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世子很凶 关关公子

第十八章 夜勤……(248/581)

    很快,许不令点齐了三千西凉军精锐,走出拒阳城外的大营,前往栾山县布防。

    除他之外,杨冠玉和徐英身处其中,一个统领步卒,一个率领两千轻骑。至于去山岭间布防,为什么带骑兵,因为只有两千人,关鸿业刚捡了大便宜还没消化过来,自然也没问。

    步卒走的不快,又下着小雨,约莫行出十余里,天便完全黑了,军队便在山岭间安营扎寨,等天亮继续行军。

    西凉军令行禁止,上面怎么安排他们怎么走,安营后便认真休息,倒也没有什么怨言,但许不令身边的人,显然就有点不服气了。

    临时搭建的小帐篷内,许不令借着灯火,查看着栾山县周边的舆图。

    钟离玖玖把身上的披风叠好放在旁边,仅穿着轻薄的薄纱春裙,跪趴在地上铺着被褥,借着火光,薄裙透着些许肉色,如同大又圆的粉团儿,在许不令眼前摇摇晃晃:

    “……凭什么呀?你带着五万兄弟过来,姐姐还以为你要纵横沙场、大战雄风;结果到好,千里迢迢把人带过来,让人家当话事人,这和寨子里面打仗,大寨子出人手帮小寨子,结果还得听小寨子的人呼来喝去,有什么区别?”

    絮絮叨叨,一副觉得相公不争气的小媳妇模样。

    许不令有些好笑,放下舆图,抬手在身边的粉团子上捏了捏:

    “这又不是小寨子之间打架,不一样。”

    钟离玖玖往前缩了下,回过头来,半躺在地铺上,用手掩着身后,嗔了许不令一眼:

    “姐姐又不是不会算账,你说说这是不是窝囊?你手底下的人,凭什么给他指挥?”

    许不令斜靠在小案上,把玖玖的脚儿拖过来,取下绣鞋?在手里轻轻按摩:

    “简单来讲,就是老寨子德高望重,所有人都心里向着老寨子?我也是老寨子里出去的人。现在老寨子有事,寨主让我回来帮忙?我带着一帮能打的兄弟回来,这是本分。要是回来就仗着人多势众?把寨主的龙头杖给抢了,你说说这叫什么?”

    钟离玖玖躺在被褥上,仔细琢磨了下?倒是明白了些?微微点头:“忘恩负义?仗势欺人。寨子里的百姓肯定心里不服你。”

    “对嘛。”

    许不令低头在雪白晶莹的脚丫上亲了口,继续道:

    “我要的不光是指挥权?而是寨子上下都心服口服,也就是关鸿业手底下的十几万人、乃至朝廷百官,从心里都向着我。你看我现在?带着一帮子能打的兄弟回寨子了,寨主安排手下把人领走,我二话不说,安排我去外面站岗,我也认真站着。结果?等对面的寨子打过来了?寨主安排的手下应对吃力,我这站岗的,倒是带着几个兄弟伙,舍身忘死,帮寨子立了大功。你说说,这叫什么?”

    钟离玖玖脸儿发红,眼含春意,轻声道:

    “仁义两全。若真是这么个,寨子的百姓,肯定会觉得寨主不实在,用人为亲、亏待了你,肯定都站在你这边。可你现在就带着三个人,在后山站岗,两边寨子几百号人在前山打架,你进都进不去,怎么立功?”

    “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

    许不令翻身而起,坐在了被褥上,拍了拍玖玖:“乖,转过去趴着。”

    钟离玖玖轻抿薄唇,又嗔了许不令一眼,才不情不愿的翻过身,抱着个小枕头等着。

    只可惜,许不令刚仔细舔了片刻,雨声淅淅沥沥的帐篷外,便传来了脚步声。

    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麻雀叫了一声,又连忙闭嘴,看模样又被威胁了。

    钟离玖玖脸色发红呵气如兰,闻声表情微变,连忙把裙子拉下去,起身规规矩矩侧坐,把许不令手拽过来放在腿上,做出号脉的模样。

    很快,帐篷的帘子掀开,披着蓑衣的钟离楚楚,脑袋探进来,露出一双碧绿眸子,扫了眼后,略显疑惑:

    “师父,你给许不令列行检查,怎么检查这么久?他真生病了?”

