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刷怪 吹个大气球9

第四百六十五章 寻仇(二)

    位于贝马城西南角的小山上,有着八百年历史的赫鲁尼堡,在夜幕中灯火辉煌。

    城堡外因为时代关系而另辟出来的停车场上,停满当世所能找到的所有品牌最新款式的豪车,平均每辆的价格,都相当于普通贝马城中产家庭奋斗一生所能获得的财富。

    但相比被关在不远处的城堡公共马厩中的那十几匹更加昂贵的,并不属于人类世界的纯血银飞马甚至是独角兽,所谓的豪车,就真的不值一提。

    这些被人类猎魔师千辛万苦从幻灵界中带出来,打小就生活在人类世界里的“怪物”们,在某些人刻意的包装下,已经变成了顶尖财富的象征。事实上吃草就能过活的它们,进入人类世界后,每天过的日子,奢侈程度甚至超过九成以上的人类。

    每匹在人类世界相关幻灵界生物管理部门登记在册的银飞马和独角兽,都有着空间巨大的独立居所,每天所吃的食物,精细到让穷逼根本无法想象,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些牲口的饲养员兼骑师,最低程度也必须得是钻石级猎魔师起步。

    连同饲养员的工资和奖金,再算上饲养成本和每年必须向注册国政府缴纳的高额奢侈税,同样养一匹马的成本,足以拿来养活将近两千名海狮城的北城市民……

    耿江岳一身骑师打扮,牵着二狗,跟着中南次大陆联盟政府教育委员会二把手伊万委员走过山下的门禁,一路来到城堡旁边的马厩。听伊万简单介绍着二狗的身价,心里一边感慨人命没畜生的命贵,一边又不禁在想,熊猫在贝隆城搞社团走私,搞不好真能发大财。

    也不知道贝隆城那边的人,是从哪儿搞来的那么多银飞马……

    耿江岳走进马厩,见马厩里没有人,立马就又把二狗扔回了【我的宇宙】,转个弯就跟着伊万走了出来,俨然是一副伊万保镖的样子。被绑架的伊万却不禁微微出汗,小声警告耿江岳道:“你不要乱来,如果我们领袖出了事,海狮城是要遭到报复的。”

    耿江岳很友好地微笑回道:“想活命,就闭嘴。”

    伊万委员脸色发白,紧紧咬住了牙关。

    两个人一路慢行,走了五六分钟,在一名迎宾管家的笑脸相应中,穿过了城堡最外面的门洞。这座古老的城堡外墙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同样源自于幻灵界的植物龙血藤。因为和人类世界的植物杂交驯化过,这些龙血藤已经完全失去了攻击性,但旺盛的生命力却被保留了下来,不仅可以经受住高达800度的高温火烤,而且在极冬时期的户外严寒面前也是半点不哆嗦。

    唯一能克制它们生长的,只有狼人胆汁。

    稍微十几克,滴在龙血藤扎根的土壤里,就能把爬满赫鲁尼堡上千平方整面外墙的藤蔓全都毒得灰飞烟灭就是字面意思的那种灰飞烟灭,然而拿这些飞灰,配上一点点的幻灵界三头蛇的肝脏,混合捣碎后再提取出精华液,最后加入人类世界的免疫抑制剂,就能做出非常牛逼的解毒剂,牛逼到只要灵力值足够高,就算被新型变异者咬伤,也能马上抢救回来的程度。

    因此像赫鲁尼堡外墙上的这些龙血藤,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拿来炫富。

    刚在贝马大学里考完这门科目没多久的耿江岳,看着满墙的龙血藤,第一反应就是震撼,如果不是因为走出海狮城,如果不是因为上过大学,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人类社会和幻灵世界的联系已经紧密到了这种地步。

    王神机口中所说的脑波电技术的副产品,从某种程度上讲,几乎已经深刻地嵌套进人类社会的经济体系之中,某些想要关闭脑波电发电站的人,其所要面临的压力,怕真不是仅仅来自于电力集团本身,材料、冶金、化工、制药、医疗,等等等等,耿江岳随便一想,都为这里头的关系感到心累。或许,人类的生活,真的已经彻底离不开了幻灵界了……

    脑波电技术集团,其实真的不必那么担心自己被取代。

    耿江岳心想如果是换成自己,与其选择杀人,还不如把这些产品应用到更广泛的人群身上,如果担心穷逼们消费不起,那就想办法让穷逼们多挣钱啊!

