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世子很凶 关关公子

第四十一章 收藏品加一

    世子很凶潜龙鳞影篇第四十一章收藏品加一萧绮半晌才反应过来,重新迈出脚步,看着前面身侧高挑的年轻书生,可能是第一次理解什么叫‘侠气’。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萧绮轻声念叨片刻,走到了许不令身边,眸子里带着些许古怪,尝试性的询问:

    “这是你写的?”

    许不令脸皮没那么厚,轻笑道:“抄的。”

    “又是抄李清照的?李清照不光是饱经沧桑的深闺怨妇,还是个武艺高强杀伐果断的江湖高手?”

    “呃……”

    许不令没法解释。

    萧绮见许不令不说,也没有再追问,思索了下;“方才在诗会上,你为什么不把这首诗拿出来?还有你给湘儿写的那些,都是能名垂千古的佳作……”

    许不令摇了摇头,抬手指向自己:

    “你看看你未来相公,相貌绝世无双、武艺天下无敌,还富可敌国、位高权重,若是再来个文采过人、智计百出,还让不让其他男人活了?”??

    萧绮听见这么自大的话,本想开口反驳几句,可仔细一想,说的好像都是实话……老天爷真不公平……

    “那些都是外在,天生的和你没关系。你也有缺点,品行不怎么端正……也不是说你性子不好,就是好色了些……”

    “我又不是圣人,再者圣人都说过‘食色性也’,你非要给我找个缺点,那我也不解释了……”

    许不令叹了口气,一副随你的模样。

    萧绮天生性格波澜不惊,但此时显然感觉有点控制不住场面了,怎么说都说不过许不令,干脆就闭上了嘴。

    书社距离开诗会的地方并不远,已经下班,伙计都回去了,只剩下看门的老掌柜坐在油灯下,借着灯火翻阅书籍。

    两个人走到书社门口,许不令停下脚步,目送萧绮进去。

    萧绮踏上台阶,看了看屋檐外的风雪,说了句客气话:

    “天黑路滑,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许不令听见这个,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点了点头,走进了书楼里。

    萧绮此时才察觉到不对劲,她还以为许不令会婉拒来着,没想到真就一头跑上来了,好在三楼有客房,陆家离这里也有些远,下大雪的在这里暂住一晚也没什么。

    已经入夜,丫鬟们都睡下了,护卫在楼下守护,三楼没有什么声音,很安静。

    萧绮从楼梯上了三楼,走过廊道之时,指着旁边的一间厢房:

    “你今晚就睡这里吧,我有些乏了,早点休息。”

    说着便往自己的房间走。

    许不令可没有回屋就寝的意思,跟在萧绮身后,微笑道:“不是说上来坐坐吗?”

    萧绮轻轻蹙眉,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把许不令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金陵暂住的闺房,规模不是很大,软塌、屏风、绣床、桌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透着几分秀气。窗户撑开着,可以瞧见秦淮河上的灯火点点,也灌入了些许寒风。

    萧绮来到窗前把窗户关上了,又用火折子点燃了烛火,抬手勾了勾耳畔的发丝,犹豫了下,才默不作声的走到桌旁沏茶。

    哗哗—

    房间幽静,只剩下孤男寡女。

    许不令轻轻关上了房门,顺道把门栓也插上了,走到萧绮的背后,在曼妙身段儿上打量几眼,抬手解开了她头上的发带。

    墨黑柔顺长发顿时散落下来,披在了背上。

    萧绮肩膀微微一抖,猛地转过身来,才发觉许不令已经近在咫尺,她眸子里显出几分惊怒,手儿撑着桌面,轻声斥责:

    “你做什么?”

    许不令拿着发带,眼神有点无辜:“已经回屋了,你还打扮成男人模样,怪怪的。”

    萧绮长发披在肩上,和湘儿如出一辙的明艳脸颊显出了些许红晕,瞪着一双杏眸:

    “你给我出去。”

    “来都来了……”

    许不令可没有出去的意思,抬手挑开萧绮耳边的发丝,柔声道:

    “宝宝别闹。”

    这句话是萧绮在宫里听到的,心里不由的颤了下,眸子里显出恼火神色,抬手把许不令的手拍开:

    “我不是你的宝宝,上次宫里的事儿,我还没和你算账……”

    “上次你可是特别喜欢这称呼,我想想……嗯,还叫我好哥哥来着,腰都快给我夹断了……”

    “啐”

