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神龙抄手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女娲问道

    “一屋扫完扫天下,这种面貌一新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云苏回到垚山,便闭关了几日,勾连了乾元世界的天地,发现诸般法则亲和无比,想要实现某种意图的话,整个天地能提供一种如臂指使的感觉。

    整个人更是念头通达,仿佛没有自己做不成的事情。

    当然,也有些暂时做不成的。

    比如,云苏觉得天地间还缺少一个更有序的组织,否则这次有魔族想要钻漏洞,下次就会有其他种族或者高阶修士铤而走险。

    正如所有快速赚钱的方法都被写在了刑法上一样,冒险和作死永远是一夜暴富的不二法门,所以云苏非常肯定,乾元世界的秩序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永远稳健的,而是需要有一个组织不断地去维护它。

    “锤炼大道,与天地大道贴面而行,我能够达到这种调教天地,梳理大道的境界,还是要感谢那几位大罗金仙。”

    乾元世界六位大罗金仙,月山老祖死于巫祖和妖祖联手,然后巫妖二祖逃向玄黄世界,魔祖死于刀尖上跳舞,因疯狂的在作死边缘试探而挂掉。

    最后将大炎佛祖收入门中,做了一个成教的仙奴打手,再将长生仙祖复活,拜入门下重走修行路,再得了不老李,此次回归乾元世界,堪称大圆满,心中念头万般通达,云苏再也没有了任何迫在眉睫的牵挂,正是回到洪荒世界大干一场的好时机。

    “先立下一个flag吧,此去洪荒,尽量将手头的成圣之机变现。”

    云苏许下了一个美好的梦想,至于能否实现,鬼知道。

    有朝一日,如果能在洪荒世界上演今日这种调教一方天地的畅快,对于云苏来说,将会比吃了一百个蟠桃,一百个人参果还要满足和收获巨大。

    乾元世界,就像是他的自留地一样,不算是过去还是现在,未来,都将是极其重要的,而不仅仅是安放本明真身的第二个家。

    至于第一个家,地球,云苏也曾经观想虚空,试图在无穷世界中寻觅到归家之路,可惜,前路雾霾重重,就算是他的修为,也看不到归途。

    由此可见,至少目前,以他的境界也不是万能的。

    一个连家都回不去的游子,自然是需要更加努力修炼才对。

    接下来,云苏又花了几天和王玄机,还有成教核心弟子,以及王家的弟弟妹妹们一起,不是搞搞家宴,就是指点那么一句两句,这种情之一途的修行,对他也是很重要的。

    “咦,居然还有一件事情尚未妥当!”

    云苏正要凝神静修,重返洪荒世界,却忽然心头一动,把那正蜷缩成小狗状的白仙仙抓了过来,看着她一副睡美少女的样子,知道这次洪荒之行将会有她的一场大造化,只能咬牙花点长生仙令,将她带进去了。

    之所以不带王玄机她们去,是因为云苏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保证她们安全,而对于穿梭入洪荒这件事情,除非是达到了圣人境界,云苏也不准备让更多人知道。

    但白仙仙却是无事,让她闭嘴,她就只有乖乖闭嘴。

    何况还有她的一番大机缘。

    作为一个曾经闯荡过无数大世界,从星空彼岸来到乾元世界的超级神兽,带她去洪荒不会有任何的节外生枝。

    “可恶啊,只剩下九千九白九十八长生仙令了,你这夯货,居然花了我足足两块长生仙令。”

    云苏一阵肉痛的咬牙切齿,原本一万枚长生仙令看的多么赏心悦目,结果就因为带白仙仙同行要少两枚。

    这一千多年来,虽然他没有在垚山仙域亲自经营,但作为超级神话农夫,却是让庄稼地的收成不断,开始产出源源不断的长生仙令。

    对于一个不想和乾元天地合道的大罗金仙来说,这或许就是天地对他的最好馈赠吧。

    云苏一指将原本就在沉睡中的白仙仙彻底封闭了所有感知,再以盘古幡为媒介,对她施展了无上禁言术,将关于乾元世界的一切都设下了禁令,只要云苏不死,这禁制就破不开。

    然后,这才进入了洪荒,虽然白仙仙是真身进入,但问题不大,云苏已经将她的一丝真灵留在了乾元世界,万一这货不小心玩大了,玩挂了,也能拉起来。

    下一刻,云苏已经带着化回原形的白仙仙,在不周山的青铜古殿中醒了过来。

    “仙仙,醒一醒。”

