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刷怪 吹个大气球9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耿江岳从超级重犯关押区来到重犯关押区的时候,正是午睡时间。牢门吱呀一声打开,昏暗的屋里头,其实并没有睡着的七个身穿囚服的犯人,立马全都转过了头。

    所有人都没说话,只有睡在牢舍最里头的中年男子,在看到耿江岳走进来的一瞬间,眼睛微微亮了一下。那句话怎么说来的,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自己刚头疼该怎么把他进贡给老大呢,结果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虽然早上那会儿不是很清楚,为什么狱警对这个小子那么客气,不过无所谓,只要是进到这个牢里,那外面的规矩就不管用了。

    进了这个重犯监区的犯人,起刑最低也是30年,这么漫长的岁月,所有人除了老老实实在这里当人肉电池,额外的时间,那就伺候各自监区的老大。不管你在外面是什么身份,都由不得你不老实。就好比他,刚进来的时候也是铁骨铮铮。但最近,肠道就已经不是特别健康了。

    这下好,老大终于可以新人换旧人。

    年轻鲜嫩的小白脸,怎么看都比他更适合弯腰捡皂,老大没理由不喜新厌旧的。

    无羡阳越想越快乐,就看到外面送耿江岳进来的狱警微微朝耿江岳一躬身,随后便关上牢门,快步离去。狱警一走,监舍里的几个囚犯,立马就从床上坐起来,用自以为很阴沉的眼神,面无表情地看着耿江岳,要给新人一点心理压力。

    没想到耿江岳左右看了看,忽然就掏出来一把造型吓死人的攻城弩,开始自言自语“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抓进来吗?就是因为前几天在外面,干了点不太人道的事情。这把本命灵能武器,本来海狮城方面是想从我的灵魂里剥离出来的,但是实在做不到啊……不然他们早就枪毙我了,哪儿还会让我这么逍遥。

    话说刚刚进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扮猪吃老虎,先让某些傻逼不知好歹地欺负我一下,然后我再来个反转,装个逼杀个人什么的?但我考虑了大概两秒,就觉得这样太特么没意思。老子为什么要给垃圾机会,让垃圾自以为是地快乐起来?老子又为什么要先容忍一下垃圾对我的冒犯?然后再回过头去收拾垃圾?这特么不是脱裤子放屁吗?!你们说!爷爷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七个犯人纷纷点头“有理,有理。”

    “唉……”耿江岳叹口气,走到离牢门最近的那张1号床,睡1号床的哥们儿立马就触电一样蹦起来,急忙道,“爷爷坐!爷爷坐!”

    “诶,不用这么客气,爷爷只是朕自谦的叫法,外面的人都叫我耿宗师。”耿江岳叹着气,又摇了摇头,“世事无常啊,前几天跟王神机聊天的时候,我还没想过,居然还会沦落到这种地方。那句话怎么说来的,虎落平川来遛狗,一遛遛到九十九,也不知道哪天能出去。”

    “汪!”二号床的老兄立马喊出来。

    而其他几床的老兄弟反应也都不慢,一时间,监室里充满了快乐的叫喊声。

    “汪!”

    “汪汪汪汪!”

    “呜~汪!”

    “嗷呜”

    “可以了,可以了,朕已经感受到了大家的诚意,刚来第一天就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戴,朕心甚慰啊。”耿江岳把攻城弩收了回去,手上又多出一把泛着蓝光的匕首,监室里的气温一下子明显降了好几度,又淡淡道,“前几天跟魏关山打架,用的也是这把匕首……”

    “爷爷!什么都不用说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最乖的孙子!”

    “我是二孙子!”

    “我是三孙子……!”

    监舍里的老大哥们在耿江岳面前跪成一片。

    耿江岳望向最里头那个已经懵逼掉的无羡阳,一言不发。

    无羡阳想了想,双膝弯下,给耿江岳磕了三个头“太爷爷在上,请受重孙一拜!”

    脑袋很是决绝地磕在床垫上。

    耿江岳见状,面露豪迈“人心所向,大事可期,要不我今晚带大家一起越狱好不好?”

    一号床的老哥顿时惊喜道“爷爷!真的吗?”

    “操!怎么可能,老子可是守法公民!”耿江岳当场翻脸比翻书还快,神经病人欢乐多地怒声吼道,“都特么给我躺下睡觉!现在是聊天的时候吗?”

