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狩猎荒野 土土士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七步之内,拳快!(求订阅)

    竟然是那帮学生。

    再次看到王奎,艾萱脸上洋溢着无比喜悦的激动。

    她捋了下发梢,往里做了一个位置,让出一个路边的空位。

    王奎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坐在了旁边。

    原来今天也是他们玩完回学校的日子,几人简单交流了这几天都去了哪里。

    艾萱看到他放在一旁的黑色长条布袋,来的时候,她可没见过这个,“奎哥,这是你购买的纪念品么?”

    “算是吧……”

    王奎虽然有猎人证和管制刀具使用资格,但安检员明白,普通人并不一定明白,小苗刀毕竟还是太过夸张,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太多。

    出了下治镇。

    没等两人聊多久,路边忽然有人拦车。

    下一刻,令王奎瞳孔皱缩的是,竟然走上来一个高个子,身穿蓝黑色工装服,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糙脸男子。

    虽然他全身上下都捂得很严实,但王奎仍旧葱对方凹陷的眼眶,聚神的双目,自己双手的叨痕判断出:

    此人正是五天前那个同行上车的带头猎人!

    按理来讲,平山县森林警察应该已经把他跟他的同伙列为滹沱河湿地黑鹳投毒案的重大嫌疑人。

    王奎这几天也没看新闻。

    没想到他们既没有被抓,也没有离开下治镇。

    难道是跟警察玩“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还有。

    他另一个同伴怎么没了?

    高个糙脸猎人一路走过去,还是跟上次一样,坐在了客车后座靠窗的位置。

    王奎跟警察的谈话,几个学生根本不知道,他们自然也不认识这个猎人。

    由于他的座位是靠着过道。

    身后也没有人遮挡。

    未免被那个猎人发现,王奎自然地向里座倾靠,右手掏出电话,开始给森林公安发短信提醒。

    但艾萱不知道他的活动。

    她只感觉到王奎逐渐向她贴近,听着对方充满魅力的呼吸声,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脸也越来越烫,鼻头、脸颊的毛细血管因为紧张而充血,变得痒极了。

    下一刻。

    艾萱终于憋不住,她已经有窒息感了,赶忙扭头呼吸着空气。

    “你怎么了?”

    王奎看她喘不过气的样子,“用我帮你开窗么?”

    “谢谢……我……我没事!”

    艾萱红着脸,赶忙摆手。

    眼见对方无事,王奎开始搜索着滹沱河湿地相关的新闻,由于地方太小,新闻报道并不多,但还是有几条相关的公告:

    “日前,有盗猎分子此前多次在冀北省石门市山平县滹沱河湿地投毒,致国家一级保护濒危鸟类黑鹳大量死亡,情节极度恶劣。10月13日,石门日报记者从山平县森林公安局获悉,警方目前已查明犯罪分子4人,其中3人被刑事拘留,另1人目前在逃。”

    下面还附明了一副画像,正是王奎之前给森林警察提供的嫌疑人画像侧写的图片,底下标注着:公安悬赏一万元提供在逃犯罪分子重要线索。

    看来他另一个同伴已经被抓了。

    王奎给黑脸警察发的消息是尽快派人过来,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盗猎者会从哪下车。

    事实上。

    犯罪分子非常喜欢乡镇客车这种交通工具,因为乡镇消息闭塞,且客车招之即停,随时可走,也不需要核查身份信息。

    所以。

    眼前这个盗猎者,估计就是想利用乡镇客车来回倒班,从而逃出石门市。

    那么,要想成功抓住他,必须赶在客车进入石门市区之前!

    二十分钟过去了。

    就在客车准备离开乡道,并入省道的时候,忽然间,前方有一辆绿色的老旧2700,也就是老霸道吉普,挡在了路中央。

    见状,司机赶忙踩住刹车停下来。

    “什么情况?怎么还挡着路……”

    司机拉开车窗,对着霸道SUV喊了一句,可没等说完,他便看到屁股尾部的车牌,是白色的,末尾写着一个红色的“警”字。

    车内的乘客也在抻着脖子看,小声讨论的时候。

    王奎注意到左后侧的那个糙脸盗猎者明显压低了帽檐。

    随后,他伸手慢慢打开车窗。

    但客车的车窗开口跟小,想从这上面悄无声息地跳下去,根本不可能。

    随后。

    有两个身穿深色便服的男子走了上来,那帮大学生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前几天在滹沱河湿地教育他们的黑脸和胖子警察!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事儿,赶忙把头低下。

    而这个时候。

    糙脸盗猎者终于忍耐不住,一把冲了过来,抓住了一名中年妇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银色的猎刀,恶狠狠地立在妇女的脖子前!

