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皇兄万岁 剪水II

15.皇家麒麟儿(第二更)

    四十六个皇子皇女,青峰五宗挑选了九个。

    夏极没入选。

    于是,众人明面上虽然不说,暗地里又是一波嘲笑。

    “果然是书呆子,只会看些普通的书,轮到修仙了,却根本没有半点资格。”

    “难怪叫愚,果然未曾辜负他的姓名,哈哈。”

    “这呆子只会看书,不懂半点人情世故,笨鸟先飞固然不错,但你也需得和他人相处吧?

    瞧瞧其他皇子皇女,要么跟着太子,要么跟着二皇子,要么跟着长公主,即便表面上不露山水的,暗地里不还是与各方保持着联系?”

    “只有这十七子是真的没有山水,也不联系,就会看书,哈哈哈”

    “愚,愚不可及。”

    转眼,便又是五年过去了。

    夏极虚岁已经十四了。

    出落成一个温谦的浊世佳公子。

    他未曾和其他皇子皇女联系,也未曾去修行皇室高手教导的血劲真气等武学,他根本甚至未曾参入齐国国都的任何事情中。

    他就如一个小透明似的,每天就是看书,而若要找他,根本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只要去大齐学阁就可以了。

    按理说,这样的皇子,不会有人搭理。

    然而,也许是颜值气度的原因,居然还有不少权贵家的少女看上了他,想要嫁给他,于是便想要身为权贵的父母去帮忙撮合。

    这种只看颜值的少女被其他一些高瞻远瞩的才女狠狠嘲笑了一番。

    高瞻远瞩的才女,从来看不上这种书呆子。

    哪怕,他读书再好有什么用?

    有多少用?

    另一边,即便有许多少女芳心暗许,但她们的爹娘却不敢真的去撮合。

    他们倒不是看不起皇子,而是如今但凡懂事一点儿的,都知道国君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夺嫡之战近在眼前,有谁敢这个时候去和皇子联姻?

    万一被牵扯入了风波之中,那可是自己跳到火坑里去。

    凡间国度,或有交锋。

    夺嫡之战,惨烈无比。

    凡间需要活力,需要自己的秩序,

    而宗门需要高高在上,需要超然于外,

    宗门有战争,凡间王朝自然也有战争,

    只要不触碰到底线,宗门便是不会管这些的。

    这就是原因,亦是超凡者们的共识

    夏极在等杀劫。

    也在等一个人。

    他等了一千一十三年。

    如果这个人来了,那么,其实对他而言,无论在哪里,都已是完整。

    小苏在身边,那个人若是也来了,那么这里便是他的家。

    他不着急提升境界。

    他要的岂是去急躁地让自己提升十二境,达到十三境?

    少年才需远行,因为他们未曾见过远方,因为他们渴求去走出自己的道。

    但夏极的道已在他心中,远方已在他眼中。

    他要的怎可能仅仅是提升境界??

    他想打牢“基础”。

    牢固到他坚信可以去问鼎至高,超脱无上,

    牢固到足以往前百万千万年年没有古人,往后百万千万年没有来者。

    一根草可斩日月星辰,一粒沙可填尽沧海。

    草强大么?

    沙强大么?

    不强。

    因为强大的,是拿草的人,是拈沙的人。

    他想做这个人。

    心存了万古,存了宇宙,便是真正的波澜不惊了。

    波澜不惊却又不是僵化不动,所以夏极还是该干嘛干嘛,同时,他已经看过了整个云洲的大概地图,以及东边大陆的大概描述。

    大齐学阁楼下忽然传来欢呼声

    “这这不是大统领嘛?!”

    “大统领,是大统领。”

    “大统领好帅啊。”

    “这就是我齐国的神秘强者嘛,气魄好强大,只是让人靠近就忍不住心跳加快,双腿颤抖啊。”

    “大统领太强大了。”

    夏极随意撇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威猛的男人正矮着身子,压低了帽子在行走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能够隐藏得了身份,而被学阁里的学子发现了,因为在欢呼。

    金霸天只得挺直了腰杆,天地良心,他只是觉得武功需要突破了,想要来大齐学阁找一本书而已

    他没想被发现啊。

    金霸天顿时板着脸,左眼的伤疤更显冷漠,让人只是对上那眼神便觉不寒而栗。

    学子路人又开始大声道:“大统领好有威严。”