    所有人二话不说,立马跳上床,被子捂住脑袋,集体瑟瑟发抖。

    重犯区里的老大,不过才是星耀级猎魔师,就牛逼得不行了。

    而这个新来的更狠。

    又是跟王神机很熟又是跟魏关山打架的,而且刚才那么大的一件本命武器,所有人也都亲眼见到了,市政厅要是真的拿他有办法,铁定不可能让他带着这玩意儿进来。

    所以既然带进来了,就说明肯定是拿这小子没办法。

    因此间接地也就说明,这小子很有可能真的不是在吹牛逼。

    而且不管是不是吹牛逼,就凭这把武器,他想弄死他们几个肯定是轻松愉快。监狱里的犯人没有人权,死掉一个狱警也不会管,更不用说是被这种高手弄死。

    再联系早上狱警们对这位爷爷的态度,人家哪里是来坐牢的,分明就是来体验生活的!

    不然那么大一把攻城弩,就算被通缉,天涯海角哪里去不得啊?

    这年头能坐牢的文化水平普遍都不低,不然连犯罪的资格都没有,所有人分分钟对耿江岳的实力完成脑补,补完后当场就肝胆俱裂,生怕自己会被这个年轻的小爷爷拿来开刀泄愤。

    话说到底是外头的哪个王八蛋敢把我们爷爷逼进牢里啊?

    简直就是尼玛的脑子有病!

    这么猛的猛人,你跪下来好好舔一舔难道不香么?

    还有监狱里的领导,是不是智商喂了狗?

    为什么不给这个大佬安排包间?红糖水、雨林烟、大胸妹全都给他安排上,让他体验不到监狱里的生活,他不就自感没趣要求出狱了吗?

    监狱的生活有什么好体验的?

    不理解啊!完全无法理解啊!

    监舍里的所有老兄全都满心恐惧和愤怒,只有无羡阳,再从众的同时,内心深处,还带着几分深深的疑惑和不解。

    没理由啊,不可能啊!

    一个月前这小子明明连男爵级的魔灵血尸都打不过,他凭什么突然就这么厉害了?

    假的!

    至少他刚才说的话,绝对有一半是假的!

    说不定只是远远地看到王神机一眼,然后就说自己和王神机认识。

    至于跟魏关山打架,那更是无稽之谈。

    人家魏关山什么身份?

    就算来海狮城,那接待他的人最起码也是四星上将,甚至有可能是李光明或者云九天亲自接待,你一个下士,哪来的脸去和人家见面。

    至于那把本命武器……说不定只是造型看起来厉害。

    海狮城没有灵魂剥离掉这把武器,指不定是因为武器根本不具备攻击力呢?

    要是这把武器这么厉害,那天被困在楼里的时候,为什么不掏出来?

    短短一个月……只不过短短一个月!

    我无羡阳这么聪明绝顶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相信这种事情的!

    无羡阳把头闷在被窝里,这么一路分析下来,开始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

    只是,暂时又不敢去试探耿江岳的实力。

    但是不要紧,他有的是办法,能从狱警的嘴里挖出耿江岳的秘密来。

    狱警们都给老大面子。

    而他的肠道,也不是白白就松掉的!

    每一分努力、坚持和忍耐,都终将获得回报!

    今天,就在今天……

    他一定会揭穿耿江岳高手的假面具,要让老大一代新人换旧人!

    无羡阳正想得咬牙切齿,肠子的末端也不自觉地用力收紧。

    就在这时,牢门外忽然有狱警喊道“无羡阳!那个谁找你!”

    无羡阳听到狱警的声音,身子陡然一颤,脸色一白,蛋蛋一缩,肠道一紧。

    那个谁……自然就是他的亲亲好老大了。

    无羡阳掀开被子,如丧考妣地一步一顿,好像站不住似的,但有一往无前地走向牢门,随即牢门一开,已经就把他带了出去。

    而耿江岳听到这个名字,这才回想起来,难怪这个中年人看起来这么面熟,原来居然是差点成为他前同事的那个人,真是缘分啊,没想到竟在这种地方碰上了。

    “诶,他出去干嘛啊?”耿江岳推了下缩在被子里的一号舍友。

    一号舍友掀开被子的一角,闷得满头汗地探出头来,弱弱道“去给我们老大提供特殊服务了,我们老大生活作息稳定,每天下午这个时候……”

    耿江岳不由好奇道“什么特殊服务?”

