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不知道你自己快死了吗

    “是夏尔侯爵阁下吗?真想不到您会是这个样子”

    黑橡树军团的军团长莱克洛在距离夏尔十几米的位置停下了战马,仔细的打量了夏尔这边的所有人,最终才确定夏尔就是正主儿。

    不是莱克洛眼神儿不好,而是因为夏尔等人都穿着统一的洛林军团军服,除了肩膀上的肩章有细微的区别之外,并没有特殊的明显区别。

    夏尔自己就是猎人,自然知道狙击手猎杀军队军官的厉害,所以才颁发了这道命令,这让习惯了看衣服的华丽程度来分辨贵族身份的莱克洛等人纳闷了半天。

    “你一定要记好我的样子,若不然以后晚上做噩梦的时候,可能想不起让你后悔万分的人是谁。”

    “”

    莱克洛先是愣了愣,然后豁达的笑了笑说道:“侯爵阁下的信心倒是很足,但是现在的局势明显对我们有利,您说的噩梦也许永远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夏尔笑了笑,忽然问道:“你们死了多少人?”

    莱克洛:“什么?”

    夏尔:“我们死了一千人,你们死了多少人?”

    莱克洛的腮帮子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强颜欢笑道:“跟你们差不多!”

    “撒谎!”

    莱克洛的嘴巴歪了歪,迅速恢复了正常。

    “虚伪!”

    “如果你们只是死了一千多人,怎么会还缩在蓝山关里面装乌龟?”

    莱克洛再也忍不住,冷冷的问道:“侯爵阁下,您约我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争论这些没用的小事吗?”

    老子那么忙,当然不是为了这些小事来找你,我是要试试那个疯子苦修士在不在。

    不过这些话夏尔是不会直说的,他摆出了高傲的架势对着莱克洛问道:“我很忙,没有兴趣跟你争论什么,我只是来寻找一个答案,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入侵我们洛林,是这些年我们洛林人没有揍你们,让你们皮肤发痒了吗?”

    “你问我们为什么?”

    莱克洛严肃了起来,“侯爵大人,我们卢森的迪特雷侯爵死在了你们洛林人的手里,我们的麦肯锡伯爵被你们无礼的扣押,这些理由还不够吗?”

    “够了,足够你们作为发动战争的理由了,但是结束战争的理由呢?你们的大公爵最喜欢耍弄计谋,如果你们战败了,你认为到时候他会把谁抛出来充当替罪羊呢?”

    “比如说你勾结了邪恶的存在,蛊惑手下的士兵用自杀式的行为做出了不可控制的事情,这一切都跟你们的大公爵无关,那么到时候所有死去的人就都是因为你的愚蠢而死。”

    “”

    卢森人这么多年来总是墙头草随风倒,替罪羊这种手段也算是一贯的伎俩,只不过一般到不了莱克洛这么高的级别罢了,但是这次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夏尔不再搭理心事重重的莱克洛,拨转马头往自己的大营驰去,感受着身上的危险气机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不见。

    洛林军的大营正在忙碌的搭建之中,为了更好的防御,大营不可能建造的跟城市一般广阔,八千人集中在一片地势稍高的土丘周围,就像挤挤攘攘的蚂蚁窝一般。

    只有亲眼见过这种人山人海的场景才能理解这种拥挤的感觉,夏尔想象着如果几百上千人围住一名超凡强者的场面,感觉除非有那种群伤大招一扫一大片,要不然真的会被人给堆死。

    夕阳西下,阵阵炊烟在营中升起,呛鼻子的柴火味儿、煤炭味儿、麦香味儿在大营中混合弥散,让这片湿漉漉的野地上充满了生气。

    夏尔的骑士小队进了大营,往最中间自己的营帐走去,然后在营帐门口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宠物乖乖的蹲着,四只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眼前忙碌的少女猎人。

    妮莉正在手脚麻利的分解着一只肥硕的山羊,一把小刀在她细长的指间飞舞,羊皮、羊肉、羊骨头被精细的分割开来,然后抹上酱料盐水。

    “啪!”

