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神龙抄手

第二百九十章 奇遇连连

    那是一只小鸟,很小很小的五彩小鸟。

    “啾啾”

    小鸟一边在浪尖上翻飞,一边动听的鸣叫着,没有曲调,但却好似是这一片无尽大海上最美的歌声。

    不,是这天地间最美的歌声。

    也许是飞得累了,终于见到了这块礁石,小鸟欢快地落了下来。

    它找了个礁石上最舒服的凹陷之处,便趴在了那里,不多时就沉沉睡去了,嘴里还咿咿呀呀的。

    云苏见她睡得香甜,也担心海浪将它吹走了,便设下了屏障,任由外面日夜交替,无边大海从先前的春暖花开变成怒水狂涛,都没有影响她甜美的美梦。

    在洪荒大地上,很少能见到这么无忧无虑,悠然自得的神物了。

    这一睡,便又是三百多个日升日落,云苏反正也不赶时间,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五彩小鸟也醒了过来。

    “唔,睡得好舒服呀,谢谢你呀,善良的道人。”

    小鸟站起身来,对着礁石说道。

    云苏微微一怔,随即便明白了,这小鸟居然生有一双混沌神目,天生可以看穿各种迷障,连自己的变化也没有瞒住她。

    “不客气,很高兴为你服务,可爱的小鸟姑娘。”

    这一日,又是阳光明媚,海水平静的日子,无尽大海中的生灵又活跃起来,到处都是恐怖的存在,甚至在那古太阳星辰划过天际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蛇头从海水中弹射而出,居然施展神通想要吞下那大到难以想象的太阳星。

    结果便惹怒了镇守的妖神,一番大战之后,八位妖神和那一个从始至终只露出了一个头的家伙战成了平手,恐怖存在没有离开无尽大海,妖神们也没有追杀,仿佛彼此都习惯了这样的挑衅和厮杀。

    “善良的道人,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小鸟轻轻啄了一下礁石,口吐人言可道。

    云苏在这里等了好几个洪荒年了,虽然能掐算到那东西肯定在,却一直没有寻到它的踪迹,此时的修为,他也实在鼓不起勇气下无尽之海去搜寻一番。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笑着可道:“我来这里找一株巨大的树,你生活在这里,见到过它吗?”

    这无尽之海,放眼望去别说树了,连草都没有一根,但云苏却笃定这里有,如果有巨树,便一定是自己找的那一株。

    “巨大的树,当然见到过呀,不过不是一棵,而是两棵树。”

    小鸟抖了抖绚丽的神羽,骄傲地说道。

    “既然你为我遮风挡雨,那我便帮你将那两棵树唤出来吧。”

    小鸟高兴地说道。

    “噢?你能将它们唤出来?”

    “对呀,只要是这碧海之中的东西,我都能将它们唤来。”

    小鸟挺了挺鸟胸脯,自豪地道。

    云苏虽然不知真假,便见她伸展开小小的双翅,然后就唱起了一首极为动听的曲。

    这首只有曲调没有歌词的仙曲,确实有些门道,仿佛有一股神奇的波动在里面,云苏试着模仿了它的旋律,却发现晦涩难明,无法复制,看来是这小鸟的某种天生神通了。

    这碧海之中,果然尽是不凡之物。

    这人畜无害的小鸟若是真的普通,又如何在这里生存。

    随着小鸟的歌声传到了远方,便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只见碧海的海水下面,好像有什么在剧烈翻腾一般,不多时便见到了弥天般大的树冠从水下冒了出来,然后是树枝,不多时,便出现了两棵参天巨树。

    巨树遮天蔽日,连天空仿佛都看不见了,上接苍穹,下触九幽一般,云苏也说不清它到底有多大。

    难怪,只有这无尽碧海能藏住它。

    云苏苦等了数年,最后还是靠着这小鸟的神奇歌声,将它唤了出来。

    两株巨树,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纠缠在一起,远远望去,好似彼此相扶一般。它的树叶非常巨大,很像桑叶,上面结了一些晶莹碧玉一般的果子。

