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东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 摄魂铃

    第二百一十九章摄魂铃

    ……

    一个先天巅峰的大派弟子,法袋中的东西,自然比散修丰富的多。不过徐君明看上眼的东西却不多。

    拿出一个小瓷瓶,揭去上面封印后,放在鼻子前一嗅,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有收获的徐君明,把中年道人的魂魄和法袋还回去,后者很快清醒过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

    看他一脸悲愤的样子,徐君明无语。

    搞得自己好想把他怎么着了一样。

    “滚滚滚,道爷我不跟你这小辈一般见识。回去告诉你们玄真观的长辈,要想从贫道这里找回面子,尽管放马过来,道爷我接着。”

    中年道人拿回自己的玉如意,背好法袋,愤怒而又畏惧的看了眼对面的道人,快速转身离去了。

    离开十几里,觉得安全后,中年道人盘坐下来,搬运法力,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无异样。

    打开法袋看了看,诸物都在,唯独少了自己苦心所得的一枚‘青阳丹’。

    “肯定是被那混蛋拿走了。”

    咬牙切齿一番,有心回去找对方算账,但想想自己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下,回去也是丢人。

    但那一粒青阳丹,可是自己辛苦得来。

    若是服下,丹田可突破十一亩,现在失去,恐怕要多耗五年苦功。

    踌躇半响后,终究还是没敢回去。

    一跺脚,直朝万仙山奔驰而去。更新最快 手机端::

    跟茅山南宗一样,玄真观也在万仙山深处一处山谷中。

    通报了守山弟子,中年道人直奔玄真观‘太清大殿’。

    “弟子刘传生拜见掌门真人。”

    跟茅山不同,玄真观的掌门从来都是由金丹修士担任。如今,玄真观掌门纯如真人,修为已达金丹三转,再进一步,就是金丹中期。

    威严深重。

    “此番去擒拿那徐道人可是失败了?”

    看刘传生颓丧的样子,就知道不顺利。

    “弟子惭愧,那徐道人道法高强,弟子不是对手。”

    纯如真人眉头一皱。

    “以你先天巅峰的修为,再加上九道宝禁的‘紫火如意’在手,仍然不是此人对手?”

    “那徐道人手中赤色神光威力强横,应该是极品法器无疑。至于修为也应该不比弟子差多少。斗法一场,弟子仍不是对手,辜负了掌门信任!”

    纯如真人摆了摆手。

    “是我错估了那徐道人的实力,错不在你,回去休息吧。”

    刘传生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你还有何话说?”

    “启禀掌门,那徐道人仪态狂妄,对本派口出恶言,丝毫不把我玄真观放在眼中。还望掌门能再派能手,灭掉徐道人的嚣张气焰,以卫我玄真观千年威严!”

    “那徐道人果真如此狂妄?”

    看着掌门真人深如渊潭,仿佛直入心底的眼神,刘传生心中一慌。不过想到自己损失的青阳丹,心底火气‘蹭蹭’涨了上来,一咬牙。

    “正是!”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刘传生不敢多言,躬身一礼,退后几步,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纯如真人微微摇头。

    以他的见识,自然看得出刘传生在给那徐道人泼脏水。

    一时意气之举,倒也无可厚非。

    换做是他,若是被人打一顿,心里也一样不好受。

    “不过这徐道人杀我玄真观一十九位弟子,虽然事出有因,但若是不能教训一番,也有损我玄真观颜面。不过,此人有极品法器在身,普通先天巅峰的弟子怕是拿不下他。”

    沉吟片刻后,高声道。

    “值殿弟子何在?”

    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轻弟子,连忙走了进来。

    “掌门?”

    “你去清宁院,把江寿阳请来。”

    “掌门,可是有‘火尊者’之称的江太师伯?”年轻弟子崇敬道。

    “正是!”

    “弟子这就去!”

    看着他匆匆跑出去的身影,纯如真人不由叹道。

    “年轻真好,像我这样的老家伙,已经忘记‘崇拜’是什么感觉了。”

    摇了摇头,大殿内安静下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

    一位头发花白,年过半百,一身黄色道袍的老道人,迈步走了进来。

    “弟子江寿阳参见掌门,不知掌门召唤,有何事吩咐弟子?”

    纯如真人手一挥。

    “这枚玉简你看一下!”

    江寿阳接住后,神识浸入。

    “这蒋至真真是该杀!”

    “他确实该死。不过我们玄真观的弟子被外人斩杀,虽有过错,我们也不能不闻不问。否则我玄真观威严何在?”

    “掌门是想让弟子把这诛杀蒋至真的人,带回玄真观发落?”

