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二百四十七章 新年布道会

    临近午夜的时候,王宫的新年宴会终于结束了,不过大部分人出了王宫之后并不立刻回家,而是去自己所属的教会参加新年布道会。

    千年以来,佛伦斯王室排名靠前的继承人基本上都是光明教会的信徒,法妮作为第七顺位继承人,肯定是要跟随罗瑟夫国王一起去市中心的圣心大教堂接受光明的赐福的。

    而夏尔和奥莉芙是曦光教会的信徒,要去第五大街的晨曦圣堂做新年祈祷,所以两个刚刚擦出火花的男女无奈的分头离开,不能再有进一步的激情进展,让某个骚心萌动的家伙深以为恨。

    今天是光明历1856年的最后一天,纳赛尔第三大街上挤满了人,马车距离那条小街还有很远就走不动了,就算随行的骑士愤怒的吆喝,人群也无法挤出一条可供马车前行的道路。

    这倒不是这些平民不再畏惧于马车上的贵族纹章和家族骑士身上的盔甲,而是他们心中的执念在今天达到了一个,谁也不想后退,只想占据一个靠近前方的祈祷位置。

    被生活折磨了一整年的人们希望来年能活的轻松一点,但是又找不到门路,便只能寄希望于神灵的眷恋,在今天他们是没有资格进入晨曦圣堂的,那里只接待最虔诚的信徒,而能够比其他人靠前一些,这就是他们活下去的执念。

    有几个跟夏尔一样从王宫过来的贵族已经下了马车,在护卫的护送之下向前步行,那些平民这时候才慌忙躲避,让出一条小路让他们通行。

    “老爷,实在是走不动了,今年的信徒比往年要多,我们走过去吧!”管家罗伊看了看眼前拥堵的人群,只好向马车内的夏尔请示。

    “罗伊,你和里德送奥莉芙进去吧!我的脚有些疼,在外面马车上祈祷就可以了!这么多虔诚的信徒都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也不算亵渎了神灵。”

    “”

    奥莉芙、里德和罗伊都沉默了,夏尔的语气虽然很平静,但是他们却仿佛可以听出其中的火气味儿来。

    前几天发生的“黛西事件”,虽然是光明教会的布鲁默造的孽,但是夏尔对曦光教会没有救下小女孩黛西耿耿于怀,再加上后来曦光教会的种种运作有着利用夏尔的嫌疑,所以现在他们认为夏尔是在用这种方式发脾气。

    “夏尔,如果你觉得心里不舒服,我们可以去萨沃伊教堂,接受教母大人的新年布道”

    “奥莉芙,在神灵的殿堂附近不要乱讲话,我只是真的脚疼,丽娜尔表姐可不是一般的超凡者,那一脚他踩的是真狠!”

    “”

    “那我也不进去了,我和你一起在这里祈祷!”小丫头心里其实也赌气,索性也要发泄一下。

    夏尔摆了摆手,“你也是谢瓦利埃家的主事人,不要总是考虑我的意愿,你现在就要学着独立处理一些事情,也许几年之后,你就要和我一起担负起家族复兴的担子了。”

    “”

    罗伊和里德保护着奥莉芙往前走了,几名家族骑士围着谢瓦利埃家族的马车守护着车中的夏尔,静静的等待午夜的来临。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之后,晨曦圣堂的方向光明大放,迷迷蒙蒙的曦光笼罩了教堂附近的整个区域,那些闪耀着曦光的教堂尖顶就像一座座灯塔,让全城的信徒都可以瞻仰到这神性的光辉。

    充满了神性的圣歌声响彻了夜空,听在信徒的耳中,抚平了他们心中的苦难哀怨,只余下对神灵的虔诚感恩。

    街上所有的信徒全都跪了下去,感受曦光和圣歌带来的心灵震颤,虔诚的祈祷神灵的目光可以眷顾到自己的身上。

    就在这个神圣的时刻,本该在马车内虔诚祈祷的夏尔却化影潜行隐入了黑夜之中。

    晨曦圣堂跟光明教会相比一直都是低调的,但是每年一度的新年布道会却容不得低调,从各地分教堂征调过来的上百名超凡修士在教堂周围不断的释放“圣光术”,把整座教堂映照的神性而明亮。

    拥挤在教堂外围的信徒们沐浴在这“圣光术”的照耀下,体内的疾病沉疴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净化,很多人已经开始痛哭流泪,感恩神灵。

    晨曦圣堂的内部布道大厅有近千个座位,往日的晨祈、暮祈都是座无虚席,今天就更不会有空闲的位置了,信徒如果没有点儿够分量的身份的话,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去接受格勒丽雅枢机主教的亲自布道。

    不过这会儿布道大厅内只有临时扩充的唱诗班在吟唱圣歌,几个主教修士在维持秩序,格勒丽雅枢机主教和几个大主教却不在布道大厅之中,而是在布道大厅之下。

    从曦光圣堂的主殿往下几十米的地方,有一处面积不亚于地上建筑的密室大厅,一层层的厚重大门把整个密室隔成了里外三层,第一层的入口有教会骑士守卫,厚重的金属大门更是需要格勒丽雅亲自开启。

    第一层大门过后,琳琅满目的财宝和耀眼的金银堆满了地上的箱子和货架,虽然格勒丽雅不是一个贪财的枢机主教,但是作为佛伦斯王国甚至大陆东部的传教中心,曦光圣堂有着为整个曦光教会筹措经费的责任,这里积存的大量财富有一大部分都不属于晨曦圣堂,只接受诺曼城的圣曦大教堂掌管分配。

    格勒丽雅掏出一把半尺长的多齿钥匙,插.进了第二层大门的锁孔中,再辅助纯粹的曦光之力,推开了全金属的大门。

    密室大厅的第二层区域面积要小一些,里面全是一排排的书架,满满的书籍记载了曦光教会的发展历史,也隐藏了不知道多少的时代隐秘。

    格勒丽雅脚步不停的走到了第三道大门处,掏出了一根黑色的短棒,短棒上有着复杂细密的花纹,散发着一股隐隐约约的厚重气息,显然是一件超凡物品。

    黑色短棒被当做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之中,格勒丽雅向里面注入了大量的光明之力,大门上的一大片纹络先后亮起,缓缓的打了开来。

    “安纳托里、蕾琪雅、希尔薇,你们分别拿取圣物,不要有任何差错!”格勒丽雅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吩咐身后的三名大主教上前拿东西。

    密室大厅最中心的区域很小,只有一间普通卧室大小,零零散散的摆着一些东西,正中间一张金属桌子上有三个手提箱大小的箱子。

    三名女性大主教一人一个拿起箱子,就像捧着自己的心脏一般小心翼翼的跟在格勒丽雅的身后,慢慢的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