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

第七百一十章 好事

    漫天劫云消散,两名白衣飘飘少女站在高玄左右。

    涟漪刚才专心渡劫,根本不知道冰魄的出现。她看到冰魄后非常惊讶,明眸瞪的溜圆。

    不过,源于弘毅剑的同源灵性,让涟漪立即认出了冰魄的来历。

    涟漪神色很复杂,她看了看高玄,又看了看神色清冷的冰魄,眼神中多少有些委屈,这么大的事情大老爷也不和她说一声。

    突然多了个妹妹,让她有些不适应。

    高玄柔声介绍:“这是冰魄,你师妹。她是涟漪,你的大师姐。从今以后,你们要互相扶持,相亲相爱。”

    高玄知道冰魄性子清冷,他主动给两个少女引见,也免得涟漪尴尬。

    对他来说,两个少女都算是亲生的。到没什么薄厚之分。

    涟漪开心起来,她性格活泼灵动,才能和百里青桐交朋友。有了这个妹妹,她以后就不会孤单了。

    涟漪跑过去抓住冰魄的素手,“妹妹,你的手好冰啊,哈哈哈……”

    冰魄不习惯这样的亲热,她还本能的看了眼高玄,看到高玄满眼欣慰和鼓励,她这才勉强放松下来。

    她低声说了一句:“师姐好。”

    “好好好……”

    涟漪越看冰魄越喜欢,她贴在冰魄耳边低声说:“大老爷可忙了,总是丢下我一个人。以后大老爷丢下我们也不怕,我们俩玩就行了。”

    冰魄觉得涟漪这样多少有些对高玄不敬,她看了眼高玄,并没有在高玄脸上看到任何不悦,也就没有说话。

    虽然才出生不就,冰魄却是天生灵慧。很多事情不需要学习,天生就会。只是她性格天生就孤僻清冷,并不喜欢和涟漪这么亲密接触。

    涟漪也看出冰魄态度淡然,多少有点疏远。她到不在意,不过是才出生的少女,还不习惯和别人亲近,这很正常。

    高玄看着两个少女,心里也是颇为欣慰。

    涟漪灵动活泼,冰魄清冷孤高,两姐妹眉宇间有七分相似,打扮也都一样,可气质却完全不同。

    站在一起,涟漪和冰魄明显分为两个极端,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一动一静,隐约之间到体现了几分阴阳之道。这也让性格迥异的两个少女有着难言的和谐。

