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欢颜笑语

第785章 李白!诛仙剑诀!(W字)

    齐紫霄心神巨震。

    她惊讶于眼前的环境,而后,目光终于朝地球而去,随后···她飞向地球!

    没看到第九十九层的守关之人,她也不知道守关之人在哪儿。

    可,她想去地球看一看!

    以自己的本尊,去地球看看,哪怕这地球只是虚构而成,并非真正的地球。

    可当她脚踏实地之后,却是猛然一惊。

    “不,不对劲,这···竟然是真的星球,并非虚构而成?!”

    “这,这到底!!!”

    她落在神州之地,一步跨越,便是千万里之遥。

    这是现代化的地球!

    但却与她所经历过的地球有很大区别。

    太大了!

    比原本的地球大出万倍,比此刻的地球都要大出近百倍!但其内,却没有任何生灵。

    店铺、高楼大厦、汽车、各种现代化建筑仍在。

    可却不见任何人类的踪迹,好似一切都被定格。

    她赶往C市,落到林凡的住处附近,结果却瞧不见林凡住处的踪迹,也没有药园。

    随后···

    齐紫霄心有所感,去到海外紫竹岛!

    没有印象中的紫竹学府,但却有另外一些建筑,一旁,有残破的牌匾,其上刻有修仙圣地四个字···

    “这,这里是?!!!”

    齐紫霄更为震惊,这一刻,实在难以平静下来。

    “你找到这里的时间比我预想中快。”

    紫竹岛内,有声音传出。

    一袭白衣、背负长剑,踱步而来。

    “很好奇?”

    “这是我的母星,可惜,在战乱中毁去了,我便按照记忆中的样子,以大法力将其重塑。”

    “这一战,不在此进行,以我如今的状态,可无法再将其重塑一次了。”

    这是一位青年。

    他长发飘飘,手中还提着一个酒葫芦,有一种无比洒脱的气质,也有剑气逼人。

    但,就在看见他的那一刻,齐紫霄彻底懵了。

    此人···

    她认识!

    “李白?!”

    齐紫霄近乎失声。

    “嗯?你认识我?”对方一愣,随即轻笑:“也对,身为创教者,这太玄九清宫内,终归会有一些关于我的记载,但难道他们没写,我便是这第一剑塔第九十九层的守关之人?”

    “···”

    我知道个鬼!!!

    我又不是太玄九清宫的弟子,谁知道创教之人是谁?何况···你竟然是太玄九清宫的创建者?!

    这!!!

    这个李白,并非唐朝的李白,而是紫竹学府的李白!

    当然,这个地球上并没有紫竹学府,而是只有一个什么修仙圣地,他···

    嗯?!

    等等!

    齐紫霄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这个家伙···来自于地球的‘另一种’历史!

    吴念乡当初所说,紫竹岛上可不就是没有紫竹学府么?他说的是,紫竹岛一夜之间成为修仙圣地,被国家重视,找出四十余位天骄入内培养?!

    那四十余人中,有一个是吴国栋,而以自己对李白天赋的了解,他身为这四十余人之一,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这个李白,应该就是吴念乡那个世界的李白?

    且听起言语,意思是当初执行种子计划后,地球终究还是崩溃了,但他却活了下来,甚至一直活到诸天万界演化完毕之后,还一手创建出太玄九清宫。

    那么,其他人呢?

    在那一个历史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多少人活到了如今?

    李白又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成长到如此地步,甚至一手开创他太玄九清宫?

    或许,交流之后,便能得到答案了吧?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复杂:“李白···”

    “嗯?!”

    虚幻人影,或者说李白残魂一愣:“何事?”

    齐紫霄微微沉吟,这才想起,地球那边的人,尤其是那个历史中的人,应该是不认识自己的。

    想到此处,她摇身一变,化作了林凡的模样。

    “你可认识我?”

    “你···”

    李白皱起眉头,虚幻的人影在这一刻有些奇异波动,良久,才幽幽道:“似乎有些印象,让我想想。”

    “你是,散修仙人林凡?但你不是在地球崩溃之前便战死于昆仑了么?”

    “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这一刻,李白也是大为吃惊:“难不成是转世轮回?!”

    “但若是如此,你怎会记得自己前世的模样?不应该喝孟婆汤么?不,不对,这世上哪有什么轮回?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恶,我仅是一缕残魂,很多事都并不清楚,否则!!!”

