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三百零九章 学会保护自己

    在寒冷的冬夜中,一堆篝火可以让人温暖,一口烈酒可以解人愁怨。

    但是伯恩身前燃烧着篝火,腹内灌满了烈酒,却得不到期待的温暖,也解不开心中的忧愁。

    萨维尔把酒瓶子递到了伯恩的脸前,“最后一口酒了,要喝吗?”

    伯恩摇了摇头,推开了酒瓶子,满脸的阴云描绘出“不要理我”的意思。

    萨维尔拿回了酒瓶子,一仰头灌了个底朝天,舒服的打了个酒嗝,自顾自的说道:“每当我怀疑一些东西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来到这里,看着山下的朋友们、兄弟姐妹们生活的越来越好,所有的疑惑就都消失了。”

    伯恩没有接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山下。

    此时正是破晓时分,淡淡的曙光落在新莱克镇的十一个村子上,给两人勾勒出一副黑白两色的淡墨画卷。

    村子里已经有勤快的农夫和村妇出了门,三三两两的往村外走去,在出村的时候他们都耽搁了一些时间,好似跟村口担任守卫的民兵纠缠了一番。

    因为距离有些远光线也不太好,伯恩有些看不清楚,“为什么限制村民的进出自由?连自己人都要严格检查?”

    萨维尔已经有些醉了,随意的说道:“本来主要是限制那些原来的本地人,后来有人觉得不公平,所以就把自己人也限制了。”

    “本地人?自己人?”

    伯恩琢磨着萨维尔的话,再看看山下的村庄,心里越来越不是味儿。

    从两人的位置往下看,可以看到每个村子里都有一道栅栏木墙,把村子分成内外两个区域,而刚才被村口民兵严格盘问的人明显是外层区域的住户。

    “你们竟然把人分成了两个等级,自由议会的公平精神还存在吗?”也许是因为吹了一夜的寒风,伯恩说出的话都带着凛凛的寒气。

    萨维尔被寒风一吹打了个激灵,小心的解释道:“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一直在感化他们,对他们宣扬我们的公平精神,等到他们彻底加入我们之后,这些限制都会解除的。”

    伯恩不再说话,怔怔的往山下看,看到那些人都跑到河对面的田地里去,弯下身慢慢的搜索着,偶尔会停下在地上鼓捣一会儿,好似在刨着什么。

    “他们是在刨什么吗?”

    “刨萝卜,去年村子里的男人战死了很多,秋收的时候人手不够,收获的不算仔细,有着小萝卜残留在了地里,偶尔还能发现刨出来。”

    “哦!”

    伯恩也是穷苦人出身,这种事情也干过的,小时候偷偷的跑到领主家的地理去拾捡那些掉落的麦穗,拿回家炫耀的拿给妈妈。

    不过夏尔心思一转,再次问道:“那我们的人也去刨萝卜吗?”

    “不用,我们的粮食够吃!”

    “”

    伯恩慢慢的转够头来,艰难的问出一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够吃?”

    都是农民出身,伯恩瞬间就想明白了很多事,全年村子里缺少壮劳力秋收,有些小萝卜都遗留在了土地里,那么也就是说村里的原住民是收获了足够多的粮食的,要不然就是再小的萝卜也不会遗漏掉。

    那么现在他们的粮食怎么就不够吃了呢?

    这种事情伯恩以前没遇到过,因为他的领主心肠很好,不会过多的索取和加税,但是水手、断指、福尔曼等人都经历过被领主老爷夺走大量粮食的童年。

    萨维尔沉默了片刻,斟酌着说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秋收已经结束了,但是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有领地土地证明,所以领地内的所有收获都归我们所有,所以我们决定把所有的食物进行管制分配,偶尔有些饭量大的人,就需要自己想办法额外补充一些粮食。”

    “你们抢了他们的粮食?”

    “伯恩,这怎么能叫抢呢?这些粮食本来就应该是我们的,你们当时给了我新莱克镇的领地证明,我们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你们抢了他们的粮食?”

    “我没有!”

    萨维尔站了起来,酒精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非常的暴躁激动,“伯恩,你知不知道我带着一群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有多难?附近的贵族上门质疑我们,周围的大贵族刁难我们,就是这些本地村民也抵制我们,我怎么办?”

    “我们走了那么远的路,粮食早就吃光了,周围的贵族又不卖给我们粮食,你要让我们都去饿死吗?啊?”

    “你要让福尔曼家的小米莉去饿死吗?你要让断指家的丽莎去饿死吗?”

    萨维尔酒劲儿上头无所顾忌:“伯恩,我知道你们不甘心,你们现在是骑士老爷了,这片土地应该是你们的私人领地,你们应该像那个婊.子雪莉一样待在城堡里受人供奉,但是你们想过其他人没有?你想过我们的誓言没有?”

    萨维尔对着伯恩就是一顿喷,唾沫星子啐了伯恩一脸。

    伯恩愣怔怔的站在那里,好似被喷傻了似的,好久之后才幽幽的说了一番话。

    “萨维尔,你还记得十年前我们刚刚进入自由议会时候的样子吗?”

    萨维尔:“”

    “那时候我们很穷,我们很弱,我们只有几支骑兵小队,还要去跟那些黑帮、土匪甚至海盗抢东西,然后给兄弟姐妹们换成粮食,接受他们的赞扬和欢呼我们当时是那么的快乐。”

    “那个时候我们抢过平民的东西吗?”

    “后来我们迅速强大了起来,我们有了一百多支骑士小队,我们开始去暗夜领域跟那些暗夜教徒抢东西,我们拿回无数的灵力材料,换到了不知道多少的金钱,议会的势力越来越强大,但是我们的兄弟姐妹还是挨饿。”

    “但就算那样,我们也没抢过贫民的东西,因为他们跟我们以前的时候是一样的,都是最需要帮助的人!”

    萨维尔:“”

    “我们现在强大了,有了自己的地盘,却反过来去欺负那些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伯恩慢慢的往山下走去,背影落寞萧索,好似失去了那股一直支撑着他的昂然正气。

    “伯恩,我已经尽力了,至少今年我们的兄弟姐妹没有一个人会饿死!”

    “嗖!”

    一个钱袋被伯恩远远的抛了过来,落在地上发出金币碰撞所特有的悦耳声音。

    “可是那些本地人会饿死,他们失去了父亲、丈夫,不应该再承受我们的压迫,他们是无辜的。”

    萨维尔一把抓起地上的钱袋,追着伯恩就跑了下去,他已经喝醉了,连续摔了好几个跟头才追上。

    萨维尔一把扳过伯恩的肩膀紧紧的抱住他,流着泪嘶哑着嗓子,“这些话你跟我说说也就算了,切记千万别跟别人说!”

    “现在已经有人在说你贪恋权势,贪慕虚荣,整日里跟着那个侯爵作威作福,忘记了我们这些穷苦的弟兄们”

    “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走的这条路会通往什么地方,我只能尽量的保护好我们的家人!”

    “你现在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傻傻少年了,要学会保护自己!”

    伯恩僵直着站了好久,才慢慢的伸出手臂抱了抱萨维尔,然后毅然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