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皇兄万岁 剪水II

11.青峰五宗,三个任务(第一更)

    虚岁六岁的皇子坐入了大齐学阁的藏书馆。

    除了去上书房上课之外,他剩下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此处。

    慢慢的,太傅发现这皇子天赋高绝,犹如变态,不,是犹如天上仙人。

    让他来和其他皇子皇女一同上课,简直是在拖累他,拉低他成长的速度。

    每次看着十七,太傅就会觉得其他皇子皇女都是蠢猪。

    倒不是那些皇子皇女真的蠢,而是没法对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于是,太傅特别容许十七皇子平时不来听课,但若是每次小考不是第一名,那么下一周就必须回来。

    夏极答应了。

    然后,他就没考过第二名,并且次次满分。

    太傅还就不服了,就算你能考第一名,但你也不能每次都满分吧?

    考第一名,是说明你把其他皇子皇女压下去了。

    你总考满分,岂不是说明了老夫无能?

    于是,太傅挖空心思,开始在不超纲的前提下,在书册最边边角角里,寻找一些刁钻古怪的题目,放在每次小考的最后,算十分。

    这些题目,简直是要了其他皇子皇女的命了,但夏极还是次次都对。

    太傅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

    然后,夏极悟了,再后来他便会多看眼试卷,发现有些题目是太傅呕心沥血才写出来的后,他就会先去察觉太傅最引以为荣的地方,然后在那个地方似是不经意地答错。

    当太傅看到十七皇子终于不是满分后,他简直是老泪纵横,不容易,不容易啊。

    但太傅也不是傻子,他隐隐地察觉了这似乎是十七在让他

    太傅哭了。

    这还是六岁的孩子吗?

    但旋即,他又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有学生如此,实乃此生一大快事,值得浮一大白。

    很快,有皇子皇女自然把这事告诉了自家母妃,皇妃们再传给了国君,国君再找了太傅问他为何十七可以不去上学?

    太傅便以一生之名作保,十七皇子乃是绝世奇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随后他又把每次考试的试卷递呈给国君看。

    齐秀翻阅着试卷,听着太傅的话,便陷入了思索。

    他了解太傅,也许你可以说这老头儿固执死板不知变通,但你绝不可说他会刻意纵容学生,会不敬经史子集。

    试卷翻完。

    齐秀大概是明白了。

    于是,他花了一点时间去努力地回想十七皇子是谁。

    那个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脸庞终于与十七对上了号。

    他想了想,便决定在年后的“宗门选拔”里,把十七给报上去。

    若是十七在修仙一途里,也如读书这般天才,那么他并不介意重新去认识这个儿子,也不介意放低姿态去修复父子之情,甚至夫妻之情,再甚至让花家跟着这对母子水涨船高,位极人臣。

    这些事发生之后,夏极在大齐学阁读书便具备了更高的“合法性”。

    因为,齐国的国君也已经默许了。

    而这六岁的孩子,有着平常小孩所没有的静气。

    寻常孩子,在这个年龄,完全是活蹦乱跳,追逐搞打,惹人烦厌,有的更被视为熊孩子,让人恨不得抓过来扒了裤子暴打一顿,打完再对他吼上两句“人家也还是个孩子”。

    但十七皇子,却完全没有以上的半点特性。

    他泡了一杯茶,就可以在学阁藏书馆里待上一整天。

    他面前,右手是堆积如山的书册,左手还放着一本字典。

    他什么书都看,从历史地理,到江湖的武功功法。

    而其中,他又犹喜欢阅读古籍。

    因为大陆分离,隔海不望,年月久远的缘故,各大陆在语法上都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这就导致了古籍里有些地方变得晦涩难解,让人扫上一眼都昏昏欲睡。

