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刷怪 吹个大气球9

第七百四十一章 凛冬已至

    3042年的巴特弗莱大陆,整体形势可谓高开低走到了极点。

    从年初时的全球一片经济过热,各种物资多到消费不完,食物、药品、防护物资齐刷刷降价,甚至某段时间里,连提灵丹的价格都掉到连底层穷逼都敢对它起心思的程度。

    一直到七月份,希伯联合国摩根实验室登月计划成功,更是有种几乎要将“人类的黄金时代”拉到“人类的钻石时代”的意味。

    全世界每一个角落,到处都充斥着人们对未来的乐观预期,媒体上天天就只有两种新闻,一种是希伯联合国将要终结人类历史,全人类已经迎来最美好的时刻,另一种就是任何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国家和个人势力,都必将在这股历史洪流面前被碾成碎末,并在报道结尾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注明,本报道并不针对某不可直呼其名之人。严格意义上,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报道。

    但偏偏从底层到上层,大家都对这种含沙射影喷耿江岳的行为感到非常受用。

    然而,这种上下同欲、全球一心的关系,却在七月过后,就以断崖式的表现,开始飞快破裂,直至土崩瓦解。八月份的全球性异常降温,就像一根导火索,轻易点燃了原本就暗藏暗藏在繁华表面下的火药桶。全球明显过剩的生产力和各国因为城市合并而导致的中产阶级消费能力迅速萎缩之间的矛盾,在严寒中,犹如陨石撞地球般轰然爆发。

    高原大陆的乌坦城,因为资源供需矛盾最大,政府的调整意愿最小,成为了这场矛盾爆发的天然首选之地。二十万武装人员冲击乌坦城城墙的画面,让全球为之哗然的同时,也终于掀开了某些人们一直以来都假装无视的真相。当乌坦城那场仿佛提前准备好的犹如表演般的大戏落下帷幕,全世界的一百多亿的平头老百姓们,才恍然间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并不是看客。

    悬在乌坦城外上万平方公里超级大楼群头上的那颗陨石,竟也同样要落在他们头上的!

    随着东华国、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政府的接连表态,承认可控核聚变装置或许才是更优的解法,十月初的全世界,倏然间陷入一片混乱。

    什么情况?!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过去将近十年间,一直被各国政府所严厉抵触和排斥的技术,一下子就这样翻了身?

    全世界一百六十多亿身在局中的人,没人能想明白,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绝大多数人,在得知这些情况后,更多的还是震惊、愤怒,以及恐慌。

    尤其是那些尚未住进超级大楼,赶上这最后一班车的底层穷人们,对于政府的突然背叛,更是愤恨到了难以言明的地步。占全球总人口百分之十左右,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境内将近十五亿欲做人肉电池而不得的人们急于想要搞清楚,按理说那些本该属于他们超级大楼,还会不会继续扩建,他们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翻身的可能。

    甚至,这都已经不是翻身的问题了。

    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存问题。

    当全世界的城市都合并到了极小的这一片地区,跟随城市搬迁而去的底层市民们,除了进入超级大楼当人肉电池,已经完全不存在第二条活路。而今年的异常降温,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矛盾。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了!十月份了!

    极冬节近在眼前,更加艰难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

    如果是平常的极冬节,筒子楼或许还能勉强撑住。可是今年的极冬节,到底环境会恶劣到什么程度,真的谁也无法预测。

    还有就是,因为全球下半年能源短缺,现在全球各国过冬物资也已经明显缺乏。

    上半年卖不动的货,到了下半年,突然就像消失了一样。不但物资缺乏,而且市场价格也重新攀升,反倒比原先还更加贵了不少。明显有一种想要把老百姓口袋里的最后一个铜板也掏出来的感觉。种种的一切,令全世界最底层民怨沸腾,只是媒体上,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全球舆论场上最大的声音,是由比最底层稍好一点的人群发出的。

    占全球总人口将近八成的人肉电池们包括原先就是的、最近由底层上车的,以及不幸从中产跌落的,所有人全都下意识地恐慌,如果各国政府承认了可控核聚变能源的法理性,那么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往后所将面临的,又将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国家如果真的削减脑波电份额,那么他们这些以发电维生的人,到底谁能留下,谁又会被淘汰?如果是按照发电质量来决定去留,那么如果他们哪天老了、病了,干不动了,岂非就要坐着等死了?