    见他这幅模样,齐紫霄也是颇为无奈,自己怎么解释?总不能把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知吧?

    她无法回答李白的疑惑与询问,只能道:“很多事,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但我想知晓,地球在‘我’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人还活着么?”

    “诺大的修真界,又为何演变成了如今的诸天万界?”

    “你···又是在哪里得到这诺大的机缘,竟然开创出太玄九清宫这般凌驾于诸天万界之上的恐怖势力?”

    她目光灼灼,看向李白,希望从其口中得悉当年的真相。

    ······

    “九十九层,你也无法窥探?”

    宫主看着白茫茫的‘镜面’,轻轻一笑:“也对,毕竟是创建祖师所守关之地,又岂会没有奇异?”

    “但这齐紫霄的天赋,倒是当真令人叹为观止,可惜,也就导致为此了。”

    “唔···其他天宫来人了?都是剑修,看来,想抢这个好苗子啊,但,本宫主岂会让他们得手?”

    “说来,也是该准备了,等她出塔,随手灭之。”

    宫主轻笑,话语轻松至极,仿佛再说随手碾死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一般。

    随即,一步跨出,消失不见。

    剑主沉默良久、良久,终究未发一语,只是看着白茫茫一片的‘镜面’,一身剑气,竟然如同憋不住、溢出来了。

    ······

    “你···战死之后?”

    李白这一刻有些磕磕巴巴,回忆起当年之事,只是一缕残魂的他,实在有些模糊。

    好在,一些大事件基本都还记得。

    “女帝、始皇帝率领大秦仙朝在虚空中构筑星空长城,但仍然不敌,局势岌岌可危。”

    “我等四十余人联手推算,寻找一线生机,虽然得出了结果,但却与没有无异,随后,执行种子计划,为我神州保留最后一缕薪火···”

    “···”

    齐紫霄静静听着,未曾开口打断,但她的思绪,却是在疯狂‘转动’,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拼接在一起。

    对上了!

    至少目前来看,李白所言,跟吴念乡所说的事,对上了。

    分明算出一线生机,但却与没有无异,为什么?那是因为这一线生机是在近乎一亿四千年后潜入诸天万界救两个一亿多年后的女子!

    这算什么生机?

    在李白他们看来,我们都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凉凉、地球都要崩了,所以才费心费力算生机,结果你告诉我生机在一亿多年后???

    疯了吧?

    哪儿有这个时间?

    李白自然不知道齐紫霄心中所想,接着道:“在那之后,我等唯有死战而已。”

    “星空长城崩塌、始皇帝与纠纠老秦人共赴国难、流尽最后一滴血,女帝最终也独木难支,战死于昆仑,不过那一道天道之基却是不知所踪,没有人知晓去了哪里,也不知被谁所夺去了。”

    在我这儿呢!

    齐紫霄暗暗腹诽,同时,对于当年之事,也更加明晰了。

    “当时,女帝便是我等之中的最强战力,她战死之后,我方战力锐减。”

    “再加上,那些人寻天道之基而不得,还以为女帝有化身尚存,未曾真正死去,所以对地球的攻势并未停止,反而更是变本加厉了。”

    “我辈修士迎风举剑,迎战无尽强敌,但终究还是不敌···”

    说到这里,李白的神色逐渐惆怅。

    “我辈修士何曾惧过?然我等修行的时间太短,敌人太多、太强,始终是敌不过啊!”

    “一位又一位同学在我身边战死,诸多地球修士拼死而战,可终究挡不住。”

    “地球崩溃,就连我,也几乎死去。”

    好在最后关头,那位七窍玲珑的女仙人所安排的后手出现,竟是以某种我看不透的手段,将我强行封印,并隐匿了。

    “···”

    “七窍玲珑的女仙人,周晓冉么?”

    齐紫霄暗暗低语:“她所留下的后手,是了,她的计算能力本就堪称无双,有些后手也不奇怪。”

    “何况,从李白之后的成就来看,她的计算没错,能够开创九大天宫之一的太玄九清宫,甚至在很长一段岁月中,太玄九清宫都位列上三宫之一,其天赋和价值,值得保!”

    她心头轻叹:“可惜,地球还是崩溃了啊,至少,在那一片历史中是如此。”

    “我所经历的地球历史,地球应该还在,只是之后···”

    之后是否会走上‘老路’?齐紫霄也说不准,或者说,没人能够说得准。

    “之后呢?”