    原本可以你好我也好的事情,搞得非要杀人算哪门子操作?

    心里一路吐着槽,耿江岳和满脸艰难假笑的伊万委员,经过三道门禁,终于走进了城堡的大会客厅。会客厅古香古色,仍保持着八百年前的样子。

    四张由整棵巨红杉原木制成的长桌,整整齐齐地被摆放在大厅的中央,大厅后墙上的壁炉烧得火旺,墙壁的石块分明地裸露着,完全就是一副第一次幻灵界生物入侵后,人类文明和科技倒退千年的模样,若不是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是通电的水晶灯,而不是摆在餐桌中间的蜡烛,这个房间,真的几乎一点现代文明的样子都不存在。

    房间的正前方,是主家才能坐的高台。

    很显然,这个宴客厅,就是八百年前赫鲁尼家族用来犒赏家臣或者庆功的地方。

    耿江岳和伊万委员走进来的时候,高台上还没有人。

    坐在其他四张大桌子旁的,人数也不太多。

    全部加起来,最多也不超过百人。

    相比较这个至少能坐下七八百人的屋子,多少显得有点冷清。

    还是时代不一样了……

    八百年前,大领主对自己的治下,还几乎都是扁平化管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要搀和,庆功宴之类的活动,恨不能把所有领地上的人都叫来。但第二次幻灵界生物入侵之后,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迅速提升,社会结构也跟着发生变化。治理上,关键是要把关键的人放在关键的位置上,而放眼整个中南次大陆联盟,对赫鲁尼家族来说重要的,估计也就这么百来人。

    伊万在这其中,排名已经非常非常靠后。

    耿江岳身为保镖,原本是不能进这个房间的,但是进门的时候,耿江岳对守在门外的人使用了幻术,便轻而易举地通过了。伊万带着耿江岳,在宴客厅进门第一张桌子靠后的位置坐下来,屁股刚坐稳,伊万就忍不住问耿江岳:“你到底想来做什么?”

    耿江岳低头看着满桌子的菜,随手抓过一个烤得香喷喷的小面包,说道:“只是想见一见赫鲁尼先生,当面跟他说一些事情。”

    伊万咬牙切齿道:“那你就不能走正规渠道吗?”

    耿江岳把面包塞进嘴里,嚼了七八下,整个儿咽下去,不紧不慢地反问道:“我要是说了,你觉得我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他吗?老子又不知道他的行程,也不知道他在贝马城的住址,万一他为了躲我,直接找个替身过来,从此以后远程遥控办公怎么办?”

    伊万不由道:“那你怎么知道,今天来的就不会是替身?”

    “那也没什么关系。”耿江岳淡淡道,“我要的又不是他的命,我要的……是他这个人。”

    伊万委员的表情,立马就变得奇怪起来。

    赫鲁尼今年七十多岁,长得也不好看,还特么胖……

    这个小伙子,口味是不是有点变态?

    耿江岳对伊万委员的脸色视而不见,只是耐心地等待着正主出现。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事实上压根儿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的耿江岳,一口一个小面包,都快把面前篮子里的东西吃干净,站在两个人身后不远处的服务员正准备再去给他添一篮子的时候,宴会厅门外,忽然骚动起来。听到动静,耿江岳伸向篮子里最后一个小面包的手微微一顿,转头望去,便看到赫鲁尼在一大群人的前呼后拥中走了进来。

    房间里的所有人,不约而同,齐刷刷全部站了起来。伊万站得笔直,双拳紧握,死咬着牙关,控制住让赫鲁尼快跑的冲动,整张脸仅为紧张而涨得通红。

    耿江岳不紧不慢跟着起身,拍了拍伊万的肩膀,轻声道:“放轻松,他要是死了,你在联席会议的排名还能上升一位呢,是好事啊。”

    伊万明显神色一变。

    另一头,赫鲁尼抖了下肩,挂在身上的大氅随之滑下,身后立马有人接住。

    “坐!请坐!各位先生和女士们!”