    上百亿人,一夜之间惶惶不安起来。

    甚至哪怕他们其中还有一小部分内心真正淡定和无所谓的人存在,可就在各国政府表态的第二天,随着海狮大学关于幻灵粒子研究结果的公布,这些人,终于也坐不住了。

    脑波电技术的副作用,竟真真正正,是导致怪物出现的主因?

    脑波电用多了,真的会影响人类安全?

    那这么说来,脑波电份额的削减,岂不是完全无法避免了?怪不得唐威要去雨林大陆竞选总理……原来上面的意思,是要拿雨林大陆开刀!但那雨林大陆上,可是有四十多亿人呐!

    这哪是什么要重新调整方案,分明是要杀鸡给猴看,拿雨林大陆的低等公民们,给巴特弗莱大陆上的人们上眼药,让他们老老实实配合,洗干净脖子等着挨刀!

    王八蛋!全球政府没一个好东西!

    全世界上上下下,所有后知后觉或者故意装死多年的人们,在自以为理清头绪后,终于略微意识到了自己曾经的愚蠢。大量的平日里有事没事就打着道德旗号给脑波电技术呐喊助威的人们,不禁无比后悔,自己这些年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也有少数死鸭子嘴硬的,就是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大部分是那些眼下还勉强能维持住自己中产地位的傻逼们,居然还能站在上层的立场上,不断强调哪怕脑波电份额下降,各国政府也一定会有兜底措施。大声高呼不要乱,要理性,贱民就是没文化,老子高考250分的文化人不想跟你们交流;却丝毫没意识到,他们自己,或许早晚也会有跌落成为人肉电池的一天。

    全世界从中高端层面到最底层,一股头脑核爆,在这年头强大的通讯技术的推波助澜下,不到三天,就席卷全球,引发了可怕到仿佛社会马上就要就此崩溃的思想混乱。

    圣约翰彼得堡、贝马城、德尔斯基里迪纳摩、新约克郡,“受灾”程度最严重的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各地,三天内爆发了至少二十起大规模打砸抢事件,和上百起小型极端的自杀式事件。上万个对生活感到绝望的穷逼,冲进同样住在筒子楼里的隔壁邻居家里,杀害了同样是穷逼的底层们,互联网上的蜡烛从天黑点到天亮,点到后来,所有人都开始感到麻木……

    凶杀、抢劫,由凶杀和抢劫引发的群体性感染事件,在中南次大陆联盟内部频频出现。

    于是为了确保安全起见,10月5日,贝马城率先宣布提前封城,庆祝极冬节到来。然后全球各国全都有样学样,大城市纷纷关闭城门,与城外瞎捣乱的穷逼们进行物理隔断。

    如此冷漠的反应,自然又引来全世界底层的又一次暴动。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某个自我感觉帅的一笔的货,再次用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拯救了这个世界……

    这个拯救方式,简直堪称史上最贱。

    就在全世界底层已然焦躁得六神无主之际,耿江岳的反应居然是,又再次揭开了他们的伤疤,往他们的伤口里头,撒上了小米辣拌椒盐。连续三天,耿江岳每天都在海狮城时间晚上八点,准时上传一段关于幻灵粒子的最新研究视频,生动形象地将脑波电副作用导致幻灵界空间出现的原理,展现在全世界面前。没有文案,没有旁白,没有配音。就那么原汁原味地,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扇在全世界人的脸上,仿佛是在嘲讽他们:“看吧傻逼!这下傻眼了吧?!”