    可他,看的津津有味。

    他坐在书阁的高椅上,双腿太短甚至还悬空挂着,双手太短甚至还需要微微抬高去翻书。

    但他的动作不匆忙,不慌张,不浮躁

    犹如落子。

    有人下尽千盘万盘,落尽万子,却犹然庸手。

    有人一子落定,挥袖离开,便镇千古无人解。

    夏极通过翻书,大概是了解了这千年发生的事。

    虽然很朦胧,但却有了个大概。

    第二个杀劫期间,山河破碎,大陆挪移,气象怪异。

    要知道,原本无论是中土,冰雪之国,还是西域的陆地都远远不是人间全貌。

    大陆的重组,让许多原本人类根本无法探索到的蛮荒土地,未知的海外神秘之地参与了重组,从而进入了人类的视线。

    换句话说,如今这世上存在许多大陆。

    而每一片大陆的地域比之原本的中土冰雪之国等等,都没有小多少,有的甚至还大了许多。

    可谓是人类可活动的地区,一瞬间扩充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如今自己所在的这片大陆名为云洲。

    云洲中隔十万里长山。

    山名半天。

    意为此山如刀,斩开大陆,南北各分半边天。

    而南寒北暖,气象反常,又有诸多国度林立,博弈。

    更有宗门制衡,散修厮杀,于幕后操纵。

    夏极略作思索,再结合一些记录,地方志,便是明白了前因后果。

    人类掌控了“神通”这种力量后,便是不加控制,随心滥用,有出于表现,有为了利益,有各种原因,然后加上第二杀劫本身的特性,便是导致了这种局面。

    大齐书阁的书册里,并没有记载第二杀劫,也没有记载任何有关晋级的方法。

    夏极找了又找,他甚至连自己千年前编纂的《万法卷》《青囊书》《天下儒道》之类的书都没找到。

    然后,他翻到了一则小的历史故事,标题是焚书。

    他大概明白了,自嘲地哂笑了两下,便也不算太过意外就是了。

    人心,从来如此。

    玄功再度束之高阁,火种成为凡人不可触碰的禁物,其他有关十二境,十三境的晋级方法更是讳莫如深,不可流传,否则便是天下所有宗门的死敌。

    第三个杀劫期间,地貌没有怎么改变,但各大陆却是完全的独立了,彼此之间无法勾连。

    似乎是海洋里藏了许多恐怖的东西。

    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不知道。

    这似乎因为涉及了超凡,所以被全部删除。

    夏极翻阅了许多书,只能从纸页里取出只鳞片爪,窥冰山之一角,来推可能的全貌。

    第三杀劫应该是和海洋有关。

    劫妖以未知的方式斩断了大陆与大陆之间的联系。

    但劫妖似乎只对超凡者,即挣脱了凡人寿元的人出手。

    普通人或是一般武者则是可能遇到海妖海怪,从而葬身海底。

    但因为年代久远,却还存了一些记录。

    云洲南竖天门海,天门海的彼岸似乎还有一片大陆,再北好像还有,但记录都是朦朦胧胧,源头不可考究,但观文风应该大多是道听途说。

    地下世界,可能还有着人贩子船会从相对安全的海域往来,但却也无法考究

    夏极放下书。

    侧头。

    窗外绿柳如烟。

    白云悠悠。

    他饮了口茶。

    如今是第四个杀劫了。

    这又是什么呢?

    不过幸好,无论是什么,暂时都不会与自己有关,因为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

    入局如出刀,不再于你出的早还是晚,还在于你是否能一刀封喉。

    今天,夏极又收获了二十八颗技能珠,速度依然是维持着一年万法。

    他走出藏书馆时,小无在等他。

    他走过喧闹拥挤的人群,走到了小无身边。

    小无正凭栏托腮,看着远处的湖面。

    湖面上有船,有笑声。

    风把笑声传来,淹没了小无和走到她身后的皇子。

    小无转头,这些年,她容颜依然未改,还是少女模样。

    夏极走到她身侧,微微爬上一格栏杆,以让自己和小无的身高保持相同,然后才道:“你是在想家人吗?”

    小无道:“叫无姨。”

    夏极:

    这是多大仇啊。

    但他笑了笑,道:“无姨,你是在想家人吗?”

    小无脸上露出些悲伤之色,她摇了摇头,却也僵住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极随口道:“无姨其实是个大高手吧?母妃也是多亏了无姨也才能活到现在吧?”

