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首妖师 黑山老鬼

第二百一十七章 缸中女子

    院门距离房门,也只数步距离。

    而看着雨青离冲进了小院之后,场间所有人都目光一凛,仿佛显得有些紧张一般看了过去,从人的表情,便可以看出这些人心里的念头,他们似乎并不想让雨青离进入那个小院,看到里面的那个人,可是他们又知道这是早晚之事,所以强迫着自己不要去阻止这件事……

    于是,几乎是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雨青离猛得推开了门,看到了屋中的一切。

    外人一时间看不清屋里的场景,只能听到,雨青离冲进了屋中之后,便是半晌的死寂。

    再之后,忽然一声响彻云霄,几乎要将人心肺撕裂的吼叫声响了起来。

    那是雨青离的声音!

    那一声愤怒而痛苦的吼叫,发自灵魂深处,似乎要将自己整个人都撕碎一般。

    “唰!”

    鹤真章与梦晴儿两个人,闻声已是神色惨白,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光是听着那吼声,便能够感觉到那无法形容的悲痛意味,让人浑身发寒。

    而在这一霎,无论是半空之中的方寸,还是那客殿之前的灵雾宗宗主,又或是那些刚刚才将白家公子从空中抱了下来的长老们,又或是刚刚还在阻拦雨青离进入那个小院,如今正散落于空中的灵雾宗弟子,皆被那一声悲吼惊动,心里竟莫明有些发慌,犹如陷入了冰窑。

    “我杀了你……”

    再下一幕,雨青离的身影,忽然冲出了小院。

    这个平时一脸阴沉,天生长了一张让人看着心里发寒的面孔的年青人,在这时候神色简直扭曲到了极点,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控制自己的微表情,所以当怒气与杀机太盛,情绪太过激烈,以至于整个表情都有些扭曲时,他那张本来颇为俊俏的脸,甚至有些丑陋。

    “我杀了你……”

    他口中只是重复着这句话,目光从人群之中急急扫过,便看向了西南。

    看向了西南山峰之上,那一位站在了松树下的沉默面孔。

    而紧接着,便像是有阴火烧着他的神魂,竟使得他周身瞬间便有滚滚魔气蒸腾,于他身后,居然出现了一尊青面獠牙的魔首,带着一种古朽而苍凉,漠视世间的悲凉气息。

    于此一霎,他的样子,居然像是有着某种魔力,让人不敢去看。

    但凡正面看向了他的人,都会感觉心底一片冰凉,就好像有无形大手,摄住了心脏。

    轰隆隆!

    分明雨青离只是筑基境界,但在这时候,他每一步踏出,竟都像是有了风雷之声,虚空里似乎出现了一连串的涟漪,就像是他正踏在水面之上,整个人便如同一道强弓射出的利箭,于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只挟着无法形容的惊烈杀气,急急的向着薛长老冲去!

    “怎敢在吾宗之内任意伤人?”

    场间诸位长老的心本在雨青离的身影冲进那小院时,便已沉了下来。

    就像被人进入的女子一样,接受了一种已成事实的命运。

    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雨青离紧接着便是如此的惊怒而暴烈,竟是直接冲出了小院,向着自家长老冲了过去,这一幕太过突兀,以至他们都急急大叫,下意识就想冲过来阻止。

    可也在这时候,半空之中的方寸,猛然转过了身,目光看向了那些长老。

    顿时所有人都心间微沉,动作稍缓。

    “方二公子,我灵雾宗已然仁至义尽了……”

    而在此时,那位灵雾宗宗主梁湘子,也已忽地将目光向着方寸看了过来,沉声道:“方二公子在我灵雾宗内戏耍七族炼气士,我们已经认了,方二公子纵容手下弟子强闯我灵雾宗小院,伤我门中弟子,我们也认了,甚至你在我宗门之中重创白家公子,我们也只选择了中立,可如今,若你手下的弟子硬要向我灵雾宗长老出手的话,那再出了什么事,我们……”

    这番话说出来时,灵雾宗宗主心间委实是有些怒气。

    他毕竟是堂堂一宗之主。

    灵雾宗也是有脾气的!

    这一日前后发生了如此多的事,灵雾宗觉得自己已经给足了方二公子面子。

    不仅是方二公子,就连他那位死去的兄长的面子,也给足了。

    堂堂一方宗门,在自家地盘上被人攻向自家的长老,这成何体统?

    更隐然未讲的话便是,若是自家长老出手,将你守山宗弟子击伤了,又怎么算?