    从修为上说,涟漪和冰魄都渡过九重天劫,修为是实打实的人仙层次。

    因为是剑意转化而生的灵体,两个少女不用弘毅剑,也是此界最顶尖剑仙。

    其实以两个少女修为,强渡十二重天劫也不是不行。只是终究底蕴不够。

    另一方面,没必要让她们着急渡劫。

    渡劫更多是为了淬炼神魂,吸收纯阳之气。涟漪和冰魄神魂纯净强大,只是积累不够。急着渡劫反而不利于以后成长。

    两个少女渡过九重雷劫,在此界自保无虞,也能帮着他处理琐事。

    高玄北海渡劫之行圆满结束,他带着涟漪、冰魄直接去邛京找天痴。

    此去东海,都是天痴在主持。

    最重要的九帆云舟,则是四家道门宗派合力建造。

    主要是把以前的一艘六帆云舟改造一下,就是如此,也需要大量资源。

    好在道门也是财大气粗,又没有了佛门竞争,这一百年来更是有钱。

    考虑到高玄也要一起,对这艘船从内到外都要进行翻新装修。

    等高玄到的时候,新的九帆云舟已经修好了。

    这艘云舟长一百三十丈,宽十九丈,九张云帆能自由升降,最高云帆足有三十九丈。

    船体通体是乌金木打造,这种木头比金铁坚硬又不惧水火,和元气异常亲和。

    九张云帆都是天蚕丝编织,凭着云帆吸纳的元气御风而行,速度就比普通人仙全力飞遁更快。

    看着漂浮在云海中的九帆云舟,高玄也算满意。他到是能直接飞到东海,可那又何必。

    有云舟代步,轻松闲逸。

    再说,长生之路漫漫,本就不需要着急。

    给高玄准备的房间最大,位于中心位置,房间分为内外三房,还有一间会客的客厅。极其宽敞,布置更是极近奢华。

    各种家具陈设,要么历史悠久,要么匠心独具,要么超乎寻常。

    从用的檀香,到铺的地毯,所用之物件件不凡,哪一个都有说法。

    道门有钱,也愿意为高玄花钱。

    虽然高玄并不讲这个,只看天师观就知道这位的性格。但是高玄可以不讲,他们却必须要做好。

    这不是享受的问题,而是表达一种姿态。

    总而言之,道门几位人仙为此也是尽力了。

    高玄对房间也算满意,尤其船壁完全通透,如同一面弧形落地窗,视野开阔。

    只是坐在房间里看外面云海起伏,看碧空广阔,就能看上几天都不厌。

    涟漪和冰魄正好一人一间房,到也都够用。

    涟漪对于即将的远行充满期待,表现的特别兴奋。在房间里到处乱窜。

    冰魄就特别安静,她请示过高玄后就回到自己房间静坐。再不出门。

    高玄到是没事,就让涟漪陪他玩了会游戏。

    所谓的游戏,自然是从星际时代挪移过来的虚拟游戏。

    不同的是,高玄以无相九转掌控数据,通过神魂构建一个神魂投影空间。

    当然,高玄只是采用了虚拟游戏的游戏架构。具体的内容都改成了仙界现实版本。

    妖王,龙族,修罗,各种秘法等等,都用最真实方式投射出来。

    在这片半虚拟的空间,涟漪可以用神魂投影方式进行游戏。主要也是通过这种形式锻炼涟漪的剑术。

    涟漪还是第一次玩这种有些,很快就沉迷进去。

    因为是高玄在掌控数据,涟漪免不了各种被虐。

    涟漪越输越不甘心,她强把冰魄拉上,两人一起在高玄半虚拟神魂投影世界里乱战。

    冰魄开始本来没兴趣,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游戏,而是真正的战斗。

    冰魄出生的时间太短了,战斗经验近乎为零。虽然战斗力强大,遇到各有神通的妖魔龙族,她战斗经验太少的弱点就暴露无遗。

    高玄其实也调高了妖王、龙族们的数据,让他们实力远远超乎原本水准。

    通过这种游戏方式,高玄也能从另一种角度观察仙界,观察他所遇到的这些敌人。

    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能打的。却也不能因此小窥仙界。

    真要遇到能打的,情况可就不好说了。

    高玄用无相九转模拟仙界运转,也是耗心耗力。但这样并不是为了游戏,而是为了提高涟漪和冰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全方面提高。

    打到敌人是一回事,把敌人完全琢磨透又是一回事。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就像金角妖王这样妖王,也有他的独到之处。

