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狩猎荒野 土土士

第四百六十六章 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求月票)

    王奎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观众们的问题,而是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捡起身旁的一根枯枝,对着动物尸体的屁股,捅了起来。

    【666,这操作绝了!】

    【老奎太骚了!】

    【奥义:千年杀?】

    【哈哈哈,老奎越来越像大腚了!】

    ……

    几分钟过去,就在大家调侃老奎都快要把尸体的屁股捅穿了的时候,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石板下的尸体却忽然扭动了一下屁股。

    我没看错吧?

    真是活的?

    织田永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原来真是装死的!”

    “你长期在日本狩猎,对这种动物不了解,虽然我没有看清这家伙的全貌,但单从体型、装死的这些特征,结合分布区域,这应该是负鼠!”

    负鼠?

    织田永真听到这个单词的时候,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搜寻了好半天记忆,才依稀找出一些资料,“是有袋子的那个?”

    “对!”

    王奎点点头,在直播间的观众们还是一头雾水的状态下,他一边用树杈卡住这只负鼠的屁股,一边抬起石板。

    “吱吱!”

    就在石头离地的瞬间,没想到,“尸体”突然活蹦乱跳,猛地从细缝钻出来,拼了命地向旁边逃跑。

    幸亏老奎用树杈死死插住了它的髋关节,任凭这家伙怎么挣扎,也逃不出手掌心,于是,它立刻扭过头,想要啃咬破坏树杈。

    就这么一回头。

    众人不禁看到一副像老鼠一样的脑袋,黑溜溜的眼睛,长长的小尖嘴,粉红色的小耳朵,薄得有些透明,肥嘟嘟的身子长着灰色的长毛,明明是一只大老鼠,体型却已经跟家猫相接近了!

    它啃咬速度非常快。

    没几口,树杈上便出现了不少凹痕,织田永真赶忙伸手从后面掐住了它的脖子!

    “吱吱!”

    负鼠尖锐地惨叫一声,却见身子一软,当场瘫死在她手中。

    “师父,这又是装死?”

    由于见过之前的场景,织田永真这回可不敢随便松手了。

    “没错,负鼠的实际生存能力极强,要知道,这货可是能够在周围一堆浣熊,臭鼬,美洲秃鹰,红隼的环境下也能活得风生水起的,靠的就是这个神技:装死!”

    王奎说话的过程中,不禁皱起了鼻子,原因是负鼠的屁股处又开始分泌腥臭的黄色粘液,“负鼠在即将被擒时,会立即躺倒在地,脸色突然变淡,张开嘴巴,伸出舌头,眼睛紧闭,呼吸和心跳中止,就像人类突发心梗一样猝死,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大家看不到它呼吸的原因。”

    “同时,装死的负鼠会从肛门旁边的臭腺排出一种恶臭的黄色液体,这种液体能使对方更加相信它已经死了,并且开始腐烂;要知道,除食腐动物外,大多数捕食者都喜欢新鲜的肉,一旦身体腐烂就会布满病菌,食用这种腐肉会感染疟疾。”

    原来如此。

    难怪那只美洲雕鸮没有吃它,看来是被负鼠用装死的办法给躲过去了。

    【心脏都能停止,可真牛逼!】

    【不对啊老奎,既然它陷入假死状态,那它怎么能知道你在捅它屁股?】

    ……

    “所以我说它是神技!负鼠一旦陷入假死,即使你动它,它也不会醒来,常人理解会以为它陷入昏迷感知不到,但实际上,科学家通过实验得知,这家伙的大脑在假死状态一直保持高度活跃。”

    “没错!心跳呼吸都没有,但思维格外清醒,也就是说,它能非常清楚地感知外界的一切,否则,它也不会在织田永真过来检查陷阱的时候提前装死,要不是我连捅了它三四分钟屁股,刺激神经,估计它也不会醒!”

    牛逼!

    这个是真滴牛逼!

