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四百一十九章 真的要苏醒了吗

    莉西娅轻飘飘的闪进了光明联军的指挥所,轻轻松松的就躲过了所有人的感知,直到动手的最后一刻才释放出了吞噬光芒的黑暗,遮掩即将成功的刺杀。

    毕竟高段位的强者就要做高段位的事情,杀鸡就不能用牛刀,西娅一个第二位阶的噬光者动手杀一个低位阶的温布利,实在是有些有失身份,以后传出去会惹人笑话。

    但是莉西娅还是亲自出手了,夏尔要求帮忙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若是自己派手下的刺客来刺杀温布利,单单是那个第五位阶的骑士长莱文就可能惹出变数,何况温布利作为佛伦斯的第一继承人,手下不可能没有中位阶的贴身骑士,几个中位阶的刺客并不能完全保证干净利落的完成这次重要的刺杀任务。

    黑暗笼罩了指挥所之后,大部分人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只剩下那个心志坚定的骑士长还在坚持,而温布利身上的盔甲散发出了摇摇欲坠的光明,勉强把他保护了起来。

    “光明教皇亲自祝福的盔甲吗?”

    莉西娅一眼就看出了温布利身上盔甲的不凡,但是一切外物的加持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脆弱的,这身可以抵御中低位阶暗夜强者的祝福盔甲在她手下跟纸糊的没什么差别。

    莉西娅伸手就掐向温布利的喉咙,只要再过十分之一秒,温布利就会变成一个死人,“身份特殊”的夏尔就会欠他一个人情。

    莉西娅皙白修长的手指穿过黑暗,却最终抵在了一只枯瘦布满老人斑的手掌之上。

    一身朴素的白色袍子包裹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满面的皱纹跟枯死的树皮一样没有生气,清明的眼睛无波无动,整个人看起来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安静和木然。

    莉西娅皱了皱眉。

    这只老人刚才肯定不在这里,要不然她不会感应不到,他好似是凭空穿过空间出现在了这指挥所之中。

    莉西娅眼睛微眯,手掌发力向前推,就用最原始、最纯粹的力量压制了过去。

    “轰!”

    两股强大的力量轰然相撞,炽亮的光明冲天而起,把莉西娅的黑暗荡出了片片涟漪,竟然发出了波涛般的啸叫声。

    恐怖的能量波动向着周围爆燃扩散,把指挥所的一切震碎成了粉末,但是温布利、莱文和昏迷在地上的十几个联军战士却安然无恙。

    白袍老人表情古怪的笑了笑,诚恳的点头说道:“谢谢你,你的仁慈和宽容让我感到敬佩,传言果然是不真实的。”

    莉西雅淡淡的回道:“我只是尊重你而已,既然你不愿意伤及无辜,我也不会用这些蝼蚁的性命来取巧胜你。”

    “可是你却因此错过了唯一的机会,你本来可以安然的离开的,现在”

    白袍老人看着莉西娅笑而不语。

    刚才他为了保护温布利等人不被两人碰撞的波动所伤,分出了部分力量来保护他们,所以在短时间内是弱于莉西娅的,但是莉西娅也同样精准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量,没有波及温布利等人,这种精准的力量控制同样会大大弱化力量的发挥。

    “安然的离开?我可没有那个想法,在这黑暗的北方能够碰到比光明教皇还要强大的安静贤者吉门尼斯,我怎么会舍弃一次宝贵的、公平的较量机会?”

    莉西雅淡然的面对白袍老人,泰然自作的微笑道:“我很好奇,光明裁判所的大裁判长怎么会藏在这里?罗瑟夫国王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可以让你暗中保护他的这个废物儿子?”

    “我也很奇怪,是什么原因让你亲手刺杀一个废物王太子,而且你既然认识我,那么就应该知道我对黑暗的态度,你又是哪里来的信心敢于留在这里跟我较量?”

    光明裁判所是光明教会中最令人胆寒的一个机构,他们专门惩戒、追捕被暗夜诱惑堕落的叛徒,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他们判定为“异端”、“女巫”。

    裁判所的大裁判长吉门尼斯一直以“安静”、“木讷”、“严酷”闻名于世,他的实力到底多强也许并不为众人所知,但是他对暗夜的仇恨和严酷却是举世皆知的。

    “被黑暗迷惑的羔羊啊!接受光明的救赎吧!”