    高玄通过无相九转以数据重塑这些敌人,重塑他们的力量,包括模拟天地法则变化,对于青天界又有了新的理解。

    独特的角度,获得新的知识。这种对于新知识的探索本身,就充满了趣味。

    高玄待在房间不出来,外面的人却忙坏了。

    因为高玄提前到了,阴阳道、清虚道、玄阳道三大道门也都急匆匆赶过来。

    不管高玄是什么原因提前了,他们都不能让高玄等他们。

    几天之内,道门其他三位人仙也都带着弟子门人赶到了。

    四大道门一共带了一千六百名门人弟子,每个宗门四百人。

    对于四大道门来说,其实这个名额已经很少了。一个宗门动辄几千万弟子,只带四百人,那真是优中选优。

    因为这艘云舟是四家道门共有,如何分工也需要提前做好安排。

    不过,在此之前,道门几位人仙第一要事就是拜见高玄。

    陈九风,司空翎,许王庭,这三位也是各有气度。但在高玄面前,都非常恭敬执弟子礼。

    高玄对这几位到没什么看法,也是客套了一番,把几位打发走了。

    只有天痴留下多说了几句话,高玄却也没说太多。

    此去天龙法会,还不知什么情况。

    道门这几位人仙算的上朋友,却不能算是战友。关键时刻,也不能指望他们。

    天痴到是不错,不过,天痴也不可能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他。

    两人交情是不错,天痴却是一门之长,也要为自家宗门负责。

    天痴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总归是不好和高玄谈的太深,他更不敢保证什么。

    正常来说,他应该为飞升做准备了,没必要跑到天龙法会去折腾。

    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东海龙族指定要和高玄为难。

    这次天龙法会,必然就是一滩浑水。

    但是,正因为要飞升了,天痴反而想见识一下天下英雄的本事。

    至于高玄和东海龙族究竟会怎么样,天痴心里还是抱着几分侥幸。

    毕竟高玄那么强大,东海龙王敖东成又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敖东成意识到高玄难惹,也未必敢豁出去和高玄死斗。

    只要双方有转圜的空间,他就不必下场站队。

    实在不行,他再做决定不迟。

    天痴和高玄说了几句闲话,他才话锋一转说:“这次还有两位女散仙同行。云清霞,出身清霞山,据说是一缕霞光凝成灵性得到。

    “另一位花解语,就金罗花成道。这两位虽然并非人族,却都性格柔和,与人为善。不喜欢和人争斗,因此名声不显。”

    天痴说着笑起来气:“要是佛门高手尽在,加上北海龙族和几大妖王,说实话,也轮不到这两位女散仙拿到天龙法会请柬。”

    他对高玄:“这两位想要拜见天师,又怕冒昧,故此让我先和您请示。”

    “都是北部州道友,也不用如此客套。”

    高玄到是没什么,两位女散仙虽然并非人族出身,只要懂得和谐共处的道理,就可以结交。

    天痴说:“这两位道友的修行之道颇有精妙之处。到也不能太小看。”

    道门势大,对佛门都不怎么看的上。云清霞和花解语能让天痴夸一句,也的确是很有本事。

    天痴说:“弟子这就去把两位道友带进来拜见天师。”

    天痴从房间出来到了飞舟甲板上,两位女散仙正在这等消息。

    看到天痴出来,花解语迎上前两步稽首施礼:“道友,天师可有话说?”

    花解语穿着紫红长裙,眉眼如画,端庄秀美中又带着温柔妩媚。说话声音也是圆润甜美,非常有魅力。

    云清霞站在花解语身后,她一身青色道服,头梳着道髻,手握拂尘,五官很是精致。就是明眸深处似乎笼罩一层云气,若有若无飘忽来去,颇有几分神秘。

    云清裳虽然没说话,却认真看着天痴,显得对此事颇为关注。

    她们两位女散仙,虽然修为高明,但在北部州也称得上人单力薄。门下弟子也不过数十人。

    和道门佛门这样大宗门比不了,就是妖王们在组成万妖盟,势力庞大。她们这些散仙就只能缩成一团,生怕不小心惹了强敌。

    高玄横扫佛门,灭了北海龙族,斩杀大妖,北部州这些横行霸道势力几乎是一扫而空。

    至于道门,虽然一样的贪婪,手段上却算收敛,多少总是要脸的。

    这一百年来,散仙们活的都很轻松。

    花解语、云清霞对此都是深有感触。对于传说中的天师高玄,都是异常敬仰,当然,同时也是深深敬畏。

    到了她们这个修为,才真正知道高玄手段何等凌厉凶狠。

    以前没什么交集也就算了,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当然要去拜见。

    天痴说:“天师在等两位,你们自己过去就行了。”

