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王不必被打倒 如倾如诉

407 “原来已经被拱了?”

    “呼”

    进入洛茜寝宫的莉雅似乎察觉到了埃德尔的离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莉雅的脸上便浮现出些许苦涩之情。

    “我应该猜到的,王都这次聚集了那么多的王亲贵族,变得那么热闹,琉西卡家又怎么可能不来呢?”

    这一次,因为是洛茜这个得天独厚的现代勇者,王国至宝打算选婿的关系,几乎整个人界各个国家的贵族乃至是王族都来了。

    包括其他种族的权贵们,他们同样不会错过这一次的盛宴。

    原因无它,这是他们得到一个将来的勇者的庇护的机会,更是一次与勇者之国联姻的大好时机,加上洛茜又被冠以人族第一美女的称号,不为此产生想法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即便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相比较起那些真正优秀的英杰,最终成功的成为王国至宝的夫婿的机会很低很低,低到不亚于一个漂亮的大明星突然看上一个乞丐的程度,他们也不愿意错过此次盛宴。

    因为人都有侥幸心理。

    万一成功了呢?

    万一就是自己和公主殿下看对眼了呢?

    万一人家就是喜欢自己这一类型呢?

    这一定就是很多人心中的想法吧?

    加上这一次的选婿,王都必定会聚集来自世界各地的权贵,其中不乏一些真正位高权重的王族及贵族,即便最后竞选失败了,能够和一些权贵交好,搭上关系,那亦能为家族谋取很多很多的福利,完全可以达到“不虚此行”的目的,各家族、各国家肯定都会选择跑上这么一趟的。

    既然如此,埃德尔所在的琉西卡家会来到这里,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对方甚至有可能打算借助这一次的机会,把莉雅一直以来都在拖延的事情给完成。

    不,应该说,这才是对方这次到来的主要目的吧?

    想到这里,莉雅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阴霾。

    回想起埃德尔在提及洛茜的选婿事项时,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异色,莉雅心中便有种反胃的感觉。

    可以说,埃德尔是莉雅一生当中最厌恶的人,没有之一。

    对方最初见到自己的时候,那惊艳、贪婪、邪恶且充满欲望的眼神,至今为止,莉雅都还觉得历历在目。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对方在那之后明明一直奋力的在追求自己,可自从见到洛茜以后,对方竟是再一次的露出了那种眼神,并迷醉、呆立了好半天,事后居然舍弃了莉雅,疯狂的追求洛茜,直到被洛茜毫不留情的教训了一顿以后又舔着脸的重新回来追求自己,那恶心的德行,让当时的莉雅整整三天都吃不下饭。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的名声还极其之狼狈。

    据说,他的私生活非常的混乱,在自己的领地里常常欺男霸女,对很多看上眼的女人用强,搞的很多人家破人亡。

    据说,他曾娶过好几任的妻妾,可那些妻妾在私底下一直遭受对方的暴力对待,最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据说,他还曾经对家里来访的贵族的妻女出手,被人发现以后,直接将责任全部推到对方的身上。

    还据说,因为他肆无忌惮的行径,琉西卡领内很多贵族都曾向身为领主的琉西卡家抗议和举报过,最终惹得领地一阵混乱,乌烟瘴气。

    这已经不是纨绔子弟可以形容的了,而是真正的恶霸,人渣。

    偏偏,这样的人渣却是琉西卡家目前唯一一个还存活着的男性子嗣,在其前面的两个哥哥都因为遭遇意外死了,所以他的父亲对他极其宠溺,否则,以他的所作所为,只怕都不知道被处死多少次了。

    而这样的琉西卡家却是货真价实的公爵家,与负责镇守王国北部的斯特林姆家相对,负责镇守王国的南部。

    当然,比起斯特林姆家,琉西卡家的权势就没有那么大了。

    因为与王国的北部接壤的是一个小国,对方可不像拉格纳帝国一样敢明目张胆的盯着密特拉王国的国土,反倒为了寻求密特拉王国的庇护,不断的向王国释放善意。

    拜此所赐,那个小国的贵族乃至王族都没少给琉西卡家“送礼”,琉西卡家在那里与其说是镇守,不如说是在那里捞油水,所以琉西卡家的权势和正儿八经的镇守边境,为王国南征北讨过的斯特林姆家是丝毫比不得的。

    然而,再比不得,对方也是公爵家。

    既然是公爵家,那就是王国境内最高阶级的贵族,除了同为公爵家以及部分权势滔天的侯爵家以外,其余贵族根本拍马难及。

    就拿埃德尔今天带在身边的两个护卫骑士来说,他们的等级便均达到七十以上,可能是琉西卡家麾下的骑士团团长。

    居然将骑士团的团长派来保护自己的儿子,且一派就是两个,由此可见琉西卡的家主对埃德尔的宠爱,以及琉西卡领内的“和平”,否则,作为珍贵战力的骑士团长哪会空闲到来做一个大少爷的护卫?