    几大块骨头和一小盆精肉分别摆在了两只宠物的面前。

    “莱克,这是给你的,靴子不吃骨头!”少女猎人妮莉帮助两个小家伙分配了一下。

    三尺多长、四肢强壮、皮毛油亮、犬牙森森,卖相威武堂堂的猎犬怯怯的看向了旁边的“虎猫老大”,两只狗眼中全是讨好、谄媚的眼神。

    虽然猎犬莱克的体型比小虎猫几乎大两倍,但是它的狗胆里却藏着深深地教训,知道这个喜欢卖萌的小不点儿老大其实是个多么的凶狠和无情的角色。

    萌呆萌呆、尾巴贼长的小虎猫微微点了点猫头,猎犬莱克才扑上去开始撕咬进食,享受加了调料的肉骨头的味道。

    猎犬莱克本来是妮莉从小养的纯种猎犬之一,小虎猫到了南希城之后,就把它和它的兄弟姐妹收了做小弟,并且偷了夏尔一罐爆发药剂,成功的让莱克变成了孤儿,并且觉醒成了变异灵力宠物。

    不识好歹的莱克跟小虎猫打了几架,被锋利的猫爪子虐的死去活来,最终屈服在了靴子的强大淫威之下,慢慢的明白了“跪舔吃肉、不服挨揍”的道理。

    自从夏尔把小虎猫从暗处转到明处之后,它俨然已经是侯爵府的一霸,所有的牲畜几乎都被它暗暗修理过,包括正驮着夏尔走过来的大黑马法尔曼。

    “妮莉,不要给靴子那么多的辣椒,对它的肠道不好!”

    夏尔下了战马,撸了撸把整个脑袋趴在盆子里的小虎猫,抽了抽鼻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家伙的软萌外表对女孩子就是大杀器,它已经快被奥莉芙和妮莉等人给宠坏了。

    “大人,靴子的胃口很不好呢!如果没有调料的话它吃不饱的,这只羊可是它和莱克去山里带回来的……”

    两个宠物经常一起出去抓捕猎物,基本上都是小虎猫看着猎犬莱克洛干活,但是分配的时候就不同了,小猫**肉大狗吃骨头。

    两个家伙已经学会精细用餐了,特别是小虎猫靴子,必须要来点儿盐巴辣椒,一边辣的抽搐一边爽的晃尾巴才行。

    “靴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些天又长了一寸呢,必须要吃饱!”妮莉把切成片的羊脖子肉添进了小虎猫的食盆里,它最喜欢吃这种又香又有嚼劲的部分。

    “让它少吃点儿,今晚上可能有客人要来!”

    “有客人要来?”

    “是那个疯子苦修士吗?”

    妮莉先是不解,然后恍然明白了过来。

    “如果他真的无所畏惧……又恨我入骨的话,会来的!”

    跟在夏尔身边的贴身骑士布鲁特顿时紧张了起来,招呼着几个同伴赶紧去组织人手保护夏尔,奥莉芙小姐可是发了狠的,要是侯爵大人受到了伤害,自己可是要陪葬的。

    妮莉慢慢的蹲在了小虎猫的身边,抓住它的小食盆阻止它继续进食,“不要再吃了靴子,吃得太饱你会跑不动的,那个苦修士很危险,你要使劲的咬他、挠他,实在不行你就跑,要不然………”

    妮莉的鼻子有些发酸,她想起了惨死的肯尼斯和那么多骑士们,她渴望给他们报仇,但是又压不住心中的恐惧……

    “嗷呜嗷呜!”

    小虎猫很不满的扒拉住自己的专用小食盆,不甘心嘴边的美味被人夺走,要不是妮莉跟它很亲近,它这会儿一爪子就上去了。

    “靴子,过来!”

    走进了帐篷的夏尔冷冷的喊了一句,张牙舞爪的小虎猫顿时焉了,无精打采的进了帐篷,跳到一张铺有软垫的椅子上趴下开始打呼噜。

    以往这个时候它都是跳到夏尔膝盖上的,这是在闹脾气搞抗议,它知道那种红红的调味品非常稀少,自家主人也喜欢吃,这肯定是嫌弃自己吃多了。

    可是我给主人带回来一整只羊啊?

