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戒惧

    “嗤嗤”的锐利破空声,让两个发呆崆峒弟子猛然惊醒过来。

    只是高玄指力极强,弹射毒针的技巧精妙。旋转激射毒针速度极快,等两个人反应过来想要躲避已经晚了。

    两根毒针直透心口,两个崆峒弟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浑身颤抖抽搐,脸色发黑,眼看就不行了。

    飞花门的毒针非常霸道,只要见血就能迅速麻痹神经,让人体失去控制。

    何况毒针深深刺入心脏,只是穿透伤害就足以致命。

    “江湖凶险,你们也太大意了。傻呆呆站在那,这固定靶不打两发都不好意思。”

    高玄嘴里嘀咕着收了藏龙剑,他俯身在何必身上搜了一下。

    人都死了,也不要浪费。有什么秘籍宝物之类的东西,他就拿走了。

    很少有人会在身上带着秘籍,何必身上甚至没有钱袋,只有一块玉佩。

    这位身上唯一值钱就是松纹古剑了。

    高玄捡起松纹古剑,这柄剑足有十斤,颇为坠手。刃宽三指,长三尺,剑刃上有着松树纹路,是一把顶级好剑。

    这剑缺点就是太重了,非有极强腕力和内力才能驾驭。

    高玄有点可惜,没能找到七伤剑诀的秘籍。虽然何必被他杀了。那是何必不行。七伤剑诀却极其精妙。

    高玄提着松纹古剑,施展飞燕身法返回酒庄前。

    陶正仁还在和王雄激战,从场面上说,还是王雄占据了上风。

    一根镔铁长棍极其刚猛,一招一式都功力十足。

    陶正仁仗剑游走,却始终找不到空隙。王雄棍法虽强,却失之沉重,一时也奈何不了陶正仁。

    陶莹陶慧就在一旁焦急看着,也不知道伸手帮忙。

    不过这两位没什么战斗经验,参加战斗威胁不不到王雄,反而会牵扯陶正仁注意力。不参战也算明智。

    还有两个飞花门弟子,在那忙着给中毒针的同门喂解药。拔毒针。

    因为情况比较紧急,这两人也忙乎的满头是汗。两个吃过解药的家伙才缓过一口气来,坐在地上脸色煞白,不停的喘粗气。

    高玄鬼魅一般从他们背后浮现出来,一个坐在地上家伙刚好看到了高玄。他吓的正要大叫,高玄一扬手,十多根毒针不要钱般撒出来。

    两个背对着高玄的家伙,听到暗器破空之声再想躲就晚了。当即背心中针,惨叫着扑倒在地。

    另外两个才被救过来的家伙,虽然看到了高玄出手。可他们浑身发软,眼睁睁看着也无力躲避。都是直挺挺被毒针射中。

    这下子,四个人一起惨叫哀嚎。几个人叫着叫着,嘴里已经冒出白沫,两眼翻白,情况大大不妙。

    突发的异变,也引起了陶正仁和王雄的注意。

    两人看到高玄出现,表情都很震惊。

    高玄被何必追的夺路而逃,怎么又跑回来了。何必呢?

    王雄和陶正仁都是一流高手,目光敏锐。两人一眼就扫到高玄手里的松纹古剑。

    鲨鱼皮的剑鞘古色斑斓,上面还镶嵌着红绿宝石。

    松纹古剑卖相漂亮,外型很有特点。

    两个一流高手立即认出来了,这就是何必手里松纹古剑。

    何必这等大剑客,绝不可能让宝剑离手。何况,刚才何必气势汹汹去追高玄,不论如何都应该丢了宝剑。

    王雄心里一沉,暗道不妙。

    也不知高玄用了什么诡计阴谋,连何必都中招了。松纹古剑被夺,何必只怕大大不妙。

    想到这里,王雄已经心生退意。他手下人都被高玄用暗器杀光了,何必看起来也完蛋了。

    再纠缠下去,他占不到任何便宜。一个不好,还可能会丧身于此。

    王雄想走,陶正仁却发现了机会。

    这位江南剑客纵横江湖几十年,人虽然有点正派高手架子,武功和智慧、决断都是第一等人物。

    陶正仁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何必大模大样带着人伏击他,没有任何顾忌就是要杀他。

    陶正仁打不过何必,心里再怒也只能隐忍不发,等待机会。

    现在何必被高玄解决了,他可不会放王雄走。这群家伙都要死。

    王雄心生退意,铁棍抡的就没那么猛了。陶正仁展开九宫剑法,围着王雄连续进手。

    九宫剑以八卦为变,中宫为根。配合九宫剑诀,其剑招最是繁复绵密。

    陶正仁展开九宫剑,长剑就如同布下一张剑网把王雄罩在中间。

    王雄武功其实比陶正仁要差上一层。毕竟陶正仁名门正派出身,根基身后。不论是招数、内力、身法,都比王雄强。

    刚才王雄是仗着天生神力,又有何必在,斗志高昂,这才能把棍法中刚猛尽数施展出来。

    此刻局势逆转,王雄失了斗志,刚猛棍法缩手缩脚,气势一落千丈。完全被九宫剑绵密剑法压住。

    王雄也感觉到不妙,他想发力一搏,可九宫神剑哪会给他机会。

    绵密如网的剑招,王雄只要敢蛮干战斗立即就能结束。

    王雄无奈,只能苦苦守住门户。

    高玄凑到近前高声说:“陶大侠,我祝你一臂之力。”