    “就是……”一号舍友想了想,不知道耿江岳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把手指插进鼻孔里挖了两下,说道,“就是这个服务。”

    耿江岳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失声喊道“妈的!变态吗!这种事还用找别人?”

    “就是啊!”一号舍友顿时就感觉抓到了耿江岳的思路,“这种事明明自己就能解决的嘛!而且明显自己动手方便得多!”

    耿江岳道“妈的,这里的老大一定是南城的人,只有南城的变态,才会连这种事情都找别人。”

    “没错!爷爷!就是南城的!”二号室友紧跟着就跳起来,抢话道,“这个变态刚来的时候,我们稍微有点不顺从他的意思就要挨打,要不是那狗日的太厉害,家里又有钱,本命的灵能装备和灵能武器都没有被剥离,我们早就联手搞死他了!”

    耿江岳不由道“这个什么老大,欺负过你们所有人吗?”

    二号室友紧紧握住了拳头,眼里透出屈辱的光,哽咽道“是的……”

    耿江岳严肃道“那个人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

    三号室友道“卖假药。”

    耿江岳又问“那你呢?”

    三号室友道“偷窃、抢劫、欺诈、放高利贷,与未成年女孩强迫发生关系……”

    耿江岳默默掏出了【制裁之弩】,对准三号室友的眉心。

    三号室友顿时正色道“所以我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爷爷,不用可怜我!”

    耿江岳嗯了一声。

    三号室友立马钻回了被窝里。

    几分钟后,耿江岳把每个室友的犯罪情况全都摸了一遍底。

    总体来说,全部都属于就地死掉完全不冤枉的。

    耿江岳叹着气揉了揉脑袋,心想还好老子有挂,不然要是一个月前被塞进这种地方,面对这满屋子的禽兽,估计不死也得残废吧。

    那个什么老大对他们也太好了,居然只是让帮忙挖鼻屎……

    这么看似恶心实则却并不对他人身体造成任何伤害的惩罚,既让这些人长了记性,也让他们体验到了被他人强行支配自由的恐惧,那个老大,其实是个好人呐。无羡阳那个逼,身为军人,却在危急时刻出卖战友,抛弃平民,这么混蛋的人,怪不得那个老大重点照顾他!

    想必那个老大,应该也是很有情操的人。

    海狮城的市政厅不厚道啊……

    像他、他的高中老师,还有那个老大,这么多忠厚踏实的人,居然也会被抓紧牢里来,就像通识课老师讲的那样,海狮城的司法部门,再也不是那个为全体市民主持正义的机构了。那只是官僚机器的一部分,除了维护官僚体系的利益,它对海狮城而言,已经不具备任何意义。

    “唉……”耿江岳心里轻轻叹息,然后坐到监室光线最好的地方,又拿出老师的那本笔记,轻轻翻开。翻到扉页,上面用希伯文写着他的名字马仲颖。听起来想个姑娘。再看下面他自己写的一段生平介绍,原来还是海狮城望族马家的人,祖上还当过亲王,好牛逼的样子。

    耿江岳正感慨着,牢房里的号声又突然响起。

    牢门一开,一个狱警抱着一堆游戏头盔跑进来,先向耿江岳鞠个躬,然后就拿出骂娘的气势吼道“起床!起床!睡你麻痹起来嗨啊!”

    耿江岳的舍友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接过头盔拉出连接线,赶紧插进床头的信号口里。

    狱警左右看了看,见手里多了个头盔,又咆哮着问“还有一个人呢!”

    但囚犯们动作都很快,早就已经戴上了头盔,连上了神经信号,无视了狱警的问题。只有耿江岳做人很实在地举起了手“报告长官,无羡阳去隔壁给他老大提供特殊服务了。”

    狱警不由抬手看了看时间,奇怪道“今晚弄这么久?”说着又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了。”直接把多出的一个头盔往无羡阳床上一扔,然后对耿江岳一点头,便离开了监狱。

    耿江岳左右看了看,心想海狮城的运营商不是跑了,系统正在重新安装吗?

    这群货哪来的服务器玩游戏?