    云苏见这货睡得很舒服,便伸手将这只白色的小神宠抱了起来,捏捏她脖子后面最柔软的部分,其实之前吃下大炎佛祖的信仰金光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正好帮她彻底消化下。

    听到熟悉的喊声,已经突破完毕的白仙仙便睁开眼来,顿时察觉到不对,一双眼睛中透出了巨大的恐惧。

    “老,老苏,这是哪里呀。好,好口怕的样子……”

    白仙仙被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这个未知的世界给她一种巨大的压制感,就像是刚想伸一个懒腰,却发现天在朝自己压下来一样。

    这就是顶级洪荒大世界和普通世界的差距了。

    “这里是洪荒。”

    云苏一指点向她,便将镇元子写的《洪荒万物志》传给了她,足足半柱香时间,白仙仙才消化了这些恐怖的信息,原本就趴在云苏的脚边,顿时觉得还不够安全,想爬到云苏身上来。

    结果,她因为过度紧张,居然四腿发软,只能蜷缩在那里,可怜兮兮地望着云苏。

    云苏伸手一招将她抱了起来,白仙仙这才好受了一些。

    作为一只白色的小神宠,和小狗几乎一模一样,此时两眼泪汪汪的,看起来是真被吓坏了。

    “老苏,这洪荒比我去过的绝大多数世界都可怕。”

    作为一个被莫名其妙从星空那一头,轰到这一头的无名神宠,白仙仙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那种心悸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这里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和记忆中的一些过往有些类似。

    “你去过哪些世界?”

    云苏好奇地问道。

    “不记得了,有的世界非常可怕,还古怪得很,哦,上次和你说过,那些……”

    “……”

    云苏马上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如果没有意外,这货很可能遇到过类似于盘古一样的混沌神魔一族了,那一族有多可怕就不需要多说了,人家不是没有正事干,人家是专司开天辟地的混沌神族。

    一帮无所事事的生灵,长得顶天立地,手头还个个喜欢提着一把巨斧,还有白仙仙形容的一些切身感觉,大差不差。

    之所以不让白仙仙多说,也是云苏自己觉得如今修为不够,距离那样的混沌神族还有点遥远,说太多了怕被人家感应到什么,万一跨越无数个世界,跑来找自己讨说法算账就无语了。

    “你啊,胆子不要那么小,多和白素贞学一学,你看她来自白蛇小世界,也没有比乾元世界的人矮了半分,怂什么怂。”

    云苏打击了她两句,然后把她身上又设下了几千道禁法,首先是要保她小命,其实是要让她不乱说话,尽快在洪荒适应下来,然后安心地苟着,等待属于她到大机缘。

    一人一狗来到洪荒,云苏也是怕这次待的太久,会想家里。

    “噢噢噢,我都知道了还不行嘛。”

    白仙仙狗的不行,在这个用鼻子一嗅就感觉非常危险的地方,让屡屡神速突破之后,依然只有无垢金仙境界的她感到相当不适应,不由想起王玄渔的名言,傻子才乱跑呢,就待在不周山,除非是老苏发话了,否则哪里也不去。

    “不过,老苏如此信任本尊,连到洪荒游历修炼都要带着本尊,本尊真是太高兴了,咩哈哈哈……”

    白仙仙一边想,一边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原本的人性模样,奶狗一般挂在云苏怀里,求撸不下来了。