    他也不等陶正仁回答,一扬手就扔出两把飞刀。

    虽然暗器已经扔的差不多了,但高玄刚才在几个飞花门弟子身上搜刮了一翻,找到大把暗器。

    他甚至找到一把飞刀跨带,上面别着两排亮晃晃飞刀。再扔起飞刀非常的豪气。

    高玄飞刀可不是乱扔的,所取位置正是王雄必退之地。

    王雄本来就被九宫剑压的喘不过气,为了躲避飞刀,不得已在地上狼狈滚了一圈。

    他走的是刚猛凌厉路子,这等小巧身法变化并不擅长。

    陶正仁抓住机会,一招顺水推舟,长剑随着王雄扫了过去。

    王雄大骇伸手在地上一撑正要起来,又看到几点寒光闪耀而至。他没办法,只能再次发力斜滚。

    但是,地上不知什么上倒着插了几根毒针。

    王雄贴地一滚当即中招。他内功深厚又有横练之法,身体筋骨强横。

    小小毒针到是要不了他的命。只是被毒针这么一刺,他动作也不由的缓了一下。

    陶正仁抓到机会,整个人瞬间加速飞掠而至,剑化一片寒光抹过王雄身体。

    王雄高大身体还是地上翻滚了一圈才猛然裂成两段。

    他生命力极强,人从胸口斜着裂成两段,一时居然还不死。

    剧烈痛苦让王雄疯狂惨叫,不断扭动半截身体。

    惨烈的一幕,把陶莹陶慧两姐妹吓的够呛。

    陶正仁冷着脸说:“怕什么,这是要杀我们的仇人。你们要落在他们手上,就任由他们凌辱,生不如死。

    “江湖,从来容不下软弱。”

    两姐妹被陶正仁训的有些不安,有心不看王雄,却又不敢不看。

    高玄屈指弹出一根毒针,正贯入王雄右眼,他头猛的一扬,再没声息。

    陶正仁神色复杂看着高玄,这人杀人时心狠手辣,却并不会刻意折磨敌人。杀了王雄更可说是慈悲。可见这人本性。

    他目光扫过高玄腰间插着的松纹古剑,忍不住问道:“何必怎么了?”

    “被我杀了。”

    高玄到说的云淡风轻,落在陶正仁耳中却是惊雷一般。

    虽然早有预料,可听到高玄说出这个消息,还是让陶正仁异常震惊。

    何必剑法武功何等高明,又是几十年的老江湖。就算高玄暗器手法精妙,想杀何必也比登天还难。

    陶正仁很想问高玄是怎么杀的何必,可打听对方绝学却是江湖大忌。

    他想下说:“何必到底是前辈高手,我去看看他。”

    高玄知道陶正仁不放心,他一指树林那边:“就在那。”

    陶正仁对高玄点点头:“麻烦你等我一下。”

    陶慧陶敏两对大眼睛一直看着高玄,她们也很好奇,高玄是怎么杀的何必?

    两人本来想跟着陶正仁去看看,可一想到对方是具尸体,两人又没了兴趣。

    相比之下,高玄这个活人更有趣。

    等到陶正仁离开,陶敏满脸好奇的问高玄:“你前几天还打不过我们,怎么杀的何必?”

    这个少女也十七八了,说话却带着几分天真幼稚。当着高玄的面这么问,完全不考虑高玄难堪不难堪的问题。

    只是她大眼睛水灵灵的满是好奇,到并没有一丝嘲讽或恶意。

    高玄脸皮也厚,他微笑说:“几天前我是不忍心伤你们。”

    陶敏眼睛瞪的溜圆,小脸上满是不信。

    那天高玄胸口被划了两剑,伤的可不轻。让到这个程度有点太夸张了。

    可今天高玄表现的确武功高明,远远超过她们一个层次。

    不论是轻功还是暗器,都是隐然有一流高手的风采。

    陶慧比陶敏懂事,心思也更细腻。她对高玄敛衽万福:“这次多亏高大哥援手才破了此劫,高大哥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

    她又有些歉意说:“几天前是我们姐妹不懂事,还请高大哥不要见怪。”

    陶莹虽然有点单纯,到底是出身名门,她也反应过来急忙给高玄行礼致谢。

    高玄伸手一扶,“都是侠义中人,何须这般客气。”

    他又微笑说:“当初我鬼迷心窍,也多亏两位教训,才幡然醒悟。说起来,还要多谢两位……”

    高玄嘴巴还是很会说,几句话就和两个美少女拉近了关系。

    陶敏陶慧虽然并不完全把他话当真,可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高玄上次提前示警,救了她们一家。这次更是冒死拔刀相助。简直是义薄云天。

    相比之下,高玄下药那点小事就不算什么了。也许,当时高玄就和她们开个玩笑。

    现在高玄,更是英气凛然气度超凡。若论风姿,比她们老爸还高出一筹。

    两个美少女越看高玄越喜欢,没几句话的功夫,双方已经打成一片。两个美少女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陶慧陶敏到底是十几岁少女,比较没心没肺,说的开心完全忘了现在的处境。

    陶正仁却不敢大意,他低头小心检查了何必的尸体。

    何必身上没有留下暗器痕迹,一共只有八处剑痕。

    通过剑痕,陶正仁甚至能推想到何必是如何中剑被杀的。

    陶正仁看着何必死不瞑目的尸体,心里也有些发冷:这等剑法,端的是可怕……这个高玄,到底是什么来路,跟着他又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