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皇兄万岁 剪水II

66.世上再无至高神(5266字)

    夏极思来想去,又和小苏妙妙商量之后,决定让妙妙抓那把“可以远程锁定别人的彤弓”,毕竟妙妙今后也不可能一直藏在众人之后,而有了这样一把兵器,则可以从极远处进行射击。

    而小苏则是使用那位“黄衣至高神的金手指”,同为防御,那位至高神的金手指于防御一道亦是极强,夏极杀他也是花了不小力气的,而如果小苏得到了他的力量,那么就可以在防御一道更进一步。

    除此之外,他还细细思索,要为雪夫人也寻找一个合适的道韵,毕竟雪夫人在目前的战斗里也可以发挥不小的作用,而且可以预见,她会一直跟随自己战斗。

    但,雪夫人修行的是【阳神道】,是元神出窍一类,这与许多道韵并不相符。

    夏极仔细想了想,回忆起在魏洲时曾经杀过的一位青冥神主。

    那位青冥神主的力量似乎是元神系,毕竟他可以支配众多的死者

    想到这里,夏极与雪夫人商量了之后,就把青冥神主的道韵给她了。

    至于为什么不附加两个,那是因为白烛对于“附加2条金手指的操作”并没有完全把握。

    两条乃是饱和状态。

    是人体可以承受,但却无法确保一定可以承受。

    也许

    这也是天道只给每一个穿越者一个金手指的原因。

    手术并不复杂。

    原理也比较简单。

    缺乏的是原料。

    夏极是利用劫源的源炎炼化了金手指。

    而这位白烛,则是利用一种储存密封在水晶里的“火焰”进行炼化,本质都是炼化。

    那火焰冻结在水晶里。

    看起来皆不是凡物,无论是那火焰,还是水晶都不是。

    火焰就是一抹红。

    而水晶则是如同星海,通体黑色,内里便是在纯黑的屋子里也会闪烁点点光芒。

    白烛在动用这力量之前,专门寻找了一个小世界。

    那小世界也许根本不能被称之为世界,而是一个众神庭的秘密场地之一,在如今荒废的众神庭便是被众人寻了出来,作为“手术室”了。

    然后

    白烛使用那力量时,会让所有人先从那个小世界里撤离,然后把“蕴藏金手指的穿越者部位”和“火焰”一同丢在小世界里。

    之后,祂自己也会出来,然后就开始计时。

    在约莫三个时辰后,祂会跑进小世界一次进行一次判断和操作,约莫数分钟后,祂就会出来,如果进度合适,祂会让对应的人进去,并且要求一定要在半柱香的时间内出来。

    夏极挺好奇的,但是白烛不让他进去。

    第一个进去的是小苏。

    毕竟,女皇很“硬”。

    然后,一炷香时间后,小苏出来了,她脸上带着兴奋之色,显然是成功了。

    白烛挥了挥手道:“走吧。”

    夏极奇道:“需要等吗?”

    白烛小声道:“这个小世界已经快没有了,你不信扔一把飞剑进去试试。”

    夏极试了下,飞剑直接没了,他又扔了一个探测类的法器,直接失去联系。

    再接着,小世界的入口也没了。

    他问:“怎么回事?”

    白烛道:“那火焰有些特殊,把世界焚烧殆尽了。”

    夏极神色一动,他有九大噩兆之炎,还有源炎,但无论哪个火焰似乎都没有这么凶吧?

    所以,他看似随口问了声:“是什么火焰?”