    “啊!”

    “啊!杀人了!”

    ……

    距离车头最近的几个乘客直接吓得逃了出去。

    而离车尾较近的乘客,只能蜷缩着躲在座位下。

    至于坐在客车中间的几个学生以及王奎。

    刚想起身逃跑,没想到糙脸盗猎者跟着就挟持妇女走过来,胡乱划刀。

    刘刚看着刀刃乱砍,吓得登时腿就软了。

    林晨更是面色惨白,完全傻在了在了哪里。

    想想自己当初竟然还怄气说要对付盗猎者,此时看到刀子,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手脚根本不听使唤,动都动不了!

    “退后!退后!”

    盗猎者大吼着。

    同一时间,胖子警察立刻掏出92手枪对准了盗猎者。

    黑脸警察伸手开口:“放松!千万别激动!你要想想,盗猎和挟持人质是两个罪名,这对你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你的同伴自己买方都已经落网,现在投降,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谁知,糙脸盗猎者根本不听:

    “妈的!别想骗老子!我已经回不了头了!那片沼泽我经常踩,我没想过搞这么大,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十几只黑鹳,为什么会死那么多,我本来只想杀一两只的……”

    盗猎者越说越激动,手中的刀不断地在中年妇女的脖颈前抖动,吓得她又哭又叫。

    同样。

    艾萱也被盗猎者疯癫的样子吓得浑身发抖。

    要知道,盗猎者现在的位置,就在她旁边不远,只隔着一个王奎!

    见状,王奎按住了她的手。

    也许是手心的温度令她感觉到非常舒服,也许是王奎一直以来带给她那种强烈的安全感。

    总之,手一放下来,艾萱就不抖了。

    她看着王奎的侧脸,棱角分明,充满野性,但他并没有在看自己,而是在跟对面的警察用眼神交流。

    黑脸警察瞬间领会到了王奎的意思。

    他想救人!

    说实话,盗猎者跟那个中年妇女贴的太近了,而且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带着人质左摇右晃,胖子冒然开枪,很容易误伤。

    但王奎虽然距离盗猎者很近,也有突然偷袭的优势。

    可他怎么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在伤害妇女人质前,夺下猎刀?

    万一他自己受伤怎么办?

    但蹲在地下的王奎,已经悄悄拉开了黑布袋的绳子,并将右手慢慢伸了进去。

    艾萱注意到这点,不由有些不解。

    这不是纪念品么?

    可下一秒,她却看到布袋的边缘,冒出来一道包裹着密银雕刻的黑色棍状物体,像是……像是……

    “我再说一遍!后退!!不然我立刻杀了她!啊!!”

    锋!

    就在糙脸盗猎者挥刀嘶吼的刹那,只听一道金属的蝉鸣!

    艾萱眼中,一轮比明月还要青亮的光芒,瞬间从她面前闪过!

    快!

    太快!

    鲜血迸溅在旁边的座椅套上,转眼间,盗猎者的手指,仿佛断掉了的珍珠项链,一颗一颗,连带着那把银色猎刀,一起掉在了地上!

    “!!!”

    所有人都懵了。

    黑脸警察!

    胖子!

    刘刚!

    林晨!

    艾萱!

    甚至糙脸盗猎者自己!!

    当他们把视线挪移到始作俑者身上,只见,王奎半蹲在地上,弓着身子,右手反持着一把三尺七寸长的苗刀,刀身如雪,未染一尘,甚至连血都没沾,斜立在客车过道中央,如江湖刀客!

    刚才那一刀!

    是他劈的!

    这尼玛,是在拍武侠电影么!苗刀都搞出来了!

    刘刚像是被刷新了世界观一样。

    “啊!”