    小鸟欢快地叫了一声,飞过去就啄吃了几个,然后美滋滋地把剩下的神果都叼了回来,有强迫症一般,整整齐齐三排,摆在礁石上。

    “善良的道人,这些神果是送你的。”

    云苏心念一动,化成了一个道人,将小鸟和果子收在了掌心里,只取了其中一排果子,然后将剩下的两排,做成了一个小项链,带在她的脖子上。

    “贫道取一排九颗足以,树是你唤来的,本该都归你,做成项链带在脖子上,你什么时候饿了,馋了,便吃一颗。”

    这神果对云苏来说也是了不得的,只是他自己吃下去已经没什么太大作用了,便想着多为她留点口粮。

    “太好了,谢谢你。”

    小鸟低头看了下那漂亮的神果项链,高兴不已,连忙在云苏的掌心轻啄了几下。

    那一瞬间,云苏是多么想将她带回不周山,有了这只可爱的神鸟,不周山又能增添几分仙气了。

    他甚至不经意间畅想了一下,如果有这神鸟在,不周山会是如何光景。

    然而,忽然间,云苏只觉得心头一痛,随即睁开眼来,诧异万分地望着这神鸟,心中却是痛得难以忍受,仿佛见到了什么最悲戚的事情一般,一时间有感而发,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声音说道:

    “小鸟,你可愿意随贫道回山,那里有许多可爱的小精灵,还有一个葫芦娃娃和一个很可爱的傻石头。”

    “不要不要,我哪里都不去,碧海就是我的家。虽然我也挺喜欢你的,但若是和你走了,就没有人唱歌给它们听了。谢谢你,善良的道人。”

    小鸟吱吱呀呀的,别人眼中恐怖至极的碧海,却成了她舍不下的家。

    云苏欲言欲止,但终究是没有开口,有些事情对于这无忧无虑的小鸟来说,或许太过残忍了些。  m

    不过,身为大能者,至少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总是产生无力感,既然不能争朝夕,那我们无数元会之后才说。

    “小鸟呀小鸟,既然你不愿意和贫道一起回山,贫道又觉得你很可爱,你可不可以送我一点东西,留作纪念呢。”

    云苏笑可道。

    小鸟一想,觉得有道理,也没犹豫便将头上最美的一根本命顶羽蜕落下来,送给了云苏。

    “这是我的本命神羽,既然你喜欢我,那我便送给你做纪念吧。你若是想起我的时候,只需要摇动它三下,就能唤出一个我陪你聊天了。”

    小鸟非凡,拿出的东西也不是俗物。

    云苏小心翼翼地拿起那根短短的本命神羽,轻轻一晃,鸟羽便化作一道轻烟,在空中幻为一只五彩小鸟,长得倒是一模一样。

    小鸟会唱歌,唱那一首没有歌词的旋律,动听优美,悦耳无比。

    半柱香后,小鸟才又变回了羽毛,落入了云苏的手中。

    一人一鸟,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达成了某种一致,在小鸟看来,这个善良的道人不会因为自己不和他回山就失望了,而云苏自然也实现了自己的目的,不用再争朝夕。

    接着,云苏便办起了此行的正事。

    “这两棵树有名字吗?”

    云苏可小鸟,小鸟摇摇头。

    云苏叹道:“神树相依相扶,状若桑木,便叫它扶桑吧。”

    “扶桑,扶桑,真是好名字。”