    白烛静静看着他,良久吐出两个字:“太阳。”

    白烛说的“太阳”自然不是天上挂着的那个恒星。

    而是天地初生之后,在经历了不可用时间去衡量、否则就会觉得只不过是刹那的混沌时期,然后产生的两仪之一。

    是为太阳。

    是宇宙极致的阳。

    宇宙万物的创造都是以这“太阳”为基础的。

    当然,与“太阳”一同诞生的,还有“太阴”。

    太阴太阳之前的则被称为先天,之后的则是后天。

    那是一段,无法用时间去描述的时代。

    或者说,那个时代已经超过时间维度,而是在另一高维里缓慢发展的。

    于人类而言,那不过是连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但于那高维而言,却是真正的时代,是发生了无数变数的创世时代,而太阴和太阳就是创世之初生出万物的东西。

    白烛能够取到“太阳”之火,而且还直接随意地用到此处,就足以见得底蕴强大,不过太阳应该也是分了层次的,而白烛所用的不过是外围再外围的火焰,否则那等恐怖的火焰说不定会把与这小世界连同的人间都给烧一个窟窿

    白烛解释清楚后,便是和夏极一同去往了另一处众神庭的小世界,进行第二波的道韵添加。

    一路上,小苏则是在感受着自己的新力量。

    这力量的成长空间还是很大的,可以把“一片区域化作自己的躯体”,之前那黄衣至高神就是把一片沙漠化成了他的身体,从而获得了高额的防御能力。

    白烛的操作很顺利

    在约莫数日时间后,她动用了三颗“太阳之火”,帮助雪夫人、妙妙都掌控了新的能力。

    换句话说,这三女如今都是稍稍削弱化的穿越者了,只不过少了系统束缚,却也正因为没了系统,所以才是被削弱了。

    做完这些

    夏极等人便是回了原本的狼蛇与死亡神教神殿的位置,教会名还是沿用两百年前的死亡教会。

    小苏自然不会重新担任教皇,而是从属下里挑选了一个忠心善良、又有着能力的男子成为了教皇。

    这男子名为王烬,是在得知小苏回归之初,在小苏还没有表现出力量时就彻底投诚,在之后的过程里更是透露了极多众神庭信息的人。

    而他,在两百余年前曾是一名外调的白衣主教,当初还是小苏亲手帮他洗礼的,算是教母与教子的关系了,而王姓也是小苏赐给他的。

    如今,众神庭的诸多神子神主已灭,剩余的四位至高神不知所踪。

    王烬教皇自然是开始了发展。

    但问题来了,原本的燕洲局势是“一庭九国”,这九个国家有八个为其他至高神的子嗣为皇室,剩余一个则是供神主们享乐的地方。

    死亡教会如果要重新立会,注定着要与这九国进行交锋。

    固然,有着夏极这样的顶级战力存在,以及女皇对于十二金人阵的掌控,完全可以碾压皇室,然而皇室并不会排好队在那边等你杀,他们内部的关系错综复杂,人亦如散沙落于整个燕洲大陆,可谓根本剿灭不尽。

    剿灭皇室实在是个巨大工程,且不说误伤不知多少百姓,而且若是没有了皇室的稳固,却也必然导致天下大乱。

    同时,皇室关系很奇特,虽说都是至高神的子嗣,但却并不说就和至高神是一条心的,有的甚至心底里还存了叛逆的念头。

    更有的还对至高神与众神庭怀着深深的恨意。

    于是,王烬教皇在向他的教母,亦即夏小苏,请示了之后,采取了三步走的战略。

    第一步,扶持皇室里对众神庭怀有恶意的皇室上位,然后利用他来清空皇室内部。

    第二步,开始安排有才华包袱与德行的人,使之进入各国的体系。

    第三步,在时机恰当之时,安排改朝换代,同时神殿会培养一批人才,安插入重要的位置,以确保整个走势不会歪。

    夏极知道了这件事后,忽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变成了老祖的感觉。

    似乎一千五百年前,老祖们也进行过类似的操作。

    但他转念一想,却也不对。

    毕竟死亡教会不是世家,世家鱼肉百姓,死亡教会却没有,小苏也没有

    深冬时分。

    雪比之两个月前又大了许多。

    妙妙虽然掌握了彤弓,但她却没有练射箭,因为她的境界不高,而且高不上去,所以她从白烛那边抢了一台“电量永远不会耗尽、其中有着鸟厂出品游戏”的平板电脑,然后裹着宽松的白猫斗篷,又裹着加厚的黑丝袜,靠着夏极天天玩游戏。

    她和夏极终于寻到了一些新的话题。

    “人家怎么能在穿越者的储物空间找到这些东西,你怎么不行?”