    看着认真解说的王奎,织田永真不禁再次感叹师父惊人的知识量。

    就算是职业猎人,也不是万能的,正如有人擅长河流垂钓,有人擅长山林追踪,有人擅长沙漠生存,这是环境限制下的必然结果。

    一名猎人所学会的知识、技巧,大部分都受限于他生活工作的地方以及接触的同类。

    正如织田永真出生在北海道,很懂海洋生物和日本黑熊,但对于负鼠这种北美特有物种,只是大致有个几个简单的标签印象,连具体样子都记不清。

    王奎也同样生活在亚洲,可几次任务接触下来,无论是亚洲、非洲、美洲,他都能从容自如地玩转每一个地方,师父的知识、技巧丰富得就像一本活的百科全书,似乎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念了一句猎人信条,王奎拔出猎刀,一刀扎在了负鼠的喉咙部位,颈总动脉的鲜血顺着刀刃血槽向外喷溅,将大马士革锻造形成的黑色孔雀纹,尽数染红,“安息吧!”

    【好家伙,这回真死了吧?】

    【负鼠:死了!但没完全死!】

    【绝对死了,再牛逼,我不信切段脖子不死!】

    【你们看它的肚子,好像还在动!】

    【wo!还活着?】

    ……

    王奎将负鼠的身体翻过来,腹部确实在不断蠕动,底部还有一个孔洞,他伸手将孔洞打开,“叽叽!叽叽!”

    粉红色的肉质内壁里,竟然有两只老鼠大小的小负鼠!

    有的水友这才想起织田永真之前所说话的意思,原来负鼠跟袋鼠一样,是有育儿袋的!

    “看来我记得没错,负鼠应该是在少数分布在澳洲之外的有袋类动物!”

    织田永真脑海中的记忆逐渐清晰。

    “对,许多人会把负鼠当作啮齿类动物,但其实它是只在美洲分布的特殊有袋类动物!”

    王奎将两只小负鼠抓出来,放在了地上:“我们目前的窝料足够用了,没必要再杀小负鼠,让它们走吧!”

    不知道是它们害怕人类,还是听懂了老奎话里的语气,两只小负鼠一落地,便急匆匆逃进了灌丛中。

    他知道,小负鼠并没有走远,因为负鼠跟袋鼠一样,是有群社关系的,很少会丢弃父母、同伴。

    所以,他并没有当场处理,而是回到浣熊尸体处,跟织田永真一人拎着一只,返回宿营地。

    而就在返回途中。

    王奎忽然看到地面上有几处刮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停下身,将手中的尸体交给了织田永真:“织田,你先替我处理尸体,注意,内脏不要清洗,我在这儿挖些蚯蚓!”

    “好的师父!”

    处理猎物对于织田永真这种职业猎人来说,是必备的基础功。

    分开后。

    王奎蹲下身子,摸了摸地上的刮痕,咧嘴笑道:“得来全不费功夫,这种痕迹一般多是獾和野猪留下的,它们最擅长在土里挖蚯蚓昆虫食用,而早晨恰恰是挖蚯蚓的最好时机。”

    说着,他便把猎刀当作铲子,一刀插入土中两三寸位置,轻轻一掘,湿润的泥土轻松被挖出了一个小坑。

    接下来老奎改为用手挖,只扑弄了两下,大家便看到土壤中有一道桃红色的虫子,头端左摇右闪,向土壤深处钻着。

    虽然蚯蚓是非常常见的生物。

    但有些水友一看到这种长条会蠕动的虫子,就感觉头皮发麻。

    王奎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直接伸手抓住了蚯蚓的身子,将它从土中硬薅了出来,“第一条!”

    【快快!拿走!】

    【呃呃呃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最害怕蚯蚓了!】

    【这玩意儿扔我身上,我能吓得原地跳一段社会摇!】

    ……

    看着老奎兴奋地将手中的蚯蚓展示给大家,恐惧症水友们纷纷表示“当场暴毙”。

    “这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它又不咬人,而且,在野外危急关头,蚯蚓还可以当作能量补充,这家伙一身蛋白质,热量很高!”

