肉就贱了,登州还没有富裕的时候,家穷贪鲸鱼肉便宜,买了很多,吃到腻吃到怕。”鲸鱼肉比猪肉便宜多了,那时海鲜都比猪肉贱,甚至猪也吃海鲜当饲料!

    李战想着不能让鲸鱼肉卖这么便宜,可是鲸鱼肉又不好储存,所以后来李战发明了鲸鱼肉罐头,我的天,这一卖就将鲸鱼肉不但卖遍了整个大唐,就连大食,吐蕃整个西域的国家都卖了一个遍。

    李战的捕鲸队也从一个队变成现在的十五个队,罐头厂也从一间变成了十间。

    单单捕鲸这一项收入,李战就可以达到5000万贯一年,当然了,这5000万贯,李战还要往长安送一些,所有人都雨露均沾,这样大家才知道李战的好,李战才会一直都在大家的心中。

    当然了,李战这个捕鲸是有节制的,因为李战也知道,如果不节制的捕,那么鲸鱼就会遭受灭顶之灾,人类对鲸鱼的兴趣,其实原本并不大。

    在人类工具还不成熟的古代,鲸鱼这种庞然大物人类还没有办法,只有一些小型鲸鱼会成为因纽特人的猎物。

    但是随着鲸鱼身上的巨大财富被发现,人类才开始大规模捕猎鲸鱼,从海豚到抹香鲸,再到蓝鲸,无论体型多大的鲸鱼,在人类捕鲸船的面前都不堪一击。

    特别是人类发明内燃机后,对鲸油的需求达到了高峰,当时鲸油的价格可以跟黄金相媲美。

    丰厚的利润也促进了捕鲸业的进一步扩张,当时一艘捕鲸船就像是一个在大海上的工厂一样,把鲸鱼捕捞上船以后,有专门的工人会负责就地熬制鲸油,不然鲸鱼一旦腐败,那就失去了价值。

    为了捕鲸,捕鲸人们甚至会先抓住幼鲸,让鲸鱼母亲不忍离开,最终成为一桶桶的鲸油。

    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挪威人,以及后来的美国人,都是当时最热衷于捕鲸的国家。工业和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让捕鲸船装备了更先进得武器,再也没有鲸鱼可以在捕鲸船面前逃脱了。

    人类捕鲸的范围,从北极一直深入到南极,尤其是生活在南极海域的蓝鲸。

    捕鲸人惊喜地发现,蓝鲸体重可以达到170吨,它是所有鲸鱼当中体型最庞大的,身上的脂肪也最为丰富。消息传开后,南极一度成为捕鲸船密集的所在,蓝鲸几乎差一点就要被绝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