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王不必被打倒 如倾如诉

328 “咳咳,吃饭吃饭。”

    一番打闹以后,众人就都已经起来,聚集在房间的大厅里,享用起菈夏准备的早餐。

    “为什么在旅馆里吃的是自己家的女仆准备的早餐?”

    希恩很想这么说,但总感觉问出这个问题,自己就输了。

    所以,希恩也不管了。

    想来,旅馆的饭菜也不可能比这个碉堡的女仆做出来的还好吃吧?

    连艾依都吃的是津津有味,醒来的翡翠亦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直到菈夏在一旁喂了起来,她才巴眨着眼睛,像只小动物一样乖巧的张开小嘴巴,美滋滋的吃了起来,可见菈夏的厨艺是足以征服所有人的。

    希恩同样享用着菈夏准备的早餐,却觉得外面似乎有些吵杂。

    “怎么那么吵啊?”

    希恩便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艾依自然是不可能回答得上来的。

    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是对此毫无兴趣。

    反倒是菈夏,像是报告一样的出声。

    “那都是因为尤琳大人的存在而跑过来凑热闹的人。”

    听到菈夏的话,希恩点了点头。

    也是,经过一天的发酵,只怕整个捷里特利都已经知道这座旅馆里有带着龙一起来居住的贵族了吧?

    而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好事者都是不会少的,得到消息以后跑来观摩的人肯定有很多。

    更别说

    “从昨天入住以后,一共有十二家魔法药工房、八家魔法道具工房以及六家魔法武器工房的主事人到旅馆来求见希恩先生,加上大大小小的商人家及贵族家,早上来的人更多,他们都想从希恩先生的手中收购龙身上的素材,外面现在这么吵闹,大概也有这部分人在活跃的原因。”

    菈夏风轻云淡的说出了希恩完全不知道的事情,令得他愣在那里。

    “昨天有那么多人找我吗?”希恩便愕然道:“我怎么不知道?”

    对于这个问题,菈夏是这么回答的。

    “我判断希恩先生应该不是很想见那些人,在这里做起生意。”菈夏淡淡的道:“所以,我就把他们都给委婉的赶回去了。”

    好吧,您老牛批。

    希恩都不知道,这个女仆究竟瞒着自己在暗地里做了多少事情了。

    偏偏,这个女仆所做的每一件事还刚好就是希恩希望看到的,能够给他带来方便的,实在是让人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

    这么碉堡的一个女仆,莱夏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制造以及调教出来的啊?

    怕是连她自己都没有这般能力吧?

    希恩只能说一句服了。

    当然,虽然感觉有点可怕,但不得不说这个女仆是真的能干,甚至可以说是无人能敌。

    希恩总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对这个女仆产生非常严重的依赖性,导致最后都不舍得还给莱夏了

    要不干脆想个办法生米煮成熟饭,把她彻底留在自己身边?

    希恩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然而,菈夏却是突然说了一句。

    “就算希恩先生把我占有了,我也不会彻底留在您身边的。”

    平静无比的话语,让希恩差点没有将嘴巴里的汤喷出来。

    “你这个人的脑袋里就只会想这种东西了吗?”

    艾依看向希恩的眼神里浮现出极度的不满。

    “?”

    乖乖被喂食的翡翠则歪着脑袋,仿佛顶着一个问号一样,似乎听不懂希恩等人在说什么。

    “咳咳,吃饭吃饭。”

    希恩尴尬得要死,只能赶紧埋头吃饭,啥都不敢说了,心里更是只有一句话。

    (这碉堡的女仆,终于连读心术都学会了吗?)

    尼玛,可怕

    享用完早餐以后,希恩一行再次准备出发,从旅馆的大门口走了出来。

    翡翠被菈夏牵着,还是一副不吵不闹的模样,就这么乖乖的跟着众人,不时的东张西望一下,似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一般。

    “各位慢走。”

    身后,旅馆的老板正热情的欢送着希恩等人,不断点头哈腰。

    至于旅馆外,则是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

    “快看!那就是王都来的贵族!”

    “龙就是那个贵族大人的坐骑吗?”

    “好帅好厉害!”

    “听说还是子爵大人呢。”

    “那么年轻就已经是子爵了吗?”

    “好帅好厉害!”

    路人们一下子喧哗了起来,不断的传来这样的吵杂声。

    而其中,还有好几个贵族或者商人打扮的存在在那里叫喊。

    “还请等一下!子爵大人!”

    “请务必卖一点龙血和龙泪给我们魔法药工房!”

    “我我们需要一点龙鳞!”

    “请务必卖给我们!”

    “子爵大人!”

