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这是勒索

    纳塞河边的两个码头是第五区最繁华的区域之一,数艘货船趁着夜色靠上了码头,其中不乏尖底高帆的海运帆船。

    在距离码头不足百米的地方,有一间简陋的餐馆,桌椅残破坐起来摇摇晃晃,但是出售的烤牛排却一点都不便宜。

    夏尔坐在窗口的位置,看着远处码头上的装卸工像蚂蚁般从货船上搬下货物,而他的对面就是正在大口吃肉的瘸子少年奎恩。

    “你店里的货色还算不错,虽然发不了财但也穷不了,为什么会吃不起肉?”

    “我父亲死了之后,妈妈的病越来越重,家里的积蓄花光了,值钱的东西也都卖了,还欠了一些钱,我必须尽快还清那些钱,要不然就永远也还不完了”

    奎恩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乖顺的回答着夏尔的问题,刚才的一下打得挺狠,只要用右边的牙齿嚼肉就会钻心的疼,疼得他把教训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奎恩吃下最后一块烤牛排,有些颓然的说道:“其实,我可能已经还不完了”

    “”

    “所以你要在饿死之前杀死独狼,为你的父母报仇是吗?”

    奎恩摇摇头,“杀死独狼并不能替我父亲报仇,但是独狼从别人手里接手了我的那份债务,他放了狠话,不许那些掮客介绍生意给我,要把父亲留下的那个铁匠铺子、我还有我弟弟拿来抵债,还有不到一个月债务就到期了,可我手里却没有钱”

    “我的父亲死在了艾兰人的手里,我却要每天想办法赚钱交给艾兰人,交给我的仇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神灵吗?”

    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滴落,奎恩低下了头,徒劳的掩饰着自己的脆弱。

    “那你在利用我对付独狼之前,就没有想过我会不会被独狼干掉?”

    “在第五区,敢于不在路灯下行走的人,都不是好惹的,你在黑夜中行走的时候非常从容,跟我父亲一样,我觉得你能行”奎恩抹掉了眼泪,怯怯的看着夏尔,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小兽在向老虎大王求饶。

    看着眼前这个被高利贷逼出了‘杀人灭口’这种极端想法的孩子,夏尔是又气又恨,但却真是狠不下心来弄死他,刚才奎恩吃肉时候的表情瞒不过夏尔的感知,他的牙真的很疼,但是他的肚子真的很饿。

    一个孩子宁愿不吃饭也要还债,他显然是知道高利贷的厉害的,在知道自己无法还清债务的时候,还想到了借刀杀人弄死债主这个方法,小小年纪的奎恩拥有着跟他的年龄不符合的理智和果断。

    也许是个可以调教的苗子。

    “你既然是西南帮的人,那么艾兰人杀了你的父亲,你为什么不去求助他们呢?”

    奎恩眼神一黯,落寞的说道:“我父亲就是在西南帮跟艾兰人抢地盘的时候被杀死的,我们西南帮输了,到最后军情局的人出面才压住了这件事,卡蒙多少校说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无法跟艾兰人再次开战”

    “自从洛林侯爵大人死后,我们西南帮就分裂了,很多人都投奔了新来的那个巴亚里,只留下我们这些跟侯爵大人有关系的,要不然也不会被艾兰人盯上,也不会打不过那些北海的乡巴佬”

    “巴亚里是什么人?也是退役军人?”

    “他说他也是西南方面军的人,但卡蒙多不认识他,也不承认他,那天两人吵了一架,不久之后艾兰人就过来抢地盘了。”

    夏尔心里有了一些猜测,“你们既然跟侯爵大人有关系,那么为什么不去向巴约纳伯爵求助?”

    “我们只是都受过侯爵大人的恩惠,但侯爵大人从来没有差遣过我们,也没有承认过我们卡蒙多说我们不能去给巴约纳伯爵大人添乱,他已经够难的了。”

    夏尔沉默了几分钟,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带我去见卡蒙多,灰狼虽然死了,你的那份债务自然归我所有,以后你要替我做事来抵债。”

    “”

    卡蒙多住的地方距离纳塞河边的码头很远,从这一方面就可以看出现在西南帮在第五区的地位,是否能够插手码头上的走私买卖,是第五区各个势力的一个重要实力标志。

    显然,西南帮已经被挤出了第五区主流势力的行列。

    “小奎恩,你带了谁过来?”

    距离前面的大院子还有段距离,黑夜中就传来了问询的声音。

    “劳恩叔叔,是自己人,他是来找卡蒙多少校的。”

    “自己人?现在还有什么自己人,不是巴亚里那边的狗吧?”

    “劳恩叔叔,你可别乱说,这位先生拥有阿基坦之战的荣誉徽章”奎恩刚刚见识了夏尔杀人如草芥的一面,听到劳恩的话后心里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他悄悄的侧头看了看夏尔,结果夜色太黑看不清夏尔的表情。

    “阿基坦之战的荣誉徽章?你确定认识那玩意儿?”

    一个端着火枪的老家伙从院子大门的一侧走了出来,疑惑的看着夏尔,看他眯缝眼的样子,眼神儿好像已经不太好。

    “跟我进去吧!但愿他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好运气,阿基坦之战真是令人怀念的荣耀时刻啊!”

    三个人走进了大院子,夏尔看到了两名隐藏在黑暗中的其他哨兵,看他们的隐藏手法还算凑合,如果有人贸然闯进来的话,免不了要被打个措手不及。

    大院子很宽阔,四面的房屋内都住着人,夏尔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发现竟然是老弱者居多,看到劳恩带着两人走进来,大部分人也只是麻木的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整个西南帮的驻地内充满了一股死气沉沉的暮气。

    “卡蒙多少校,有位先生要见您!他有阿基坦之战的荣誉徽章!”

    “进来吧!”

    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大厅的门打开了,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坐在大厅内的椅子上,平静的看着夏尔。

    夏尔自己走进了大厅,奎恩和老劳恩留在了外面。

    “陌生人,能让我看看你的徽章吗?”

    卡蒙多并没有立刻招呼夏尔坐下,而是提出了要先看看夏尔的徽章。

    夏尔自己找了张椅子随便坐下,掏出徽章放在了桌子上。

    卡蒙多拿起徽章,仔细的看了看之后说道:“西南方面军中拥有这种徽章的人一共有十九个,每一个我都认识,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徽章的?”

    “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这是一个老兵的至高荣誉,谁会把它送人?”卡蒙多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怀疑。

    “是我的父亲给我的,我用它只是证明一下我是自己人的身份,其实我来是要找你做些生意。”夏尔确实是从洛林侯爵的遗物中找到了这枚徽章,但是他真不知道这枚徽章的具体含义。

    “生意?什么生意?”

    “这种生意!”

    夏尔摸出一瓶灵力药剂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喝下去试试效果,也许对你现在的伤势有用!”

    卡蒙多猛地看了过来,身上的气势瞬间拔高,但是十几秒之后又低落了下去。

    “我是受了伤,但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

    “我没威胁你,我就是来跟你做生意的,这是一瓶强力疗伤恢复药剂,市场指导价十八路易,代工价十五路易,我给你十个路易的优惠价,每月可以给你们代工三百份,你觉得怎么样?”

    卡蒙多沉着脸问道:“金路易?”

    夏尔点了点头。

    卡蒙多的脸色快速的变红,愤怒的低吼道:“这还不是威胁吗?你这简直是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