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狩猎荒野 土土士

第六百五十二章 该轮到我们上场了!(求月票)

    “完了!我们被盯上了!”

    熟悉大猫狩猎的陈昂,第一反应,就是他跟帕维默被雄狮盯上了!

    因为他们在听到第一声吼叫的时候,已经选择了主动避开,可现在还是没有跑出对方的地盘,只有一种可能:

    这只雄狮一直在跟着他们!

    理论上来说,猫科普遍会采用伏击偷袭狩猎的模式,而这只雄狮选择了用声音不断威慑,是想令他们神经紧绷,持续消耗精神和体力,等到最虚弱的时候,一击秒杀。

    这种情况,是只有当雄狮面对顶级猎物,比如大象、犀牛,才会如此慎重。

    而人类虽然很厉害,但跟大象、犀牛、河马这类巨无霸级生物,还是无法相提并论,除非,这只雄狮知道他们手中有枪!

    也就是说,盯上它们的雄狮,必定是刚才狮王混战中的一个!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先杀掉它么?”

    帕维默紧张地看着四周,问向陈昂。

    “能杀掉是最好的,但在把我们拖到精疲力尽之前,它是绝对不会出现的。”陈昂再次用夜视望远镜环顾了一圈,果然没有什么发现。

    一头地主级雄狮的狩猎经验,几乎等同于人类中入行十几年的老猎人,很懂得如何玩弄猎物。

    如果没有王奎跟汉默,陈昂也许这时候会找一处安全的庇护点,原地生火,两人轮流警戒,反正他们有枪,不怕狮子正面袭击。

    但问题是,他们后方的“战火”随时都有可能转移过来,这就逼迫着两人不得不继续移动。

    而这就给了狮子伏击偷袭的机会。

    要知道。

    雄狮的平均奔跑速度,可以达到59公里每小时,地主级、狮王级,硬件素质会比这个更高,且在近距离高爆发偷袭下,这个起步速度会非常恐怖。

    就算你在那一刻反应过来,打中了狮子,只要不是爆头,以雄狮巨大的力量,也足以一爪子将你杀死。

    于是,陈昂在背包内翻找了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了两个面具,分了一个给帕维默。

    “这是什么东西?”

    帕维默接过面具,一脸疑惑,都这时候,带不带面具还有什么用么?

    “把面具带在脑后,猫科都是视觉狩猎,且最喜欢从背后偷袭,一旦你回头,它就会藏匿着静止不动,我们以前在林子里打老虎的时候,都会在脑后带个面具,防范大猫偷袭,非常有效!”

    说着,陈昂便将面具反着戴在了后脑勺上,“帕维默先生,这回你先走,我负责盯着后面和两侧,放心,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好……”

    虽然这个法子帕维默没听过,但猫科喜欢从背后偷袭这点,他是很清楚的。

    带好面具后,帕维默开始继续向西北迈步。

    可同时间,周围的雄狮嘶吼声,也跟着传出来,它一会儿在右面,一会儿在后面,周围一片漆黑,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草丛里会不会突然扑出来一头雄狮,如果没有同伴,没有武器,这时候估计早就被折磨得神经崩溃了。

    但即使有陈昂照应,帕维默也不敢跑得太快。

    与两人相比。

    汉默等人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在他第一个撤退后,杰西尼跟吉拉德也随之向北撤退,最后留下的玛西亚,连开了三枪后,才带着猎狼犬沃夫一路狂奔。

    “奎,他们好像撤退了!”

    对讲机里,传来了坎昆报告的信息。

    “追!不能让陈昂和鹰钩鼻跑了!”

    王奎眯着眼睛,跟琴科夫等人拔腿就冲入了林区。

    汉默四人飞速在林子里边跑边回头打,试图拖慢他们的追击速度。

    但效果很差。

    毕竟王奎几人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这种奔跑中的随缘枪法,根本打不中人,而且树丛周围到处都是树木和灌丛这种遮掩物,如果真的一不小心被刮着,那你就应该查一查今天的黄历,看看自己的点子了。

    “汉默,这帮人咬得太死了!我们跟他们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二百米内了!”

    杰西尼回头看了一眼冒着火光的枪口,这个距离已经非常近了,如果继续逼近,就会演变成近距离作战,到时候是把枪都能打死人,人数优势会无限放大,那他们的危险性就会直线上升。

    “汉莫,天上!”

    这时候,玛西亚喊了一句。

    众人抬头,只见天空之中,一家黑色的大型无人机,正飞驰在众人的头顶上。

    “该死,是热感无人机,官方的保卫者已经包围过来了!”