    白袍老人脸上的木讷不见了,略微佝偻的瘦小身躯也挺拔了起来,淡淡的光芒从他的身体中快速渗透出来,最终凝聚成山岳一般的实质性压力,缓缓的压向了莉西雅。

    莉西娅凝重了起来,她所释放出的可以吞噬光明的黑暗也顿时浓郁了数倍,一缕纯净的黑暗悄悄的汇入其中,跟吉门尼斯这团山岳般的光芒接触在了一起。

    “轰!”

    炽亮的光明再次出现,但是这次它却没有像刚才那样冲天而起,而是被浓郁的黑暗包裹在了里面,就如网中的鲨鱼一般左冲右突,把渔网撕扯的摇摇欲裂。

    吉门尼斯表面上依然木讷平静,但是心中已经波涛起伏,他第一时间释放出了自己感悟借用到的“真神之力”,本想用这最强的手段一举击败莉西娅,避免长时间的争斗殃及周围的联军战士,但是现在所有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却被莉西娅的黑暗给困住了。

    双方虽然只是僵持在了一起,谁也没有占到上风,但是吉门尼斯自己非常清楚,在光明世界中自己的实力已经是顶尖前三的水准,就是光明教皇布莱克斯,在不借助教皇的专属神器的情况下都比自己稍逊一筹,而莉西娅在暗夜一方排名第几?

    在半年之前她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好吧?也就是最近几个月摩尔教会剧烈扩张,从一个暗夜三流势力急剧膨胀为二流顶尖,莉西娅这个摩尔学修会(摩尔教会)的首领才进入了光明教会高层的视野。

    但是她的实力也太强了,强的有些不可思议,她这纯粹的真神之力来自于哪位神灵?

    “在这个时代,你竟然领悟了这么纯粹的真神力量这真是不可思议”

    吉门尼斯说完之后,拿出一瓶散发着强烈光明之力的药剂喝了下去,张开双臂开始吟诵一顿晦涩的咒语,被困在黑暗网中的光明剧烈的波动了起来。

    莉西娅感知到了什么,立刻冲上前去,就要用最直接的身体力量打断吉门尼斯的吟诵,但是她还没冲过这短短的距离,就被骤然爆发的光芒所淹没。

    爆发的光芒持续炽亮了很长时间才熄灭下去,站在原地的吉门尼斯仿佛又老了几岁,皮肤上的老人斑又深了几分。而莉西娅却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一句淡淡的讥讽远远的传了过来。

    “光明的执念,原来光明教会中真有这种邪恶的自残药剂,还真是讽刺啊!”

    吉门尼斯又恢复了安静木讷的样子,呆立在原地许久之后,无波无动的眼眸中才有了痛楚的纠结。

    “女神真的要苏醒了吗?”

    激烈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夜,当灰蒙蒙的光亮透过云层落到大地上之后,数万暗夜大军才放弃了对光明联军的撕咬,就如海浪退潮一样有序的撤回了顿克河的北岸。

    黑色的潮水虽然退却了,但是却留下了一地的残垣断壁、鲜血尸体,光明联军在混乱的抵抗了一晚上之后,遭受了巨大的重创。

    “莱文大人,恩格鲁人和斯拜亚人的代表来了。”

    一个手上咧着伤口的联军军官走进指挥所,向着恢复了知觉的骑士长莱文汇报,他想了想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大人,他们的情绪都很不稳定。”

    莱文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示意让人进来,昨天晚上他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这会儿心里犹自不平静呢!谁要是敢给他甩脸子,那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情绪不稳定”。

    两个身穿恩格鲁、斯拜亚军服的人走了进来,看他们整齐划一的步伐步调,显然是提前达成了共进退的协议准备。

    “莱文骑士长,昨天晚上我们的营地遭受了敌人精锐的进攻,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战士,您对此有什么解释的吗?”

    恩格鲁的代表首先发难道,昨天晚上暗夜军队在两翼投入了精锐的摩尔护教军,把两翼的恩格鲁人和斯拜亚人杀的血流成河,而中军位置的佛伦斯军队、光明战士却始终面对一群低等暗夜部落,损失相对来说要小得多,这让两国的指挥官感到很不平衡。

    莱文眯着眼睛沉默了几秒,缓缓摇头道:“没有解释,你们想怎么样?”