    如此拉仇恨的做法,效果自然立竿见影。

    那些思维混乱得不知道以后该做什么的人们,分分钟团结起来,再次将满腔的怒火,全都撒在了耿江岳头上。网络上一片谩骂,根本不管耿江岳到底对不对,反正他就是必须要当这个出气筒。

    无数的无良媒体也在这时候趁机跳出来,指责耿江岳预警太晚,不负责任,并抹黑耿江岳故意隐瞒实验成果,置全人类安危于水火之中,各国政府见状,纷纷跳出来点赞,帮助人民共同讨伐耿江岳,甩黑锅甩出宇宙级水平。

    “唉……麻辣隔壁的的,什么玩意儿嘛……”

    十月份的第一个周日,耿江岳大清早的,来到海狮大学幻灵科技实验室。站在全封闭的二号实验室外,透过窗户,看着正在实验室内操作的豆包,满心无语地叹道。

    前些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感染的豆包,非常幸运地在变异之前,就被乌贼用随身携带的珍贵无比的全效抵抗药剂给救了回来。耿江岳和李太虎不久后赶到乌木兰市,便把豆包带回了海狮城。

    有些人,仿佛生来就是带着使命的。

    像豆包这个千金大小姐,啥牛逼本事都没从她爹妈身上遗传到,但就是血脉力量觉醒得早,而且觉醒的技能无比冷门,可又刚刚好,对这个世界起到了关键作用。

    她的眼睛,能看清微观粒子。

    往前,付文杰的可控核聚变理论,就是靠着豆包的直接观察取得的突破。而眼下,这辈子没受过气的豆包,生平第一次感到委屈,就立马观察到了“幻灵粒子”。

    说到底,幻灵粒子,就是人类负面情绪的实体形式。

    这种实体形式,被脑波电技术放大,形成聚集效应,便造就了幻灵界。

    幻灵界和人类之间出现破口,怪物也就随之出现。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靠着豆包的能力,耿江岳带着刘嘉和咩咩,三天时间就发了三篇核心期刊。

    对幻灵界的研究,基本也达到了全球第一人的理论水平。

    此时此刻,豆包正在实验室里,完成最后一项试验工作。

    她戴着特质的手套,用耿江岳灌顶给她的念动力,将一颗颗幻灵颗粒汇聚到一起,在一套高能粒子合成工具的帮助下,直接人工合成怪物。

    但在耿江岳的观察角度中,他所见到的画面,以及摄影机拍下的画面,仅仅是这样的

    豆包手里冒着光,在光团中慢慢揪出一个实体。

    一只嘤嘤怪,缓缓成型,然后继续加入某些黑色的颗粒,嘤嘤怪开始变异,身体变黑,长出尾巴,犹如实质的恶意,从封闭的操作台内,向外传播……

    “差不多了。”耿江岳身边,窦建华忍不住提醒道。

    耿江岳淡淡嗯了一声,手指轻轻一戳,一颗灵丸穿过两层玻璃墙,透入那只超灵体体内。

    那只新生的超灵体,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化作冰晶,碎得噼里啪啦。豆包疑惑地转过头来,见到站在耿江岳身旁的老窦,原本愁眉不展的小脸,眼里瞬间泛起光来。

    围绕在她身旁的黑色幻灵粒子,刹那间,全部湮灭殆尽……

    ……

    “唉,其实本来是不想这么快公布这个研究成果的,怕影响国外社会稳定。但是没想到豆包的工作效率这么高,刘洲成那群王八蛋承认错误又那么干脆,我一看反正这事儿早晚都得公布,晚痛不如早痛,还是趁现在全世界已经不太平,干脆让那些人死前也死个明白……”

    海狮城军管区的大楼里,耿江岳站在朝北的窗户前,看着远处北城防护罩下的大牧场。

    玄秘职业联赛的赛场没怎么拆,海狮城的工程部直接在赛场的地面上,根据地势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或室内或露天的养殖场。

    数十万只牛羊,懒散地在温暖的防护罩下走动着,时不时发出一声哞哞叫。

    窦建华站在耿江岳身旁,看着海狮城现如今的样子,略感后悔地说道:“我们当初如果让海狮城加入东华国,或许今天的世界,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耿江岳淡淡道:“现在的局面,很糟糕吗?”

    “不能再更糟糕了……”窦建华轻轻摇着头,“你现在能不能看明白,这几年来……或者更应该说,是这几十年来,这个世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吗?”

    耿江岳不浪费时间道:“你说。”

    窦建华缓缓道:“刘洲成把我抓进东华国情报局,关了两天,道个歉,又放出来,说明他已经不在乎什么多能单能,他们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是超出他们预期的达到。”

    耿江岳好奇地问:“这话怎么说?”