    “我们玄真观乃是名门正派,带回此人也只是让他在祖师堂中忏悔一番,不会伤他性命。”

    “弟子明白了。”

    江寿阳闻弦歌而知雅意,掌门真人的意思,就是打一顿带回来。

    “此人颇有手段,尤其手中一道赤光乃是极品法器,不好对付。你如找到对方,当小心谨慎。”

    纯如真人沉吟片刻,左掌摊开,光芒一闪,一柄通体紫色,长约一尺的如意出现在掌中。

    这如意一现身,周围温度迅速攀升,火气比之前浓烈了数倍。

    “这‘太上玉如意’你拿着。”

    江寿阳惊讶道:“掌门,区区一个先天,还需动用我玄真观镇教灵器?”

    玄真观有两大灵器,一件是‘太上玉如意’,一件名曰‘聚风神幡’。

    一火一风,正对应玄真观传承,威力强大。

    “之前派人去擒拿徐道人都失败了,所以还是谨慎为上。”

    “弟子明白,这次必定擒拿那徐道人回山向掌门复命。”

    纯如真人点头后,法力托着‘太上玉如意’,放入江寿阳举过头顶的双掌上。

    一道灵光,从纯如真人指尖没入江寿阳顶门。

    “这是操控‘太上玉如意’的法诀,你先回去祭练七日,把这镇宗灵器运使纯熟后,再出山去找那徐道人。”

    “谨遵掌门令谕!”

    ……

    “道爷饶命,道爷老命,小畜自开启灵智,便从未害过人命,一心在山中清修,还望道爷明察,饶小畜性命。”

    一头黄毛狐狸,跪在地上,不住的超徐君明磕头,满脸哀色。

    “你走吧!”

    徐君明挥了挥手。

    狐狸神色大喜。

    “多谢道爷,多谢道爷!”

    说罢,迈开四蹄,亡命般朝深山跑去。

    “咻咻…!”

    小青鸟叫了起来。

    摸了摸它脑袋,徐君明笑道。

    “这狐狸妖气清正,并无血煞之气。气运中虽无功德,却也无怨气,显然如它所说,并未害过人命。念它修行不易,且随它去吧。”

    小青鸟歪了歪脑袋,又叫了两声。

    “老爷我望气的本事天生就有,可没办法传给你。好了,以后多多擒拿鬼类,若是妖的话,不碰到它为恶,就暂时不必管了。”

    小青鸟点了点头,振翅朝空中飞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天边。

    徐君明也不去管它。有极品法器青木杖在,加上飞行的优势,除非金丹修士,或者有灵器在手的先天,否则很少有人能擒住它。

    打不过,跑还是可以的。

    拿出赤火神光,经过不断祭练,这宝贝日益圆满。

    “也该考虑渡劫的事情了。”

    没有一件灵器兜底,他总觉得干什么事都没底气。

    不过赤火神光的积累,到底不比阴阳大磨,更不如本身材质达到洞玄圆满的地皇塔。

    所以,若想增加赤火神光渡劫的几率,还找到一个火灵气浓郁的地方才行。

    徐君明一挥手中竹杖,淡青色的灵光闪过,密集的荆木蒿草自动向两侧分开,一条路径蜿蜒向远方。

    这根竹杖是他用,从胡三娘那里换来的灵竹祭练,现在是三条宝禁的下品法器。

    拨草驱蛇,用处不少。

    穿过这条山岭后,前方出现了一条大河。

    正值夏季的北方雨水不少,所以河道很宽,浓郁的水汽扑面而来,令人心中一畅。

    因为他所立的地方还是荒野,没有渡口,自然也没有渡船。

    好在身为修道之人,徐君明丹田那上百枚白色灵符中,也有水道法符,虽然并非核心道法,度过面前这条几十米宽的大河足够了。

    “叮铃铃…!”

    就在他准备渡河的时候,挂在腰间的铜铃突然响了起来。

    脚步一停,把铜铃摘下来一看。

    只见一个‘翔’字,在铜铃表面熠熠生辉。

    徐君明瞳孔微缩。

    这铜铃是他用得自舞阳山的九百炼赤铜,祭练出来的魂道法器。跟作为魂道本命法器的‘一梦黄粱’不同。

    这件‘摄魂铃’,除了可以撼动神魂,最大的作用便是追寻敌踪。

    只要捏住敌人一丝魂魄,方圆百里之内,便无所遁形。

    若是只捏住敌人一丝法力的话,三十里内,铃声便会响起来。

    鬼气、妖气、怨气、血气、煞气,等一切异气,靠近徐君明十丈以内,这摄魂铃一样会响。

    这集合警戒、追踪的法器,是他参悟了不少同类型法器后,祭练而出。

    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