    小鸟开心地道。

    云苏手一招,就从那扶桑神树的最顶端,招来了唯一的一节神木,这神木也不知在扶桑神树的顶端多少年了。

    这扶桑神树的来历,其实便是这一节古老无比,开天辟地之前便存在的扶桑木,枯木发芽,最终形成了扶桑神树,而枯木却一直留在树冠上,沉沉死寂。

    如果有其他大能者见了,必会忍不住和云苏争抢一番。

    这是一件了不得的神物,可是世事便是如此无常,即便云苏知道这扶桑神树的跟脚,也推衍到了它的下落,最终也是靠极为巧合的机缘,才在小鸟的帮助下见到了它。

    办完正事,云苏便更加无事一身轻了,也不急着走,便在小鸟地带领下,在这无尽的碧海畅游了一番。

    时间一晃,便是数个洪荒年过去了。

    这数年之间,云苏在小鸟的帮助下,结识了无尽碧海的许多恐怖生灵,这些生灵在外人看来,也许都有点傻傻的,但和小鸟相处时都变得非常温顺,就连云苏这样的外来之人,也没有受到它们的排挤,反而结下了几个虽然不太可爱,但却足够凶猛的小伙伴。

    比如长得像兔子,却能生吞大妖的小白。胆子比小鸟还小,但凶起来能够吞月的一只花猫。就连那只曾经靠着蛇头大战多位妖神的万首蛇尊,云苏也和他混成了酒友。

    在这无尽碧海,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鸟,仿佛成了它们共同守护的小公主一般,没人知道她和它们的来历,但却丝毫不妨碍它们在这里无忧无虑地生活。

    云苏结识的只是其中的极少数,更多的恐怖存在沉睡在碧海之底,那才是让妖族最终不敢对这无尽凶海有任何企图的原因。

    当然,云苏作为一个旅客,除了那已经到手的扶桑神木,既没有贪婪地想过要在这碧海中寻宝,也没有想过要利用这些头脑简单去达成什么肮脏的目的,它们属于这里,应该让它们在这里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这是一些看似恐怖可怕,深入交往下来却显得单纯可爱的小凶物们。

    它们不应该被打扰,就让它们在这里岁月静好吧。

    云苏走的时候,小鸟带着无尽碧海的亿万生灵都来送他,着实让他感动不已。

    相比洪荒天地间的无数算计,这一场和小鸟的质朴友谊却更让人感慨,而通过她为桥梁结识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恐怖存在,以后的岁月想起来也会是不错的回忆。

    “小鸟,临别之际,贫道送你一个名字吧。”

    云苏微微一笑,说道。

    小鸟:“好呀!”

    云苏:“贫道早生混沌,却没有听过任何比你的歌声更美妙的,不如就叫你百灵吧,百灵之音,百灵之物,百灵之舞。你就是这天地间最特殊最可爱的小鸟。”

    “唔!可是我还想取一个大名,这百灵鸟的名字,就做我的小名吧。”

    小鸟在那里上下翻飞,却忽然眼前一亮,叽叽喳喳地笑道:“善良的道人呀,你不是说你的山中有许多可爱的小精灵吗,虽然我不能陪你,但我可以取个名字纪念你。这样别人叫我的时候,我就不会忘记你了。唔,我也做小精灵好了,那便是姓精……”

    “不要!”

    云苏几乎是脱口而出,眼神中更是流露出很久很久未曾见过的哀伤。

    然而,小鸟似乎玩嗨了,一边唱歌,一边时而飞入云霄,沉入碧海,然后道:“精卫,以后我就叫精卫了,做一只守卫在善良道人身边的好好小精灵。这样你念我的时候,便能想起我,好似在你身边一样。”

    云苏久久沉默不语,最终还是放弃了强行将她摄回不周山的想法。

    世上的事情,往往便是如此,有大欢喜,很可能就有大悲戚。

    小精卫啊,小精卫,你不知道,这一生将有多少苦难陪伴着你,但我却又无论如何不能消灭你的纯真善良和自由自在,把你强行摄回去。

    这种感觉,好比在山巅见到了一株最美的花,但作为观花者,云苏却已经预见到了下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到了。

    精卫的伤,不在这一世,但却躲不掉,和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无关,只是天机显现,让她自己想了个这么美的名字。

    但无论是知晓后世的云苏,还是洞悉了天机的云苏,都知道,这个最美的名字,终将迎来苦难。

    “也许苦难涅槃之后,才是最美的精卫吧,只是和传闻中孤苦无依的她不同,她多了一个或许能够陪伴她的朋友。”

