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王不必被打倒 如倾如诉

866 酝酿之中的混乱

    此时,王都还是如以往一般的热闹,甚至比平时还要更热闹几分的样子。

    虽然三族会谈正在火热进行中,可有资格进入荣光殿的人终究还是少数,只有各势力的首脑及首席强者才有这样的资格,最低都得是这些人的直接关系者,诸如继承人之类的子嗣和后代,才有办法跟着一起进入荣光殿,参加三族会谈。

    至于那些跟随着自己势力的首脑而来的护卫、骑士及下属,自然不可能得到进入荣光殿的允许。

    甚至,他们连通过湖心岛大桥,进入湖心岛都做不到。

    今天的湖心岛大桥便被近卫骑士团给全面封锁了,领队的还是近卫骑士团的副团长,一个等级高达八十九的大骑士,让这里的戒备上了好几个档次。

    一般贵族之流乃至势力高层都不被允许通过湖心岛大桥。

    各势力所带来的护卫队、骑士团等等也都只能在湖心岛大桥外等着会谈结束。

    来凑热闹的平民们自然被更外层守备着的王国骑士团给拦下,不得靠近分毫。

    即使是这样,王都还是有着络绎不绝的人流,要么从城外进来,要么在城内活动,显得热闹不已。

    显然,三族会谈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的促进了王都的商业。

    各种各样的人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聚集而来,有的是瞄准了商机,想做王国外的势力的生意,有的是慕名前来旅游,有的则干脆是想趁机浑水摸鱼,看看能不能和哪一个势力攀上关系,让王都的热闹注定是要维持很长的一段时间的。

    可以说,拜这次三族会谈所赐,王国未来几年内的运营都没问题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都的结界还是在勤勤恳恳的工作,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来访者们都只能通过城门,进入王都。

    “下一个是谁?”

    一个负责登记的守卫便朝着外面喊着,让下一个需要进城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个身披斗篷,将面貌都隐藏在斗篷下的男子。

    守卫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觉得奇怪。

    类似的打扮,别说是在这种特殊时期,就是在往日里都不算稀罕。

    毕竟,在这个世界可是有着冒险者这样的职业,加上一些贵族同样不愿意抛头露面,有些遮遮掩掩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名字,职业,所属地。”

    守卫以熟练的语气,向着斗篷人做出询问,准备进行登记。

    “劳尔,二等冒险者,来自附近的巴里恩市。”

    斗篷人默然了一会,随即低声报上了自己的信息。

    “来自巴里恩市的二等冒险者吗?”

    守卫点了点头。

    巴里恩是离王都不远的一座比较边缘的城市,不算发达,和拉弥吉翁差不多,因而高等级的冒险者不多。

    王都出身的冒险者都喜欢拿那里当做自己的新手过渡期,在等级不高的时候将那里当做根据地,经过充分的磨炼和锻炼,彻底熟悉冒险者的工作,又提升到一定的等级以后,便会回到王都,在王都重新扎根,进行冒险活动。

    而巴里恩市的冒险者也喜欢在获得一些比较珍贵的收获的时候到王都里来,因为王都的报价更高,距离也不是很远,有很多商家及商人都在做这方面的生意,让冒险者们的意外收获通常都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这个叫劳尔的冒险者既然才二等,那就说明他的等级不过二十往上,还不到三十。

    估计是被所在的冒险者小队叫来跑腿的吧?

    “行了,出示一下你的冒险者徽章以后就进去吧,冒险者不收入城费。”劳尔一边登记,一边这么说道:“但现在是三族会谈期间,注意别在里面搞出什么乱子,否则,被巡逻的王国骑士团逮到,你就准备在特殊时期被特殊处置吧。”

    像这样警告了一番以后,守卫将出示了冒险者徽章的劳尔给放了进去。

    名为劳尔的冒险者便沉默着走进王都中,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徘徊了一阵,随即悄悄的走进一条小巷里。

    “”

    停下脚步,劳尔在黑暗中摘掉了自己的斗篷兜帽。

    其兜帽下的脸,不仅苍白无血色,眼神还呆滞不已。

    下一秒钟

    “啪叽!”

    名为劳尔的冒险者的后背破裂了。

    内里,一个狰狞猛兽的头颅,钻了出来。

    同样的光景,出现在了王都的各个角落里。

    一个个刚刚进城的斗篷人便均都似坏掉的傀儡般,钻进小巷中,最后浑身破裂,让狰狞猛兽的肢体的一部分从体内探了出来。

    “吼”

    “嗷”

    些许压抑的吼叫声逐渐出现在一条条的小巷中。

    王都里,一场混乱就在酝酿着

    湖心岛,荣光殿。

    此时,女神们和魔人们还在争执中,吵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让人族的诸多首脑及强者们都看得麻木了。

    他们一边看着三大女神和六大魔人像是开辩论会般,不断的驳倒对方的说法,竭力的将勇者拉入自己的阵营,一边看着坐在魔族的席位上,不知何时竟是开始喝起茶,一脸优哉游哉的希恩,脸上麻木的同时,心中则是逐渐升腾起了一股杀意。

    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

    把狗骗进来杀,难道就是你们提议三族会谈的目的?