    “看起来真的很靠谱。”

    “不愧是大统领。”

    金霸天:(°ー°〃)

    而就在这时,异变忽生。

    高楼檐角上传来冰冷的声音。

    “我要挑战你。”

    声音覆盖而下,虽然平静,却好似是惊雷阵阵,压下了所有的喧哗声音,学子路人们纷纷抬头,只见那朱瓦角上,一道墨色长袍的身影正凭空而立。

    那是一个剑客,他站在高处,好似已与周围的风融为一体了,而就在金霸天望向他的时候,仿如狼烟般的滚滚杀气笼罩而下。

    那剑客报上姓名:“血手。”

    学子们有人知道这名字。

    血手,乃是大齐的一名武痴,但他却也是如今大齐第一强者,被称为宗门之下第一人,实力虽是第十境,但却无比强悍,凭着一身本事,曾经正面扛过十一境法身强者。

    路人们顿时喊了起来。

    “血手,你虽然强大,但挑战大统领去根本没有资格。”

    血手道:“我知道,但我还是要挑战。”

    他恭敬地看向那气魄宏大的男人,道:“请赐教。”

    金霸天神色冰冷,心底长叹一声,他哪里是这大齐宗门之下第一人的对手。

    看来

    今天是承认自己不是那神秘高手的时候了。

    他已经太累了。

    无论什么结果,他都认了。

    金霸天痛苦地闭上眼,缓缓摘下帽子。

    而他的动作,让血手蓦然警觉,只以为这恐怖的高手要出手,他乃是武痴,只听闻这大统领乃是隐居不争的绝世强者,却不知道大统领的战绩,所以才敢贸然挑战。

    此时,血手身随心动,已如灵敏的狩猎者骤然扑出,于虚空一踏,气流翻滚之间,他周身力量震荡空间,而呈现出三重法相。

    他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强的杀招,这是环环相扣的绝杀,这是他用过数百数千次的绝杀,此时这绝煞浑然天成,已对站在地面犹然未动的大统领笼罩而去。

    剑破长空。

    而这一刹那

    血手忽然眼中又添明亮,因为他蓦然发现,自己在面对这等强者出手时,心性竟又有了突破,精神世界的强大推动着力量往前再进一步,以至于这一剑,是他平生从未刺出过的一剑。

    锋芒毕露!!

    从天而落!!

    寒光烁烁!!

    金霸天:

    他急忙抬手,想喊一声“等等,我认输”。

    但他话还没出口,血手忽然间被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天镇压而下,而于半空硬生生地改变了前进轨迹,而轰然砸落在了大齐学阁的地面上。

    砖瓦碎裂,石屑飞溅。

    血手口吐一口血雾,想要起身,但这才发现他全身剧痛,一股恰到好处的力量在他体内流窜。

    这力量再强一分就会让他经脉寸断,再若一份就会让他能够出第二剑。

    而此时,刚刚好。

    足够让他无法动弹,只能跪着。

    金霸天瞠目结舌。

    而这在路人眼里,这位威武的大统领只是随手一挥血手就已经跪下。

    金霸天左眼的狰狞伤疤更添几分寒气,他想要找到是谁出的手,因为这出手之人可能才是那真正的神秘强者。

    但他没有找到。

    他对着血手重重叹息了一声:“你找错人了。”

    血手瞪大眼,望着他。

    他饶是身经百战,但面对那可怕的气魄,却竟也是怂了。

    同时,他也懂了。

    于是垂首道:“在下服了,在下不该不自量力来挑战大统领在下确实找错人了。”

    金霸天:

    他痛苦极了。

    他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而周围人已经开始震惊,欢呼。

    金霸天压低帽檐,他今天不看书了,回皇宫好了。

    而大齐书阁的高处,夏极笑着摇了摇头,这也算是为他生活添了点乐趣罢了,而有金霸天这样的人也确实省了许多麻烦。

    首先,别人都看得到金霸天的活动轨迹,知道他是一个隐居的强者。

    其次,即便有一天金霸天被人打败了,那么对手也会有更深的顾忌,因为他知道那真正的强者还在幕后。

    十四岁的皇子喝了口枸杞茶,待到入夜和小无回归皇宫时,太子齐恒拦住了他的路。

    “十七弟,你随我来。”