    窦建华沉默了一下,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解释道:“你年纪太小,没看到以前的东西,但是最近这十年左右的事情,你是看在眼里的。全世界最近这十年,有件事情,所有人的意见一直都很统一,就是关于对你的评价。特别是最近这七八年,海狮城以外的地方,从上到下,大家都觉得你是王八蛋,你阻拦脑波电技术的发展,说你在断穷人的活路,这些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嗯……”耿江岳淡淡点头。

    窦建华又问道:“那么你觉得,这背后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呢?”

    耿江岳看着窦建华,不吭声。

    窦建华自然而然,往下说道:“其实一切的意图,都是有迹可循的。对刘洲成和赵世凯家族来说也好,对于十三家族和赫鲁尼家族来说也好,事实上到底要不要缩减脑波电份额,一直以来都只是个伪命题。他们的落脚点,根本就不在脑波电和超级大楼上面,而是要利用这个话题制造借口,利用借口,来实现他们的真实目的。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是……”

    “土地。”耿江岳说了出来。

    窦建华看看耿江岳,不由笑道:“你看明白了?”

    “你这么一说,我就基本明白了。”耿江岳淡然说道,“先利用我不断把话题炒大,炒得差不多了,他们就以安全和民生为借口,把人口从各个城市里转移出去,空出来的那些山川河流矿产土地,就归了他们和他们的家族。妈的,老子这是不明不白给他们当了十来年的工具人吗……”

    “不光是你,全世界都一样,我们也一样。”窦建华补充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是前几次,都没有像你这样能干的工具人,把局面搞成这么夸张的样子。往前三百年,他们搞玄术和秘术之争,撕裂社会,浑水摸鱼,最后全世界互相妥协,搞出了个玄秘职业联赛和全球猎魔师工会的副产品,但是盘子实在太小,他们不满足。

    再往前六百多年,他们搞玄医和秘医之争,结果老百姓不上当,医科从玄科和秘科中独立出来,他们什么都没捞到,东西两边的东华皇族和希伯皇族还被伤了根基,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只有这次,你啊……实在太特殊了。

    一个人就让全世界都既团结又对立起来,我恐怕刘洲成他们自己也没想到,事情能闹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不然的话,刘洲成也没那个胆子,通过东华国的土地私有化决议。

    可是现在,那份利益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

    他背后的人,他身边的人,数不清的人,都指着他做这件事。

    不然的话,他也活不了。”

    耿江岳报数道:“赵世凯,方白羽,黄凤忠……”

    “还有唐威。”窦建华道,“一块个雨林大陆,裂土称王啊……”

    耿江岳沉默了几秒,不禁问道:“会不会我们所有人,都是被唐威利用了?”

    “不知道,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可能吧……”窦建华居然笑了,“野心家的想法,谁能琢磨得清呢。不过如果真是这样,唐威这个人,我还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一下。”

    耿江岳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以后每隔几天就去弄死他一次好了。”

    窦建华却道:“没机会了。局面到了这一步,他们这些人,基本上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现在除了缺个替死鬼,什么都不缺了。我要是没猜错,他们肯定马上就要开始安抚社会,老百姓马上就要对他们感恩戴德。在你看来,唐威是个王八蛋,但是在全世界看来,接下来他马上就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就像二十年前那样……

    你杀了拯救世界的英雄,老百姓就要不干。

    没了大义,贝隆城里的人如果要独立,要分裂,你能杀光他们吗?不行吧?海星城呢?也不行吧?你只要对唐威下手,世界就会反噬你,海狮城这次,就一定会变成孤岛。”

    耿江岳不反驳,默默思考着窦建华的话,只是问道:“老百姓有那么容易哄吗?”

