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东人

第四百二十一章 灭龙宫

    ……

    “不过根据我龙江水族族志记载,龙庭破灭时,被当时的龙皇以无上大法力,沉入东海万丈深渊,无数龙庭至宝,也一并埋葬。并以自身最后的修为,遮掩了天机。”

    “所以,上古大战后数万年,虽然无数人都想找到东海龙庭所在,却从未有人成功过。”

    “但…我知道,如何准确找到龙庭所在!只要,真人愿意把天龙剑和龙神旗还我,并助我登上龙江龙王之位,我愿意助真人找到上古龙庭所在,启出其中龙族积累的无数宝物。”

    敖玉口若悬河,神色自信。

    东海龙族祖庭的传说,在整个修行界中已经流行了数万年。经过无数人的美化,上古龙宫就是一个灵宝不如狗,仙器遍地走的宝库。

    但凡修行之人,无人不想去分上一杯羹。

    他相信徐君明也一样。

    “说完了?”

    看着徐君明平静的神色,敖玉心中有些发紧。

    “他不可能不动心。平静不过是装出来的。”

    “是!”

    徐君明随手一挥,伴随着一股无法抵挡的狂澜,敖玉不由自主的被卷起,飞出了水榭。

    ‘蹬蹬蹬’,一连退了几步,好悬没一屁股跌倒在地。

    “你以为凭借一个劳什子上古龙宫,就可以在这里跟我堂而皇之的谈条件?之所以不杀你,不过是看你身上虽有怨气,但也功德不小。否则,本尊必斩你头颅,滚吧!”

    敖玉攥紧拳头,眼神中露出恨意。

    良久后深吸了口气,躬身施礼。

    “多谢真人不杀之恩,敖玉告退。”

    此刻房间内,一身白裙的徐凰从偏房内走出。

    “师父,那敖玉面露凶光,若是置之不理,只怕未来会留下祸患。”

    “所以,我才把他留给了你!”徐君明淡然道。

    徐凰一愣,随即点头道。

    “凰儿明白,我这就去斩了他。”

    “去吧。”

    “弟子告退!”

    徐凰转生飞了出去。

    徐君明目光冰冷,龙江水族中虽然不乏良善之妖,但确是其中极少数。他这次来参加龙宫群仙盛会,除了开开眼界,心中打算的便是彻底铲除这伙龙江中最庞大的妖族实力,为自己赚上一笔功德。

    开始的时候,龙江水族待他甚是尊敬,他还有些忧虑不好出手。现在敖坤既然勾结慈航,要取他性命,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杀!

    指诀微动,十几道流光从袖中飞出,直朝龙宫四处飞去。

    顷刻间,整个龙宫沸腾起来。

    “你是何人?敢在我龙宫杀人?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一个龙子还未说完,便被一道强大的剑光斩成两半。

    尸体还未坠落,就被一股强横的吞吸之力,收入葫芦当中。

    傀儡身秦魔,手持天龙剑,直朝下一个目标杀去。

    ‘轰…!’

    无尽的冰潮,铺天盖地的向前奔流而去。

    但凡被它笼罩,所以一切都被冰封。

    强势的寒气,逼得敖玉连连后退。

    脸色难看的他知道自己绝不是徐凰的对手,且战且退,直接找上了叶孤云。

    “叶道友,救命!”

    叶孤云看到眼前这一幕,脸色凝重,看着驾驭寒潮,周身环绕寒冰灵气的徐凰。

    “徐道友,这是何意?”

    “老师有令,斩杀敖玉。”

    徐凰冷声道。

    “叶道兄,徐君明贪恋我龙族藏宝,想要灭我龙江水族,夺我宝物,还请悬镜司看在你我两家多年交好的份上,救我一命!”敖玉连忙道。

    叶孤云脸色一变,“徐凰道友可有此事?”

    “哼。龙江水族九太子敖申jian淫掳掠,被我师撞见,当场斩杀。而那龙王敖坤想要为子报仇,谋害我师,却实力不济,被我师斩于当场。如今双方已经势如水火,若是叶道友不想陨落在此的话,最好别插手其中。”

    叶孤云瞳孔一缩。

    “徐道友斩杀了敖坤!”

    “叶道友,别听她胡说,这些都是徐君明编造的借口!”敖玉连忙道。

    叶孤云深吸了口气,“敢问徐道友何在?”

    “恩师在…!”

    徐凰还未说完,便感觉到一股宏大之极的气势宣泄开来,其中包含的意志之强横,堪称惊天动地。

    整个龙宫都被其笼罩在内。

    “今日我徐君明欲灭龙江水族,身具怨气之妖族,皆杀!所有,出手助妖者,为我之寇仇,亦杀!”

    声音宏大,所有人都听在耳中,脸色顿变。

    敖玉脸色惨变,看着越聚越多的龙宫宾客,敖玉孤注一掷的大喊道:“徐君明,你贪恋我龙宫宝物,欲灭我龙江水族,我敖玉必不与你干休。”

    “哼!”

    冷哼一声,徐凰催动冬华扇。

    浩荡的寒冰之气,如同倒卷的海潮,铺天盖地的朝敖玉碾压过去。

    叶孤云手指动了动,脸上露出犹豫,但最终叹了口气,没再出手。

    敖玉催动手中一面海蓝色的大旗,猛然一挥,水声滔滔,化作浩荡水龙,直朝寒气迎去。

    双方一碰,敖玉的水流瞬间被冰封。

    冬华扇乃是徐君明耗费十数年之功,收集北海海眼中无穷寒气,祭练的顶级灵宝,威能浩大,神妙无方。

    “该死!”

