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第五百三十八章 蛀虫

    光明教会遴选教皇的“神选”时期,诺曼城取消了整个城区的宵禁,街道两旁的路灯彻夜不熄,巡夜人也不会再盘问十一点之后行走在街道上的行人。

    终日忙忙碌碌被生活压抑了许久的诺曼市民纷纷走上街头,信从了光明修士那“任何虔诚的信徒都有资格接受光明的遴选”的口号,为了展示自己的虔诚做着自认为虔诚的各种活动,为了光明奉献自己能够拿出来的一切。

    夏尔走在夜晚的诺曼城中,看着街道上那些光明教会神职人员高声的宣扬光明的教义,挨家挨户挨人的索取人们对光明的“虔诚”,不得不佩服光明教会对民众的精神控制能力,还有他们在大陆南方的势力和底蕴。

    诺曼城是夏尔穿越以来见过的最大的城市,虽不说有前世的国际都市那么夸张,但至少也有二三线城市的大小和人口。

    上百个街区,近百万的人口,林立在街区中的大大小小几十座光明教堂,每个街区教堂中都有不止一名的光明系超凡者,加上普通修士、学徒、杂役,整个诺曼城的光明教会神职人员怕不是要上万人。

    而夏尔在白天闲逛的时候经过了多座街区教堂,每一座街区教堂跟南希城、卢森城那样的城市主教堂比起来都不逊色,甚至更加富丽堂皇。

    夏尔不知道光明教会在大陆上汇集了多少财富,但是从诺曼城中这些光明修士凸出的肚腩和脸上的红光来看,搜刮的民脂民膏必然不在少数。

    相比起光明教会的庞大势力,曦光教会就要逊色的多,夏尔在城里从白天闲逛到了晚上,光明教堂经过了不下二十座,却只见到两三座曦光教堂,冷冷清清的很不景气。

    夏尔抬头看看天色,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拦住了一个迎面走来的小贩,很客气的问路:“请问一下,吉斯波尔街区教堂怎么走?”

    小贩在大陆上是一种比较尴尬的职业,是比那些身份较低的小商人还要低贱一等的族群,即使眼前这个小贩是专门贩卖各种光明教义典籍的书贩,在夏尔这个衣冠整洁的平民面前也是卑微的存在。

    但是这个小贩在夏尔面前并没与表露出卑微的态度,他停住脚步打量了夏尔一眼之后,伸手从自己背后的大号背囊中拿出了一部厚厚的典籍。

    “虔诚的光明教友,光明圣徒波利卡特.塞斯拉的生平传记,记录了他受到光明恩赐的全过程,只要一个金路易,要来一本吗?”

    “”

    夏尔很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蹭满了油墨污渍的小贩,看着他眼中那并不遮掩的鄙视目光,脑海中浮现了前世那些“问路五十元”的职业带路人。

    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没有X德X度地图的时代,每个大城市入城主路口都有拿着“带路”牌子的闲汉,专门做外地进城货车的生意,良莠不齐,价格不等,有的很公道,有的很黑心,但是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很鄙视外地人。

    夏尔打眼一看小贩手中这本所谓的“圣徒传记”,从它那书页不齐、纸张粗糙的样子中就感到了深深的“坑”感,但是这个小贩能够向自己讨要一个金路易而不是诺曼城流行的第纳尔金币,显然是听出了自己的佛伦斯口音。

    夏尔不缺钱,但是也不想被一场窝心的交易坏了一天的心情,他露出了礼貌的微笑:“抱歉啊!我是曦光的信徒我只是想去吉斯波尔街区教堂”

    “往那边走!”

    夏尔话还没说完,卖书的小贩就挥动了胳膊,在夏尔眼前划了个半圆形,迈步跟夏尔错身而过,往远处灯火通明的地方赶去。

    夏尔是第五位阶的超凡猎人,感知力惊人的敏锐,却没有从卖书小贩的手臂划动轨迹中找寻出他想要指示给自己的方向。

    或者说,一切皆是方向。

    “崩~嗡嗡!”