    云苏正在消化此次重返洪荒的诸多信息,也懒得理她,一会儿顺手撸,一会儿倒着撸,终于将这段时间的事情弄了个清楚明白。

    他在走前,将不周山整个都封闭起来了,也就不担心小石头和葫芦娃兄妹到处乱跑了,只要不周山不被排名前几的顶尖大能者联手攻击,他就不会过多理睬,免得两头忙活。

    有事的时候,他心念一动就能知道洪荒发生的事情,无事的时候,便将那些信息攒着,等回来再翻阅。

    看似眨眼功夫,洪荒居然足足一个元会过去了。

    这一个元会,几方大势力和绝大多数实力靠前的洪荒大能者,都相对比较低调,就拿云苏最喜欢衡量洪荒混乱规模的一个标准,大能者的陨落数量来看,一个元会才挂掉了三百多位大能者。

    “玄天岭一战后,顶级大能者更加忙着证道成圣,各方参战势力则在舔舐伤口,围观的大能者们则被吓到了。”

    和云苏走前的推测差不多,这一个元会,洪荒的上层较为安静,中下层却打的山川破碎,万族寂灭。

    值得表扬的是,那三个得了封赏的种族,居然在不周山势力范围内安居乐业,哪里都没有去。

    原本能供养上万种族的不周山方圆亿万里,如今养着他们三个种族,活得真是太爽了,各种天材地宝俯拾皆是,也没有任何势力来争夺,偶尔出世几件好东西,还把最好的留着,放到不周山前的祭祀神殿里,等着孝敬给清风老祖。

    而且,三族合二为一的结果,让云苏非常满意。

    “没想到,三族融合,都是源自那个灵菇族的少女菡芝,此女倒是颇为聪慧,若是下次起了心要收徒,她便是最优先的一个好了。”

    这个叫菡芝的少女,即便是一个元会过去了,也还没有长大成人,这放在洪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天赋绝顶,而且此少女的三观,心性,心智,聪慧各方面都很讨云苏喜欢。

    相比之下,白素贞小的时候,隐隐和她有些类似,不过白素贞比较端庄内敛,而菡芝却是特别可爱又聪慧的那种。

    一个元会的时间,在洪荒,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比如,从一些没有受到任何干扰的天机来推衍,三清上人这一个元会也没有下山,甚至紫霄宫前的十大听道客中,这一个元会以来用分身行走洪荒的,总共才三位,就连走之前得到了自己通知的镇元子,都带着红云老祖在五庄观闭关了一个元会,哪里都没去。

    云苏把白仙仙收拾妥当,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带着她,去见见不周山的几个小盆友。

    一个元会的时间,小石头睡了几觉就过去了,而葫芦娃兄妹,除了修为暴涨以外,变化并不大,就连身高,心性,性格这些变化都不太多。

    倒是二娃变得有点奶嘟嘟的,但总算是没有学她哥那样憨厚,反而和小石头的性格有点像,有点怪怪的。

    这一日,正好无所事事,小石头又带着大娃和二娃在高高的葫芦藤尖儿上,坐着荡秋千。

    “大娃,你说你老祖宗什么时候才出关呀,本仙女儿身上都快长毛了。”

    小石头唉声叹气,秋千上上下下,它却一直对着青铜古殿,仿佛觉得云苏随时都会从那里走出来一样。

    “不知道呢,老祖宗没有说过,我也不知道的。阿姐,你是不是想老祖宗了。”

    大娃摸摸后脑勺,憨憨地答道。

    “呸,谁会想他啊,是他应该想本仙女才对。他应该想了吧,不过想了本仙女几次呢,这是一个问题呢。”

    小石头嘀咕道。

    “……”

    大娃二娃可不敢乱接话,乱接话容易被阿姐暴揍,老祖宗不在,阿姐除了睡觉就是打孩子,要不是二位葫芦蛋蛋皮厚肉糙,怕是都受不了了,还美其名曰那是炼体。

    云苏在青铜古殿中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想多听一会儿,这种被人惦记,被人思念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然而,下一刻,却是心头一变。

    “咦,她怎么来了!”

    下一刻,一个女声便在不周山外响起来。

    神龙抄手:最后这一章过渡一下,抱歉抱歉,可能平淡了一点,因为后面的情节很紧凑,花了太多时间去构思了,写的赶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