    两位女散仙和高玄聊天,天痴可不想掺和。

    谁知道两位女散仙到底想干什么,又或者会说什么。又或者高玄看中了某位女仙,这都很正常。他要是在场就太尴尬了。

    以高玄的地位和能力,他想要谁就要谁,没人敢拒绝。

    再者,以高玄的条件,谁也会想拒绝。

    话说回来,就算她们想上高玄的床也没那么容易。

    天痴认识高玄一百年了,从没见过高玄在声色上放纵过。

    事实上,他从都没见过高玄喜欢过什么。

    法宝,秘法,天材地宝,美色,名誉,权力,高玄对这一切都兴趣不大,而且并不是装出来的。

    唯一认真的就是修道了。可以经常闭关不出。

    从这点上说,高玄算是真正仙人。完全不被给这欲望束缚。

    正因为高玄无欲无求,他对待事情态度都是异常果决,从不会犹豫退缩。

    天痴就很佩服高玄的纯粹,他虽然名叫天痴,却想的太多,在修道上和高玄比就差的远了。

    两位女散仙和天痴也不熟悉,看到天痴离去,两位女散仙到也松了口气。

    她们和天痴平辈论交,可不想在天痴面前表现的太卑微。天痴不在场最好。

    两位女散仙来到高玄的房门外,花解语上前轻轻敲门,一名清丽少女开门把两位迎进去。

    花解语本来对自己容貌很自负,看到那少女却是一惊,这少女姿容明艳,气秀骨清。其清逸高华之气居然远胜过她。

    更可怕的是,少女神魂气息坚凝内敛,比起她都不遑多让。这位开门的侍女,居然是位人仙……

    意识到这一点,花解语和云清霞都更多了几分敬畏。

    进到客厅,两人就看到高玄端坐主位,两人急忙上去稽首鞠躬施礼。

    “两位道友不必客气,请坐。”

    高玄和颜悦色招呼两位女散仙,的确,终归是女仙人更赏心悦目。

    天痴这般男人,却是怎么都比不了的。

    两位女散仙在高玄面前很恭谨,甚至有些拘谨。

    高玄很有兴趣的和两位女散仙聊了一会,直到高玄喝茶,两位女散仙都识趣主动告辞。

    两位女散仙一起去了云清霞的房间,一进房间,花解语就随手洒出千百红色花瓣,把房间完全包裹起来。

    云清裳一脸不明所以:“你干什么?”

    房间内本就设置了法阵,可以隔绝内外。花解语催发的万花披风是她防身至宝,放在房间里施展就有些夸张了。

    “终归道士们的船,小心点没错的。”

    花解语不以为然,“这群道士也没几个好东西。陈九风、陈王廷那眼神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你也要小心一点,这群道士最喜欢搞双修,采阴补阳损人利己……”

    “那到也不至于。总归都是人仙,这几分脸面还是要的。”

    云清霞淡然说:“当然,我们也要保持距离。不要让他们想多了。”

    她顿了下又说:“我听闻天师处事公正,想来他们也不敢乱来。”

    “那到是的,这些道门伪君子为什么都装成好人样,还不是天师不喜欢吃相太难看。”

    花解语点点头,她转又惊叹说:“早听人说天师风姿神秀,气宇清逸,皎皎如月。我一直以为是他们拍马屁乱吹的。

    “今天一见,这些形容都不足以表达出天师气度万一。真是绝世天仙之姿……”

    花解语说着双眼放光,异常的兴奋。

    云清霞没好气的说:“你别发浪了,天师何等人物,你冒然上去自能是自讨没趣。”

    花解语有点沮丧:“是啊,天师一看就对我没兴趣。”

    她却一下抓住云清霞的手:“不过,我看天师对你到有几分兴趣?”

    云清霞愕然:“你又乱说!”

    花解语笑吟吟的说:“我修为平平,可我最会看男人,这一点不会看错的。”

    她又点着云清裳胸口说:“你慌什么,这是天大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