    心里默默想着,拿出他自己的便携机,尝试了一下登录,登上去后,确实显示服务器已经断开连接,《幻乡》停服,《游戏天堂》11月上线。

    耿江岳把便携机放回戒指里,看着房间里的几个室友不像是在假装,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起身走到无羡阳的床前,拿起那个和家用以及军用款式明显有点不一样的头盔,抽出单条的信号线,插进床头的信号槽里,然后戴到了自己头上。

    【扫描确认身份……】

    【脑波频率改变……是够更换用户……】

    “更换。”

    【重新扫描确认身份……】

    【新身份确认……耿江岳,编号hs301801014816,一级重犯,三级市民……】

    【幻梦界浅层区信号连接中……】

    【信号连接完毕,登录后立即与管理员联系,领取幻梦界基础防具……】

    ……

    耳旁的机械声就此打住。

    耿江岳眼前画面一转,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场景里。

    淡红色的天空,满眼诡异的植物。

    身前不远处,有一个小镇似的建筑群,举目望去,有不少人在那边干着类似于旷工的苦力,也不知道在挖个什么鬼。

    与此同时,耿江岳眼前跳出了一个提示板。

    “海狮城一级重犯耿江岳注意你已进入幻梦界浅层区。幻梦界浅层区为意识世界于幻灵界的浅层交汇处,在该区域内,你的所有防御抗性将降低10,灵力消耗速度提升20。如遇灵体类幻灵界生物,切勿与之战斗。在该区域中所受伤害,将直接作用于现实世界上的身体,造成使用者精神首创,引发癫痫、脑卒中、抑郁、焦虑、狂躁、精神分裂等症状及疾病。

    中南次大陆联盟司法劳动司郑重警告所有囚犯务必在制定安全区域中劳作,否则本司将不承认任何私自行动的后果。另,所有囚犯在该场景中获得的所有物品,均归中南次大陆联盟司法劳动司及所在地监狱所有。囚犯如斩杀灵体类幻灵界生物,可凭掉落物获得该场景中技能书一本,每人仅限领取一次。

    本提示仅出现一次。望海狮城一级重犯耿江岳,编号hs301801014816,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努力改造,早日出狱。中南次大陆联盟司法劳动司宣。”

    耿江岳飞快阅读下来,刚把最后一个字读完,这段提示就立马消失不见。

    他站在山丘上,眨了眨眼,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

    首先,这地方他来过,还听鹤鸣介绍过。

    幻梦界,出产大量可从游戏中带出的幻灵界资源的地方,但是很危险,进来后各种元素抗性下降,但灵力消耗却要增加。不过这片所谓的“浅层区”,应该还属于比较安全的地带。

    耿江岳打开自己的【挂王之王】界面看了眼,依然显示免疫所有元素伤害、精神伤害和物理伤害,显然这个地方的debuff对【挂王戒指】根本不起效。

    另外【我的宇宙】也还能感知得到,说明完全可以不惧死亡,生命安全有所保障,可以继续想怎么作就怎么作。

    那么接下来,其他的一切就全都无所谓了。

    耿江岳远远眺望了一下所谓安全作业区域的囚犯聚集点,完全没有要过去集合的意思。

    相反,直接便转过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挂王之王】300的移动速度,在这片地区丝毫不受影响,转眼功夫,耿江岳就翻过几个红色的山头,跑出了老远,然后一路不分东南西北地走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忽然看到一个看起来就很阴森恐怖的洞窟,心里顿时一阵鸡皮疙瘩泛起来,却又非常兴奋地冲了进去。

    走进洞窟,四周的景象随之一变。

    【挂王之王】的照明特效自动起来,耿江岳下意识地,就拿出了他的攻城弩。

    结果刚刚掏出家伙,洞里头就扑出来一只浑身粘乎乎长得跟跳跳鱼似的玩意儿,只是体型估计比正经跳跳鱼大了几千倍,足有人那么大,四肢明明很短小,却蹦得老高,圆滚滚的脑袋滑溜溜的,没有眼睛,只有一张血盆大嘴,满嘴司空见惯的尖牙,张嘴就往耿江岳脑袋上啃。

    耿江岳吓得一哆嗦,意念一动,眼前那只跳跳鱼才刚把嘴张开,就被射成了粉末。

    同时掉下一颗【怨鲵之牙】,耿江岳捡起来,点开面板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怨鲵之牙,精怪级幻梦界灵体类生物的掉落物,是制造【抗压药剂】的原料。可带回现实世界。搜集满100个,可换取【技能书】一本。”

    “哇……”耿江岳不由有点被震撼了。

    这狗日的幻梦界,真的是把现实世界、游戏世界和幻灵界全都串起来了。不过话说现实世界对幻灵界原材料的需求那么大,为什么幻梦界没有大量开放?