    “我们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必须要有人负责,我们一晚上都在向您求援,为什么没有等到援军?”

    斯拜亚的代表同样有些激动,上万精锐军队一晚上缩水一半,这种过失必须要有个强大的理由来背锅,要不然现场的指挥官可不是“革职以谢天下”那么简单,撤职查办,查办才是最狠的。

    “昨天晚上看到这里的那束光明了吗?那就是你们的援军,光明永远没有抛弃你们,光明与你们同在。”

    “”

    恩格鲁和斯拜亚的代表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是有些怯意,昨夜那束冲天而起的光明炽亮纯粹,明显不是普通光明战士所能发出来的,就算是莱文这种骑士长也不能,至少是真正的神眷者才有那个能力。

    这么多年以来,贵族的力量一直在增长,甚至跟光明的仆人发生过很多的冲突较量,但是当他们真的面对神灵的时候,还是有根植在骨子里的畏惧的。

    “神眷者大人只是保护了佛伦斯人吗?那么我们是不是光明的”

    “战争就是要死人的,不要再质问我什么,现在立刻通知你们的指挥官整顿部队,我们很快就会有下一步的作战任务。”

    莱文蛮横的打断了恩格鲁代表的询问,强硬的态度把两个情绪激动的代表给噎住了,脸庞被憋得通红却不知该不该继续发作。

    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外面忽然走进来一名光明战士,走到莱文身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恩格鲁和斯拜亚的两名代表侧耳倾听,隐隐听到了“黑水据点”的字眼儿。

    “你确定黑水据点没有遭到任何攻击吗?”莱文骑士长非常怀疑的问那名光明战士。

    “是的大人,我刚才亲自去查看过了,要不您亲自去看看?”

    莱文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果断的吩咐道:“去通知温布利殿下,让他去“慰问”黑水据点的“勇敢战士”们。”

    半个小时之后,心急火燎的温布利等人一路疾驰来到了十里之外的黑水据点,搭眼一看就火冒三丈。

    黑数据点的大门紧闭,旗帜招展,围墙上连个脚印儿都没有,明显没有任何战斗发生的痕迹。

    想到昨夜那突然冲入营地的凶猛暗夜大军,大家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顶在前面的黑水据点有着预警的职责,为什么没有提前点燃烽火向后方的联军示警,让联军做好防御偷袭的准备?

    “上去叫门,让洛林侯爵夏尔.谢瓦利埃出来向我请罪!”

    温布利.奥古斯丁摆出了佛伦斯王太子的架势,咬牙切齿的让自己的近侍去砸门

    “很抱歉啊!这次没有帮到你!”

    “这个不要紧,你确定没有受伤吗?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

    “我没有受伤,不过暂时没办法刺杀那个温布利了,不过我保证会让你欠下我这个人情的。”

    “”

    夏尔放下了手中的灵力信物,捏着眉心自我放松,刚才跟莉西娅连续连线沟通了太长时间,好久不刷抖音的他有些不太适应。

    “竟然是大裁判长吉门尼斯?他来北方干什么?难道追查叛逆追到这里来了?”

    “他不会是察觉了什么,冲着我来的吧?”

    夏尔蓦然有些心虚,因为光明裁判所的职责并不是跟暗夜一方直接对抗,而是缉拿被暗夜诱惑堕落的光明信徒,而他本人虽然没有堕落,却实实在在跟暗夜一方有着很亲密的勾连关系。

    “咚咚咚”

    夏尔的贴身骑士杜瓦在外面敲门,然后忧心的说道:“军团长大人,温布利王太子带着很多贵族来到了据点外面,他的近侍过来喊大人去向王太子请罪。”

    “请罪?请什么罪?是不是问我昨夜为什么没有点燃烽火?”

    “是的军团长大人”

    “你去告诉他,在给我定罪之前先看看我们昨天发出的最后一份军情通报。”

    几分钟之后,温布利一马鞭子抽在了自己最信任的近侍身上。

    军情通报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一段夏尔与近侍之间的对话。

    “如果暗夜的大军没有攻击黑水据点我需要向外部发送警讯吗?”

    “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