    赫鲁尼风风火火,随口说着,一眼从坐在大厅前几排的人的脸上扫过去,微笑着跨上木质台阶,哐哐作响,走上了宴会厅的高台。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跟着他一起走了上去。赫鲁尼刚一坐好,宴会厅的大门就被关上,只剩下大厅后面一个送菜用的小通道。

    坐在高台上的赫鲁尼意气风发,耿江岳离开贝马城的这十几天,他着实松了口气。白天吃得好了,晚上睡得香了,连思路都变得清晰起来,今天刚刚跟希伯联合国签署了一份重建德尔斯基里迪纳摩的协议,居然没被隆美尔家族占去多少便宜,也算是变相回了点血。

    说起来,从去年到现在,中南次大陆联盟确实损失惨重。

    先是从年初开始,全国各地就爆发大规模的感染变异,直到现在,虽说形成群体性免疫了,但个别地方依然还在时不时地出点小问题。不完全统计下来,人口损失已经逼近八亿。即便死的全都是灵力值很低的贱民,可毕竟数量摆在这儿,对中南联盟的能源供应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不过幸好死了人,相应的对粮食和低端生活物资的需求就直线下降,某种意义上,中南次大陆联盟维护国内基本盘的压力,其实是变轻了。

    所以关于死人这件事,具体结果上,算是有好有坏吧。

    真正困扰到赫鲁尼的,其实还是防疫物资始终处于紧缺的状态之中。

    由于中南次大陆联盟上层近亲通婚的历史久远,上流社会的人的灵力值,普遍已经不像过去那么高,初始觉醒值在70-80点之前的孩子司空见惯,100点以上的算是可以了,150点以上的,就会被当作精英重点培养。更高一些的,那就基本上已经属于接班人序列。

    如果是在以前,各家各户的孩子灵力值低一些,问题倒也不大,毕竟上阵杀敌这种事,很久以前就不用他们亲自动手了。但这回赶上空气传染的变异危机,中南联盟的上层,就很难不对这件事感到恐慌。尤其当底层们形成群体免疫后,这种恐慌感就变得越发强烈。

    试想一下,万一要是他们的孩子全都感染了,而底层贱民却活了下来,那朕的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给贱民?这尼玛能忍?!

    中南联盟上层统一形成这个逻辑后,赫鲁尼最近半年简直苦不堪言。

    一方面,是上层利益集团要求政府部门马上把阻断剂和解毒剂研制出来,实在做不到,抓紧搞定供货渠道也可以;另一方面,中南次大陆联盟底层因为人死得太多,同时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组织在到处散播谣言,说中南联盟政府把资源的大部分都给了权贵,任由平民百姓去死,搞得全国上下到处都在搞游行,然后越搞游行人就死得越多,谣言的威力就越大,恶性循环,疫情摁都摁不住……

    赫鲁尼就怒了啊,那些混蛋怎么能这么造谣呢?

    我们明明连给权贵的资源都无法保障,怎么就叫任由平民去死了?

    这回不是连权贵也都死得很嗨啊?

    不过这些问题,现在总算都逐步得到解决了。

    尤其当今天早上,中南军协的部队入驻了海狮城,再过不久,东华国的部队也就要带着物资赶到,之前迫于包括意识形态对抗在内的多方面压力,中南次大陆联盟一直都没有从东华国购入防疫物资,不过有了海狮城这个中间平台,某些交易就能暗戳戳滚动起来。

    海星城那边,已经建好了工厂,到时候把东华国的产品标签拿掉,再贴上自己这边的,就万事大吉。至于海狮城内玄体类生物作祟的问题,东华国已经派了王神机过来,应该也是不需要再心烦了。忙活了一整年,这快到年关了,突然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赫鲁尼简直都要担心,运气这么好,会不会出点什么意外……

    他带着笑脸,容光焕发、居高临下地仔细看着到场的人。从前排扫到后排,从最里面的第四桌扫到最外面的第一桌,然后在某一个瞬间,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耿江岳举起手,朝他挥了挥。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