    “当然没那么容易。”窦建华道,“不过……现在的形势,对刘洲成他们有利啊。现在这大冬天的,这种气候环境,这种生存条件,老百姓想活命,就只能乖乖听话配合。刘洲成他们抓一把金子,手里头漏点金沙出来,就够最底层的人活下去了。

    那么只要老百姓不闹事,他们也就没理由再赶尽杀绝,毕竟将来他们也还需要别人来服务他们,来帮他们做事。这世上的利益关系,都是这么妥协出来的。

    唐威去雨林大陆当土皇帝,不也是这样吗?双方谁也离不开谁,只能互相开个彼此都觉得合适的价。不死不休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一方对另一方已经毫无用处的前提下。

    只要还有利用价值,就有妥协的空间。”

    耿江岳道:“都是韭菜。”

    “对。”窦建华道,“在他们的世界模型中,世界上只有三种人,第一种,他们自己。任务是创造机会,把世界变成属于他们私人的财产。第二种,为他们创造机会的人,包括你我,包括中南次大陆联盟的迪莫,包括现在那些住在海狮城是大使馆区里的所谓政要权贵,我们这些人,就是他们实现目标的工具。因为很多事情,他们不能明着来,直接来,只能通过一点点的计划,引导我们来改变这个世界的局面,他们才能把不属于的他们的东西,合情合理地变成他们的东西。

    以前呢,东华皇族和希伯皇族,名义也有这样的权力,但只是名义上的。你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你真的能把大臣家里的东西,搬到你自己家里去吗?不行的,对不对?你敢这么做,你这个皇帝就没法干了,全家都得死。但是现在,通过现代的法律和私有化规则,他们就有办法做到以前连皇帝都做不到的事情。在地图上画个圈圈,让政府以国家的名义卖给他们,他们在政府内部培养的人,又刚好很配合地通过了这件事,那个圈圈里面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地上的地下的,甚至是空气,就全都明明白白地归了他们私人。

    这个局,往近了说,他们布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往远了说,自从人类社会形成文明,从那一天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停下来过。

    刘洲成家族,这几天疯狂扫货,搞不好把家里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换土地了。三十分之一高原大陆的土地,现在全都是他们家族的私产。你猜猜看,十三家族和赫鲁尼家族,现在又拿下了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境内,多少无主的土地?

    你信不信,他们每个家族里面,一定有一面巨大的世界地图,地图上的边界,是按他们的家族势力范围划分的。地图上的每块土地,是用他们的家族族徽来标记的?”

    耿江岳脱口而出:“我信。”

    “是啊,我也信,荀主任也信,梁光斗也信……但是,我们都失败了。”窦建华轻轻抓紧了手里的茶杯。玻璃做的茶杯发出啪啪的轻响,裂开了几道细纹。

    这老小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高手。

    可惜,猎魔师这行当,已经被耿江岳和现代高科技联手毁了。

    练了半辈子的能耐,么得用了。

    两人一同沉默,良久,耿江岳才缓缓说道:“还是要相信大家。”

    “大家?”窦建华不解发问。

    耿江岳很平静地道:“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是聪明人多、纯傻逼少。只有纯傻逼,才会坐着等死。我相信所有人,一定早晚都会认识到,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人想要他们的命,什么人又真心实意地在帮助他们。到底选择跟谁走,这是每个人的自由,谁都不能阻拦他们做出自己的选择。如果谁非要阻拦他们做出选择,那我就一定弄死那些坏人。

    我相信世界一定会变好,至少,现在已经有几百万人愿意跟我走了。只要有我们在,最糟糕的事情就永远不会发生。也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能力,有这个胆子。”

    窦建华看着耿江岳,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装逼的意思,也没有太过强烈的情绪。他的眼神,谈不上什么坚定,但那份自信,却又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么的令人信服。

    过了片刻,窦建华才缓缓说道:“但他们现在,也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了。这次到嘴的肉,已经足够多,至少够他们再个消化几百年的。在彻底消化完之前,他们完全没理由再得罪你。

    为了活得安全点,巴结你还来不及。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肯定是让全世界都满意的事。他们要忙着跟以前自己树立起来的对手和解,要让老百姓获得生活的幸福感,还要让导致这次大风波的元凶付出代价。

    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做事要花的钱,也得想办法赶紧先捞出来。

    脑波电那么危险,他们这些人,早就怕死了,连月球基地都弄出来了,肯定份额也要往下降。留着干嘛呢?有了可控核聚变,他们已经不用这点能源生活了啊……

    孩子,你看,这个世界,是不是只要他们动动嘴,就能一下子就美好起来。说不定就连一些我们自己的同志,也会上当受骗,以为这群人是真心改过了,以为他们真的有那么善良。

    就算有个别人在这个过程中死掉,那也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而牺牲的,还能立个碑,敲个钟,纪念一下他们。多尾事件,一次性搞死全球十来亿人都没人在乎,如果这次能饿死十亿人就救活一百六十亿人,谁又会吃饱了没事,为死掉的人出头呢?