    汉莫看了一眼手表,盯着前方的一处土坡,咬着牙道:“前面有斜坡,抢了这个高点,打最后一波,否则我们都逃不掉!”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

    否则,一直这样被王奎等人追击拖住,他们根本没办法全力逃跑,迟早也会被官方的保卫者部队以及警察包围!

    “王奎!前面是上坡!”

    奔跑中,马约尔用望远镜看了一眼,提醒了一句。

    众人心里都知道高地势在作战中会发挥什么样的优势,上次也门一战,汉默也是利用高地势,狠狠卡了他们一波!

    王奎抬枪射了一发,可却被那个人连滚带爬,从土坡翻了过去,“来不及了,注意隐蔽!琴科夫,跟我从侧面包抄!”

    “好!”

    琴科夫应了一声,拎着步枪就跟了过去。

    好在。

    这次的地形跟也门引渡动物那次并非完全一样,后者是从塔伊兹通向亚丁的唯一去路,而这只是个小土坡,是可以从侧面绕过去的。

    于是,队伍从这一刻便分成了两组。

    一组由王奎跟琴科夫从侧面偷袭,一组由坎昆带队,从正面拖住对面的狙击手,正面对峙。

    砰!

    没想到,王奎刚说完话,对方的狙击手就已经选好了狙击点,一枪打在了王奎狂奔的前路。

    “隐蔽!”

    高地势对对地势,有绝佳的视野差优势,王奎喊了一声,登时就翻滚着趴在了草丛中。

    山地上。

    玛西亚开完一枪后,快速拉动枪栓上弹,“汉默,他们分队了!”

    “对方是要从侧面偷袭!”

    汉默换好弹夹,“先解决偷袭的,能想办法咬死么?”

    “不行,对面狙击手很厉害,我一个人拿不到控制权!”玛西亚不是神,虽然她有着丰富的中远距离狙击大型猎物的经验,但基本都是针对动物这种无脑目标,如果碰上懂战术的,她就顾不过来了。

    “我来帮她!”

    杰西尼作为雇佣兵,自然懂战术观察和敌情瞭望。

    于是,他快速匍匐到玛西亚身旁,将步枪架到地上,一手扣着扳机,一手拿着望远镜,帮玛西亚充当观察手,报着坐标点:“1点钟方向,234米!大体格白人,身穿迷彩战术背心!”

    不愧是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雇佣兵,报点清晰明了,甚至还说出了目标特征。

    理论上,高精度狙击,还需要湿度、风速等等,但因为此刻的交火距离已经近到两百米内,这些客观因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玛西亚将视野调转到杰西尼所说的位置,果真发现了正在匍匐行动的琴科夫,毫不犹豫地打了一枪。

    砰!

    “嘶!”

    野草间,琴科夫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身旁不远的王奎心里“咯噔”一声,中弹了?

    “琴科夫!”

    “我没事,石子蹦到肉里了,对面咬住我……”

    没等琴科夫来得及说完话,又一枪扫过来,啪地一声,打在了他脸前不远的泥地上,如果刚才他再挪十厘米,这一枪,就能干爆他的脑袋!

    “坎昆!老赵!”

    连续两枪精准覆盖目标周围,下一枪几乎必死,王奎急忙连续大吼两声,抬手冲着山坡上,开了一枪。

    嚓!

    子弹擦着山坡上的野草飞过,距离玛西亚两人的位置,差得可太远了。

    没办法,反斜坡,因为角度问题,根本看不到人影,就算是用红外线透视都不行。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才知道为何老奎每次跟对方作战,总要强调对面的awm,的确,狙击手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

    一但咬死一个人,这个人连动都动不了!

    更可悲的是,老奎和琴科夫两人面前,几乎没有什么掩体!

    “我在找!”

    不远处,分开行动的坎昆,正手持单筒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山坡上的枪口。

    与此同时,正在驱车赶往私人营地的赵仲衡,在听到老奎的呼喊声后,看了一眼直播,便知道他的意思,立即控制无人机升高。

    随着高度增加,直播间画面中,终于出现了敌方的阵容,四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正趴在山坡东侧的一颗野草后。

    危急关头。

    琴科夫也没有坐以待毙,插着对方这一枪开完的空挡,抬起手中的步枪扫着面前的草地,掀起一阵烟尘,同时一记翻滚,朝着最近的一棵树干狂奔!

    那一刻,他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唯一能做到的,只有赌自己的速度更快。

    砰!