    金币急速旋转特有的旋空声音在卖书小贩的身后响起,他赶紧回头,就看见那个满面沧桑的外地凯子正露出憨厚的微笑,一枚金灿灿的金路易在他的拇指弹弄之下旋转翻飞。

    一手金币一手书籍,两人完成了一次愉快的交易,卖书小贩先是小心的把金币放进贴身的钱袋之中,然后给夏尔指引了详细的路径。

    而夏尔从小贩那细微的面部表情变化之中,确定了指引路径是真的,自己被坑了也是真的。

    “感谢你的帮助,再见!”夏尔很礼貌的跟小贩道别,就像一个真正的绅士。

    “啐!愚蠢的佛伦斯人,你为什么不还价呢?嘿嘿!”

    卖书小贩看着夏尔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得意的啐了口唾沫,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腰间。

    “嗯?”

    小贩忽然愣住了,几秒钟之后他抛下背囊,伸手从腰间慌乱的拿出了自己的钱袋。

    “混蛋,你这个卑鄙的小偷,竟然敢在圣城偷窃你一定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哪一栋是吉斯波尔街13号?街区教堂附近的豪华宅邸”

    夏尔顺利的找到了吉斯波尔街区教堂,但是却发现周围的宅邸门口都没有号码,他只好寄托于自己敏锐的观察力扫视周边环境,按照从丽娜尔那里得来的情报仔细分辨着目标。

    这片街区显然是属于诺曼城的“富人区”,每一栋宅邸都占地很广,巡夜人也经常从街道上经过,跟其他热闹的街区相比,显得非常的寂静。

    夏尔终于锁定了一栋前有草坪后有花园,铁栏大门高高围墙的豪华宅邸。

    “如果真是这栋的话,我还真有些瞧不起你们了”

    夏尔鄙夷的说了一句,身影逐渐模糊化,最终没入漆黑的夜色之中。

    吉斯波尔街13号宅邸前面的草坪上也有一团篝火,几个看起来很光鲜的男男女女正团团围绕在篝火周围喝酒,高声笑语显得很放浪快活。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们酒瓶中的烈酒总是不怎么见少,而他们那不经意间扫视周围的锐利的目光堪比鹰隼猎犬。

    这是一群负责警戒的护卫,一些替自己的上司把风放哨的苦逼。

    可惜就算他们是真正的灵力宠物,也无法发现悄悄潜入的夏尔,猎人的隐藏天赋+刺客的潜行技能,已经完全超出了这些低位阶超凡者的警戒上限。

    夏尔靠近了豪华宅邸的主宅楼,轻飘飘的闪了进去,几个呼吸之后就摸到了一间非常宽敞华丽的餐厅的门口。

    餐厅中摆放着在贵族圈中最流行的柚木长餐桌,雪白的桌布一尘不染,真正的昂贵红酒、丰盛佳肴铺满了整个餐桌。

    但是可供几十个人用餐的餐桌两旁,此时却只坐着十几个人,跟满桌的酒食对比起来,明晃晃的显示着“浪费”两个大字。

    “萨维尔,你难道已经被富足的生活引诱堕落了吗?”

    “我没有,议员大人,你不能诋毁一个为了自由奋斗终生的斗士”

    “可是你为什么拒绝前往尼兰地区活动,那么多的尼兰人都生活在困苦之中,正适合我们进行发展”

    “很抱歉,议员大人,我不认为洛林王国是个适合我们继续发展的好地方,我建议我们尽快的从整个洛林王国撤出,去其他的地方继续发展”

    “萨维尔,你的两个好兄弟明明已经在那个侯爵麾下担任重要的职位,手中有着很大的权利,我认为没有比尼兰地区更适合我们发展的地方了,你现在竟然要我们撤离?你到底在畏惧什么?你是在逃避什么?你还是那个为了议会甘愿赴死的勇士吗?”

    夏尔小心的转换位置角度,终于看清了餐厅中的全貌,也发现了一个曾经熟悉,也非常讨厌的熟人。

    “啪!”

    萨维尔生气的拍了桌子,指着对面的一个中年人愤怒的喝道:“威尔斯,我萨维尔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畏惧,更不会在困难面前逃避,我做的所有决定都是为了议会的利益,现在光明教会在洛林王国境内都受到了严重的挫折,为了那渺茫的希望我们不知要搭上多少战士的性命,你们现在呆在诺曼过着什么日子?我们的兄弟姐妹还在挨饿”

    “好了,萨维尔,你冷静一些!”