    暗骂一声后,催动灵宝,连忙逃走。

    边走边喊。

    “各位,我龙江水族与你们多年交好,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徐君明施虐,而不伸出援手。如此这般,你们还如何敢称自己为正道?!”

    “阿弥陀佛!”

    浩荡的金色佛光,挡住了冬华扇的寒冰灵气。

    十数道灵光齐射,护住了敖玉。

    “心空大师也想插手我们与龙江水族的恩怨?”徐凰冷声道。

    双掌合十打了个佛号后,心空和尚寿眉低垂。

    “老僧本不愿沾染因果,但是我佛家慈悲为怀,未免无边杀戮降临这龙宫之地,老僧虽一介残躯,却也不得不出手。还请徐凰道友与崇山真人,暂熄雷霆之怒。老僧原作和事老,为双方弥补因果。”

    徐凰刚要开口,突然脸色一变。

    不只是她,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之间龙宫上空,激流奔涌,水声浩荡。

    伴随着翻江倒海般的水流,一尊高千丈,有十二尊头颅,背后伸出千百条手臂,浑身肌肉虬结,气势惊人的巨神,凝聚成型。

    “好惊人的元神!”

    心空老僧心中大惊。

    十二对,二十四只眼睛看来。

    心空老僧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过来,一时间仿佛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不只是他,旁边的想要护持敖玉的人也是如此。

    “弥陀神掌!”

    心空和尚脸色大变,法力一催,一朵金色的莲花,从头顶百会穴飞出,氤氲的精光,把他笼罩在内。

    ‘轰轰…!’

    伴随着怒雷般的破风声,无数百丈之巨的擎天巨掌,闪电般拍了下来。

    顷刻间,天翻地覆,江河断流!

    千百只巨掌打下来,龙宫所在之地,完全化成了废墟。

    一个宽数十里,深十几里的大坑取而代之。

    龙宫之中驻扎的千万妖军,以及那些出手维护敖玉的人,除了身上功德身后,类似心空和尚这样的,剩下的都被徐君明拍成了肉酱。

    亲眼目睹了这毁天灭地的一幕,看着那高千丈,仿佛上古巨神般的庞然身影,那些没有出手的人,暗自咽了口唾沫,深深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头脑发热。

    “哇…!”

    一口淡金色的鲜血喷出,心空和尚看着气息微眯的本命灵宝慈悲金莲,心中肉疼。

    这样的伤势,不知道休养多久才能修复过来。

    不过看看那惊人的元神,回想那铺天盖地的巨掌,他即便想要找回场子,也力有未逮。

    收起道法后,徐君明随手一挥,被一梦黄粱困在中间,剧烈翻腾的江水,瞬间被他收走。

    刚刚如果没有这灵宝护住,翻腾的江水必然泛滥成灾,淹没两岸数百里,这么大的因果,他可不想惹下。

    “凰儿?”

    徐凰连忙躬身施礼。

    “师父!”

    “这里交给你了。处理完后,回来向我复命!”

    “是!”

    徐君明心中一动,元神化身的巨神忽然化成一道流光,惊天而过,直朝千里之外的中州城飞去。

    直到这时,参加龙宫群仙会剩余的人,才松了口气。

    “徐道友,令师的修为果然惊天动地!”

    白发仙姑云梅敬佩中带着丝丝后怕道。

    刚刚那铺天盖地的巨掌,实在太吓人了。

    其中惊人的威势,那怕是一座巨山,也能生生拍成平地。

    “我师父的修为自然强绝天下!”

    徐凰脸上露出骄傲之色。

    但很快一丝冰冷取而代之,看着那些被师父打成重伤,却未死的人。

    “你们若是还打算出头的话,便跟我斗法吧。”

    看着驾驭寒冰气,气势强大的徐凰,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应声。

    他们都被徐君明刚刚那无穷巨掌,打的丧失了挑衅的胆气。  

    至于先前帮敖玉,也不过是想插手这场冲突,看看是否能从中捞取一些好处而已。

    如今打算落空,没人愿意冒着道化的风险再出手。

    “唰…!”

    一道遁光飞起,直朝远方而去。

    有一就有二,慢慢的在场的元婴修士都飞走了。

    这里只剩下叶孤云、云梅和心空和尚。

    “妹妹,有时间去我那无定岛盘桓几日,姐姐我必盛情相待。”云梅笑道。

    “姐姐且宽心,来日有暇,必去叨扰。”

    “那姐姐就先走了。”

    云梅一笑,看着眼前的废墟,心中暗叹了口气。

    曾经声名赫赫,存在了数万年的龙江水族就这么灭掉了。

    在她离去后,叶孤云努了努嘴,话到嘴边变作一声长叹。

    “何以至此!”

    他也走掉了。

    “心空大师,你呢?”

    “阿弥陀佛,还徐施主转告令师,别忘了为我白马寺炼宝一事。”

    徐凰本想讥讽几句,但话到嘴边又换了。

    “大师既然想到要求我师为你白马寺炼宝,刚刚为何出手阻拦?”

    “阿弥陀佛,老僧只是不愿多增杀戮而已。”

    说完,双掌合十,身影慢慢虚化,转眼消失。

    看着他远去的遁光,徐凰冷哼一声。

    “这老和尚到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怪不得能坐上白马寺佛院掌院的职位。”

    看到这些人都走了。

    徐凰催动冬华扇,伴随着一股狂澜,无数龙宫残骸被其收起。

    这些东西虽然对她没什么大用,但也是灵性材料祭练,其中灵气丰厚,拿来祭练自己的法界,确是上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