    齐紫霄开口追问:“修真界为何演变成了诸天万界?”

    “不知。”

    李白长叹:“那位七窍玲珑的女仙人之手段,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她以秘法将我封印,并隐匿在一处奇异的空间之中。”

    “等我破封而出时,却发现,修真界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诸天万界。”

    “地球···太阳系,乃至整个银河系都不负存在了,我曾去寻找过,但却发现并非演变为了一方世界,而是被强者所抹除了。”

    “也是在那时,我才知晓,自己竟然被封印了千万年···”

    “若是如此,我恐怕是活不到那个阶段,更没机会变强一代剑修强者、创建太玄九清宫的。”

    听到这里,齐紫霄微微沉吟,接着道:“恕我冒昧,你破封而出之后,可是得了什么机缘?”

    “又是以何种手段,创下了太玄九清宫?”

    她在琢磨一件事!!!

    时间!

    而且,她早就猜测,自己与林凡,其实都是互为对方的金手指。

    陆鸣这个标准主角模板的金手指是什么?可能是戒指里的老爷爷,可能是其天生的主角光环。

    范坚强呢?作为苟剩模板,他的金手指也很明显。

    可自己和林凡,也算是‘主角模板’吧?

    那么,自己两人的金手指是什么?是对方!但同时,也是‘时间差’+‘世界差’!

    世界差,两人都已经用过许多次了,无论是将科技理念带到修仙界,还是将修仙界的功法、手段带去地球,都是‘世界差’所带来的好处。

    时间差···

    却还真没用过几次!

    而现在,齐紫霄想用用看,是否好用。

    目前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地球在古,诸天万界时期在后,且自己碰到了一个地球时期的超级猛人-李白!

    他当初在地球几乎战死,也无能为力,那么便足以证明其手段应该不至于太过离谱。

    但破封而出后,却是能一手创建太玄九清宫,便足以证明,他绝对得了巨大机缘。

    这个机缘,大概是在距今一亿两千七百万年前的样子?

    而如今,历史轨迹已经改变,若是自己知道李白的机缘是什么,再打一个时间差,告诉林凡,或者自己去取呢?

    反正这个世界的轨迹已经改变,如今这个地球历史下的李白或许也不太需要那个机缘了???

    那么,自己完全可以打一个时间差,将这个机缘弄到自家狗贼手上!

    “机缘···”

    “自然是有的。”

    李白不再惆怅:“往事如过眼云烟,你若是不提起,我恐怕早已忘了。”

    “今夕,是何年?”

    “···”今夕是何年?齐紫霄并不知道太玄九清宫的‘纪年方式’,便道:“种子计划执行之日起,已经过去一亿三千七百万年了。”

    “一亿三千七百万年···”

    李白顿时无比唏嘘:“当真是漫长的岁月,算下来,我也逝去过亿年了。”

    “能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得见当年地球之故人,当真是可喜可贺,三生有幸。”

    李白长叹,目光扫过脚下,似乎将万倍大小的地球尽收眼底。

    “···”

    “你对当年之事,很有兴趣?”

    “是!”齐紫霄点头承认。

    “那便与你好好说道说道。”李白随即露出轻笑:“我只是一缕残魂,但今日相见,却仍然心中快慰。”

    “愿闻其详、洗耳恭听。”

    齐紫霄伸手,表示自己洗耳恭听。

    李白见状,随手一挥,便出现了一张石桌,以及两个石凳,并道:“坐,此事,说来话长。”

    齐紫霄随即坐下,默默听闻。

    “当初,我破封而出,眼前的一切都已陌生。”

    “不见半个熟识之人,甚至,整片天地都变了!”

    “地球、太阳系、银河系···”

    “不仅仅是熟悉的人,而是所有的一切都变了,都变得极其陌生,再没有半点熟悉之感。”

    “物是人非?不,早已是沧海桑田。”

    “我心凄凉、寂寞、枯寂,寻不到半点熟悉的痕迹,无数次想要横剑自刎···”

    听着李白的讲解,齐紫霄逐渐屏住了呼吸。

    真的很难想象,或者说,那真的是很恐怖、绝望的经历与过往。

    若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自己有这种经历,过往一切的熟悉之物都寻不到了,只剩下自己,在全然陌生的世界、面对全然陌生的人···

    哪怕寻遍四海八荒,曾经熟悉的一切皆不见!