    王奎丝毫不惧怕这种东西,并且还将蚯蚓放进了裤子的工具兜内。

    由于夜晚蚯蚓会外出活动,早晨一般喜欢钻入土壤浅表休息,所以这时候算是挖蚯蚓的最好时间点,再加上有动物“标注指路”,王奎瞬间化身成为挖土小能手,一个坑接着一个坑,挖出了不少条蚯蚓,一股脑扔进了兜里。

    看到这一幕,再联想有无数条蚯蚓在它裤子里钻来钻去,卷成一团,甚至打成华夏结,众人便忍不住打着哆嗦,不愧是“动物克星”,真牛逼!

    “嚯!这条足够肥啊!”

    一声惊异,王奎从土壤中挖出一条20多厘米长,接近小拇指粗细的一条棕红色蚯蚓,“帕劳斯巨型蚯蚓,这种蚯蚓在北美很罕见,好肥啊,看来我们今天可以收工了!”

    他抓着这条像小蛇一样的大型蚯蚓,就像捏着一根辣条,任凭这条蚯蚓如何在他胳膊上缠绕,王奎都不闻不问。

    回到宿营地。

    织田永真已经处理完浣熊的尸体,正在处理负鼠。

    一抬头,看到王奎手中的大蚯蚓,她也差点儿吓了一跳,淡定、淡定,你是专业的,缓和好心态后,她用下巴点了下旁边的浣熊尸体:“师父,我处理的怎么样?”

    王奎简单瞥了一眼,皮、肉、骨、内脏,尽数分离。

    “很完美!”

    即使是他自己处理,最多也就是这个样了。

    于是,王奎坐在石头上,将浣熊尸体一一用猎刀切碎,丢到桶中,然后将自己辛苦挖来的蚯蚓尽数扔进里面,最大的那一条,被他切成了三分。

    桶内。

    大量的碎肉、内脏,红黄绿三色混合,再加上不断蠕动的蚯蚓。

    好家伙。

    简直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另一边,罗伯森跟同伴已经准备完一切装备,开始收拾营地离开。

    等织田永真处理好尸体后,王奎也带着“精心准备”的窝料,跟了过去。

    到了河岸边缘,昨天碰上的那些称重选手,如今只剩下了一个。

    北美时间6点。

    ESCI北美钓鱼王大赛:排名赛,正式开始!

    “出发吧!”

    王奎将装备包跟料桶放在甲板上,看着罗伯森的钓艇发动引擎,便催促织田永真跟上,反正剩下两天时间,只要一直跟着罗伯森就行,他对于比赛输赢倒是没有过于强求,反正这又不是系统任务。

    嗡!

    哗啦啦!

    引擎发动,叶片快速搅动河水,钓鱼艇掀起一道白浪,迅速追上。

    越往密西西比河南部走,周围的河流岸边就越远,说明河道在不断变宽,并且,王奎发现周围岸边的树种也少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大片的芦苇草。

    对照自己曾经搜查有关北美南部的地质环境资料,密西西比河下游是冲积平原,周围土壤肥沃,属于典型的河流三角洲地行。

    这种地行多沼泽地、湖泊。

    倒是给了王奎方便,至少没有树木的遮挡,他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红外线透视,这样一来,那个想要自己命的人,恐怕就不容易动手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

    罗伯森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在********父,他是想甩掉我们么?”

    驾驶位,织田永真突然开口,“我们的油料所剩不多了,只有一格不到,估计还能跑30公里!”

    “放心吧,昨天停船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罗伯森的钓艇,他的油料也不多了,甩不掉我们!”

    王奎丝毫不担心。

    果不其然。

    又过了十多分钟,罗伯森便开始减速,不远处的对岸高草边,赫然停放着一辆白色的卡车,应该就是节目组的油料供应点。

    此刻。

    周围不光只有王奎跟罗伯森两队,旁边还有两艘白色的船只,正在往这边赶着。

    “王奎!”

    靠近岸边后,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呼。

    王奎扭头一看,卷发、络腮胡,原来是马约尔!

    “嘿!兄弟,恭喜进入决赛!”

    “名单还没公布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有你!”

    上岸后,马约尔笑着跟王奎拥抱了一下,顺便打量了下其他选手,“看来大家的油料都见底了!我还以为就我自己这样!”

    无意间,马约尔看到了罗伯森的鞋子,身子下意识僵硬了一下。

    显然。

    他看过前天晚上追踪暗杀王奎留下的鞋印。

    “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