    “你也去找找吧,不行的话我来翻。”

    “我觉得好有意思,觉得原本枯燥无味的人生一下子就有了乐趣了。”

    妙妙玩游戏玩的很开心。

    一旁的白烛就说了:“没用的,这其中的能源很复杂,当初我们找到的时候也是能源耗尽的状态。”

    妙妙玩着玩着忽然停了下来,侧头看着夏极问:“老公,你行不行?”

    夏极沉默了下,他倒是没想到老祖里还有这种存在,但面对妙妙的质问,他还是点了点头。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白烛和谐地捂嘴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搜集有关穿越者的数据,其中囊括了诸如行为模式、金手指类别等等,而这些信息在众神庭的藏书室里又很多,不少都是歌功颂德的东西,但却也有着研究价值。

    同时,白烛经过这些年自己的亲手测试、实验,也是记录了不少数据。

    如今,她在等死亡教会把一些众神庭的书做备份,然后那些书册会都装入她的储物空间里,在进行完了这些操作后,她就准备离开了。

    毕竟,她离开也有近二十年了。

    她看着此时的夏极,心底有一种颇为奇怪的念头。

    因为,她知道这一位不是天命之子,但他之所以能崛起到这一步,还能够和妙妙这种极为特殊的神秘存在凑成一对,那是注定了存在极大因果的。

    何况,苏妲己那只骚狐狸,还有吕家那位道祖都在某种程度上偏袒过他,更重要的是,这位可是在十一境的时候,直接秒杀了老吴。

    老吴是什么人?

    老吴是阴间之主,是越往后期越是强得一塌糊涂的存在。

    虽说前期有些浪了,但能被秒杀,这怕是老吴永生永世的耻辱了。

    祂笑看着眼前这一对,屋檐外飘着大雪,而屋檐下却被炭炉烘的很暖和,那一对儿靠在一起,夏极也没有强者的模样,妙妙更是就是个小女孩。

    雪飘得很大,真正的末日也已经横亘天穹,不以一切意志为转移、也不会因任何人而变化地而开始迫近。

    可是,这里却很暖。

    白烛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了自家那位研究狂,想他了

    与此时温馨的场景不同,燕洲大陆的极南方,不被十二金人阵笼罩的歧国皇庭里,却发生着一场聚会。

    聚会的氛围,充满了压抑与凝滞。

    一条金玉螭龙长桌周边坐着四个人。

    长明宫灯的烛火闪烁明灭,照出此方空间的奢华。

    壁灯通明,浮顶的镂空垂饰显出一股梦幻的味道。

    但四人却都是面色沉重。

    他们,就是众神庭剩余的四位至高神。

    这段时间,他们的世界观遭受了很大的打击。

    他们坚信自己无敌的信念被打破了,如今这信念一破,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竟是束手束脚,竟是连反抗都不敢,就一直龟缩着。

    毕竟,连第一至高神楚白河都死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哎,这什么世道啊。”

    “这不合理,这个世界有问题,它不该是这样的。”

    “怎么会这样。”

    “都怪我们的系统太弱了,真是的,明明让我们穿越到这里,却不让我们无敌,什么意思?我要回去!!”

    四名至高神瞬间被打回了原样,此时是唉声叹息,如丧考妣,埋怨这个埋怨那个,又或是忽然暴怒,就如无头的苍蝇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这四人最近缩在这皇庭深处,已经拿几个前来侍奉的美人发泄过了,他们觉得那些美人笨手笨脚,什么都不懂,所以就直接虐杀了那美人,国君为此还亲自来道歉过。