    那种感受,必然难以承受,甚至让人时刻想要发疯。

    “终究,我未曾横剑自刎。”

    “我恨!”

    李白目中有剑光迸发:“是那些仙,是他们打崩了地球、打没了银河系。”

    “是他们,灭杀了一切我所珍视、所熟悉之人与物。我记得他们所有人的长相,我认为,就算他们化成灰,我都认得。”

    “复仇,成为我接下来很长一段岁月的目标。”

    “然而,就算是想要复仇,也没机会了。”

    “不知为何,修真界已经演变为诸天万界,曾经的强者,哪怕是敌人,也都以化作一捧黄土。”

    “就连这最后一点‘熟悉’,也已经消失不见。”

    “我几乎彻底沉沦,在诸天万界中一直向下。”

    “终于,我找到了熟悉的痕迹。”

    齐紫霄听到这里,双目微眯,红尘开合:“昆仑?”

    “你猜到了?”李白并不惊讶,而是轻轻点头:“对,昆仑!但那时的昆仑,已经不成样子了,几乎已经变为后来的万界深渊。”

    “不过,那时终究还未曾彻底演变,也未曾阻挡百岁以上之人进入,所以,我曾进入其中。”

    “机缘,便也是在其中寻到。”

    齐紫霄不语,却已经竖起了耳朵。

    但···

    说到这里,李白却是突然起身,并且挥手间,石桌、石凳尽皆消失,又是一挥手,两人出现在星辰牧野之中,地球,已经相隔很远了。

    “这一片小世界,是我创建太玄九清宫之后,大感无趣,思念家乡至极后所建造。”

    “而你想要知晓的机缘,与其枯燥道出,倒不如自己来感受吧。”

    他笑了笑,拔出身后长剑,屈指轻弹。

    叮!

    剑吟声轻脆,却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我曾于昆仑之中,机缘巧合之下,寻到了传说中的先天圣人之一——通天教主所布下诛仙剑阵的之地。”

    “也就是传说中封神量劫时期,通天教主布下诛仙剑阵、老子、元始等四圣破阵之地。”

    “在那里,我悟剑千年,终有所得,创出诛仙剑诀。”

    呛!

    他举剑,神威惊人,恐怖的剑气弥漫而出,宛若下一刻便要诛仙灭神!

    “可惜,戮仙、陷仙、绝仙三剑所留下的剑气,我虽然也曾感受到,但却难以参悟。”

    “重新认识一番。”

    李白举剑,面色严肃:“第一剑塔,九十九层守关之人-李白!”

    “诛仙剑诀,今日赠你!”

    诛仙剑诀!!!

    而且是参悟传说中的诛仙剑剑气所创出?

    这一刻,齐紫霄心神皆惊、浑身巨震。

    诛仙剑,那是什么?何况,还有之后李白所说的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

    这是诛仙四剑!

    在洪荒传说之中,诛仙四剑与诛仙阵图,均为先天六圣之一的通天教主之物。

    而诛仙四剑与阵图,可布下诛仙剑阵,诛仙剑阵之强,为洪荒第一杀阵!

    强到什么地步?!

    诛仙剑阵有四门,想要破阵,需要强者闯入四门之内,同时拔剑方可!

    但,这个强者的定义却是···圣人!!!

    因此,才有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的说法。

    而李白,竟然在昆仑中寻到了当初通天教主布下诛仙剑阵之地,甚至在其中领悟了诛仙剑的一些剑意、剑气,创出诛仙剑诀?

    难怪!

    难怪他能创出太玄九清宫。

    在圣人不出的岁月,诛仙剑诀,必然已经足以斩尽无数强敌!

    呼!

    短暂的震惊之后,齐紫霄立刻收敛心神,拿出全部精神与注意力,注意着李白的一举一动,抵挡这一剑的同时,也在疯狂学习!

    “你很不错。”

    “心剑道、剑心通明,以心为剑、学剑能力超越天上地下,甚至近乎旷烁古今了。”

    “且身为故人,今日当真是快慰无比,哈哈哈!”

    李白狂笑间,又是一剑斩出。

    “一剑斩群仙!”

    轰!!!

    天崩地裂!!!

    这片小世界,近乎瞬间崩塌,什么一剑浮大白、剑气滚龙壁?什么一剑挂银河、剑开天门?