    夏尔没好气走过去把小虎猫给提溜起来,四目相对建立精神连系。

    “今晚上可能有敌人过来,你躲在远处小心点监视,只要发现这个人立刻去通知布鲁特,记住,他很危险,绝对不能靠近”

    委屈吧啦的小虎猫立刻警醒了过来,忙不迭的向夏尔点头摇尾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辜负夏尔的信任。

    小家伙虽然是只母猫,但是对于战斗的渴望却是极其强烈的。

    晚餐之后,布鲁特悄悄的走了进来,低声向夏尔汇报:“老爷,按照您的吩咐,我准备了两百名重甲战士,都是最强壮最精锐的老兵,只要他敢来一定跑不掉。”

    “如果他真的是那种不知道畏惧、不知道痛苦的苦修士,他就一定会来。”

    布鲁特又有些犹豫的说道:“但是这样老爷您就太危险了,我们为了引他上勾,隐藏的位置距离您有些远”

    “放心吧!几分钟的时间我还是撑得住的,他应该没有那么危险。”夏尔摆摆手,很有信心的说道。

    今天夏尔感受到了山林中那缕危险气机,他觉得危险程度还不如前几天碰到的那个暗夜神使赫尔多夫,而且跟以前相比夏尔现在还晋升到了中位阶,所以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夏尔在军营中施行了灯火管制,晚上九点钟,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大量的猎犬被放开了绳索,就算是刺客来了都会感到棘手。

    夏尔准时熄灭了帐篷内的烛光,把武器放在手边,就那么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等待着。

    “尼克罗.庞特,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午夜时分,一直眯着眼睛的夏尔突然睁开了双眼,脑海中出现了强烈的波动,几分钟之后,跟他有着精神连系的小虎猫那头也波动了一下。

    一个瘦弱枯削的男人踏着月光径直穿过军营,明目张胆的向着“谢瓦利埃之旗”下面的帐篷走来。

    “汪汪汪”

    沿途的猎犬都发现了他的踪迹,但是他不在乎,面无表情宛若没有感情的机器。

    “还真是嚣张!”

    夏尔随手点燃了身边的灯火烛光,然后看着一身破袍子赤着脚的男人走了进来。

    夏尔抬眼看了看对方腰间的那条麻绳,淡淡的问道:“尼克罗.庞特?”

    男人点点头,伸手把破旧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被岁月摧残成橘子皮的脸。

    门外上百名重甲战士急速跑动了起来,盔甲互相摩擦的声音汇成一片,杀伐的气息顿时浓烈了起来。

    “你认为这些人可以阻挡得住我杀你?”身形枯削的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夏尔同样镇定的反问:“你又凭什么觉得,一定可以杀死我?”

    男人忽然笑了,露出了一口森白色的牙齿。

    “你们这些只知道享乐的贵族,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你这种只会讨好女人的懦夫,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杀戮?我现在想要杀你,就像捏死一只鸡一样容易。”

    夏尔盯着尼克罗.庞特淡淡的说道:“那你现在还等什么?”

    “我在等你的求饶!”尼克罗.庞特跨前一步,狂躁的灵力波动突然爆发,笼罩了帐篷周围几十米方圆的地方,外面围堵过来的重甲战士顿时一阵惊呼,就要在布鲁特的带领下强行冲进来。

    “不要紧张!”

    夏尔制止了外面战士的举动,然后提高声音嘲笑着说道:“你所谓的真正力量,就是这种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邪恶力量吗?你每天是不是被疼痛疼傻了脑子?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离死不远了?”

    夏尔的灵力视野中,尼克罗.庞特身上的灵力混乱、狂躁、驳杂,混乱,每时每刻都在撕扯着他的身体,摧残着他的血肉,也不知道这种日夜不停的折磨是个什么滋味。

    “神灵说过,苦难才是最好的修行,今天就让我教会你怎么修行吧!”

    尼克罗.庞特狞笑着拔出了腰间的法杖,嘴里吐出了一连串晦涩怪异的灵语。

    “沃施多罗德高扬沃布弛曹弛揉”

    随着尼克罗.庞特的怪异吟唱,一股混乱狂躁的灵力波动向着周围扩散,外面的两百重甲战士的顿时出现了剧烈的反应。

    “啊!”

    “嗷!”

    “我好痛”

    “我砍”

    夏尔的战士们忽然变得咆躁起来,有的捂着头摔倒在地,有的举起武器砍向身边的同伴,有的蛮性大发向着周围胡乱冲撞。

    “子、不、语、怪、力、乱、神!”

    洪钟大吕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吐字干脆利落、音节干净直接,虽然没有引起灵力世界的灵力扰动,但是却成功的把尼克罗.庞特的声音给带歪了。

    尼克罗.庞特呆了一瞬,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受到夏尔得干扰,停止了练习已久的灵语吟唱。

    “沃施多罗德高扬”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受死吧!”

    一把长剑闪电般出鞘,以弱击强,无所畏惧的逆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