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完美品质

    “这还不是威胁吗?你这简直是勒索!”

    看着卡蒙多因为愤怒而变红的脸庞,夏尔心里也是有些不爽,他这些天来早就习惯了溢价出售灵力药剂,现在都几乎半价的了,竟然被人说成是勒索,老子一个第七位阶的三天赋超凡者会勒索你这个第九位阶的骑士?

    你多大脸啊?我直接一棍子把你敲晕绑票或者直接打个半死不是更直接更有效?

    看看你丫体内的灵力都混乱成什么样儿了?我再不抢救你一下你就废了知不知道?

    “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伤势的,我都不会接受威胁和勒索,看在这枚荣誉徽章的份上,你走吧!西南帮不欢迎你!”

    卡蒙多把那枚阿基坦之战荣誉徽章扔了回来,脸色严峻的下了逐客令。

    夏尔终于生气了,他的身影一晃就越过了桌子,卡蒙多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等反应过来的功夫就觉得呼吸困难。

    夏尔掐住了卡蒙多的脖子,冷冷的说道:“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你觉得你有资格值得让我威胁你?你有什么价值值得让我勒索你?”

    卡蒙多连续爆发了数次,但根本挣不脱夏尔的手掌,他惊骇的看着夏尔,心中的恐惧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住。

    恐惧会使人软弱,但只要控制了它,它就是一种鞭策和动力,作为一个在战场上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的老兵来说,控制恐惧的同时奋力反击几乎已经成了本能,但是现在的卡蒙多就是做不到。

    “你是中位阶超凡者?你到底是谁?”卡蒙多被掐住了脖子,说话像只鸭子一般的嘶哑难听。

    夏尔松开了手掌,一把把卡蒙多推到了一边,自己做到了卡蒙多原来的椅子上。

    “不要再向我询问任何问题,我的耐心已经被你们消磨干净了,现在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要不然我会杀干净这里的所有人!”

    夏尔真的是没有耐心了,他发现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强,面对弱者的时候越来越容易暴躁,如果在几个月之前,他应该不会打小奎恩耳光,也不会动不动就掐人脖子。

    “我们西南帮都是军人,军人是不会屈服”

    “别再跟我提什么军人,看看你们现在这个穷样还有军人的样子吗?灵力受损了竟然买不起疗伤恢复药剂,别跟我说第五区买不到疗伤恢复药剂。”

    夏尔烦躁的打断了卡蒙多的话,他本来只是想找个合理切入黑市的口子,但是知道这一屋子老弱病残都是受过死鬼老爹洛林侯爵的恩惠,又因为这个恩惠被那个巴亚里分化排挤之后,就知道自己又被麻烦牵连上了。

    本来夏尔也无所谓,在黑市建立一个稳定的据点,算作一处隐藏的暗手也可以,但看看这些都是什么货色?瘸子、老头、孩子、妇女,就一个领头的超凡者还是个嘴硬犟脖子的逼货。

    要把一个水桶腰的粗笨丫头调教成倾城倾国的头牌花魁,老鸨子不知道要累吐多少血呦!

    “现在,把那份药剂喝下去!不要再质疑我的话!”

    夏尔微微抬了抬下巴,不容置疑的森然目光落在卡蒙多身上,让后者心里既恐惧又纠结。

    我大小是个老大好不好,不要面子的呀?

    “你到底是不是自己人?”

    卡蒙多艰难的说完这句话,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这已经是他可以做出的最强反抗,如果因为这句话遭到了夏尔的随手屠杀,那么这就是一个曾经的军人最后的坚持和绝唱。

    “”

    夏尔身上的杀气凝聚了起来,但是最终凝而不发,森森然的说道:“那枚荣誉徽章说明了一切,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我就杀了你换一个明白人来坐你这把椅子!”

    卡蒙多再没有犹疑,拿起药剂瓶子扒开瓶盖一仰头喝了下去。

    卡蒙多在西南帮主事已经近十年,他的眼光是足够的,眼前这位中位阶超凡者的身份也许还不够清楚,但是那枚阿基坦之战的荣誉勋章是真的,他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他真的可以随手杀死自己。

    如果自己死了,外面那么多兄弟的遗孤该怎么活下去?西南帮风光的时候惹下了那么多仇家,现在都在等着自己倒下去呢!

    一小瓶药剂入腹,卡蒙多静静地等待着、祈祷着,他祈祷这不是那些传闻中的邪恶魔药,如果是的话那他可能连死都做不到。

    片刻之后,卡蒙多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看着好似被极度恐惧吓坏了的孩童,又像是磕多了药极度兴奋的瘾君子。

    而在夏尔的灵力视野中,清晰的看到了卡蒙多体内的混乱灵力慢慢趋于平顺,虽然没有恢复到第九位阶的标准强度,但总算稳定了下来。

    良久之后,卡蒙多猛地睁开了眼睛,嗫喏着嘴唇半天之后才憋出一句话:“十八个金路易?”

    夏尔淡淡的说道:“市场指导价十八个金路易,我拿十个路易的代工费,至于你卖多少我不管,但这些钱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属于西南帮的财产,你要用这些钱把西南帮壮大起来,明白了吗?”

    “”

    “明白了,我是明白人!”

    卡蒙多很想说自己不明白,但是他怕说完了之后就嗝屁成一具尸体,夏尔刚才可是说了:“你若是不明白,就杀了你换个明白人来做你这把椅子。”

    可是卡蒙多真的不明白夏尔为什么会这么傻?

    卡蒙多在前段时间的帮会火拼中受了重伤,表面上的伤势很快就恢复了,但是他体内的灵力受到了强烈的震荡,发生了灵力紊乱现象,连续服用了多种灵力药剂之后,不但没什么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近些天他已经感觉到了灵力崩塌的预兆。

    卡蒙多虽然位阶不高,但也算是资深超凡者,知道这种情况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解救,第一是曦光教会或者光明教会中的中高位阶修士为自己亲自梳理灵力,第二就是去求助学术塔的那些药剂大师们,让他们为自己配制一份可以治愈灵力伤势的神级药剂。

    可是这两条路卡蒙多都走不通,他既不认识中高位阶的修士,也拿不出请动高级药剂师出手的报酬,前些日子军情局出面摆平西南帮的麻烦,已经拿走了帮会中绝大部分的财富。

    其实就在几天之前,卡蒙多已经安排自己的老婆孩子以看望外婆为名离开了第五区,去往自己提前在老家购买的一个小农庄避难了,万一自己真的死了,也不会祸及家人。

    可是现在呢?十八个金路易的药剂就把自己的伤势解决了,要不是自己亲身感受了灵力逐渐稳定下来的整个过程,卡蒙多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强力疗伤恢复药剂好吧!十八个金路易就能买到可以治疗灵力紊乱的药剂?你直接去学术塔最顶层跟神秘学研究协会的会长嘚瑟一下吧!看看那群学术疯子会不会把你掐死。

    你这是在羞辱一个高级药剂师的尊严!

    至于去教会嘚瑟嘚瑟,那还是算了吧!火刑架在教会的仓库里都快生锈了,佛伦斯的人民已经很久没有欣赏到街头大烧活人的戏码了。

    “阁下,这真的是强力疗伤恢复药剂吗?”

    “嗯,是完美品质的强力疗伤恢复药剂!”

    夏尔非常确定的点头说道,因为在‘女王陛下’交换给他的那颗有关药剂知识的星尘中,就是用‘完美品质’来评定这种品质的灵力药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