    在此刻,通通都不重要了。

    唯有那灭天绝地的一剑落下,斩落无数星辰、斩爆无数大星、仿佛就连时间、空间,都在这一瞬间被斩去,让那一方区域,重归混沌了!

    “沧溟剑诀!”

    “太虚万里剑!”

    “烈日剑歌!”

    齐紫霄虽惊不乱,在这一刻,将自己学会的所有剑诀进阶施展,想要磨灭李白这一剑。

    然而,太艰难了。

    李白分明是以红尘仙的境界斩出此剑,且只是一缕残魂而已,却几乎比普通的天仙强者所斩出的剑诀更为恐怖与惊人!

    “不愧是诛仙剑诀,仅仅是参悟剑气,创出的剑诀就如此恐怖,若是真正的诛仙剑,又得强到何种地步?”

    “该说李白的天赋实在可怕么?还是诛仙剑实在太强?”

    这一刻,齐紫霄屏息。

    她动用一切手段,疯狂抵挡,且不断后退,甚至尝试将时间法则与心剑融合,加持手中长剑···

    崩!!!

    可就算如此,齐紫霄仍旧不低。

    手中极品道器层次的玄天剑直接崩断,恐怖的剑气斩落,齐紫霄目光一凝。

    “心剑!”

    她再度斩出一剑。

    这一剑、无形无色无相,却是她的最强一剑。

    若是就这般斩出,心剑可斩他人神魂甚至是修为、寿元!但此刻,却并非是要斩这些,所以需要给心剑找一个‘载体’。

    这难不倒齐紫霄。

    她伸手一招,地球那边,有一株茅草飞来,落入其手中。

    而后,心剑附着于其内,这一株茅草瞬间剑气森然,几乎破开了空间。

    “一株草斩尽日月星辰!”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明悟。

    一株草剑法?

    她不会。

    但···

    原来,一株草斩尽日月星辰,说的从来都不是某种剑法,而是境界!

    如今,她能够办到了。

    呛!

    茅草如剑,迎着漫天诛仙剑诀所斩落的剑气而去,终究,还是挡下了这一剑。

    不过,齐紫霄也随之负伤。

    好在,倒是并不算太过严重。

    李白见状,再度露出笑容:“不错。”

    “你撑住了。”

    “···”

    齐紫霄苦笑:“侥幸。”

    “已经难能可贵,一亿多年以来,能闯入九十九层的,倒也有那么三五人,但能接我这一剑的,除你之外,却是一个都没有。”

    “···”齐紫霄无语:“所以这第一剑塔通关的?”

    “就你一人。”

    这么‘荣幸’的嘛?

    齐紫霄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但回想到方才那灭天绝地、足以诛仙的一剑,顿感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那一剑变态至极,有几人能接下?

    她想吐槽。

    但更重要的,却并非吐槽。

    “冒昧问一句,你之前是在昆仑何处发现了诛仙剑阵所留下的痕迹?”

    “有兴趣?”

    “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一亿余年过去,就算是诛仙剑阵所留下的剑气,怕是也早已经消散了。”

    现在消散了?

    没关系啊,我又不现在去···

    我不但现在不去,我还比你早个一千多万年去~!

    当然,这话,齐紫霄是不会说的。

    尤其是等到她反应过来之后,面色顿时有些古怪。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突破了!

    仙人境!

    原本就算一直悟道,都需要两三年才能突破红尘仙境界,踏足真正的仙人这境,但在方才,不知不觉间,她却在大战中突破。

    而且,她还想起来一件事儿。

    之前与季初彤约好了,在这剑塔中苟个一百年,等出去之后,少说也是个天仙了,至少有点自保之力。

    但现在,自己一个不留神,直接杀通关了···

    还能苟上一百年么?

    她眨巴着眼,看向李白:“我···还能待多久?”

    “故人相见,你我也是有缘,你若是想里下来陪我说说话,畅聊过往,我自然是欢迎之至。”

    “不过,塔内规则,过关之后,最多仅可留十日。十日之后,你却是必须要出去了。”

    只能留十天?

    齐紫霄有些傻眼儿了。

    自己这一波,貌似浪的太狠了啊!

    直接杀穿了第一剑塔,几乎不用想都知道,外面必然掀起了十八级狂风。

    若是现在出去,关注度必然会极高···

    “嗯,好在我的身份应该未曾暴露,若是如此的话,或许,翻到可以用更好的身份,潜伏在太玄九清宫内?”