    记得上回听鹤鸣讲,好像全球被允许开设幻梦界入口的地方,只有三个而已。希伯联合国的新约克郡,东华民主共和国的蒲鞋市,以及号称“圣城”的猎鹰城。

    所以……难道是一种故意为之的供给侧垄断吗?

    那么如果李俊飞没死,自己这会儿将和他达成的合作,岂不是就要打破这种垄断格局?

    话说真要这么干,那得得罪多少人……

    这么一想,感觉李俊飞早晚还是得换个死法似的……

    疑惑从脑海中闪过,但也仅仅只是闪过而已。

    耿江岳心里带着几分感慨,继续往洞窟的深处走去。一路上碰到几只零散的嘤嘤怪,随手干掉,居然每只都能掉落【幽灵之泪】,爆率高得惊人。

    在曲着蜿蜒的迷宫中,走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就在耿江岳走出一个洞口的刹那,前方的空间忽地豁然开朗。

    耿江岳抬眼望去,发现自己就站在一个崖壁口。

    底下是一片巨大的湖。

    湖边的岸上,数不清的“怨鲵”密密麻麻分布了少说能有上万只。

    怨鲵发出的叫声非常刺耳,气势上和熊猫平时比赛输了骂队友傻逼的感觉十分相似。

    耿江岳看着眼前的一幕,简直毛骨悚然中,带着说不出的激动。

    “我草!发了啊!”

    他高喊一声,想都不想就从崖壁上跳跃下去。

    身后一对自打学会之后就从没用过的翅膀瞬间伸出,耿江岳抬起【制裁之弩】,视线范围之内,怨鲵们瞬间发出惊恐的喊声,成片成片地化作粉末。

    耿江岳扇动着哪怕吸蓝也跟不上消耗的翅膀,轻盈落在地上,湖水中立马有更多的怨鲵从里头钻出来,耿江岳看着那犹如军队冲锋般的场景,明知道自己能搞定,可还是心理紧张得感觉有点想吐。

    “啊!”他大声吼叫着,发泄着心头的恐惧。

    怨鲵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地从湖水中冒出来,头铁得简直不带智商,耿江岳用意念控制着弩箭,箭矢如雨,以更加可怕的速度,收割着这些怨鲵的生命,不知道自己杀了多久,喊到最后,他甚至感觉自己在现实中的声音都沙哑了,当湖面终于安静下来,耿江岳站在堆满【怨鲵之牙】的湖滩上,脑子里一片恍惚。

    这狗日的……

    这里得有多少【怨鲵之牙】?

    耿江岳甩了甩头,幸好有【挂王之王】的移动速度加持,绕着湖滩飞快奔跑起来,所过之处,【怨鲵之牙】入手就是一大把。

    跑了足有个把钟头,耿江岳才好不容易把满地的【怨鲵之牙】搜刮干净。

    幻梦界游戏背包里装不下,直接全部塞进了同类物品可以无限叠加的戒指储物空间。

    搜刮完毕后,一看数目,足足168926个……

    “我草草草草……”

    耿江岳没文化地傻眼了半天,才忽地又想起刚才的入场提示。

    没做多想,直接从这茫茫十几万个物品中取出100个,放进自己的游戏背包里。

    刚放置完毕,100个【怨鲵之牙】,就自动变成了一本技能书。

    还以为自己短时间内肯定不可能再学到什么技能的耿江岳,颇为惊喜地赶紧点开。

    眼前随即跳出了技能书的介绍。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群体技能,冰冻住所有施法范围内的目标,产生与使用者冰系附魔灵力2倍的伤害,冰冻时间3秒,伤害持续时间10秒。冷却时间10秒。每次使用消耗灵力值100点。技能补充介绍真的很强。但弱鸡真的用不起。学习要求500点灵力值。

    耿江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