    夏极看了小无一眼:“无姨,你先回去吧。”

    “哦。”

    片刻后。

    夏极随着太子来到了一处别致的庭院。

    望景亭里,早摆放了几碟小炒,一壶葡萄美酒,两只夜光玉杯。

    两人对坐。

    明月从宫殿群落上升起,皎洁冰华投落斑驳楼影。

    太子齐恒斥退众人,然后正色看向夏极,缓缓道:“你我兄弟,今日便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吧。来,先饮一杯。”

    他斟满两杯酒。

    两人碰了碰,饮下。

    太子齐恒开门见山直接道:“十七弟以为如今这般就可以超然于夺嫡之外吗?”

    夏极笑笑:“我从未想过夺嫡,亦过想过皇位。”

    太子齐恒道:“十七弟每日高坐书阁,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夺嫡是残酷的,二弟,六弟都在争,而长公主又在推波助澜,除了去往宗门的几位弟妹,其余所有人都已站队。

    若是站队败了,便或是身死,或是流放,这无可避免。

    而十七弟也该做出选择了。

    因为选了,尚有机会,不选,那么便是注定逃不过最末的不好结局,无论谁上了位都不会再理睬十七弟了。”

    夏极又给自己加了杯酒。

    太子齐恒道:“我不是差十七弟的支持,只不过我自觉上位可能极高,如今二弟六弟长公主三人的力量联合起来,亦不是我对手。

    所以,我想十七弟能站在我一边,我也喜欢读书人,我也不想十七弟的一身才华抱负无法施展。

    十七弟可以暗中支持我,到时候封王而朝,辅佐政务,一展宏图,岂不好?”

    夏极想了想,这太子还真是好意。

    因为,自己在这场国都夺嫡风云里,屁大的能量都没有。

    太子确实是觉得他胜算很大了,所以才来找自己押注。

    否则,之后太子没给那些从龙的人封王,却给自己封了王,这说不过去,太子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夏极奇道:“我与大兄平日不过皇家宴会时远远看过几眼,便是话也每多说几句吧?大兄为何忽然这么关心我?”

    太子道:“我们未曾被选入宗门,今生便是断了仙缘,仙人自有仙人的烦恼,我们亦有我们的博弈。

    我看十七弟置身事外,不理俗务,一心只读书,即便旁人怎么说十七弟,但我总觉得十七弟并非他们所说的那般。

    十七弟腹中有诗书,有才华,有江山,有天地,虽然年少,但却定是这天下一等一的风流名士,只只不过十七弟却没有明白这夺嫡里的暗潮。

    若十七弟是个荒唐纨绔也就罢了,我是理也不会理,也就随你去了。

    但既是我皇家麒麟儿,岂有旁落蒙尘之理?”

    太子微笑着伸出手,双眼明亮地看向对面的少年,动情道:“哥哥不想踩着弟妹们的骸骨,亦不想今后身侧再无亲人,你我在一个皇宫里活了十四年,今后可愿再陪哥哥活到百年?一同开创齐国的未来?”

    他话音真诚,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面前这无瑕温谦的少年。

    夏极接过了他的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但随后,他亦真诚道:“其实,我不会一直留在皇都,再过两年或是三年,时机合适了,我便会出去走走。”

    太子大笑道:“再过两三年,可是十七弟娶妻安家的时候,到那时便是我不急,婵妃也该急了吧?十七弟还想去哪儿?”

    夏极也笑了起来,他没继续说什么。

    太子忽道:“东有风莱国,近年常在我大齐边境挑衅,掠夺村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我既需上位,便需解决这个问题,便需得一战奠定功绩。

    我求父皇让我去了,父皇也同意了,让我统领十万大军出征。

    而待我回来,便是尘埃落定,夺嫡终结之时。”

    夏极忽然有些愕然。

    他隐约想起,一千五百年的古尘也是这么领了十万军队,然后就没了。

    但他很快醒悟过来,别说如今五大世家不知在何处,就算真的在云洲,他们也不会管这种事了。

    于是,他随意道了声:“那恭祝太子旗开得胜了。”

    太子哈哈笑了起来。

    “好!今日你我兄弟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