    齐紫霄双目微眯。

    对于这些大宗门的操作,她还是挺了解的。

    遇见自己这种‘绝世剑仙’,最重剑道的太玄九清宫必然会动心,想要收入门中吧?

    指不定还得给自己一个剑道圣女···额,圣子什么的名头?

    如此一来,反而更安全?

    “不无可能,或许会因祸得福也说不定。”阿无姐也在一旁宽慰着她。

    “希望如此吧,若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妙了。”

    她摇头一笑,而后大步上前,与李白一同回到地球。

    此刻,再向外看去,却是发现,诺大一片小世界,尽皆毁去了。在李白那一剑下,仅有地球‘尚存’。

    “说是诛仙剑诀,其实仅有两剑,一剑诛仙、一剑斩群仙,你要学的,也不是剑招、而是其中意境。”

    李白轻声道:“你所修为心剑道,剑心通明,在剑之一道的学习能力堪称魁首,想来已经记下,之后多多参悟便是。”

    “至于如今···”

    他哈哈一笑:“你我把酒话曾经如何?”

    “自然是好的!”

    齐紫霄也随之露出笑容。

    此次入剑塔,收获太大了!

    不谈境界的突破,仅仅是在剑修一道的建树,便让齐紫霄的个人战力暴增了十倍不止!

    就算是同境界下,如今的自己,想要斩入塔之前的自己,也不过是轻松写意···

    这般收获,岂能不让她满意?

    两人把酒话曾经。

    对李白而言,她并不认识齐紫霄,对于林凡,也不过是有数面之缘而已,没什么印象。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但对齐紫霄来说,李白···可不就是自己紫竹学府的学生么?

    看着印象中那个不会写诗的李白,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齐紫霄一时之间,也是惆怅无比。

    要说共同话题,倒也是有的。

    虽然未曾共同经历过什么,但,他乡遇故知···仅仅是交流地球以往的生活状态,便足以让他们感慨万千了。

    到最后,齐紫霄略微沉吟:“你可曾寻到过与地球有关的人与物?并非是在你醒来之初,而是这一生之中···”

    “未曾寻到。”

    他叹息:“诸天万界,任何一个世界都有世界隔膜,我曾去地球所在区域看过,但却什么也寻不到,仿佛一切都消失了。”

    “但我总觉得,或许是我没找到吧?”

    “其他人我不敢肯定,但那位七窍玲珑的女仙人虽然已经逝去了,但终究会有一些后手的才对。”

    “毕竟,她都能算到我的状态,并提前布下后手将我封印,诺大按一个地球,无尽生灵···”

    “我相信她不会坐视不理。”

    “或许,是我未曾寻到,而曾经地球生灵之后,正在某一方世界之中,平静的生活吧?”

    “但···也可能早已经覆灭了。”

    “就算那位女仙人有诸多后手,可一亿多年时光,纵然是大罗金仙也没有这般悠久的寿元。”

    “在这悠悠岁月中,足以发生太多太多事,一方世界都足以覆灭十次、百次了。”

    齐紫霄闻言,也是默默点头。

    是啊。

    一亿三千多万年、太久太九了。

    且每个世界都有世界隔膜,就算是当初的李白也不可能把人家的世界隔膜全部斩开,一个一个去寻找吧?

    她原本倒是想问问看,若是有踪迹,她必然是要去看看的,去了解关于那个历史下,地球的更多线索。

    可这太难了,一亿多年岁月啊!

    “况且,就算地球还有血脉流传,恐怕也都是隐姓埋名,不敢暴露吧?”

    李白又道:“我之后也想明白了。”

    “那一战,我们地球一脉,几乎是独面整个修仙界,打到世界崩溃。”

    “在那之后,就算还有后代血脉流传,也必然是不敢打地球的名号了,毕竟女帝的天道之基一直未曾被人寻到,若是有地球的消息,那些仙人绝对不会放过!”

    齐紫霄再度点头。

    的确。

    在那种情况下,暴露,就是等死啊!

    两人唏嘘许久,再度把酒话曾经、谈论地球的和平与美好,当然,如今的李白喝酒···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

    剑塔外。

    所有剑修尽皆屏息。

    在这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在惊叹、在吐槽、高谈阔论,但此刻,却仿佛有人按下了静音键,所有人都失声了。

    第九十九层!!!