    这还不是最不幸的。

    最不幸的是,莉雅与埃德尔是有婚约的。

    是的。

    莉雅的婚约者,就是琉西卡家,就是埃德尔。

    这不是安西给莉雅订下的婚约,而是前任的国王,莉雅的夜夜,安西的父亲在位时订下的娃娃亲。

    由于是娃娃亲,前任国王根本不知道埃德尔长大以后会是这副德行,而安西继位以后,老国王就去世了,琉西卡家顿时便以“这是逝世的陛下订下的亲事,我们应该遵从他老人家最后的遗愿”为理由,坚决不取消婚约。

    这个理由,不得不说,还是挺实用的。

    至少,在这种中世纪风格的异世界里,在有头有脸的权贵之中,确实很有用。

    安西同样觉得很棘手。

    若是有原因就罢了,可若是毫无原因便单方面的取消前任的国王订下的婚事,那绝对会落人口实。

    无奈之下,安西只能帮莉雅尽量拖延婚事,看看以后能不能有解决的方法。

    所以,莉雅一直在避着埃德尔,埃德尔却一直都在纠缠她,让莉雅不止一次的为这件事感到头疼和厌烦。

    想到这里,莉雅脸上的苦涩变成了自嘲。

    “还说一定要帮自己的妹妹获得幸福呢,我连自己的幸福都没办法保证。”

    莉雅就在这一刻里,将自己的软弱都给展现了出来。

    当然,莉雅不会允许自己懦弱太久。

    “我是密特拉王国的第一王女,洛茜的姐姐,就算没有洛茜那么优秀,我也是正统的勇者后裔。”

    这句话,莉雅几乎每天都会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念着,用来提醒自己。

    不管自己将来会不会成为女王,继承王位,也不管未来会如何,自己都不能给王室丢脸,不能给父王丢脸,更不能给洛茜丢脸。

    “好!”

    莉雅振作了起来,重新恢复平时那股古灵精怪的感觉,带着好玩的微笑,往洛茜的房间所在的位置而去。

    一路上,莉雅自然遇到了很多待在寝宫中,打算对洛茜献殷勤的贵族少爷。

    在这些贵族少爷们的殷勤之下,莉雅婉拒了给他们引见洛茜的请求,又敷衍了那些希望她在洛茜的面前说些好话的人,然后才在圣剑骑士团的女骑士们的护送下,进入内殿,来到洛茜的房间前。

    然后,莉雅没有丝毫客气的直接把房门给打开。

    “洛茜,我来了”

    当莉雅走进房间里,用着开朗的声音准备向洛茜打招呼的时候,出现在其眼前的光景,让她豁然睁大了眼睛,僵在了当场。

    “莉莉雅姐!?”

    洛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且充满着慌张。

    “卧槽!”

    希恩更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房间,瞬间进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莉雅便眼前一黑,有种昏厥的冲动。

    没办法。

    她看到了。

    看到常威在打来福!

    而反应过来以后,莉雅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将房门给关上,让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响亮的巨响,把门外守着的女骑士们都给吓了一大跳。

    “洛茜殿下?莉雅殿下?”

    “怎么了吗?”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女骑士们便讶异的聚集在门前,一边面面相觑,一边出声询问。

    “没没什么!你们别在意!看好门!别让任何人进来!”

    莉雅的声音顿时从门内传出,声音里充满着僵硬及些许的慌乱,还有不容置疑的严厉,让女骑士们赶紧低头应是,各回各的岗位。

    莉雅这才抵着门,缓缓的转过身,看着不知何时穿好衣服,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的希恩,再看着躲在被窝里,只探出一个脑袋,在被窝中窸窸窣窣着,好像在穿衣服,满脸的酡红及尴尬的洛茜,一张脸黑得不能再黑了。

    “你们两个!?”

    莉雅就有种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甚至是天塌了下来,让一颗心哇凉哇凉着的感觉。

    这一刻里,莉雅只有一个想法。

    “我们家最好的白菜,原来已经被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