    最后关头,子弹擦着他的影子,打在了地上,而琴科夫则顺利滑铲,躲在了树后,心脏剧烈跳动:“呼呵……呼呵……”

    山坡东侧!

    东面!老奎!

    报告!敌方四个人,有两个人在东面架枪!

    好家伙,老奎脑瓜子太灵活了,这时候还能想到利用近景无人机来操作对面!

    那是你看得少了,在卡齐兰加,老奎就用这东西破过对面的反制追踪。

    ……

    霎时,得到信息的观众们,立即将点位刷到公屏上。

    王奎瞥了一眼弹幕,将信息传递给了坎昆。

    坎昆扫了一眼东侧的边缘,因为敌方的枪口位置暴露得很少,他挑了一处概率最大的厚草丛,瞄准,射击。

    嗒!这一次,子弹打在了玛西亚身旁一米的野草间。

    “蒙的?还是对面这么快就找到咱们了?”

    “10点钟方向,248米,棕色分叉松树树干后!敌方狙击手!”

    面对玛西亚的疑惑,杰西尼先是报出点位,同时瞥了一眼天空,“汉默,对面有无人机!”

    汉默这才想起来,王奎的直播,是有无人机跟拍的,于是,他也爬上斜坡,调整瞄准镜,对着天空上飞着的无人机,哒哒哒,一个短点射,扫了过去!

    老奎说的没错。

    汉默的枪法的确牛逼,水友们甚至都能听到超音速子弹飞过的音爆声,这说明弹道距离机体本身已经非常近了。

    老赵!赶紧拉高!

    卧槽,这也就是黑天吧,要是白天视野好,估计就打下来了!

    拉高啊老赵!

    ……

    赵钟衡看到弹幕后,急忙将无人机的高度再升高,可这样一来,镜头拍摄到的视野也就越大,夜视模式下光学变焦的画面,跟夜视瞄准镜的毛病一样,噪点多,画面不清晰,已经基本辨认不了敌方的确切位置了。

    砰!

    汉默赶掉了无人机后,玛西亚立即按照杰西尼的位置,一枪打在了坎昆所在位置的树干边缘。

    坎昆跟琴科夫的位置,方向、距离,相差至少有三十度以上,四十几米。

    对于一个夜视瞄准镜来说,这需要来回反复对比寻找,精神高度集中的狙击手,根本没有这么快的反应和心思去控制这么大区域。

    观察手!

    王奎这才想起来有的水友发的有两人架枪的弹幕,那人不是在架枪,而是在帮狙击手报点,“对面狙击手配有观察手!”

    他说完这句话,哒哒哒,没想到,对方立即就集中火力,扫射着坎昆所在的树干,数个短点射,打在树干上,就像一个啄木鸟一样,叼得木屑乱飞,不一会儿,树干上就出现一个凹坑。

    见状,马约尔跟织田永真立即对着敌方火光,开枪反击。

    可很快。

    在有观察手的帮助下,对面的awm狙击手,很快就分别锁定了他们的位置,给了两人一人一枪。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坎昆,我掩护你去2点钟方向的树丛,我来当你的观察手!”

    他们这一组人里,织田永真跟马约尔虽然都是顶级猎人,但只有蒋晨受过系统化的专业军事训练,所以这个观察手只能他来当。

    “好!”

    听到坎昆答应的刹那,蒋晨立即抬起手中的步枪,学着之前的叛军士兵,对着山坡横扫一圈。

    而坎昆则趁机向约定好的位置快速匍匐过去。

    蒋晨停火后,果然,awm的子弹如约而至,打在了他附近,但他早已趁机跟坎昆回合,凭借着刚才对山坡火光的记忆,他拿起望远镜,紧盯着东侧,“找到了!2点钟方向,坡度26度!距离256米!孔雀扇形草丛!”

    坎昆半蹲在树干后,撑开温彻斯特m70步枪的金属三角架子,瞄准,砰!

    一枪命中。

    子弹击打着泥土,直接迸了玛西亚和杰西尼一脸,“对面发现我们了!换位置!”

    趁着两人换点的同时,吉拉德想补充火力,便对着林中扫射了一番,可刚等他开了两枪,砰,一发子弹打在了枪口,弹头撞击着枪口金属变形碎裂,瞬间扎透了他左侧的脸皮上!

    鲜血噗呲一下,从血窟窿里喷溅出来。

    但吉拉德不愧是个狠角色,竟然硬是忍着,面无表情,没叫出声来!

    “咬住!奎!”

    听到对讲机里,坎昆报告的信息。

    王奎眼睛一眯,拍地而起:“好样的!琴科夫,该轮到我们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