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演道 鹿食萍

第336章 九天之云下垂,四海之水皆立

    承渊宫之中,一声陡然传来的声音,赫然令宫中的气氛降临到了一种极其严肃的环境之中。

    “大胆,何人胆敢闯入皇宫?!”

    在皇帝和朱熹几人还没有说话的时候,一声大喝便从京城之中咆哮而出。

    轰

    那是一道道冲霄而起的法力灵光,来自于守护道宋皇庭的皇城禁卫军,为首的是一位十境的大仙人,此时神念滚滚,朝着皇宫内外扫视而去,想要找到那声音的主人。

    宫中,三个儒袍老人此时踏步走出宫门,一瞬之间,眸光都投向了天穹之上。

    “来人在天上?!”

    “是谁?”

    朱熹和程颐、程颢这三个儒门大圣人,全都凝神望去。

    就连端坐于龙椅之上的道宋皇帝,也是微微抬眸,看向了天穹之上。

    只见此时的天穹之上,一个身着黑白色道袍的年轻道人,负手而立于长空之间,气势豪迈,眸光垂流下去,与皇宫之中的所有人对视。

    “是他!”

    “正一教的那个年轻道人?!”

    “四十年前引起天下道钟齐鸣的陈希象!”

    这一刻,皇宫之中的所有禁卫军及首领,也都看清楚了天穹上陈希象的面貌。

    “陈希象!”

    此时身披儒袍,气质威严肃穆的程颐冷声向天:

    “你乃正一教的道士,竟敢擅闯天子皇庭,好大的胆子。”

    三个老人都是理学大圣人,以君臣纲常,尊卑有别为毕生理念的学究,此时纷纷生出冷怒,仔细去打量站在天穹上的陈希象。

    朱熹却是更关心于刚才陈希象的话语,眸光沉冷:

    “原来你认识老夫那孽子,那么,当年就是你出手将他从养晦居之中带走的?”

    说话之间,朱熹的一双目光,射穿长空,要审视清楚陈希象的修为。

    当年朱易被他勒令在养晦居闭门思过,十年不得出门,却是才不过两三年,就诡异消失于养晦居之中,消失的方式极其的不可思议。

    那养晦居本就是他的故居,可谓是家中后院,在感应到朱易消失之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却竟然以他十三境的圣人法理都捕捉不到朱易的气息到底去了何方。

    那时他便猜测那出手之人至少是和他一个层级的角色。

    天地至强者,十三境法天象地。

    然而此时注目观瞧之下,却是发现天穹之人的法力气息,才只有第十二境法如山岳,好似一座万古神山矗立在那里。

    “十二境?不对劲,他的肉身大有问题!”

    在朱熹的注视下,除了发现陈希象的法力气息之外,还看清楚了陈希象体魄之中磅礴澎湃的能量,但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血气,以至于第一时间无法判断根底。

    “关于朱易,那是你父子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今日我来,只是想问问一个人,一件事……”

    陈希象眸光下落,降临到了宫殿深层的那位人间真龙身上。

    道宗皇帝此时迎着这双目光我微微抬头,旋即听到了一句让他眼角抽动的淡淡的话音:

    “道宗赵玄,你的开天印从何而来?”

    这一声话语干脆直接,开门见山,直呼道宗皇帝真名。

    一瞬之间。

    因为这句话。

    本就已经轰如雷震的皇宫之中,成千上万的皇城之中高手,同时纷纷怒烧如火:

    “大胆!竟敢直呼陛下名讳!”

    “死!”

    “你该当万死啊!”

    “四十九仙将,出手,诛杀此狂徒!”

    刹那之间,来自于皇城深处的皇城禁卫军之中的各大首领,细数之下,足足四十九位仙人,每一个都是十境、乃至十一境的大仙人。

    这一刻,纷纷冲上了天穹。

    轰隆隆

    一刹那之间,数十万里方圆的道宋皇城之中,宛若四十九颗流星逆冲而上,带起四面八方的狂飙漫卷,让虚空都颤抖。

    整座京城的数千万百姓全都感觉到了大地都在颤抖。

    宰相府和王安石和包拯这一刻全都变色,骇然看向了皇城上空:

    “什么人?竟然来皇城出手,引动了四十九位皇城守将?!”

    呼啦啦!!