    小无还是在摇头:“我还是不知道,那些力量,我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忽然就能用了。”

    夏极还要在问,但小无已经露出了痛苦之色,她闭着眼,咬着唇,有些颤抖,有些发冷。

    但下一秒

    她感到了手暖了暖。

    一只小手牵住了她。

    她低下头,看到了暮色里十七皇子和煦的笑容。

    夏极跳下栏杆,在前走着,他拉着这个不老的少女,在她无处可去在她迷失方向时,拉紧她,走上热闹的街头,走向远处,走到一家酒楼,丢了银子喊道:“小二,两碗羊肉汤面。”

    片刻

    小无还迷迷糊糊的,却乍然发现自己面前已经多出了热气腾腾的羊肉汤。

    乳白的汤汁,撒了胡椒,可御春寒,可暖身体。

    小无看着羊肉汤,不知为何眼睛有点儿红了。

    但她的泪水没掉的下来,因为她不知悲从何来。

    因为对面的十七皇子已经在喊“快趁热吃”。

    小无抬头,看了一眼对面那生的俊秀异常的男孩,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愚,等你长大了,还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人呢。”

    “我在乎么?”

    “啊小愚不喜欢女孩子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喝汤,不聊这个。”

    “那聊什么?”

    “三位都是超凡里的天才,宗主之位若要落定,还需要拿出能说服别人的东西。否则,凭什么做我青峰五宗的宗主?”

    “不错,第四杀劫即将开始,我们还不知道这一劫是什么,但根据以往记载,杀劫便是在这几年就要到了。

    若不是我宗门里最高瞻远瞩,最有能力之人,凭什么做宗主。”

    青峰如五指,直插云天中。

    门坊高耸。

    往里山道入云巅。

    云巅里,大殿中。

    齐国之上的宗门青峰五宗,已经完成了备选宗主的试炼,而有三人已从试炼里脱颖而出,这三人都各有支援,各有势力,各有人脉,自然是谁都不服谁。

    而显然,还需要一场新的比试来甄选出宗主的真正人选。

    大殿里。

    宗门包括长老在内的上百名强者,都排序坐开,却又各有分离,看着中央那三人。

    一名白发蓝袍的长老道:“还试什么?

    百里峰主乃是我青峰五宗第一等的强者,以他的资质,还不能成为宗主么?

    还是大家不信百里峰主可以带领我们度过杀劫?”

    另一名美艳的红衫女子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宗门前途可不是小事,百里峰主固然老成持重,实力强大,

    但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楚峰主虽是后起之秀,但崛起的速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吧?

    新劫难需新锐,唯有出峰主才可成为我宗门的利剑,在新时代里扩大宗门,收获更多。”

    两人说罢,又有一书生模样的人笑了起来,他摇头晃脑道:“百里峰主沉稳可为主帅,楚峰主锐进可为虎将,

    但在下以为,凡人国度尚且知道国君并非主帅,亦非虎将,而需掌控全局

    若论掌控全局,秦峰主当仁不让吧?各位以为呢?”

    “在下倒是不能苟同”

    众人又是一阵争论。

    谁都不让谁。

    这事显然不是打口炮能解决的。

    争论不休之后,话题又回到了“再来一场新的比试”上。

    “拿什么比试?”

    “自然是我青峰五宗未曾解决之题。”

    “唔来人,取宗门簿来。”

    很快

    门外精英弟子便是取了一侧厚厚的册子,垂首托举恭送到了这云中大殿里。

    大长老结果那册子,缓缓翻过。

    这宗门簿以时间先后顺序记载了宗门事项,以及任务。

    而若是未曾完成的任务,或是变为疑难杂症的任务则会特别记录。

    大长老看的正是那些特别记录。

    良久

    他抚了抚须道:“刚好有三个任务,都是宗门没有解决的,既然如此,三位峰主便是各领一个吧,谁若是最先解决了,谁便是宗主。

    第一个任务,是齐国的国师与跻云失踪。

    第二个任务,是封河村的弟子失踪。

    第三个任务,是万剑宗的交涉僵局。

    三位峰主,如何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