    从东华国土地私有化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已经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中了。”

    耿江岳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是啊……”窦建华道,“确实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耿江岳却突然道:“可是你漏掉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窦建华问:“什么?”

    耿江岳转过头,盯着窦建华的双眼,正色道:“人民。”

    窦建华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耿江岳道:“让十亿人活活饿死,可能吗?让十亿人自愿为一百亿人牺牲,可能吗?谁来牺牲?标准是什么?凭什么?为什么?窦主任,人不是木头,人会反抗的。

    我敢跟你打个赌,脑波电的份额,休想降下来!

    这个世界的局势,从来都不掌握在刘洲成和十三家族那些人的手里,而是掌握在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手里。不是十三家族引导老百姓选择了现在的生活,而是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主动和自愿选择了这样的生活。但假如有一天,有些人觉得自己能掌握这一切,要毁掉这千千万万人的生活,那这千千万万的人,就一定会反扑。没有任何家族,能阻挡得住这样的洪流。

    脑波电的发电份额,只会继续增长,现在谁敢动脑波电的份额,谁就是人民真正的敌人。

    他就做不成任何事情。

    如果他敢杀人,那人民就敢杀他。一百多亿人,连两次幻灵界生物入侵都挡住了,还会怕区区一群野心家和阴谋家,那些人,他们想都别想。”

    窦建华愣愣地看着耿江岳,仿佛像是看到了年轻时的梁光斗,仿佛像是看到了曾经在天京大学教书的那个马仲颖。他突然露出微笑,说道:“人民万岁。”

    耿江岳点点头:“嗯,人民万岁。”

    窦建华又问:“然后呢?”

    耿江岳沉声道:“脑波电份额降不下来,我们真正的敌人,就不是刘洲成和十三家族了。有些大灾难,大概率已经避免不了。我打算等过完年,就让海狮城进入收缩防御状态,全国备战。”

    窦建华不由也跟着严肃起来:“你觉得,形势有这么严峻了吗?”

    “不是觉不觉得的问题。”耿江岳淡淡回答,“是该来的一定会来,有备无患。你们啊……也要小心了。”

    窦建华放下杯子,满脸凝重。

    两小时后,窦建华返回乌木兰市,找诸葛思齐卜了一卦。

    卦象大凶。

    两天后,希伯联合国果然如窦建华所料,宣布将启动大规模现金和食物补助计划,帮助全国人民度过寒冬。东华国、中南次大陆联盟和雨林大陆联盟,也纷纷发声,补贴数额一个比一个夸张。

    全球上下,底层民众们一片欢庆,媒体也争相跳出来,粉饰太平。

    十月中旬,极冬节还没到,极夜却提前了半个月出现。

    海狮城的大使馆区内,大量的权贵们,突然间集体从海狮城出境,荷尔蒙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打听到这群人居然买了所谓的“月球船票”,打算去更加安全的月球定居。

    当漫天的雪花,从早上就开始飘落,耿江岳看着这些仓皇逃离的权贵们,嘴角扬起了呵呵的微笑。什么中产,什么权贵,只要不是那极少极少极少数人中的一员,那就都逃不过韭菜的命运。

    所谓权贵,不过就是那些人扶植起来的备用韭菜罢了……

    无非是身上肉更多,死了之后,尸体更大块而已。

    耿江岳飞出防护罩外,海狮城四周,天地一片漆黑。

    天上蓝色的月亮,被若隐若现的云雾遮盖。

    室外气温,零下五十六度。

    几万里外的北极点冰盖下,蓝色的幽火,不讲道理地在这个时候就微微燃起。一缕缕黑色的雾气,像是在努力挣脱某种东西的束缚,一点点地泄露出来。

    漆黑的冰雪中,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极冬节,极冬节,怪物过节,人类死绝……”

    咯吱一声。

    一只脚踏上冰原,踩出深深的脚印。

    莉莉丝看着北极点上的蓝光,身后站着几百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露出一抹愉快的微笑。

    凛冬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