    萧绮有些急了,看出了许不令想图谋不轨,心乱如麻之下,转身就想走,却被许不令按住肩膀,靠坐在了桌子上。

    萧绮一介女流,纵然智计百出,遇上不讲道理的男人又能如何,她抬手推着许不令胸口,做出恼怒模样:

    “你放肆,我不是那种女人,你再这样,我……我叫人了……”

    这算个什么反抗……

    许不令见萧绮心里有点乱,反抗也不是很激烈,自然就强势了起来,手指抚过细腻的脸颊,笑容温和: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女人,但就这么僵着也没意思,你反正也不讨厌……”

    话语间手顺着脖颈滑下,落在了衣襟上……

    “你—”

    萧绮捉住许不令的手,哪怕是强行克制,脸儿还是红了些,咬牙道:“你住手,再得寸进尺,我……”

    “你能怎么样?咬我一口?”

    许不令盯着萧绮的双眼,肆无忌惮,有点像市井间的地痞流氓。

    常言‘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萧绮心智过人能总揽全局,但面对这种死不要脸的男人,却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真叫护卫过来解围,那样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而且护卫也打不过许不令。她只能做出恼怒模样,掰着许不令的手指,试图把许不令推开。

    “你放开我……”

    许不令手法不是一般的娴熟,萧绮和湘儿是双胞胎,连敏感的地方都一样,上次在宫里他都知道了。此时轻轻靠近了萧绮,贴在她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呜~”

    耳畔传来男子的呼吸,萧绮整个人都懵了,浑身发酥,偏过头想要躲避,可近在咫尺又手无缚鸡之力,面对武艺近乎无敌的许不令,哪里躲的过去,躲避了两下,还是被亲上了。

    萧绮咬着银牙,有些生气的在许不令肩膀上拍打了几下,毫无作用,而上次在宫里的场景又飞速的重现在脑海,那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历历在目,心里莫名闪过一个念头: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萧绮的理智知道这个想法不对,本能的想要抗拒,却挡不住许不令的咄咄逼人,几番反抗无果后,只得紧闭双眸,摆出‘伤心欲绝、心如死灰’的模样,不迎合不躲避,试图让还有点君子之风的许不令心生不忍停手。

    只可惜这招湘儿早都用了好几十次,许不令都习以为常了,而且还多了几分来自于宝宝的亲切感。

    “呜~”

    窗外风雪飘飘,屋里衣袍渐褪。

    萧绮呼吸越来越急促,和湘儿一样汁水充盈,额头挂上了些许汗珠,依旧再用着最后的理智抵抗,死死攥着薄裤不肯松手。

    也不知过来多久,许不令见萧绮最后一步跨不过去,也不想真用强,松开嘴唇站直了身体,叹了口气:

    “也罢,我不得寸进尺,萧大小姐早点休息。”

    说着转身就走。

    萧绮瘫坐桌子上,终于从晕头转向中挣脱出来,暗暗松了口气,可不知为何,又莫名感觉到空落落的,让她不由自主的:“诶?”了一声。

    这声“诶?”明显有‘怎么就走了’的意外在其中。

    许不令心中暗笑,回过头来,看着衣衫半解的萧绮,眨了眨眼睛:

    “怎么?要不我留下?”

    “……”

    萧绮这次脸是真的涨红了,眸子里满是羞恼,抬起没什么力气的胳膊,把茶杯砸向了许不令:

    “登徒子,你给我滚。”

    许不令接住茶杯,轻轻笑了下,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一道起伏不定的呼吸声。

    萧绮脸色在羞愤和恼怒之间不停变换,心里不停责备许不令的胆大妄为,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劲儿来。

    可能确实是以前在宫里经历过,萧绮的恼火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缓过来之后,心情竟然也跟着平复了,站在原地思索良久,也只是淡淡“呸—”了一声,然后便自己默默的合上衣袍。

    只是这一低头,萧绮才发觉中门大开白白的两大团儿,不仅束缚的布条不见了,连黑色的贴身肚兜也连着无影无踪。

    “呀—”

    萧绮连忙抱紧衣襟,低头在地上寻找,却只瞧见了布条,没发现肚兜的踪迹。

    “这个混蛋,莫不是……”

    萧绮脸色冰冷,起身想追出去把自己的贴身衣物要回来,可这种时候,哪里敢跑去招惹许不令。原地顿足许久,最终还是忍气吞声,默默的把门栓插上了……——

    多谢【都说你眼中】大佬的万赏!

    今天调整一下状态,就两更了,实在抱歉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