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东人

第三百六十五章天魔白骨舍利

    ……

    秦魔和神鹰上人,也震惊于重阳令的变化。

    震惊之后,便是狂喜。

    有这件更加强大的宝贝压阵,他们从旁边那两个元神强者手里活下来的希望大增,运气好的话,还能反杀。

    两人输入法力,却瞬间发现,原本运转如意的重阳令,却变得迟滞起来。

    “怎么会这样?”

    两人惊愕起来。

    突然,重阳令颤动起来,直欲朝那魔气冲天的高大身影飞去。

    “不好!”

    秦魔两人连忙把最后一颗猩红色丹丸服下,按照口诀定住重阳令。

    刚要腾空而去的重阳令很快停了下来,但七彩灵光颤动不休,不再像之前那么稳定。

    作为炼器师,徐君明一眼便看出。

    除了那作为基础的七彩华盖,其余巨钟也好,五周神鼎也罢,连带其余五件灵宝,都是那魔气冲天的金甲尸的宝贝。

    之前他在大鼎中的的时候,秦魔和神鹰上人,尚且能够操控重阳令。但如今七件灵宝加入,重阳令的权柄起码有一半落入这金甲尸手中。

    再想像之前那样运用自如,当然不可能。

    “把我…重阳…道的镇派…灵宝,还来!!”

    金甲尸语气沙哑,却透着一股强大的威仪。

    重阳令慢慢的脱离了秦魔和神鹰上人的头顶,缓缓朝金甲尸飞去。

    秦魔两人双目尽赤,面孔狰狞,用尽全力想要定住这宝贝。

    但实力的差距,让他们的努力显得有些徒劳。

    突然,浩荡的风雷之气乍起。

    罗越突然出手,铺天盖地的雷霆闪电,直朝金甲尸碾压而去。

    强横的闪电风暴,让金甲尸不得不停手。

    “忤逆之徒,你…该死!”

    扬手一挥,强大的魔气,沸腾如潮,浩浩荡荡迎向飞来的雷电。

    “重元师伯,你不是也跟我一样入魔了吗?大家何分彼此。”罗越冷声道。

    金甲尸魔气剧烈翻腾起来,怒气直冲华盖。

    “不要叫我师伯,你这忤逆叛徒,枉老夫力排众议,让你做重阳道掌门,你居然自甘下流,贪图魔法,以至于本派被灭,真真是该死!!”

    “呵呵,我自甘下流?别忘了,灭掉重元道上下万余弟子的人可是你啊,我的好师伯。”

    “那是老夫中了你的暗算。”

    “暗算?哼,如果不是你骄傲自大,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法力,化解这舍利中的魔气为己用,怎么可能入魔?说到底,你也是一个贪生怕死,同样又跟我一样,渴望成仙的可怜虫而已。”

    被戳中痛楚的金甲尸,尸气如同喷发的火山,震动天地。

    头顶的天魔白骨舍利,荧光湛湛,威能浩荡。

    “欺师灭祖之徒,给我去死!”

    “哼,大言不惭。当初要不是有阵法和半个重阳令,你早就死在我手了!”

    罗越一挥,天地间灵气浩荡,澎湃的雷霆,鼓荡的风暴,如同两条千百丈的怒龙,翻腾而来。

    两人这一动手,金甲尸自然无暇再去争夺重阳令。

    骤然消失的压力,让秦魔两人倒飞出去。

    心中喜悦,还没等他们催动法诀,收回重阳令。

    一道强大之极的九色神光,惊天而过。

    速度太快,又极为突然。

    秦魔、神鹰上人几乎没反应过来,就被神光刷走,连带一起的还有重阳令。

    与此同时,远在千万里之外的黑山法界。

    恢弘的黑神殿中,一个身穿白袍的修士,以及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同时睁开了双目。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盘坐在骨莲上,气息浩大的身影,连忙单膝跪地。

    “黑山大人,我们失败了。”

    “谁杀了你们?”

    浑厚而又平静的声音响起。

    “是徐君明!”

    “你们确定?”

    “属下绝不会看错,当初我那徒儿就是被他用九色神光震杀。”少年连忙道。

    很显然,他就是神鹰上人的分身。

    “这么说重阳令也落到了他手里?”

    “正是!”

    “天魔白骨舍利何在?”

    “舍利子在一头金甲尸手里。”

    “金甲尸?”