    毕竟这四个,对于国君来说,可都是完全无法招惹的恐怖存在,亦是他自己的老祖。

    四名至高神被夏极打的龟缩在这里,不但不敢去挑战,甚至连踏入如今死亡教会的范围都不敢,他们如今做的就是拿其他人发泄,出气,只觉得这些人愚笨无比。

    但如今,他们寻到了希望。

    这希望就是黑潮。

    当初他们可是曾经参加过同盟的。

    如今,这同盟依然还在。

    数月之前,可是还有一位名为穷奇的怨主在对战那名为齐愚的男子后,活着回来了,那么这说明这位盟友也很强。

    他们就开始等待,期待。

    希望这位即将到来的穷奇,能够带着他们翻身。

    而在数日之前,他们终于和穷奇联系上了,并且约定了第二次盟会时间。

    时间就是

    此时,

    此刻。

    午夜

    烛火忽地一个明灭

    门外的月光黯淡了几分。

    紧接着,那紧闭的皇庭宫殿门扉缓缓打开,发出有些诡谲的吱嘎吱嘎声。

    一道黑色的水流如触手般从门扉中央刺了进来。

    同时,窗户也都被微微推开。

    浓郁的墨汁,宛如有着生命的诸多黑蛇,正在游入这个大殿。

    四位至高神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

    “穷奇,你来了!”

    “我们该谈谈后续的同盟了。”

    “不错,那齐愚太过强大,我们最近调查了,发现他居然不是我燕洲人,否则抓了他父母或亲人去威胁他,那该多好。”

    “我们一起灭了这个世界。”

    至高神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起身。

    片刻后

    黑潮淹没了大殿

    赵印寒是歧国的御林护卫长,实力入了第十一境法身,在凡人国度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在家,他是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的父亲,在外,他可谓是皇室铁壁,阻挡了不知多少刺客,而使得歧国皇室安稳若山。

    他自然知道许多人不知道的东西,譬如说这几日皇室后庭有几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这些大人物完全就是天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大人物究竟还需要躲避什么才会藏在此处,但即便疑惑着,他也只会在心底里私下想想,而绝不敢打听或是僭越。

    这又是一个往常的寂夜,距离一年之末的新年还有十多天。

    明月被黑云遮蔽,而使得整个歧国皇庭陷入了黑暗。

    赵印寒打起精神,意识放开,因为越是月黑风高,越是容易遭了江湖上的刺客。

    他来回踏了几步,忽地身体一紧。

    刺骨的风里,遥遥传来些飘渺的声音

    “救命!!”

    赵印寒身体一僵。

    风里,那颤音让人战栗,而从骨子里感受到那份绝望

    “救命!”

    “啊”

    惨叫声逐渐细若蚊蝇。

    赵印寒瞬间便握住了腰间的金狮刀柄,身形掠动,便要往这声音的方向而去。

    可他才掠出十多丈,便是停下了,愕然地立在寒风里。

    因为,方向就是后庭。

    是那几位大人物所在的后庭。

    这些大人物还会出什么事?

    他目光盯着前往后庭的小道。

    小道两侧的悬柱上挂着的宫灯散发出阴暗光华,照得这白天还算得上雅致的小路无比阴森。

    啪嗒,啪嗒。

    宫灯撞着木柱,沉闷的声音在夜风里,就如敲打在人心的瘆人鼓声。

    不知为何,赵印寒只觉得身体都被冻僵了,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是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忽地迷失在了荒莽森林的深处,而这个森林深处,正有未知的恐怖野兽盯着他。

    一时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为宫廷御林护卫长的身份。

    他的双眼因为心底的恐惧和好奇,而被牢牢吸附在了小道的方向。

    就在他一个眨眼的时候,远处宫殿似乎飞射出了一道血影,那血影只有半截身体,双手竟在往前爬着。

    而他再一眨眼,那半截身体就消失了。

    赵印寒居然开始瑟瑟发抖。

    紧接着,他看到不远处的天空有一只巨大的展开双翅的黑色怪物掠过,紧接着便是一声瘆人的怪叫,响彻天际。

    此后,世上,也再无至高神。

    有的只是穷奇腹中的养分——

    PS:今天没了,明天努力恢复12000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