    我刀呢?

    把我的刀拿来!.jpg

    别说是那些围观的龙套,就是洛茜、卡佩琳和伊莉丝等人都逐渐的感到了一阵不爽。

    只因为,两族的顶点们所说的话,越来越过分了。

    “我们才是勇者最佳的选择!”

    “能够陪同在勇者身边的只有我们!”

    女神们和魔人们的语气便显得越来越像是在抢男人了。

    这样的光景,怕是寻遍整个欧姆尼珀坦森的历史,都不曾出现过吧?

    堂堂神族的女神,魔族的魔人,居然为了抢一个男人吵得如此不可开交?

    历代的勇者们都要揭棺而起,大声的对着希恩喊“我们不一样”了。

    偏偏,希恩还好像事不关己一般,或者说是觉得非常赏心悦目一样,看着神族的女神们以及魔族的魔人们争得不可开交的模样,居然在那里乐呵了起来。

    这让洛茜都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了。

    而安西呢?

    在尝试发了几次话,结果完全无用武之地以后,他也觉得一阵索然无味了起来。

    “干脆就这么着吧?”

    安西都想放弃了。

    现在的会谈就像这样,进入了一个颇为诡异的状况。

    神魔两族已经不在乎希恩究竟是被谁召唤而来的了,只想将希恩拉到自己这边,不被宿敌得手。

    反正,只要得到希恩,横竖都是一件好事。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在乎那么多了呢?

    神族的女神们便认为,既然希恩能够得到母神的祝福,那他就是可以信赖的,不需要担心其背后的召唤者有什么阴谋,先把人抢过来再说。

    魔族的魔人们更彻底,已然知晓了希恩的底细,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希恩有着非同凡响的关系,她们是说什么都不可能让神族把希恩带走的。

    一边是为了母神。

    一边是为了母亲。

    好家伙,希恩这个勇者竟是因为两个欧姆尼珀坦森史上最犯规的超然存在,被两大种族拼命的争抢着。

    这让人族都沦为了局外人,只能木然的看着这一切的进行,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一切了。

    只有纳茨和格乌拉,看着和魔人们争夺着希恩的所有权的阿妮玛及娜杜菈,眼中逐渐泛起了冷光。

    理所当然,他们看向希恩的眼神亦越来越不善。

    “嗯?”

    希恩察觉到了一股恶意和敌意,立即转过头,对上了纳茨和格乌拉的视线。

    见到这两人那不善的眼神及不爽的表情,希恩眉头一跳,旋即露出了一个阳光无比的笑容。

    “!?”

    纳茨和格乌拉差点没有崩了心态,整个人裂开。

    笑?

    你笑尼玛呢!?(╯‵□′)╯︵┻━┻

    就在纳茨和格乌拉心中的情绪直接爆炸的时候,突然,安西面色一变,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块怀表。

    那块怀表正在一闪一闪着,上面的指针极速转动,显得异常的不平静。

    “父王”

    旁边的莉雅传来了声音,让安西转过头,看向了她。

    结果,莉雅的表情也很凝重。

    因为,她很清楚,这块怀表是干什么用的。

    那是外面的布置生效,进而触发了警报所引起的现象。

    “阿里迪亚。”

    安西唤了自己的守护骑士一声。

    “我明白。”

    阿里迪亚面无表情的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不少人都察觉到了这一幕,一一的看向了安西。

    这些人,基本都是和安西有所联系,并和安西一起做下布置的人族势力首脑。

    哈维斯、卡佩琳、伊莉丝、索菲等人就都若有所思的看向安西。

    安西向着他们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魔族的席位。

    在那里,洛茜也在看着他。

    安西向着洛茜点了点头以后,洛茜就明白了。

    “怎么了?”

    希恩终于也发现了这一幕。

    “没什么。”洛茜淡淡的道:“只是,你之前让我带给父王他们的情报,貌似派上用场了。”

    闻言,希恩眼前一亮,嘴角勾起。

    “出现了?”

    希恩问了一声。

    “嗯,出现了。”

    洛茜肯定了希恩的说法。

    “很好。”

    希恩蓦然一笑。

    眼睛里,深邃的精芒在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