    陈子烨的大名,直接一跃出现在剑碑最顶端,顶替了原本第一的位置,格外闪耀。

    “他!!!”

    “竟然杀穿了第一剑塔?!”

    “天啊!”

    良久,才有人惊呼一声,此地的平静瞬间被打破。

    “第一剑塔,据传是太玄九清宫创教老祖所构筑,其内皆是上古剑修强者,上亿年来,剑修天骄无数,却都未曾有人能闯过第九十九层,此人,此人竟然!!!”

    “这必然是一位绝世剑仙!!!”

    “嗯?快看,其余九大天宫都有剑修前来,且至少是剑修一脉的内门长老,这是要抢人了!”

    “抢人?呵呵,怎么抢?他定然是要被太玄九清宫钦点为剑子的!”

    “虽然如今的太玄九清宫已经是下三宫,但太玄九清宫最重剑道,比之其他八大天宫,太玄九清宫才真正是剑修的圣地!”

    “留在这儿,不比去其他天宫好?”

    “这倒是,虽然有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说法,可太玄九清宫,也是‘凤’啊!留下来,不是凤尾,而是凤首!”

    “···”

    人们惊叹不已。

    八大天宫的剑修尽皆色变,甚至第一时间给宫内传信···

    赤膊壮汉人都傻了!

    他是眼睁睁看着‘陈子烨’从第二层开始,无比艰难的‘攀爬’,到最后,一路杀通第九十九层的。

    但也正因如此,他大张着嘴,难以淡定。

    司徒浩轩双拳紧握,心中很不是滋味。

    姬永昌站在角落中,感到极为无力···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是被众星捧月、被所有人注目的那一个人,他也的确有这个实力,力压林碧萱,闯过六十层···

    但此刻,他这个本该被所有人关注的剑修天骄,却是黯然失色、根本无人关注了。

    “师尊。”

    杜涛的神色极为复杂:“真的没办法了嘛?”

    “按照规矩,她一出来,就会成为我们太玄九清宫的剑子啊!!!若是将她太玄九清宫,以她的天赋,何曾我等剑修不能剑开天门、定万世太平。”

    吕觅雪脸庞一抽,最终,还是闭上了双目,无力轻叹。

    “唉!”

    “此事,并非你我所能左右,痴儿,莫要钻牛角尖。”

    杜涛面皮一抖:“···”

    最终,也只能无奈叹息。

    ······

    “怎么还没出来?”

    “难道受伤了,在其内疗伤?”

    “不应该,以他的天赋,若是受了伤,一旦出来,太玄九清宫的剑修得把他当小祖宗供起来,什么疗伤圣药没有?何必自己躲在里面疗伤?”

    “那为何他还不出来?”

    “你问我,我问谁去?!”

    “···”

    众人不解,有些焦急不安,更多人则是想看一看‘陈子烨’的真容,想知道这样一名绝世天骄,到底是何模样。

    ······

    “时间快到了。”

    饮美酒,话曾经。

    十日时间,已经到了尾声。

    之前数月,每日都在悟剑、出剑、比剑,这十日的放松,反倒是让齐紫霄轻松了不少,将原本的一些疑惑之处,尽皆融会贯通了。

    虽然实力未曾暴涨,但也有可观提升。

    李白轻轻点头:“是啊,时间快到了,可惜,我仅是一缕残魂,且无法出剑塔、否则便会破灭。”

    “若是不然,定与你好好说道说道,家乡···”

    “可惜了。”

    李白幽幽道:“我并非那个李白,不会作诗,否则,定要吟诗一首。”

    齐紫霄:“···”

    她便会了陈子烨的模样,面色有些古怪:“有一件事我挺好奇。”

    “什么?”

    “第一剑塔外的对联,是你写的?”

    “唉?你猜到了?”

    李白顿时眉飞色舞:“你不知道,我不会写诗,没有这方面的才华,为了这个对联,我冥思苦想了百年之久···还不错吧?!”

    “···”

    “还真是你。”

    齐紫霄乐了:“是不错,不过若是换了那个李白,恐怕喝两口酒下去,比你苦思百年写出来的更好。”

    李白:“······,那个逼一喝酒,吹的比谁都厉害!”

    “哈哈哈。”齐紫霄挥了挥手,走向一旁浮现的虚空门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