    “我不管你们什么仁至义尽,我只知道,我守山宗弟子不可伤在这里……”

    而方寸并未多言,他只是冷冷说着,便忽然展身向着那一方小院掠去,不必他的呼唤,灵雾宗宗主梁湘子也知道他的用意,急急随着他掠了过来,两人身形展动,倾刻间落在了那小院之前,推开被刚才冲出来的雨青离撞破的院门,他们便同时看到了一个大缸……

    那缸上有一个木板,木板有一个洞,有个女子的头颅,卡在了洞口。

    看得出来,她以前应该非常美丽,但如今,却只剩了皮包骨头,像是一颗惨白的骷髅。

    那大缸是黑色的,上面纹满了细秘而古怪的花纹,时而明亮,时而黯淡,而在所有的花纹变得明亮时,这口大缸,便隐隐成了透明的,可以透过这口大缸,看到女子蹲在缸中的身体,那已然成了一具骷髅,几乎没有半点血肉,全靠了缸中的丹液,在维系着她一线生机。

    方寸忽然就明白了雨青离发狂的原因。

    他良久的沉默着,过了很久,才忽然转头看向了灵雾宗宗主:“这就是你们的长老?”

    灵雾宗宗主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过了许久,他才低声开口:“在我们得知你要过来,找出了这女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她一身的血脉,皆已被夺,本就时日无多,为了保住她的命,我灵雾宗拿出了最好的宝丹,吊着她的一口气,只是担心她死!”

    方寸仍然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这就是你们的长老?”

    “你想让我们怎么办?”

    灵雾宗的宗主梁湘子,话里也忽然多了些恼怒,厉声道:“他是薛家推举过来的,而且这女子是他的道侣,他们于房间行道侣之事,修血脉秘法,我们只是外人,又能如何?若不是因为知道你要来,若不是因为知道那雨姓弟子的事,我们又哪有权力过问这样的事?”

    是啊……

    心间压抑至极,愤怒至极的方寸,竟像是情绪紧绷了到了极点,反而绷得断了。

    这方世界,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的。

    这女子是凡人,又是那长老名义上的道侣,谁又能管得了这种事?

    至于她是不是自愿成为了他的道侣,又是不是自愿被折磨成这样子,谁会去理会?

    若不是雨青离曾经帮过自己,自己会理会么?

    主要是,理会得过来么?

    ……

    ……

    而在此时,灵雾宗之内,迎着杀意滔天,向着自己冲了过来的雨青离,那位年青的灵雾宗长老薛执正却也没有还手,而是倾刻间身形向后微闪,哗啦一声,他身边那一株古松,便已被雨青离愤怒至极的法力拦腰击断,就连他脚下的岩石,也被打得如同筛子一般……

    “你这样的畜牲……”

    “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雨青离双目血红,声音嘶吼,只是不停的向他攻了过来。

    这等凶势,莫说筑基境弟子,便是凝光境炼气士,看得也已惊心魂魄。

    “杀我?”

    而这位年青的长老薛执正,却是身形如烟,快速后退,任由着雨青离一法一式,击在自己身上,但打中的却都是他的残影,某种程度上,他竟似闲庭信步一般,看似不停的在动,但却一直与雨青离保持着同样的距离,若除掉二人的动作,他们倒像是一直在面对面说话。

    而迎着雨青离那无尽的愤懑,他阴沉的面上,忽然露出了些微笑:“你凭什么杀我?”

    身形游走,轻而易举,便避过了雨青离的一式式神通,声音如游蛇一般钻进了雨青离的耳朵:“我娶你姐姐,乃是明媒正娶,甚至有郡府的为证的婚契,你姐姐嫁我,也是心甘情愿……起码嘴上心甘情愿,至于夫妻房间之事,那也是我们二人的事情,仙帝都管不着……”

    “闭嘴,闭嘴……”

    雨青离犹如负伤野兽,怒发如狂。

    “呵呵……”

    而与他的愤怒形成了强烈对比的,则是那薛执正的云淡风轻,智珠在握,声音里甚至多了几分轻松:“我没想到你能得到那位方家人的赏识,有他撑腰,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论公,吾在郡府做掌令多年,立功无数,甚至因屡斩大道,得到了郡府赏识,最后得薛氏主脉举荐,入了灵雾宗为长老,论私,我给你姐姐金银珠宝戴着,绫罗绸缎穿着,灵丹宝药喂着,人前恩爱,人后甜蜜,情深意笃,是她沉迷房中之事,落得形销骨立,怪得谁来?”

    “哈哈……”

    他声音压在一个极为细微,只有雨青离可以听到的程度,但神态,却已露出了些森然之色:“我处处小心,行事谨慎,有违律法的事情半点不曾做过,就算那位方二公子为你撑腰,又能如何?就算我确实夺了她的血脉,但我行事之间,本无触法之举,谁又对付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