    坐在主位上的白发老者威严的说了一句,阻止了激动的萨维尔继续说下去。

    被萨维尔指责的那个威尔斯冷冷的看了萨维尔一眼,拿起酒杯很绅士的晃了晃,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对着萨维尔露出了嘲笑的笑容。

    “萨维尔,鉴于你的失误,我们只能暂时搁置你晋升议员的提议,希望你可以在尼兰地区做出更好的成绩,弥补议会这段时间的巨大损失。”

    萨维尔不可置信的看向首位的白发老人,足足愣了一分钟,而在这一分钟的时间里,餐桌周围其他的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替他解围,反而有几个人跟威尔斯相视而笑。

    萨维尔终于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这个从底层爬上来的“后浪”已经遭到了议会上层“前浪”们的警惕和抵制,但是他还是坚持着说道。

    “各位尊敬的议员大人,我个人可以放弃议员的晋升,但是希望你们为了那些勇敢的战士考虑考虑,我们在洛林王国境内已经遭受了两次重大挫折,强大的古蕾菲亚都被洛林国王活活扭断了脖子,我们不能为了光明教会一个虚妄的承诺,就要付出”

    “闭嘴,萨维尔!”

    坐在首位的白发老人愤怒的摔了酒杯,严厉的对着萨维尔训斥道:“不要再跟我提那个什么洛林国王,他的王位还没有得到我们议会的承认呢!”

    “对,夏尔.谢瓦利埃是个洛林人,他不配成为尼兰人的国王,我们必须要把这个真理告诉所有的尼兰人,让他们跟随着自由的旗帜,反抗那万恶的贵族我们有的是自由战士,他们不会畏惧,更不会恐惧”

    白发老人滔滔不绝的说了两分钟,情绪激昂措辞精炼,堪称一段精彩的演讲。

    “说的没错帕克斯大人,为了这伟大的自由,我提议干一杯!”

    “干杯!”

    “干杯!”

    “”

    萨维尔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些自由议会议员们的腐化嘴脸,他们刚刚喝下的每一杯红酒,都足够一个贫苦之家换取十几日的口粮,而在这觥筹交错之间,更有无数热血满怀的战士被注定了悲惨命运。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太过严厉了,也许是意识到还需要萨维尔这种“基层实干派”为议会卖命,坐在首位的帕克斯大人缓和了语气,苦口婆心的开始开导萨维尔。

    “萨维尔,我体谅你的苦心,但是你也要替那千千万万悲苦的尼兰人想一想,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永远都要受到那些贵族的压迫,永远也没有属于自己的自由”

    “咳咳!”

    “真的很抱歉啊!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要是再听下去,都要吐出来了”

    帕克斯:“”

    萨维尔:“”

    威尔斯:“”

    餐厅中的诸位议员大人:“”

    夏尔撤去了潜行技能,大大方方的进入了餐厅,轻蔑的看着这些自由议会的“蛀虫”,满脸的嫌弃和恶心。

    “你们在这里讨论着尼兰人的自由,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问过那些尼兰人,他们需不需要你们所说的那种狗屁自由?”

    “你们除了能给他们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梦想,还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有用的东西?比如哪怕是一点点吃的、穿的、用的东西?”

    “”

    “来人呀!有刺客!”

    “库比德,你这个混蛋怎么警戒的?还不滚进来”

    “萨维尔,上去宰了他!!!”

    一群议员大人在目瞪口呆了瞬间之后,迅速采取了战术撤退,哗啦啦向着餐厅的另一面墙角聚集,你挤我我挤你的好不精彩。

    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萨维尔,习惯性的挡在了夏尔的面前,先是举起拳头摆出了一副拳击的姿势,然后又苦涩的把胳膊放了下来。

    夏尔歪了歪头,指了指挤在人群中的两个家伙,“你们两个明明是超凡者,为什么不上来对付我这个刺客,反而让一个凡人上来送死,你们在畏惧什么?你们在逃避什么?”

    “有刺客!!!”

    “快来人!!!”

    墙角的人没有被夏尔的激将法激怒,反而更大声的呼喊起来。

    但是可惜的是,夏尔在出现的一刹那间就在整个餐厅中布下了灵力结界,普通的呼喊声是无法传出餐厅之外的,就算他们喊破了喉咙,外面的库比德护卫也听不见。

    “你是什么人?”

    最终,还是萨维尔勇敢的跟夏尔对话交流。

    “我从尼兰来,是为了那些因为你们的蛊惑,而在暴乱中失去了性命的悲苦平民,向你们讨债的行刑人。”

    夏尔跨步上前,绕过苦笑不语的萨维尔,一拳就把墙角的一群老头儿打的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