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二百四十八章 伺机而动的夏尔

    夏尔溜出了自家的马车之后,用暗夜诡面换成了“沧桑大叔”格拉瓦.柴那的样子,快速的从第三大街移动到了晨曦圣堂的正门外面,现出身形混在虔诚的信徒之中,感知着布道大厅内的情况,等待着时机的来临。

    晨曦圣堂唱诗班的吟唱水准很高,肃穆神性的圣歌声扰动着周围信徒的心灵,所有人都在虔诚的接受神灵的安抚,只有夏尔默默的藏在人群中伺机而动。

    片刻之后,唱诗班停止了吟唱,格勒丽雅枢机主教带着三名大主教出现在了教堂的布道大厅中。

    “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在女神的眷顾之下,大家又平安的度过了一年”

    格勒丽雅念诵了一通夏尔听起来废话一般的新年致辞,然后由曦光教士们向周围的信徒分发圣水、食物,展示神灵的仁慈。

    今天参加布道会的人很多,但大家都很有秩序,上百名曦光教士把一个个小瓢辗转传递,尽量让每个人都沾染到神灵的怜悯。

    曦光教士走到了夏尔的身边,对他递出了不知沾了多少唾液的小银瓢,夏尔鼓了半天的勇气也做不出那些吃播网红吃臭豆腐时候的甘美表情。

    “仁慈的修士,这里有一位信徒比我更需要神灵的怜悯!”

    夏尔转身就把小瓢递给了身侧眼巴巴期待着的信徒。

    这是一个年轻的母亲,本来体面光鲜的衣服上已经满是灰尘,本来靓丽姣好的面容也全是灰暗无助的颓败,这一切都因为她怀中有一个病殃殃的孩子。

    小男孩很小,只有三四岁的样子,被他的母亲裹在厚厚的衣服里面瑟瑟发抖,小脸上全是痛楚的表情。

    夏尔刚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孩子心跳急促呼吸不稳,病的非常严重,虽然今天的圣水要比往常的圣水浓一些,但是其中所含的灵力分子在夏尔看来也达不到治愈这种疾病的程度。

    “谢谢您,好心的先生!”

    年轻的母亲接过小银瓢之后,先是向夏尔道了谢,自己一口没喝,赶紧喂到了小男孩的嘴边,但是小男孩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根本喝不下去,珍贵的圣水顺着小男孩的嘴脸流了下来,年轻的母亲当即就掉了眼泪。

    “神爱世人、人人兼爱!”

    夏尔真的看不下去了,低声颂念了一句《光明圣经》的起始语,伸手把小男孩抱了过来,他手腕一抖,隐蔽的在小瓢中滴入了一些完美级的灵力恢复治疗药剂,手指轻扣小男孩的嘴角,把圣水灌了进去。

    小男孩很快就不再哆嗦,脸色也不再痛苦,呼吸平稳心跳缓和,小小的身体往母亲怀里拱了拱,平静的睡了过去。

    年轻的母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已经跑了多少家教堂医馆,都得到了等死的答案,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来到纳赛尔,提前三天在晨曦圣堂门口蹲守,才挤到了这么一个位置,希望能够在新年布道会这种最容易被神灵眷顾的场合,得到神灵的注视怜悯。

    新年的圣歌唱完了,孩子还没醒,圣水分下来了,孩子咽不下,年轻的母亲都绝望了。

    但是这才几分钟,奇迹………竟然出现了,久病成医的女子怎么看不出自己孩子的病情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好转。

    “赞美女神!”

    夏尔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星,惊醒了发怔的曦光教士和惊呆的年轻母亲。

    “赞美女神!”

    年轻的母亲再次流泪,欢喜的问夏尔:“赞美女神!感谢您先生,能否告诉我您的名字,梅丽尔家族会谨记您的恩德!”

    “我的名字吗?我叫格拉瓦.柴那!”

    “…………”

    刚刚不再发怔的曦光教士再次愣住了,拔腿就往教堂内跑去。

    …………

    …………

    “把箱子打开!”

    格勒丽雅指了指身前的位置,身后的三名大主教小心的把从地下拿来的箱子放好打开,然后等着格勒丽雅亲自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长剑、冠冕、法杖,都是一些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但是箱子刚一打开,就有强烈的威压散发出来,几位大主教都齐齐的后退到一边,表现出畏惧且臣服的表情。

    就是格勒丽雅这个中位阶顶尖的超凡者,拿起它们的时候也像拿着千钧之重,小心翼翼的走向布道大厅祭台后面墙壁上的三尊女神塑像。

    每一个曦光教堂都有三尊女神的塑像,就算是乡下的小教堂,也要用木雕或者泥塑竖立三尊塑像,然后根据自己的财力决定用什么样的物品装饰这她们。

    按照曦光教会的教义记载,这些塑像并不只是教堂的摆设和装饰,它们是容纳神灵降临时的载体,是沟通神灵和人间的媒介,神灵可以借助这塑像把她们的意志降临人间。

    晨曦圣堂作为大陆东部最大的曦光教堂,三尊塑像自然是用最昂贵的金银和宝石堆砌起来的,但是现在格勒丽雅却用这些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把塑像上面的物品替换了下来。

    最左面的塑像是一位持剑女神,她手中的剑本来是纯金打造,现在换成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中间的女神塑像本来有一顶镶满了宝石的璀璨王冠,现在也被格勒丽雅换成了一顶普普通通的银色冠冕。

    而最右边的塑像腰间本来有一根缀满了花纹的短小法杖,这会儿也被格勒丽雅小心的更换了下来。

    更换完这三件物品之后,格勒丽雅像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样,舒心的松了口气。

    她慢慢的后退几步,在塑像前面单膝跪了下来,口中喃喃的念诵祈祷词。

    “勇敢的女神啊!请赐予您的子民勇气,让他们不再感到畏惧”

    “仁爱的女神啊!请赐予您的子民怜爱,让他们不再感到寒冷”

    “知识的女神啊!请赐予您的子民智慧,让他们变得不再愚昧”

    随着格勒丽雅的轻轻祈祷,那三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长剑、冠冕、法杖中散发出来的威压骤然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三道浩然白光猛的从整个塑像中迸发出来,向着星空之上蔓延而去,不知道延伸向哪个地方。

    在格勒丽雅从箱子里拿出那三件圣物的时候,夏尔脑海中就有了感应,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到了。

    但是当这浩然光芒出现的一瞬间,隐藏在晨曦圣堂大门之外的他差点掉头就走,远远的逃离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