    而这个时候,糙脸盗猎者刚刚反应过来手指疼痛,黑脸警察迅速冲上去,将盗猎者制度。

    几个学生得救后,连逃跑都忘了,全盯着王奎那把小苗刀,完全痴住了!

    “太帅了!我的天,简直就像武侠电影里的大侠一样!”

    “奎哥,你是古武高手么?四大世家,三年之期已到,龙王回归,不再隐瞒!”

    “看来电影里说的都是真的,七步之内,拳快;七步之外,枪快!人真的能快过手枪!”

    ……

    刘刚、王悦,包括一直不怎么爱说话的陈志斌,全都围上来,一个劲儿地称奇。

    “我们先下去,别妨碍警察办案!”

    王奎将刀收回,领着几个学生下车,同时回答道:“你们说的太夸张了,刚才那招,只不过是最简单的拔刀式。”

    “无论是华夏传统刀法,还是现代日本剑道,亦或者欧洲军刀,都有拔刀这一招,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出其不意!”

    “加上那个盗猎者的注意力全在警察身上,对我没有任何防备,这招才能这么成功。”

    说完这几句,他又看向陈志斌。

    “至于你说的拳快还是枪快,这句话本身其实是形容武术意境的,无论是拳、刀还是枪,真正快的是人,是人的神经反应!”

    即使王奎如此解释。

    这帮学生还是一副痴迷崇拜的模样,尤其是刘刚跟陈志斌,试问有哪个男人心里没有一个武侠梦呢?

    艾萱看着王奎手中的黑色长布兜,心里又惊又笑。

    这个男人为什么每次都会出其不意地解决所有问题。

    她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回想着王奎在他面前的那一刀,果断、狠戾、充满攻击性!

    几乎将男人最危险,也是最迷人的点,全都体现了出来!

    恐怕。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王奎拔刀的那一幕!

    糙脸盗猎者被押进了警车。

    黑脸警察同时走过来,拉住了王奎的手,重重地握了一下:“再次感谢刚才帮忙!”

    “应该的,主要是你们给了盗猎者很大的压力,令他根本无暇顾及别处……”

    说话间,王奎看到黑脸警察一个劲儿地看着他左手的小苗刀,便笑着解释道:“这是我在下治镇请人打的,我这里有公安局的管制刀具携带证明。”

    “我知道你是职业猎人。”

    黑脸警察摆了摆手,“只不过没想到猎人也用苗刀这么长的武器,你的身手真好啊,不干森林警察可惜了……”

    他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其实是国内职业猎人厉害的太多了。

    如果人人都像王奎这样遵纪守法倒还好,可如果一旦走上偷猎盗猎的路子,危害比普通人了大太多了!

    他甚至不敢想象。

    如果王奎这种人误入歧途,该出动什么级别的警队,才能把他抓住!

    十五分钟后。

    又一辆班车过来,将乘客重新拉走,因为之前的客车已经作为挟持人质的案发现场,正被警察提取证据。

    车子很快开到了石门客运站。

    下车后,王奎挥手跟学生们道别。

    王悦用屁股顶了一下艾萱:“你的奎哥哥马上就走了,不说几句?”

    听罢。

    艾萱深吸了一口气,一把冲上去抱住了王奎。

    因为她个子不高,只有165,正好整个脑袋可以埋进王奎怀里,“刚才在车上谢谢你安抚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将来去找你!”

    说完,她便红着脸,一溜烟儿地逃了回去。

    “找我?找我干嘛?”

    王奎挠着头,一脸不解。

    人群中,林晨默默地看着自己暗恋的人跟王奎,心里竟然连嫉妒都没有了。

    算上刚才在客车上,王奎一共救了他们两次。

    跟这种人,不,是神。

    林晨再没有一丝敢竞争的念头。

    王奎本人自然不知道他已经在这帮学生的心中,原地成神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机场!”

    哎呀!

    终于能回家了!

    一想到回归训练和狩猎,王奎浑身上下的每一颗细胞,就忍不住兴奋!

    看来这放松也是要适度的。

    要不是今天收刀结束,王奎恐怕真要在山平县玩腻了!

    黑熊狩猎季,我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