    云苏感慨完,也不再多待,直接回了不周山,唤来葫芦娃和小石头。

    “妖族凶残,有时候实在是欺他人太甚,不可不防。故而,贫道远走碧海,寻到了那传闻中的扶桑神树,从上面取来了一节扶桑木。”

    云苏手中一翻,便多出了一根丈长的神木,这扶桑神木不用经过任何炼化,便是此时拿来做兵器,也能打的许多大能者嗷嗷惨叫,光是论威力,在云苏看来扶桑神木不下于诸多神兵,然而,它的宿命在云苏这里已经注定了。

    他先从扶桑木上取下了一节丈许长,儿臂粗的部分,约莫用了九分之一,然后手中神光闪过,便将这一小段扶桑木化作了弓胎。

    “灵藤,取一节你的本命藤身,以成就此宝。”

    云苏话音刚落,便见到一节丈许长的灵藤从不周山飘下来,落在了他的手中,下一刻就化作了弓弦,完美地装在了那扶桑弓身上。

    弓,这么便成了。

    接着,云苏又就地取材,从那扶桑木上取了第二小段,化作了十八根木箭,正好凑成了一套完整的弓箭。

    和其他灵宝炼成时惊天地泣鬼神一般不同,这弓箭明明已经炼成了,却是云淡风轻没有任何反应。

    但云苏却知道,这扶桑神木乃是混沌之物,非同一般,其中的生机全数化作了相依相扶的扶桑神树,早就是死寂之物了。

    只有在拉开神弓,射箭的时候,被瞄准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东西炼制出来,就是为了应对小概率事件,在最危急的时候拿来收拾太阳神族的,妖族是一个统称,但云苏却知道帝俊为首的太阳神族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实则更难对付。

    洪荒星空中,日星无数,但是别的日星都是星星,唯独这独一无二的太阳星辰却不仅仅是星辰那么简单。

    “此物炼成之后,不可轻易示人,以免走漏天机,须得将它放入乾坤鼎中,再行祭炼,直到用时方可取出。”

    云苏将弓赐给葫芦娃,这小家伙当时就想拉开来射一箭,被阻止了,这东西要是射出去,很有可能就把谁从天上射下来了,造成无妄之错。

    小石头对于云苏的话,向来是又听又信,甚至可以说只有云苏的话她才听,就连小葫芦娃在她眼里,都只有阿姐揍弟弟的份儿,闻言便急忙唤出她的小宝贝乾坤鼎,将那神弓收入其中,进一步炼起来。

    “道长,这宝贝凶凶的,你取个名字吧,到时候葫芦娃万一用它的时候,有个名字也响亮一些。”

    小石头期盼地可道。

    云苏暗叹,这弓叫啥,射日虽然是后羿的天命,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这弓却是自己炼出来专门对付那些稀奇古怪的神族的,尤其是太阳神族,毕竟,谁也不知道该后羿出手的时候,这太阳神族是不是已经犯下了无穷无尽的滔天大罪,甚至可能已经对葫芦娃造成巨大危害了,他自然不能等。

    所以,这弓有且只有一个名字,便是射日神弓,只是现在不能这么喊,你一喊出来,傻子都知道你要干什么了,那天机就泄露了。

    “便叫它劝你善良吧。”

    云苏也懒得取名,反正是临时凑合用的,便搞了个冷笑话,结果小石头喜欢啊,在那里反复念叨:

    “嘿嘿,本仙女劝你善良一箭,本仙女一箭劝你善良嘻嘻,真好听。”

    “……”

    云苏也懒得管她,让她和葫芦娃自己去玩,这刚回到不周山,脑子里还没把精卫得事情放下,看到神经兮兮的小石头,难免想起她。

    数日之后,云苏从入定中再次醒来,轻叹一声,便叫来了道童小月儿。

    不周山,又多事了。

    卡文,卡文,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