    四十九位皇城仙将一齐出手,声势之大,酝酿出了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势,有一种即便是十二境法如山岳的准巨头,都要被一击轰杀的可怕味道。

    这就是皇城的底蕴一角。

    道宋能以王朝统御天下各道门,凭借的不仅仅是王权象征,还有本身王朝拥有的强大实力。

    单单这四十九位皇城十境仙将,就是正一、全真两大祖庭都难以抗衡的底蕴。

    然而,陈希象在天穹之上面色从容,眸光一转。

    呼~

    根本就没有任何实际性的出手,仅仅是一双眸光垂流而下。

    呼呼

    霎时,天地之间一股无穷恐怖的威压凝聚如实质一般,直令四十九位一齐出手的仙将瞬间感觉到了冰寒头骨的颤栗,心神震颤。

    好似自己等人如同四十九只蚂蚁仰望苍穹,对着无边无际的苍穹真身出手。

    轰!

    仅仅只是浩荡如苍天般的气息微微在天穹间一颤,便令四十九道杀来的力量瞬间瓦解,散成了漫天光雨!

    四十九位神将,霎时身躯都在虚空中发软,冷汗直流。

    恐怖!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境界的年轻道人!

    “不好!此人实力有大问题,四十九位神将与他乃是天差地别。”

    皇宫之中的三位儒袍老人这一刻纷纷变色,本想让四十九位神将先去镇压的念头瞬间消失。

    还未出手,尽是气势就压平了四十九位仙将,绝对是与他们同境的人物。

    “虽说我等三人一齐出手对付一个小辈,有失风范,但此时也不需顾及什么了,若真被这来自正一的陈希象在皇城中闹出了极大风波,我等还有何脸面前来镇压京城!”

    一瞬之间,身躯清瘦的朱熹眸光闪过一抹冰冷,颔下胡须飘荡间,一步踏出,直奔天穹上而去。

    一抬步,宽大的袖袍之中白如玉的手掌,赫然探向了天穹上的陈希象。

    轰!!

    这一出手,霎时一道道天地法则宛若狂龙般飞舞,释放出一股让天地都要服从的强大“法理”,滚滚波动好似云流从京城之中迅速扩散而出,片刻间,就惊震了天下。

    十三境至强者出手,何况还是中原五圣之一的朱熹老夫子。

    这等已经将自身法则修炼到了“法天象地”层次,一出手就是天地共鸣,所引起的异象,让天地间任何一处的高手都看清楚了。

    一瞬之间,道宋天地之中的各个修行圣地,乃至其他两大王朝中的所有高手都惊动了。

    全真龙门山之中,紫阳仙人眸光变化,直接从洞府中走出。

    正一龙虎山上,张天师等一众正一仙人,心神为之摇晃。

    杭州灵隐寺内,灵隐方丈看着庙中的大佛颤动,晃鸣不休。

    苏州金山寺之中,一个持拿钵盂的白眉老僧,一脸凝重看向了皇城……

    宋金边线上,大帐内的岳飞直接踏步而出帐中,面色大变,竟然是皇城方向。

    甚至于,蒙元的圣地魔宗,万魔都在颤栗……

    长白山上,黑山老妖眸光望穿重重空间……

    这些天地间的数一数二强者,全都看见了,伴随着朱熹的第一个出手,紧随其后的是程颐、程颢两位儒门圣人。

    三个天地至强者,法天象地高手一齐出手。

    上次天地间有这种动静的时候,还是中原五圣一齐出手,在长白山之上的天穹里决战黑山老妖,那一战是六位法天象地的高手出手。

    距离那一战之后,已经四十年过去,天地间居然会再次出现三位以上的法天象地的高手大战,并且还是在道宋京城位置。

    等到这些地方的人看清了那里之后,纷纷变色:

    “那个年轻道人,不就是几十年前的那位正一教的陈希象?”

    “竟然引动了朱熹、程颐、程颢三个儒门圣人一起对之出手?”

    …………

    轰隆隆!

    京城之上,三大儒门圣人一齐出手,想要镇压陈希象,那是三只巨大的手掌,出现在了京城乃至中原十几州之上的天穹上,给众生一种“教化百姓教训顽劣”的既视感。

    在那三只大手之下,亿万万生灵皆感到自身如同书院里的犯错读书人,在被圣贤定罪,即便是没有罪过,心中也生出无限的敬畏。

    呼~

    然而在陈希象的眼中,这三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掌,却是那般的微不足道……

    一声叹息:

    “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蝼蚁观天,可悲,可怜。”

    轰!