    那几人的喊声就比谁都响亮,若不是因为有巡逻的骑士团在维持秩序并阻拦着,或许他们已经冲过来了。

    希恩就对这些人的喊声不管不顾,如同菈夏所说的那般,对这些生意全然没有兴趣。

    一来,希恩已经不缺钱了,不需要大老远的跑出来还和别人做什么生意。

    二来,希恩也不可能漫无目的的肆意贩卖尤琳身上提供的素材,无伤大雅的部分也就罢了,总不能真把尤琳当羊毛薅,把它的鳞片和鲜血之类的都给抽光吧?

    三来,这种生意,还是得在地大物博人傻钱多的王都里做最划算,别的地方又能出得起多少钱呢?

    所以,与其在这种地方小打小闹,还不如在王都被那些全王国都很有名的高级工房负责人们舔着,那才香啊!

    菈夏大概也明白这些道理,才会看出希恩心中的想法,认为他不想见这些人,就把他们全给拒之门外了吧?

    嗯,不得不说,干得漂亮。

    眼看着希恩一行无动于衷的往骑兽舍的方向走去,那些人里就有些急了。

    于是

    “我是临城的芙尔索伯爵家派来的人!敢无视伯爵家的话你就死定了!”

    当这样的一句话被一个急得跳脚的人给喊出来的时候,全场蓦然一静。

    希恩一行也是蓦然停下脚步,看了过来。

    自称是伯爵家派来的那人则满脸僵硬,眼中闪过一丝畏惧。

    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继续说下去。

    “就算你是王都来的子爵,那也只是子爵,不会想得罪爵位比自己还高的伯爵吧?”

    那人就不知道是威胁还是硬气的说着这样的话。

    确实,在爵位的差距面前,没有一个贵族是能够无视这些道理的。

    更别说,子爵和伯爵差的不仅仅是一个爵位,还是阶级层次的完全不同。

    因为,一般而言,只有伯爵以上的贵族才能自称是上级贵族和大贵族,子爵和男爵则是小贵族,不可同日而语。

    像子爵与男爵这样的小贵族,通常都是只要有人立下大功,王国便会作为赏赐及拉拢的手段将其毫不吝啬的封出去,可伯爵及侯爵就不同了,只有发展了数百年,家族世世代代都勤勤恳恳的为国家进行着效力,那才会被封予此等爵位。

    至于公爵,只有王室的直系在没有登上王位的时候才会获封,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获封公爵的。

    有鉴于此,侯爵就是理论上一个人能够得到的最高阶级的爵位,也只有侯爵及伯爵才能被称为大贵族,拥有无数子爵及男爵附庸。

    子爵与伯爵乍看之下只差了一个爵位,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却相当之遥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难怪这个人敢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

    “伯爵家是吗?”

    希恩看向那人,有些玩味似的开口。

    “那可真是厉害,还从来没有哪个伯爵家敢这么跟我说话,害我差点以为是王室的人跑过来了。”

    不,在王都里,现在已经是连王室的人都会对希恩客客气气,不敢随便对他大小声了。

    现在,他居然被一个伯爵家派来的下人给威胁了,真是有趣。

    “想要龙鳞或者龙血之类的东西是吧?”

    希恩顿时很爽快的出声。

    “行。”

    说着,希恩打了一个响指。

    “吼!!!”

    远处的骑兽舍内,一道庞大的龙影顿时掠出,龙翼一扇,巨大的身影便浑然飞窜到希恩的头顶上方,对着全场,发出震天响的怒吼咆哮。

    咆哮声化作的音浪掀起无数的沙尘,将旅馆周围的人群都给吹得东倒西歪,惊呼声及尖叫声连连。

    “来,龙就在这里,只要你敢取,你想取多少都没问题。”

    希恩便笑吟吟的这么说着,让尤琳从天而降,轰然落在那人的身前。

    霎时间,地面一阵剧烈的摇晃,令得无数人都在恐惧的叫着,仓皇逃跑。

    “咿!”

    那个伯爵家的人则是被震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嚎。

    可嚎完以后,他就发现,尤琳巨大的头颅便凑到了他的面前,巨大的龙眼紧紧的盯着他,想是在盯着一块会走会跑的肉一样,连鼻孔里呼出来的热气都扑在其身上了。

    可怜这人就是个普通的跑腿文官,被这么一吓,当场是面色一白,两眼不翻,整个人都抽搐着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走吧。”

    希恩这才觉得有点无趣,对着身边的艾依及菈夏开口。

    艾依和菈夏自然没当回事。

    连翡翠都只是盯着尤琳那巨大的身躯,居然不怕不慌,眼中只有好奇。

    一行人便骑上了尤琳,在尤琳的携带下,离开了这里。

    而这里的事也被传开,成为被津津乐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