    白袍青年点头后道:“这金甲尸修为太高,几乎有元神后期,甚至是更高的修为,如果不是被原重阳道掌门干涉,几乎被他夺去。”

    “对了,黑山大人。这金甲尸应该是重阳道大长老重元子。貌似他跟那重阳道掌门之间有大仇。”

    黑山老妖点了点头,挥手间,两个瓷瓶落入两人手中。

    “这瓷瓶中各有十二粒七阴丹,你们拿回去服用。这段时间就在黑山法界恢复修为。”

    “是,多谢大人。”

    “去吧。”

    两人同时拱手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黑神殿内恢复了安静。

    黑山老妖掌中现出一枚重阳令,默默感应片刻后,背后黑色长幡光芒一闪,一个黑色大洞出现在眼前。

    破碎的黑色长幡飞了进去。

    此刻远在重阳洞天内院的徐君明,整跟重元子和曾经的重阳道掌门罗越对峙。

    “把重阳令交出来。”

    重元子脸色难看。

    重阳令本是他是他执掌的重宝,要不是在千年前那场大战中失落了作为根基的七宝华盖,实力大损,他也不会被自己那掌门师侄暗算,以至于入魔,更害的整个重阳道上下万余弟子被灭。

    徐君明心下警惕万分,神色中却极为平静。

    “重阳令只有一件,二位却都想要,我该给谁?”

    “巧言令色。”重元子冷哼一声,看了旁边的罗越一眼。

    “掌门师侄,重阳令乃我重阳道镇派之宝,不管你我有多少深仇大恨,但此宝都不能落入外人手里。”

    罗越点了点头。

    “师伯所言甚是,你我联手先斩杀此贼,再来比一场,决定重阳令的归属。”

    “掌门师侄所言,正合我意。”

    徐君明眼角直跳。

    这两人刚刚还一副恨不得斩杀对方的样子,怎么这么一会就变成一致对外了?刚刚神鹰上人和秦魔在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这么齐心。

    法力一催,地皇山从脑后飞出。

    就在三人准备打起来的时候,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大洞,一面破破烂烂,仿佛随时都会碎裂,约有丈许大小的黑色长幡,从中飞了出来。

    这长幡上的气息,晦涩之极,隐隐透着一股强悍。

    刚要动手的重元子和罗越看到这面黑幡,脸色瞬间大变,身形爆退千丈,才停下来。

    神色戒备之极的盯着黑色长幡。

    徐君明也毫不迟疑的把修为提升到元神五阶,地皇山悬浮在头顶,洒下一圈圈洞天之力,护住周身。

    一个相貌奇古,身材高大,长发披肩的中年人幻影,从黑幡中浮现出来。

    看了一眼徐君明,目光转向罗越,最后定格在了重元子身上。

    “没想到时隔千年,还能够再见面。”

    “果然是你,黑山老魔!”重元子凝重道。

    “老魔?呵呵,你现在可比我更像一个魔头。”顿了一下,“当年你们趁本王重伤,夺走了我的天魔白骨舍利,现在该还回来了。”

    “此宝已被我祭练千年,早就与我合为一体,跟你没关系。”

    “巧取豪夺的话,也说的如此妥帖,果然不愧是我魔教之徒。也罢,就让本王称量一下,这些年你的本事到底长进了多少。”

    抓住背后的黑幡一抖,瞬间灵气震荡,浩瀚的黑色魔气,化作千百丈巨掌,铺天盖地的朝重元子打了过去。

    强横的威势,令人见之色变。

    “轰…!”

    天地震动,重元子仿佛一个皮球,被瞬间打飞。

    ‘哇’,一口逆血飞出。

    以金甲尸的肉身之强悍,居然被一击打的吐血。

    黑山老妖神色冷漠,再次挥动黑幡,一股更浩瀚的魔气化作数千丈擎天巨足,带着撼山碎岳的架势,直朝重元子踩了下来。

    后者脸色大变,体内法力不要钱一般,输入天魔白骨舍利,同时朝罗越高喊。

    “罗师侄,当年围攻黑山老魔的人也有你。若是你放任他杀我,到时你也别想好过。”

    罗越掌中现出一件灵光浩荡,两尺左右,金光璀璨的玉如意。

    这如意上纯阳之气强横无比,一看就知道是一件高阶灵宝。

    一挥掌中如意,天地灵气化作滚滚纯阳灵气,一把数千丈的如意,与天魔白骨舍利形成的黑色巨珠汇合。

    三方撞在一起,如同火星撞地球,强大的冲击力,让整个重阳内院晃动起来。

    “咔啦…!”

    玉石碎裂的响声过后,‘砰’的一声,整个重阳内院崩碎开来。

    百里之地化作废墟,带着惊人的声势,从半空砸落下来。

    泥土灰尘冲天数百丈,三千里的重阳上院,震动良久才停下来。

    所有来此探宝的修士,都被这惊人的声势吸引了目光。

    看着漂浮在空中肆意宣泄这自己气势的黑山老妖,以及气息惊天动地的重元子和罗越,无不震撼。

    “此战过后,把你手里重阳洞天的权柄给我,否则这次大战,你我都要死。即便这次不死,此魔还在,我们也难免一死。”罗越神色凝重道。

    “好,就依你之言。”

    重元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他不想放弃自己祭练千年的‘天魔白骨舍利’,这也就意味着,黑山老魔第一个想要除去的人肯定是他。

    为保性命,放弃一些也可以接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