    身躯负手在天穹间毫无动作,周身光芒雄浑滚荡而出,浩瀚的拳意血气冲霄而上千万里。

    瞬间令万万里天穹齐齐一暗,裹挟着无可计量的天地灵气,在道宋天地的上空凝聚出了一根手指。

    呼

    一股无穷大的威压蔓延而出,瞬息之间席卷了道宋一百零八州,继续扩散,眨眼间将天下所有的空间都霸占了。

    伴随着这一指轻轻点落。

    轰隆隆!

    肉眼可见的天穹之上,不管身处任何一州,任何一国,任何一个道门、佛门圣地,全都看见了这样一幕。

    一指之下。

    九天之上的云流全都下垂!

    大地之外的海洋,诸海沸腾,全都在一股压力之下,海水扬天立起!

    亿万顷烟尘化作实质的气浪疯狂滚动,一切有形无形之物质,都被一股充斥天地的巨大力量之下被排开。

    天下各大至强者纷纷震撼,肝胆皆颤,灵魂都在嘶喊着:

    “这是什么力量?这个正一的陈希象,难道已经进入了飞升了!”

    “恐怖!”

    “太恐怖了!”

    ……

    “当初我们和天道第一巨妖黑山交手,也不过如此!”

    张紫阳远在南方龙门山上,感到灵魂都在震颤。

    与他一样的,还有各大圣地之中的强者,纷纷骇然。

    “天地间,怎么就突然有了第二个黑山老妖?”

    这个陈希象闭关三十年,再次横空出世,居然已入飞升!

    ……

    某一处,朱易盘坐在金色的桥梁之上,震撼抬头:

    “真人回来了!父亲竟然得罪了他,不好!”

    一瞬之间,他着急的踏着彼岸之桥,横渡重重空间,奔赴向了京城方向!

    朱熹怎么说也是他的生身父亲,就算他对其主张的事情和对自己态度很不认可,但那也是自己的父亲啊,他躲开朱熹,就是因为不愿意和自己的父亲起正面冲突。

    毕竟,他再不认同自己父亲,也不能弑父,没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

    …………

    一指下压的威势罢了,仅仅是传递出去,就让道宋天地每一个角落的天地修士全都被震撼了。

    十三境根本做不到这样的力量。

    连天地乾坤四极各处的强者都清楚感应到了这一指的力量。

    何况是京城之上的朱熹、程颐、程颢三大儒门圣人。

    一瞬之间,在这指头下压的无穷澎湃威势之下。

    轰!

    三个人的大手掌,便好似天崩之下的三块微不足道的泥尘土块,还没碰到那根指头,变成了漫天气流,化作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飓风,呼啸十几州上空不绝。

    “这!这!”

    朱熹、程颐、程颢三个人面如土色。

    “此人,究竟是什么境界!!!”

    “他出世才不过四十几年,这是修炼到飞升了,飞升天仙?怎么可能?!”

    他们心神都在颤抖,在崩溃,在绝望。

    那根指头霍如天柱下榻,完全降临到了三人头顶,轻轻一按。

    好似按到了三只蚂蚁一般。

    轰!!

    三尊道宋天地的至强者,法天象地境界的儒门大圣人,一瞬间感觉到了重重世界倒塌般的巨力,灌入了体内,让体内的无穷法力和法理,在接触到那股巨力的瞬间,瞬间崩溃,爆炸……

    轰隆!

    三条人影如陨石一般朝着大地砸落了下去。

    “真人,还请饶我父亲一命!”

    天地长空间此时一道金桥横渡而来,传出着急大吼。

    却是为时已晚。

    轰!!

    三位法天象地境的儒门圣人,狠狠砸在了一处大地平原上,令整个道宋天地的大地都疯狂震荡了起来。

    呼呼呼!!

    威势扩散千万里平原,令大地上的滚滚烟尘霍如火山喷发一般,冲霄而起万丈不绝。

    在余威仍旧肆虐不绝于万里虚空的时候。

    这一瞬间。

    整座道宋天地都寂静了下来。

    死寂。

    所有地方的修士,尤其是天下间的那些十三境天地至强者,全都一言不发,陷入了一片死寂。

    一指之威。

    九天之云下垂,四海之水皆立。

    三位十三境的天地至强,被一指按入了大地深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