    钟离玖玖气息稍显不稳,做出风轻云淡的模样,微笑了下:“没有,方才和他聊了聊寨子里的事儿,耽搁了些时间。”

    钟离楚楚满眼不信。方才她弄好帐篷、铺好被褥,师父按照随军大夫的职责,过来给许不令检查身体情况,顺便问问为什么把兵让人家带,结果等了半天都不见师父回来;楚楚心里自是明白钟离玖玖干什么去了。

    见玖玖还找借口,钟离楚楚有些不满了,解开蓑衣走进帐篷里,在地铺旁蹲下,仔细扫了眼,把玖玖的裙子挪开些,指了指被褥上的些许水迹:

    “师父,你的药瓶漏了不成,怎么湿的?”!!

    钟离玖玖表情猛地一红,继而和火烧一般越来越红,连忙用裙子挡住,吞吞吐吐:

    “楚楚,那什么……下雨吗,进来的时候手上沾点水很正常……”

    许不令冷峻不凡的脸色也有点挂不住,轻声给媳妇打圆场:

    “楚楚,夫妻俩的,偶尔亲热一下,也正常……”

    “正常什么呀?”

    钟离楚楚把自己师父拉过来,护在身后,瞪了许不令一眼:

    “外面几千人,你要是真喜欢我师父,岂会在这种场合作弄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声音大……”

    “哎呀~!”

    钟离玖玖都快羞死了,被徒弟这般当众处刑哪里受得了,连忙起身,拉着楚楚就往外走:

    “楚楚,你才多大?这种话以后别乱说……”

    钟离楚楚心满意足,起身随着师父出去,离开前不忘回头瞄了眼许不令,淡淡哼了声。

    许不令孤零零坐在被褥上,摊开手,眼神无奈。

    方才还在啃团子,转眼就变成了独守空房,自是有点睡不着。

    许不令躺了片刻,又翻起而身出了帐篷,来到了营地中。

    三千人的营地不算大,但也有百余顶大帐篷,加上押送辎重粮草的民夫,几乎占满了整个山谷。夜色已深又春雨绵绵,营地里黑灯瞎火,只有远处巡逻的士兵在来回走动。

    许不令冒着雨幕,无声穿过帐篷,来到了宁清夜和宁玉合的帐篷内,悄悄挑起帘子看了眼师徒俩都睡下了,并排排躺在地铺上,露出两张姣美脸颊,一张冷艳一张娴静。

    许不令勾了勾嘴角,无声无息的来到地铺旁,在宁清夜的身边躺下。

    宁清夜武艺不低,察觉不对,迅速睁眼想去摸配剑,却被捂住了嘴,定睛一看,许不令竟然在跟前,还做了个嘘的手势。!!

    宁清夜惊的魂飞魄散,急忙眼神示意旁边的宁玉合,眼中都是‘你疯了?’的表情。

    许不令自然没疯,在宁清夜旁边躺下,轻手轻脚的把手探入了被褥,继续开始忙活。

    近在咫尺的不远处,宁玉合安静平躺,睫毛也颤了下。她武艺比清夜高得多,许不令跑进来,岂能没有察觉,心里也吓了一跳,还以为要和欺负满枝一样,当着清夜的面把她……

    好在许不令没抽风到那个地步,不是冲着她来的。宁玉合暗暗松了口气,自然是装睡,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宁清夜瞪大眸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许不令。忍了片刻后,发觉许不令得了便宜不走,还越来越得寸进尺,顿时就恼火了。

    换做一般女儿家,长辈在跟前躺着,肯定不敢声张。可宁清夜明显不是一般女儿家,性格向来率直,觉得这样迟早被师父发现,当机立断就推了宁玉合一把:

    “呜呜”

    许不令满眼错愕,没想到清夜真敢吵醒玉合。玉合醒了彼此对峙肯定尴尬,他只得收手,飞身蹿了出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宁玉合本来不想醒来,可都这样了,她再不醒就有的的假了,待许不令窜出去后,她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偏头望向徒弟:

    “清夜,怎么了?”

    宁清夜眼中满是羞愤,却不敢声张,见师父没发现,暗暗松了口气,轻声道:

    “师父,我没事,做噩梦了。”

    宁玉合点了点头:“是嘛,早点睡吧。”说着又闭上了眼睛。

    宁清夜被这么一弄,哪里还睡的着,悄悄把剑拿过来抱在了怀里,才谨慎的闭上了眸子……

    多谢一本有毒的书大佬的三万赏!

    多谢影*狼bb大佬的两万赏!

    多谢eheieh大佬的万赏!

    大佬们给太后宝宝比个心呀~-

    ps:战争剧情是弱项,我写的痛苦大佬们看着估计也头疼,就挑重点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